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短篇】全世界最悲伤的手机


1

没错,我就是一部手机。

一个天高云淡的季节,我迎来了属于我的第一个生命。

我穿了一身银色的衣服,在千篇一律的黑手机中我脱颖而出,成为了一部耀眼的银色手机。我感谢这身像皮肤一样褪不去的衣服,让我与众不同。

人群嘈杂的商场里,我如一个展览品一般被放在柜台的最显眼的位置,所以我得知我是最贵的那个,而且一定是今年的最新款。

路过的人们总是会进来看看我,触摸我,或者拿手指在我身上点点点或者划划划,最后又嬉笑着走开,或许是因为价钱,我一直没有被带走。

看着与我一同入住商场的同伴越来越少,只有我像被世界丢弃了的孤儿一般,无人领养,我沮丧到了极点。

我开始讨厌这身银色的衣服,与其说让别人对我望而却步,还不如说我压根就不招人喜欢。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照例躺在我的舒服的床架上休息。

一个黑影遮住了楼顶直射我眼睛的灯光,估计又是一个只来看看的人吧。

我又一次感受到我离开了我可爱的床,被拿在那只很有温度的大手掌中。

“老板,给我包起来吧。”是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士声音。

这么爽快,像做梦一样。我就成了有家的孩子。

我激动的几乎想要从他手中跳下来,恨不得亲口对他说几声谢谢。“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们一定是上辈子擦烂了肩膀,今生才会相遇这灯火阑珊处。

我满怀期待睁开眼睛,过了好一会才看清我的主人。

衣衫不整,胡子拉碴的一个又瘦又矮的男人握着我的身体。

我曾幻想多次我的主人是帅到掉渣的屌丝青年或者是事业成功的有为青年,亦或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倾国倾城美少女,从没想到从后宫佳丽三千中宠幸我的竟然是这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

但我依然开心到了极点。

被我的主人带出商场,沐浴着阳光的我,如鱼得水般尽情感受阳光的温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恨不得能一口吞掉这刺眼又温暖的阳光。

回到新家,我躺在又大又舒服的床上,这真是我这辈子睡过的最软的床了。

刚伸了伸懒腰,打了打哈欠,困意袭来难以抵挡,因为我的电量已经不足5%了。

在商场呆了那么多天,我早都厌烦了嘈杂的声音,和人来人往的脚步声,那声音真不悦耳。

终于可以在这安静又大又软的床上睡个好觉,想想都不甚欣喜。

谁?谁在摸我?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大大的脸上倒映出来的正是我主人的那张胡子拉碴的瘦瘦的脸。

都晚上9点了,这家伙摸我干什么?

我实在是困极了。

但他还是将充电线插进我的身体,那双并不细嫩的右手一直在我身上点点点。

一直到半夜两点我才被释放,全身如开水般滚烫。

充电头一直在我身体中,主人不知道在我身上看什么视频,我的嘴都快干了他还是不肯放过我反而把声音开的很大,我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起来,因为连续6个小时播放视频我的体力达到了极限。

内脏如火焰山一般在慢慢燃烧。

2点后我终于可以休息了,又是一个能做梦的夜晚,虽然已经凌晨,真他妈爽。

深夜当然是在主人身旁睡的。

他晚上时不时伸手摸摸我,将我放在他枕头下面,我几乎快要窒息。

2

第二天主人骑着电瓶车带着我去上班。

夏季迎面吹来的风总是清爽的。

我使劲的爬出主人的屁兜,想用心感受那阵阵凉风,无奈主人口袋太浅,我“彭”的一声,与大地来了一次亲密无间的接吻。

后面的电瓶车没能及时刹住闸,完美的从我身上覆盖而过。

我“啊”的一声,惨叫了出来。

如粉身碎骨那般疼痛。

“没长眼睛吗?”我主人怒气冲冲跳下电瓶车,立刻捡起我,拍拍我身上的土。

完了,毁容了。

我的脸如一朵开了的牡丹花一般灿烂,映在我大脑门上主人的脸开始四分五裂。

“不就压破了你的手机吗?不会说人话吗?”后面骑电瓶车的人也脸红耳赤。

“你知道我这手机才昨天买的么?赔钱!”我主人大喊,双手不断的摸着我的脸。

“凭什么叫我赔?你手机要是不掉出来我怎么会压到你手机?”

“这么多人都看到你压了我的手机,还想赖账不成?”

我第一次觉得我的主人如此温暖,对我这样关怀。

但下面发生的时候很快将我的错觉扼杀在萌芽状态。

经过交警的协调,由于主人自己不小心将我掉到地上,才将我毁容,后面那个骑电瓶车的人就赔了200块给我的主人。

妈蛋,我就只值200块吗?

真是气煞我也。

无奈,我极不开心,但还是得陪着主人去上班。

3

电梯里,我见到了我的同伴狗哥,狗哥还是那么黑。

“你咋毁容了?”狗哥向我打招呼。

“我昨天刚被买来,今天就被电瓶车压扁了。”我摇着头叹了口气。

电梯到达9楼,我不知道那是主人工作的楼层,所以还在与狗哥聊着我的惨淡人生。

“等等!”声音从主人口中传来。

电梯中主人一直低头看我在我身上划划划,无奈无奈电梯门快要关掉的时候主人才意识到自己将要错过,硬生生的从那只有三十公分的夹缝里挤了出来,我刚受伤的脑袋重重的磕在电梯门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出了电梯好几米,狗哥的笑声还在我耳边回荡。

真是当狗哥面出糗,我极度无言。

虽然我毁了容,但主人还是对我很亲睐,对我不离不弃。

好长一段时间后我才原谅他,并且开始感恩他。

阳光明媚的一个清晨,我睁开眼睛,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想来整天全身汗味的主人从来都不会有这种香味,怕是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带回来的味道吧。

我斜着眼睛看向散发香味的源头,发现在我旁边熟睡的竟然是一个黄色卷发美女,美女侧躺着身子,头发盖住了她半张脸。

这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精致的妆容,弯弯的眉毛,长长的睫毛,无奈没穿几件衣服,我不敢睁大眼睛盯着她一直看。

我像极了一个电灯泡躺在主人与那个女人中间。

女人称呼我的主人叫啊强,于是我也可以称呼他阿强,主人称呼这个女人啊美,于是我也叫她阿美。

啊美每天晚上都会来我家,主人终于不会每天熬夜到两点还在我身上点点点,我终于可以在晚上10点之前安静入睡。

后来啊美索性直接搬了过来。

阿美的出现彻底代替了我在阿强心中的位置,虽然有些醋意,但还是抵挡不住我准时可以睡觉的喜悦。

这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4

但这样的状态仅仅持续了半年。

安静的夜晚,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静静地听浴室倾盆大雨般的水声哗啦啦的流到地上,再灌进下水道的声音。伴着静静地流水声,我便想着今晚会做一个什么样的梦。

无奈阿美的手指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开始不知所措。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触碰,总是会害羞的。

但阿强还没从浴室出来,阿美熟悉的按下那串密码,轻轻松松的解开了锁。

我赤裸裸的暴露在了阿美的视线下面,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小鹿乱撞,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脸颊,我便如触电一般身体开始麻木起来,便陶醉在这温柔乡中。

不知过了多久,便被阿强那熟悉的声音将我吵醒。

“你竟然看我手机!”我一把被阿强夺过去,他湿漉漉的手紧紧的攥着我,我无法呼吸。

“看你手机怎么了?”阿美起身,欲将我从啊强手中抢回。

“你不信任我。”啊强青筋暴起两眼突出,欲将啊美一口吞入般可怕。

我虽然陶醉啊美的温柔乡,但是啊美这回便是真的误会啊强了。

我一直在啊强身上,他就偶尔跟美女吃个饭什么的,那些美女讲真还没有阿美你好看,你有什么不自信的呢?

“你值得我信任吗?”啊美继续抢被紧紧攥着的我。

啊美拽着我的头使劲拉,平时看起来娇弱的她不知哪来的这股劲,我快要被拉断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感觉要死了般难受。

但两人还在吵,完全不顾我的感受。

啊强突然将我往墙角一摔,大吼一声,”你还看吗?”

“啊!”我又大叫一声。我的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墙角桌子上的边角,脸又被划破了一道口子。真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这次是真的粉身碎骨了。

但是两人依旧面红耳赤,争吵不休。

谁也不会想起来还在角落伤心欲绝的我。

电量还有3%,我马上又得睡觉了,虽然还想看看他们最后是如何何解的。

5

第二天醒来,我在沙发上躺着。

全是像经历过生死劫一般疼痛。眼睛都不想睁开。

我不想看到阿强,那个摔打我的人。

上班路上,电瓶车鸣叫着喇叭。这是一种刺耳的声音,尤其是在我还没原谅阿强的心情下鸣笛,扰乱我的心绪。

一个红绿灯路口,刺眼的红灯如太阳般闪耀。

我被阿强从口袋里掏出来。

他在我身上点点点,但我依旧没原谅他。

绿灯亮了,阿强并没有将我放进口袋,而是左手拿着我,右手拖着电瓶车手把,一摇一晃的穿过身边的自行车。

这是要干什么,破罐子破摔吗?生命如此美好,你竟不知此好!

我要魂飞魄散了吗?我决定现在就原谅啊强,只要他把我揣进口袋。

“啊!”我又一声大叫,滑落出啊强并不温暖的手掌掉到了地上。

阿强的电瓶车与他瘦小的身躯倒了下来重重的压着我破碎的身体。

我前面是一根笔直的电线杆,阿强头上的血静静地流出来,包围了我。

一股暖流向我袭来。

此刻,我是怀念那座熙熙攘攘的商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