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爱钱的刘爷爷


刘爷爷是个退休老师,每月的工资有5000多,他自己身体棒棒的,按理说,在小县城,5000多一个人用绰绰有余,可每次他女儿回了,他说不上两句,就说他钱不够用,问女儿开口要钱,其实,女儿给了他钱。久而久之,女儿就不爱上他家来了。

虽然不爱上刘爷爷家来,但逢年过节还是要来的,毕竟他是长辈嘛!刘爷爷他吸烟的,如果女婿来了,一进门就给他一包芙蓉王烟,女儿女婿走时,他就不送了,如果女婿进来时没给他一包烟,他们走时,他硬要送他们下来,站在车子门口和他们说话,一直说到他女婿给了他一包烟后,他才走了。

刘爷爷喜爱吃米粉,可米粉要5元钱一碗,他就舍不得出那5元钱,但是心里又特别想吃,于是大热的天,他走了十几分钟到了侄媳妇那儿,对侄媳妇说:“我肚子饿了,想吃一碗米粉!”

侄媳妇二话不说给他端来了,侄媳妇对他说:“姑爷,你想吃什么?你打个电话,我给你送来?”他说:“那不行,打电话要钱的。”

他大侄子在县城开饭店,生意兴隆,有次他到了侄子的饭店,侄儿对他说:“伯伯,现在忙不赢,等会给你炒几个好菜。”侄儿就去忙他的了。

侄儿无意中望去,只见伯伯正在吃客人剩下的,侄儿急坏了,本想去说他,让他不吃了,但是他已经津津有味地把别人剩下的菜吃完了。

侄儿对他说:“伯伯,你五千多元一个月,怎么还去吃别人剩下的。”他说:“倒掉了,浪费了。”侄儿对他说:“浪费了,就浪费了!以后您别在这出丑了!”

刘爷爷只有三个女儿,一个女儿在东莞开公司,很少回家。大女儿身体不好,所以每次他二老不好,就打电话给二女婿。二女婿接了电话,开着车马上就来了。有时一天都来得几趟,二女儿家离刘爷爷家有四十几里,刘奶奶有点过意不去,就对刘爷爷说:“老头子,每次都是二夫婿车进车去的,你也给他报销一点油钱。”没等刘奶奶说完,刘爷爷头摇得像拨浪鼓,忙不迭地说:“没有,没有。”

女婿就对老婆说:“其实,你爸爸给了我,我也不会要。只是你爸太爱钱了,我看见过爱钱的,但我没看见过这么爱钱的。”

刘爷爷的老伴因病过世了,在侄儿家办丧事,老伴过世后,接老伴去侄儿家时,我们这儿是要封红包的,刘爷爷在袋子里掏了半天,封了侄儿一百一十元红包。

旁边人看了,就说他,一百一十是“110”,不吉利,你最少也得挂个8,刘爷爷说:“身上没零钱”。旁边的人说:“你封个整数也行呀!”刘爷爷装着没听见,还是把一百一十元递给了侄儿。

侄儿接过钱,脸都绿了。旁边的人都说:“刘爷爷太大方了!”。他确实大方,外孙、外孙女好久不去,去了,也不见他打发一分钱。

有次,八月十五,吃中饭了,大女儿还没去给他拜节,他就打电话问二女儿:“你大姐人又不来,钱也没来,怎么搞的?”二女儿只好安慰他说:“爸,你别急,大姐还在路上,一会儿,人也来了,钱也会给你带来”

每次女儿给他打电话,说不上二句,他就在电话里迫不及待地说:“别说了,别说了,打电话,要钱的。”

女儿就说:“爸,虽然我没钱,但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你尽管说。”听女儿这么一说,他才勉强多说二句,又挂断了电话。

女儿,侄子都搞不清他五千多元一个月,钱去哪儿了?直到大年初二,有几个小伙找上刘爷爷家,女儿、侄儿才知道,原来他的钱,大部分的都给家庭困难的大学生交学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