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蝴蝶的诡计


蝴蝶的诡计

“看月亮来着,看丢了。”韩梅对刚来到她身边的我笑着说。

清风明月般的笑容。

刚才她正抬着头出神的望着天空不知道在看什么,直到我走到她身后以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对我说。

“怎么会看丢呢?”我问。

“不知道,一转眼的工夫,就消失了,明明刚才还在的。”她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

“这里刚刚下了一场月亮雨,可惜你没有看到。”她将手伸了出去,似乎在感受若有若无的雨滴。

“下雨了?”我继续问。

“嗯,小雨而已。”她边说边将刘海上的雨滴甩掉。

“怪不得你头发湿掉了。”

“要我说啊,人要是高兴起来,连下雨都是水果味的。”她笑着说。

可我并没有闻到水果味。

不开心的缘故?

她明明在我身边。

何至于如此呢?

“现在我就感觉我呼吸的是西瓜味的空气。”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

“现在心情很好吗?”我追问道。

她没有回答。

听见了蛐蛐叫。

连绵不绝。

“不瞒你说,在我十多岁的时候我写的一篇作文还得过奖,不过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韩梅突然开口说。

“那时候你就该意识到自己要当一名作家来着。”我开玩笑说。

“怎么说呢,本该意识到的,不过没遇到好老师。我还记得我写得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在我八九岁的时候曾喜欢上了一位十七八的男生。”

“喜欢他什么?”我接着问。

“说不上来,和他是在海边遇见的,当时他正一个人看日出,我主动坐在他身边,没想到,竟然和他很聊得来,以前我和谁都说不上话。我们一直聊了很久,我还答应做他女朋友,他也说要娶我来着,可从那以后他就消失了,再也没见过。”

“有趣的经历。”我笑着说。

“不觉得荒唐?”她用期待的目光侧过头来看着我。

“算不得荒唐。”我摆了摆手。

她听完我的回答以后又继续抬起头寻找月亮。

“我想知道当时你的老师为什么不鼓励你去当作家呢?”

“那老师,完全不明白我在想什么,还说就我这种下三滥的文章怎么可能会获奖,恶心极了,也酸极了,他算不得什么好老师,活在自以为是的逻辑里 ,说着自己也不是很明白的话,一旦错事做出来,便开始嫁祸于人。不过大多数人也都像他一样,不是吗?”

“相互嫁祸于人。”我点点头。

“我还记得他问我们的一个问题,说是蜘蛛织的网和毛毛虫的网哪一个更重要。你觉得呢?”韩梅继续向我投来期待的目光。

“毛毛虫的吧。”我回答道。

“也是大多数同学的看法,我举起手,我说,蜘蛛的网重要,他们都笑话我,说我喜欢不干不净的脏东西,可是蜘蛛没有网怎么活下去?那老师,告诉我说,毛毛虫织网是为了破茧成蝶,还问我懂不懂什么叫梦想。

哈哈,想想都可笑,可蜘蛛为了生命努力的活着,这本身不就是很美妙的事情吗?这一点凭什么就比不上毛毛虫?我并没有瞧不起毛毛虫,只是更喜欢蜘蛛而已,可他们干嘛要为了自己的观点而瞧不起蜘蛛呢?

没本事证明自己的观点就只会否决别人的观点,人只有无能才会这样做。可怜的蜘蛛,可怜的人。

从这样的人口中听见梦想这个词,简直把我笑够呛,再说,我可不认为蝴蝶是毛毛虫破茧之后变成的。”

“不是这样吗?”我追问道。

“我认为,大概蝴蝶本身就存在于毛毛虫体内,是一个万恶不赦的存在,毛毛虫只是一个傀儡而已,蝴蝶控制着毛毛虫,让它织成一个包裹着自己身体的茧,等到毛毛虫作茧自缚以后,蝴蝶便从毛毛虫的体内出来,然后再吃掉毛毛虫,自己破茧而出,多妙的诡计,世人皆不知蝴蝶的丑陋,只是可怜了毛毛虫。”韩梅认真的说着。

“嗯,丑陋的蝴蝶。”我附和着说。

月亮又现身于天空中。

蝴蝶的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