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顶山的天空(60)


顶山的天空(60)

第十章 职场唔硝烟

文 I末渡

上节回顾:顶山的天空 59……我不否认木子李的努力。但学识就是学识,基础就是基础,跟一个人的经验无关。一如四季就是四季,你没办法凭着多年‘看云就能识天气’的经验去改变四季的轮回秩序。


第十章 职场无硝烟 -60-

小章给我的印象的确不那么好。

作为一个还有点自尊的男人,我讨厌他那副在任何领导面前都会鞍前马后迎奉的媚俗样,但我不得不佩服他的眼光,比我势利、也比我现实。他知道要想从木子李那里得到更高的提升,就必先把薇薇的马屁拍好。他应该很清楚的知道,在木子李的耳边,有薇薇必不可少的枕边风可吹。

当然,我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只是我现在还不想让自己有这么明显地转变,那会讨人嫌,更让人瞧不起。

这个时候,薇薇已经俨然成了木子李的代言人或‘监护人’,或许用‘贴身’两字显得更为合适。

无论什么场合,她的嘴里总挂着‘我家的木头’。有一次还特别放肆,一个出其不意,当着几个老妇人的面,去抓木子李下身,并不知羞耻的叫嚷着:“木头,你的小弟弟又要钻出来了。”惹得那些妇人笑倒一大片。

她们当时正靠着走廊的一侧晒太阳。我本想也去凑凑热闹,因为我知道华清也会在。听到这个淫荡的笑话后,就没转过墙角,而是站在她们的另一侧,阴险地窃听着女人们的隐私话题。

有过女人的男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话题自然离不开女人。有过男人的女人们当然也一样,她们聚众闲聊到男人的话题时,平时正经、矜持的假面具早已丢去了九霄云外,放荡起来,我真确定不了会淹死多少个猛男壮汉。

我听到华清在呵斥薇薇说:“你还是个女孩子呢,怎么能这样?”

“这有什么?大家都是女人,就我家木木的特别凸。”薇薇嘻嘻嘻地淫笑道:“我还以为她长了男人的小鸡鸡呢。”

“你、你……你说什么呢,”木子李肯定涨红了脸,说不出更恰当的话来。

邵美英笑咯咯地解释说:“这哪是什么小弟弟啊,是因为木子太瘦了,裤子又比较紧身,位于阴阜的耻骨联合就显得较凸。咦,不是说木子手受伤的那段时间,都是你帮她洗的澡吗,你还不晓得她这里有凸没凸吗?哈哈哈……”

“木子其实身材很好嘞,该凸得都凸了,三围标准,就是瘦了点,没肉感,压得人骨头都疼……”

“薇薇,”我听到木子李一声吼叫,随后就听到薇薇绕到华清背后求饶的声音:“啊,不说了不说了……你们看木子的脸,红的像猴屁股,这么大的人,还害羞个卵。华清姐,我家的木头最喜欢吃你烧的菜了,怎么样,有空来我家烧点给她补补身子嘛,好不好?”

“好,好,好…..啊呀呀,你这小东西,又来摸我……我怕痒……”

我听到她们又淫笑成一团。我听着听着就觉得脑胀,心跳加速,赶紧退回了办公室。

我在想,小章一定也看出了她们之间的暧昧关系。不但是小章,应该是所有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是大家都愿意做个假装高尚的“亮眼瞎”。任她们继续暧昧好了,我想,总有一天,她们中的一个,都将成为先前的静静。我当然更希望、那个以这种有违人伦常理的关系受到人们一起唾骂、被大家一起赶走的人是木子李。

不得不承认,某些人天生就有野心家的脑子。我的野心是后天修来的,本性上,没有小章来的彻底。

他不但找过薇薇,还特地请我去他家吃她老婆的家常拿手菜。他也不做作,开门见山,请我帮忙,在盛总面前多多美言,举荐他做我的副手,升任车间主任。这的确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遇。新鼎盛成立将近一年,居然还没有一个生产车间主任。

小章说他已经拜托了薇薇、薇薇也答应了他一定把他捧上车间主任的位置。他说得很合乎我意:“只要我做了车间主任,领导您才能真正的脱产,真正成为专坐办公室的生产部经理,离生产副总就仅一步之遥。事实上,许多小单位根本没生产副总一职,就是您生产部经理说了算。木总毕竟是个女孩子,公司发展的大方向还是需要我们男人……需要您出面把控的。我很崇拜您……”

呵呵,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谄谀的技术没什么含金量,太露骨了。我有没有那么傻?连真崇拜还是假虚伪都分不清。

不过,人嘛,浮生在世,各有所需。精诚合作也好,同流合污也好,总不过还是各有各的目的,都想着自己能如愿以偿就好。一次能够双赢的交易,才是世上最好的买卖。

对我来说,不管谁上,只要能帮我把木子李拉下来,我做不做副总,已经无所谓了。我隐约地感觉到,我并不是做生产副总的料,我只是难以释怀那一股不服的戾气。

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上,还情有可原,被一个徒弟踩在脚下,那才没得原谅。我跟小章说:“我只能帮你试试,但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

我想提任小章做车间主任的意见没得到盛总的批准,他说生产部门的人事调配事宜他不便插手,他已经全权交托给了木子李。只要她认为有必要的话,他和朱总都不会反对。

我就去找了木子李,薇薇也在,但她们的脸色都很不好,好像在吵架。这也是搬来新公司后、我第一次主动踏入她的办公室,她有点惊讶,立即停住了和薇薇的对话,起身给我拖了把椅子说:“师……墨经理,今天刮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反正薇薇也知道小章的事,我就不再废话。我说我是为小章的事来的,木子李的眉头就蹙得更紧,一声不吭地去外面给我倒了杯茶水。薇薇则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也搬来一张椅子坐我旁边,问我:“是不是想把小章提升为主任啊?”

“嗯嗯,是这个意思。”我说:“盛总他们都没问题,现在就看我们木总的了。”

“木总她不同意,”薇薇气呼呼地说:“我正跟她争执着呢?”

“为什么?”我问木子李。

“为什么?”木子李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一脸遗憾地说:“连你也看不清公司目前的形式吗?”

我表示不解:“公司目前的形式还不好吗?老产品生产正常,新产品也成功投入大批量的生产,效益都好的不行,还有什么不利的形式影响到小章的提升?”

“除了一个老产品,除了规模十个人的新产品,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形式需要设那么多组织机构吗?”

木子李给我们分析说:

“老产品P1有三个大班长带着,基本上不需要我们怎么费力去管;新产品C1是个有季节性的产品,做完冬天,气温稍微回升的时候就会停产半年,也可能超过半年,甚至还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接到明年的外销订单,所以,也不需要我们作长期打算的固定安排一个管理人员。

小章这人……我不喜欢对某个人评头论足,但作为生产管理,我们可以安排他为我们生产部的机动人员,专门负责间断性生产的小产品。停产的时候,可以调回P1车间代管3001工序,不影响他的工资收入。他当这样的工段长,也能拿到原车间副主任级别的工资,还不够轻松吗?

现在,我们的公司没有设置车间主任一级,我们要是把他提到车间主任的位置,那他的工资怎么给?跟你的生产部经理一个级别吗?”

“你别搞错了,墨大现在可是经理,他不是车间主任,好吧?”薇薇又帮我把话给抛了出来,让我稍微地松了口闷气。我瞥了她一眼,投以感激的目光。

“我想应该是你们弄错了新公司组织架构的意思。”木子李说:“墨大是经理,可有没有涨工资啊?当时设置经理这一角色,为的就是照顾墨大的情绪。我这个副总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副总,最多就是生产部经理的档次。

这样说吧,时下大部分的公司都会把一个产品当成一个项目来管理,把车间主任叫成了经理,墨大就是我们P1项目的项目经理;而小章,只是协助我所负责的项目的一个助手而已,他还没有资历就任C1项目的负责人,因为我跟你们说了,这个产品没有固定和长久的生产计划,这是个说有也可以说没有的项目,公司根本没去审批生产经营许可,我们能去立项安排长期的管理人员吗?”

“我们自己私下立项不行吗?”薇薇还是不服,她还是要据理力争:“公司的组织架构还不是你设置的?你给加个车间主任上去又能怎么样?凭我们三个人的力举,老盛他们绝对不会反对。”

“你们以为易总会同意吗?”

“又关他什么鸟事,”我一听到他就来气,我听老罗透露给我的消息说,当初要不是姓易的竭力反对,盛总还是会顾全我的面子,把我提到生产部部长一职,就算不设生产副总,我也是去全公司最有实权的那个。我说:“他才多少股份?连盛总这个总经理都不干涉我们生产部的人事任命,他有什么权力管到我们?”

“那是你们把他的作用想得太简单了,”木子李又松了松鼻梁:“他才是左右我们公司经营决策的那个人,我们的盛总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欠着医化的钱,易江他就是个爷爷,还是个地头蛇级别的爷爷。他说了不能乱设人事职务,盛总和朱总还敢违抗吗?”

“你也别尽拿他来压我们,”木子李嚄一声站起,拍着桌角耍无赖:“我都已经答应小章了,做人要讲信用,一诺千金。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同意也得同意。不然,我跟你玩完。”

这下糟糕,我知道再也没有回旋余地了,因为木子李最不喜欢有人当面威胁她,何况边上还有我,这让她很难下得来台阶。我赶紧假装着打圆场说:“薇薇你也不能拿这种态度跟我们木总说话,再说,是你擅作主张私下答应的事,她可不知道。话说回来,我们公司的确也受制于医化,易江这人的秉性我们也理解,既然他插手了,木子也是没权独断独行的,你就不要耍孩子脾气为难她了。为一个小章,破坏我们自己人的和气,伤感情就得不偿失了么。”

“这样吧,小章的事我来处理,你们谁都不要插手来帮他说话了,让下面的员工知道的话,对你们又会有微言。”

木子李意外的没对冲薇薇发火,她还好好脾气地对薇薇说:

“小章是我一手提上来的普通操作工,你们有我了解他吗?他要真是个脚踏实地、积极进取、有志气、有敬业道德的人,我还会等着你们来替他说情,帮他上位?

反过来,若他真有那个能力,他就该有那个自信,他就该自己来跟我们争取,而不是通过别人来说情。这能证明什么?

证明他这个人急功近利,小聪明都放在了邪门歪道上面,一门心思想着走捷径去了。这是我们化工人最忌讳的行为。

我们做化工最要不得的就是这种图快图走捷径的聪明人,额生反骨,一次得逞,就会次次紧逼。你们向公司举荐这样一个不笃实、专耍小聪明而你们根本驾驭不了的人,老板和下面的员工又会怎样看你们?人以类聚,近墨者黑,难道你们就没想过自己的声誉吗?”

“呃……我以为你先前那么看好他,就想着能帮就帮咯。”薇薇眨眨眼睛,怨气并没有全部消除:“既然你并不看好他,为什么还要带着他做C1呢?”

“考验他的心智和思想,”

木子李看着我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合适的位置。你不能把一个只懂技术不懂管理的人放到管理层去当官,也不能把一个只懂管理不懂技术的人放到研发部门去要求他做技术指导。

但某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最适合做什么,也不知道一个不合适他的位置坐得究竟有多痛苦。

人往高处走是常理,但高处不胜寒呢,又怎么解释?

你们还记得我们老厂以前的罗萍师傅吗?她就在合成岗位做了十多年,也没发现有人对她不敬,有人说她不思上进。而她自己,也做得心安理得,比任何人都开心,难道不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她奶奶的,这不在明里暗里的教训起老子来了么!老子偏就不信,我就不适合做生产副总这个位置?谁天生就是个下等人呢?那股不服的戾气又一次在心胸处翻腾。


后续:第十一章 延续和轮回-61

《顶山的天空》【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