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梧桐微暖(7)


目录

专题

上一章 枝丫

枝桠

梧桐微暖(7)

休息了一整天,郁平第二天也算是精神饱满了。

周末的天还未亮,宿舍里已经有人开始动身洗漱了,不知为什么郁平也早早地醒了,本想再睡一会儿,但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初秋的天,风微微凉,空气还残留着夜里的味道。

郁平背上书包来到教学楼,教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看来大家都抱着放手一搏的态度拼一把,好在明天的高考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

她走在五楼的走廊上,远远地便看到了那熟悉温暖的身影——蔚风,她突然有点不知所措,飞快地低着头趁他没发现之前从后门溜进了教室。

忽的她的衣服好像挂到了什么,她用力一挣,没挣开,回头看到了于飞。

于飞正看着她,一双眼睛似乎能看穿她的心,郁平猛地一愣。

“跑什么呢?”于飞笑着说。

郁平很快便回过神来,笑笑说:“没什么,我来晚了!”

她说完就跑到了座位上,刚要伸手去摸书,忽然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她没有多想,因为那多半是于飞写的。

拿起纸条,打开,她看到一整张的蝇头小楷,十分工整,于是她先看了落款:YF!

没想到于飞的字这么工整,她心头微一震撼,开始从头看起。

“郁平: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遥遥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尽,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把这首《水调歌头》送给你。其实,我常常在想,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一起隐居深山,那时候一起赏青萝,一起看落日,一起泛花舟,想想也挺美的吧?

“每次看到你的笑,总觉得特别温馨,就像看到了春日的阳光,这就是你给我的感觉。我不说别的,我想抱抱你(不要介意),我只是说说。

“七夕来了,就是明天,我在想送给你什么?你喜欢什么?这是我很久以前问你的问题了,你今天能告诉我吗?

“YF”

郁平的脸倏地红了,心里有点慌乱,这时候,王燕忽然来了,笑盈盈地看着她,“这么早?”

她收起那信,挤出一丝笑,道:“还好。”

整个早自习,郁平的心都忐忑不安,在想于飞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他想劈腿?这是郁平决不能容忍的,索性她把那信夹在日记本里,把于飞问的问题抛在了脑后。

什么七夕,什么情人节,这不是他们该考虑的问题,郁平拿起一本历史开始背。

当看到西汉那段历史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卓文君和司马相如是真爱吗?

卓文君的《白头吟》如泣如诉,十分震撼,“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那种爱情真的好美,但是历史上的司马相如似乎对卓文君并没有真的死心塌地。

郁平想着便有点怀疑爱情,这世界上真的有爱情吗?她不信,她从小就不信。

她之所以对爱情的存在产生怀疑颇有渊源,因为她的父母。自她开始记事开始,家里就没断过战争,父母之间的战争。

她的父亲郁文强生性温和,但是脾气执拗,凡事总要和人辩个是非,而她的母亲安心远却是个纯情的少女,总是想时刻得到别人的关注呵护。俩人似乎刚好没有眼缘似的,经常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也许他们在结婚之前很和睦,但是生了孩子之后便没了爱情,这一点在郁平看来尤其如此,她也一直坚信这一点。

所以,她从小便给自己下了婚姻通牒:此生绝不结婚!

郁平这一个早上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下课。

她一个人吃了早饭就急匆匆地赶回了教室,因为她必须回来做数学题,最近有个数学考试。

其实小时候她数学还不错,但是不知为什么初中之后就跌入了入低谷,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从谷中爬出来的迹象。

她做数学题做得快吐了,终于上课的铃声响了,她如释重负地赶紧把数学练习册收起来,拿出地理课本。

蔚风的课,是她最喜欢的,因为蔚风很风趣,说话也很有意思,总能把那些枯燥晦涩的内容用很简易的方式表达出来。其实,不止她一个人喜欢。

她静静地看着蔚风的嘴唇翕动,似乎看到了一幅画面:蔚风从讲台上缓缓下来,走到她跟前,伸手对着她说:“郁平,你好可爱!”然后,他一把将她抱起来,低头吻住了她。

她高兴得忍不住笑,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郁平!郁平!”

郁平猛地一愣神,看着讲台上的蔚风正看着她,她朝左右看了看:“怎么了?”

王燕低声道:“叫你呢?快站起来!”

“什么?”她猛地起身,俩眼可怜楚楚地看着蔚风。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反映的是什么地理现象?请你回答!”蔚风的声音在郁平听来总是那么酥软。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她重复了一句,沉吟了一会儿,“啊,这是垂直地理现象,受地形因素影响,气温随海拔升高而降低。回答完了。”

郁平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的回答逊毙了,但是她复习过的,她知道这是上一节课讲过的,可还是没有回答得尽善尽美。

她不敢抬头看蔚风的眼睛,这时王燕忽然拉她坐下,她转头看看她,眼光里是询问,王燕伸手指了指讲台。

郁平抬头一看,蔚风正笑着看着她,示意她坐下。

郁平满脸通红地坐了下来,十分尴尬,蔚风还是把那个问题重复了一遍,这样让郁平觉得好像这是专门为她自己讲,便更觉得不好意思。

一下课,蔚风就出了教室,他的眼神里透着一丝笑意,他的心一下子藏了一只鸽子,打算随时放飞。

一整天,他都很高兴,没有什么杂念,但是晚上回家的时候却觉得深思不定,因为今天他在洗手间听到有老师问:“蔚老师,明天是七夕节,你打算送老婆什么礼物?”

蔚风眼里微讶,“七夕?”

“对啊,难道你们去年没过吗?”那老师说。

蔚风只是笑了笑,却没回应。

别说去年,就是刚结婚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过。也许,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只剩下一纸婚姻和孩子来维系着彼此心里的那根弦。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