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泥菩萨(13)


章节目录


上一章 追不上


第十三章 墙上的树根

石室内,唐月教导江帆,唐星靠在江帆肩头打着瞌睡。泥泥则站在江帆的另一个肩头,看着那不断生长出来的树根不停地呜咽。

“叫什么?”唐月讲得尽兴,拿起镇妖棒就是一棒。

镇妖棒治不了泥泥,但打在它身上还是很痛的。它呜呜直叫,心里很是委屈。为啥它正经的时候没人信它呢,天啊。它等着一双闪亮的大眼睛,眼里蹦出了几滴委屈的眼泪。在石室的青光下,它的眼泪闪闪发亮。

忘了说了,石室的墙上镶着一排会发光的石头——青光石。青光石的光亮而柔和,在它的青光下,看东西十分舒服。

在它的青光下,两滴委屈的眼泪从它眼里低下,落在地上炸裂四散,闪闪发亮。

石室中,本来就一根树根在那蠕动,短短片刻,石室顶部全是树根。树妖打算用树根困住他们,好向猿妖邀个头功。因此,在平台上的它,并没有跟猿妖说找到了他们。

“泥泥,你这么哭了?”

有一滴眼泪落在江帆的肩头,传来丝丝冰凉。他回头一看,看到泥泥眼角挂着泪,略有些着急,难道是因为说不了话才哭的。

“唐月姐姐,能不能解开那个符咒啊?”

泥泥是江帆的朋友,江帆不愿意看到它哭。

“你看它都伤心地哭了!”

江帆虽是好心,但泥泥听了却很不高兴。它在心里诽谤:谁说我伤心了,我才不伤心呢,我这是担心你们啊,我们都被树根包围了。

有话说不出真的很难受,泥泥再也不愿意体验这种痛苦了。它打算,下次就老实一点,不惹唐月生气。当江帆问唐月有没有办法解咒的时候,它抱着希冀的目光看向她。

唐月听说泥泥哭了,心头高兴,不由大笑。石室里都是她扬长大笑的回音。

“哈哈哈……太解气了。活该啊,谁叫你这么贱的。”

泥泥听了这话,浑身一黑,心想这臭娘们真是太记仇了。唉……唯女子和小人不可惹也!

江帆一脸尴尬,等她笑完又问了一遍:“唐月姐姐,有解咒的方法吗?”

“没有,一天后自动解咒!”

泥泥听了,十分失望。江帆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它,伸出手来摸了摸它。

“泥泥,你别哭,你再忍一忍,一天就解咒了,到时候你好好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帮你!”

这时,一道黑影扫过,石室的青光突然一暗,随即又恢复原状。

江帆看到,石室内是光影变化,深感奇怪,不由四下看了看。他发现,头顶的那面石壁上全是树根,这些树根交错盘旋,如蛇似龙。而且,树根尖端不停生长,慢慢向下。

这些树根好像感受到了江帆的目光,对他张牙舞爪。

泥泥看到江帆的目光以及他着急的神情,心头一送,终于看到了!

“唐月姐姐,唐月姐姐……”

“怎么了?”

“那些树根在动!”江帆指着头顶上的树根,急匆匆地说道。

唐月抬头一看,这些树根安安静静地趴在石壁上,似虬龙似盘蛇。唐月底下头来看着江帆,嗔怒道:“小孩子不能说谎!”

泥泥听了,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要是它能说话,它肯定用各种难听的话骂她。这女人真的是又蠢又笨。

“真的,我看到,树根在动。”江帆再次说道。

这时,唐星醒了,她听到江帆说树根动了,马上便来了精神。跟她姐姐喊道:“姐姐,这树根真的动了,我刚刚也看到了。”

唐星和江帆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这是对统一战线的战友的肯定。

“姐姐,我们真的看到了。”

唐月摇了摇头,吼道:“树根怎么会动,我说没动就是没动。”她说这话的时候,紧了紧手上的镇妖棒,她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她之所以说没看到,是想让树妖放松警惕,好给它来一击重的。

泥泥一开始觉得这女人很傻,后来发现她手里的小动作,暗道这女人也不笨。

唐月握紧了手里的镇妖棒,一边回答一边蓄势。

“小孩子不能……”

说着,唐月猛地跳起,轻盈的身影向墙壁借力。她朝头顶飞去,举起镇妖棒狠狠地砸在石壁上的树根上。

“啊……”树妖浑身颤抖,它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平台。

唐月轻巧落地,长裙拂过地面,掀起一阵香风。

“说谎!”

落地的片刻,她说完了那句“小孩子不能说谎”。在她头上,树根不停抖动,如癫似痫。树根不停抖动,不停回缩,震落了不少石屑。石屑落下后,留下了千疮百孔的石壁。

“姐姐好厉害!”唐星跳着鼓掌。

江帆看着唐月,没想到唐月姐这么聪明。他不由想到,要是当时唐月姐听了他俩的话,跟这树妖对上,可能不会这么容易一招致胜。在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叫做佩服的东西。同时,他对自己说,以后行事不能太高调。像唐月姐这样,低调制敌,效果很好,也没受伤。

泥泥见了,嘴角一撇,心里佩服的同时觉得这是小儿科。

“快走!我们暴露了。”

唐月抱上唐星,牵着江帆朝石室口跑了过去。江帆穿着长裙,跑步多有不便,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他肩头的泥泥被甩了出去。

江帆赶紧抓住泥泥,起身跟着唐月。江帆膝盖磕破了,鲜血流了出来渗到了裙子上,但他好像没有感觉,紧紧地抓住泥泥,生怕再次把泥泥摔了。

唐月见了,心道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她蹲下神来,想帮他处理一下膝盖的伤,没想到江帆膝盖处完好无损,已经是完全愈合了。

她感到奇怪:难道是因为他吃了朱果。她一直听说朱果养精补元,却从来没听说过朱果可以让伤体自愈。一枚朱果的确不行,但是,一下子吃下多枚朱果,却是有这个功效。不过这也不会次次都能自愈,待得朱果完全化为身体的一部分,也就没有自愈这个功效了。可以这么说,江帆虽然吸收了朱果,但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还沾染着朱果的气息。

崖壁前的平台上,树妖在地上翻滚惨叫,十分痛苦。

猿妖皱起眉头,喝道:“树妖,你怎么了?什么情况?”

树妖没有回答,还是在地上翻滚,十分痛苦。

熊妖见了,忙上前去,一把将树妖从地上抓起。他一碰到树妖,就有一种心悸的感觉,那是一种本能的心悸。它强压住心中的胆怯,死死地抱住它,让它趋于平静。

“树妖,你怎么了?”

树妖浑身颤抖,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找到他们了,他们就在崖壁里,出口就是这个平台。他们有一件宝贝,我一碰到那个宝贝就有一种死亡的感觉。”

“什么?”众妖听了,不信它的话,反倒笑话树妖:“胡说八道吧,一碰就死,怎么可能!”

“就是……”

……

熊妖来到猿妖身边,小声地说道:“大哥,树妖说的应该是真的,我刚刚一碰到它,心就开始慌了。”

“嗯。”猿妖点了点头,它听叔叔讲过,外面的世界有很多不知名的危险,千万不能自大。叔叔告诉他,井底之蛙只适合在井里待着,要想走得远,就要满怀敬畏之心。

“熊妖,等会让他们打头阵,寻到对方破绽时一举拿下。”

“是!”


下一章 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