简书简述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9)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9)

小萧(萧皇后)比较幸运,她出生于帝王之家,父亲萧岿是小梁朝皇帝(梁明帝);小萧比较不幸,她出生在二月,位于被抛弃之列。

当时江南一带的人们普遍认为,孩子出生在二月,是一件相当不吉利的事。萧岿想把这种不吉利尽早扫地出门,他一开始想把小萧扔到野外喂野兽,又怕对不住它们,于是狠一狠心,将小萧送给了跟他老死不往来的弟弟萧岌,萧岌看着侄女可怜,只得接收。

萧岿最不缺的就是儿女,由于儿女太多,老梁甚至不确定,他扔出去的究竟是儿子,还是女儿?不过有一点他很确定,只要出生在二月,儿子、女儿都一样,他都会照仍不误。

亲爹的所作所为,将一个未满月孩子的心彻底伤透。

一年之后,不幸发生,萧岌夫妇相继去世,梁明帝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去庙宇里烧了三炷香,回来后便把自己关进了小黑屋:他要继续思考,亲戚之中,还有谁得罪过他。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小舅子张轲有一项天生缺陷:总是当着姐姐的面,数落姐夫。

你不是爱骂我吗?我现在就把二月出生的孩子送到你家,让小舅子变成死舅子,尽早闭上你的鸟嘴!

梁明帝打算将绝情进行到底,连家门都没让进,直接将小萧送至舅舅张轲家。

小舅子虽没有变成死舅子,但也被折腾的半死不活——小萧一到,张珂一家由小康之家瞬间跌落至贫困线以下,无奈中,张珂只能扶老携幼,到农村打工,于是本来出身皇族的小萧,开始在未来成为村姑的康庄大道上,愈走愈远。

从接生婆的手中转到老爹的手中,从老爹的手中转到叔叔的手中,从叔叔的手中转到舅舅的手中,就这样被转来转去,似乎是她的一生命运,一种劫数。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它使人坚强,义无反顾并满怀信心,可对于小萧来说,她的童年里,缺失了一份最重要的爱——一份来自父母的爱。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梁明帝成为一名狠心爹的同时,张氏(小萧的母亲)是否早已成为一名狠心的娘。

在恨的土壤中长大的孩子,迫切需要一份爱,一份来自异性的爱,来压制仇恨,补偿缺失。

萧村姑一天天长大,她执着地等待着这份爱,十几年后,爱不期而遇。

569年,杨坚第二个儿子出生,取名杨广。开皇元年,杨广被老爹册封为晋王,时年十二岁,此时萧村姑十四岁。

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小萧的父亲萧岿,他本是梁朝的皇族,梁朝灭亡之后,萧岿带领一支队伍,在鄂豫皖开辟了一块根据地,并先后占领荆州、襄阳等地,随后自立为王。

由于与隋朝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萧岿领导下的小梁朝,与隋朝政府一直保持着一种松散的同盟关系,后来为了强化同盟,两国决定联姻。

一次皇帝聚会,萧岿将身边的三个女儿逐一介绍给杨坚与独孤皇后,少年杨广坐在一旁,示意对面的女孩儿看过来,然后把她们从头到脚扫描一遍,按他的想法,这三个女孩儿,他想通吃——都说女人是老虎,可杨广是初生牛犊,不怕老虎。

不过很不巧,三个女孩儿的生辰八字,没一个与杨广相合。虽然杨广的尿液与唾液流的一塌糊涂,但不合就是不合,没缘分的事,谁也不敢干——当时所有人都相信,不合就不能在一起,在一起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强行在一起?如果生的孩子没屁眼,谁负责?

看着杨广可怜兮兮的模样,杨坚很心疼,他问萧岿:“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女儿。”萧岿掰着指头,又仔细数了一遍,失望地告诉杨坚:“真的没有。”

此时一位大臣凑近萧岿提醒,他除了身边这三个女儿以外,似乎还有一个。

萧岿这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女儿,寄养在拥有不死之身的小舅子家,于是马上派人将小萧接来,请人掐指一算,生辰八字与杨广正好相合。

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它能轻松地跨越时间,跨越空间,跨越种族,甚至跨越物种。

值得表扬的是杨坚夫妇,毕竟迎娶一个比自己孩子年龄大的小村姑做儿媳,在那个年代,是需要勇气的。

双方父母无条件同意,杨广也没表示反对,这对于小萧来说,无疑是一种福音。于是在杨广十三岁那样,迎娶了比她大两岁的小萧,村姑成了晋王妃。

从两人几十年的恩爱史来看,天长地久式的姐弟恋在理论上、实践上都是成立的,但为何杨广最终还是抛弃萧皇后,独自离去?

他也没办法:在两人结婚的第三十六个年头上,阎王爷频繁派人过来,请他去阴曹地府喝腊八粥,盛情难却,杨广只能同意,由于担心萧皇后到阴间后会水土不服,因此不忍心带她同去——618年,杨广被自己的嫡系宇文化及,缢死于扬州行宫。

爱人杨广离开之后,萧皇后重新踏上了那条充满屈辱、苟且与无奈之路,从一个人手里转移到另一个人手里,这是后话。

晋王妃的童年虽然暗淡无光,但皇族的基因是强大的,嫁给杨广时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性情温顺、知书达礼、精通医术。

除此之外,她还有一项特异功能:善观天象。

婚后,晋王妃既当妻子,又当姐姐,同时还是母亲——独孤皇后觉得儿媳堪称完美,如同自己年轻时那样,便把杨广的一切全部交给她管理,自己则全身心的去爱杨坚。

在晋王妃的不断调教下,杨广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大爆发,尤其爱读书,善诗词,他的《春江花月夜》和《饮马长城窟行》已成为千古名篇。

后来杨坚让我对杨广的文采点评时,我虽然给了差评,但在古代皇帝群里,除了前唐主李世民与后唐主李煜之外,杨广基本可以排第一。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咨询群主李白。

杨广夫妇不仅很能生活,还很能生,从584年起,连续四年,一年一个。长子杨昭、次子杨暕、长女南阳公主,死子无名氏。

第四个孩子刚刚出生,便由于众所周不知的原因,中途夭折。

不管怎样,杨广一家是幸福的,杨广本人也在心理、生理两方面快速发展,对萧妃的感情由依恋逐渐演化为宠爱。对于萧妃来说,童年爱的缺失,在丈夫那里得到了补偿。

如果照此发展下去,一起白头到老也不是不可能——那只不过是萧妃一厢情愿。

对于萧妃来说,她将很快面临一个艰难抉择,丈夫变得野心勃勃,并积极酝酿夺嫡计划:想方设法废掉或者杀死哥哥杨勇,使自己成为唯一合法的皇位继承人。

作为妻子,帮还是不帮?

往期文章: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1)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2)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3)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4)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5)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6)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7)

夕阳下的诡异唐朝(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