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致前度:你是回忆里最好的礼物


1

前阵子赶上了《同桌的你》的上映,记住了里面的一句台词:记忆总是喜欢添油加醋,它会朝着你期待的方向修改,当你欣喜若狂的时候,真相,会将你惊醒。

我想想,觉得可能是,可能不是。但吃着吃着爆米花,我的眼睛却模糊得滴出水来。

2

关于恋爱的最好情节,就是下一场雨。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四年前吧,高一刚入学。军训的第一天是我的生日,只能中午跟晚上在家里匆匆吃顿饭。除了小学好友与我一起上学时送我一盒巧克力,其他旧朋友都如新同学一样,不知道我生日。那天天色比较阴暗,后来下起了雨来。新生入学,谁都不认识,但明显在避雨的时候,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心浮气躁的。

夏天的雨下得很是酣畅,你坐在角落,翻了一下自己随身背着的黑色大背包,拿起了一把口琴,吹了起来。那时候挺喜欢周杰伦的,你吹的是《黑色毛衣》,好听的口琴声拂走了所有的烦躁。我倒是觉得这个生日,过的还是挺愉快的。

3

你好像有点迷信星座。坐我后桌跟我混熟了之后,跟我说:“狮子跟摩羯做朋友很合得来的!”我没有去求证,但心里还是挺愉快的。“我的几个朋友都是狮子座,我跟她们玩得很好。”哦,你的性格本来就是开朗而幽默的,在级里认识也不少人。

同样是走读,一开始的时候你还是陪着你的许多朋友一起放学的。我也不过是个前桌,扮演着可有可无的关系。

4

你坐我后桌坐了好长一段时间,高一第一学期后期一直到第二学期结束之前的一个月。

你比我还要小上四个月。圣诞节前夕的时候,你从你的朋友里收到了很多礼物。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了一个纸皮箱,装了满满的一箱放在课桌旁。你很开心,朋友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

那天其实我没有提前准备礼物,从早上开始,来我们班送礼物的人络绎不绝。其实送不送,看上去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了。你问我:“我的礼物呢?”我愣了一下,说:“没带来,下午给你拿来。”其实我根本没买,下午上学之前我路过精品店买了一个粉色的音乐盒给你。所幸是你还是满开心的。

我说:“你的生日跟圣诞节这么近,不就收好多礼物了?”你说:“不,给我生日礼物的,我圣诞节会回送一份给他们。”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说:“那我送给你。”你说不用给你送圣诞礼物,有生日礼物就好。

圣诞节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双小熊手套,心里挺开心的。

5

因为你我认识了一些你的朋友,加上这几个月来的认知,我在新的学校,也总算拓宽了一点交际网络。

通过小学好朋友的介绍认识,我认识了她的一个男生朋友,刚好也是顺路,我们三个便经常在晚修后一起回家。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好友住宿,回家的队伍只有我跟那个男生。心里是坦荡荡的,我们也没有什么忌讳。

后来直到连班主任都来问我是不是跟他交往时,我才觉察到这件单纯的放学事件,在别人的眼光里,变了质。而那个男生当时的女朋友,是你的朋友,后来因为你,我们也有认识的,听到了途言,以为我真的跟那个男生有关系,突然间就不理我了,连带你那些跟我认识的朋友,也突然之间不理我了。

直到几天后我才知道她原来跟那个男生是有恋爱关系的。后来解释了,就没事了。

事情解决了之后你松了一口气说:“之前她们都在说你不好,抢人男朋友,叫我不要跟你玩的。”

但那时候你还是坐我后桌,跟我还是不错的,我就问:“但是你没有啊。”

“对啊。因为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啊。”

6

端午节放假的最后一天我们找了一间人没那么多的咖啡厅做作业。想来我对作业的印象几乎为零,我高一的时候无心向学。要问我高一发生过什么事,除了跟你一起做过的事情,其他的,就算关于我,也似乎一无所知。

那一天又是大雨,本来已经想走了,却还困在咖啡厅。不记得以什么事情开始,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咖啡厅有个刚毕业来做暑期工的姐姐,我们猜石头剪刀布,输了的人去跟那个姐姐拿电话号码。

后来是没有要到的。你输的时候我叫你在咖啡厅随便找一个人亲一口,脸蛋就好。你好像很喜欢暑期工姐姐那种类型的,我觉得你会去找她。

我笑着看你纠结了很久,更多是幸灾乐祸。我一直怂恿你去找那个姐姐,你似乎有点羞涩,托着头在笑。后来雨停了,也差不多时间回去吃饭了,我就催着说快点,速战速决。

你看着我说:“你是不是人?”我点点头,说:“傻啊,你才不是。”然后你亲了我右脸颊一口。气氛是有稍许尴尬的,我说:“那收拾东西回家吃饭吧。”

快到我家楼下时,我问了一句:“这是不是你初吻啊?”我笑了笑,问了不是很在意。你说:“不是吧,我亲过我师姐。”哦,你师姐是你一直一来最喜欢的人啊。

7

春分的后一天,中午体育课放学。去取单车要经过长长的斜坡,我跟在你后面看了很久。

体育课早放学,整个校道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我走路走得很慢,走得快的人推着单车出校门了,你觉察到我跟不上,说:“你在想什么?”

“想你啊。”

你并着我的肩走,我说:“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楞了一下之后,你说着其他的话。我说:“你不尊重我,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取了单车之后气呼呼地走了。

那时候我们已经调了位置,隔得远远的。下午上课的时候你叫同学给我传了张纸条,道了歉,说没有不尊重我。我没有回应,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态。其实那句喜欢的话我是忽然之间说出来的,而且也没有说特别认真,要理解成“挺喜欢跟你交朋友”也是可以的。但你说着其他的话,避而不答,我就是有点生气。

后来你又传了张纸条来,说: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我笑出声来,原来我是幸运的。上天其实是眷顾着我的吧,原来你是我去年的生日礼物。

8

放暑假的时候你带我去逛街。

你留着利落的短发,皮肤白白的,单眼皮,眼睫毛好长。我说:“你要是留起长发来,穿条裙子,也是个美人啊。”你笑了笑,拨弄着我的头发。

我挑了一条黑色的裙子,说:“不如你去试试吧,我想看你穿裙子的样子。”你说:“可不可以不要?”我撅了撅嘴,咕哝着说:“可是我想看。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个机会了。”你叹了口气,红着脸把裙子带进了更衣室。

换好的时候开了一条门缝侧了侧身子给我看了一眼,说:“好了看完了。”关门之前我挤了进去好好看了一眼,不算是“换裙子”,你只是把裙子套在衣服外面。但是我还是挺开心的,你愿意为我做这样的事情。

我说:“我喜欢的就是你,你这个人。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喜欢你。短发,还是长发梳辫子,穿裤子还是穿裙子,我都喜欢你。”因为是你啊。

我们第一次约会去看的电影是《玩具总动员3》,还看过的电影是《哈利波特7》,看的时候已经是上映的最后一天了。但我不是很记得哪一部先看,我只记得看《玩具》的时候我们穿短袖,看《哈7》的时候我们穿长袖。你的兴趣爱好很广泛,好像知之甚多。《玩具》跟《哈7》之前的电影我也不过是在明珠台重播的时候偶尔看几眼,算是了解大概的故事,但是对剧情一概不知。看电影的时候你很入迷,我没有戴眼睛,看不清楚,所以不是很投入。你转过头来看到我在看着你,伸出右手来拉住了我的手,我整个人都安心起来。我的近视好典型,右眼视力好差,左眼视力却还不错,不戴眼镜的时候靠着左眼,倒也还算清晰。后来我的度数越来越深,我还是不愿意戴眼镜,你说:“没关系啊,我的视力好,我领着你就好了。”然后摸摸我的头,说:“小傻子,你不要走丢了才好啊。”

10

高二分班的时候我们分在了首尾两个班,课室隔着几层楼。我们班门口就有一个小楼梯,你们班在另外一边,有一个大楼梯。其实是很不顺路的,但你陪我上学的时候宁愿多走几步也要送我到教室门口,放学的时候也特意走小楼梯,在我们班门口找到等着的我。

下课的时候你常下来,看看我或者说说话。有时碰巧去我们楼层的其他班找人,回去的时候都会在门廊看看我,我在座位上看到你之后,你就用唇语示意说你要回去上课了,然后上小楼梯回去。

放学的人流是很很强大的,小楼梯很逼仄,有时候你会顺着人流走着,过不来。我看到之后跟上,在人群里游走,然后来到你身边挽住你的臂膀。后来我们约好放学在大楼梯等,有时候我比较慢,在教室这边远远看到你,就跑着过去,挽着你的臂膀。你说你好喜欢向着你奔跑的我。但是你不喜欢我挽住你的臂膀,也总是埋怨我牵手的时候不够用力。我咯咯咯地笑:“但是我知道你用力牵住了我,我就不怕被你丢了啊。”

11

国庆节的假期,某个晚上和一双朋友去咖啡厅聊天。朋友自是认识的,但那是并未十分熟,是你的朋友,后来,也成为了我的好朋友。

其中一个好友推荐说这里的甜酒很好喝,你要了一杯。上桌的时候我也尝了一口,有点奶味,但舌头还是有酒辣的感觉。我灌了好几口水,你在旁边摸着我的头说我是小傻子。

因为来得早,晚上七八点左右,咖啡厅的客人只有我们。二楼雅座有两张桌子,好友忽然说去旁边的桌子,给点私人空间我们。另外一张桌子在我们的沙发背后,好友叫我们好好聊天不要偷看。

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沙发靠椅上的人头不见了,分明就没有人。我皱了皱鼻子,说:“切,有什么不能让人看的嘛。”

你笑了笑说:“你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嗯。”

你的口腔还带着适才喝的甜酒的味道,辣味随酒进去了体内,呼出的空气带着酒精的气味。齿颊留香,初吻真的是甜的。

好友回来之前发出很大的声响,猛地分开我才想起要呼吸空气。坐在对面的两人不怀好意地笑了,我没有说话。

“你的酒气好重,不要骑单车回家了。”后来你是有送我回家的吧,但是我忘记了有没有给你一个拥抱。

12

在你面前我总是很多话说,说今天班上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事情好有趣,哪个老师布置了好多作业。你总是含着笑默默听着,也不打断我,任由我天广地阔一直说下去。

有时候我说:“你为什么都不说说啊?”你说:“你说呀,我喜欢听你说。”我开心得咯咯咯地笑,于是我又开始说起来。

冬天有的时候会下着阴雨,上学放学的时候显得特别冷。有时候你爸妈会来接你,你就不能陪我一起踩单车回家了。但是你总是嘱咐我快点小心点回家,不要冻着了。

元旦放假的第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你忽然就不见了,我找啊找的,哪里都找不到。我问你的同学,你的朋友,你的老师,大家都说不知道。我肯定他们是知道的,但是他们不愿意告诉我。后来我上了你家,问你妈妈,你妈妈眼睛红红地说你走了。我说走去哪里啊,我要来找你。哀求了好久之后你妈妈带我去看你了,你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白纸,睡在白色的床上动也不动的。火葬的时候我坐在地上哭得站不起来。

醒来的时候脸上还真的是湿湿的。好不容易熬到早上给你打了个电话,听到你的声音我才安心起来。明明知道只是一个梦,但因为是你,我不能不患得患失。

13

我说:“我还没有收过情书呢,你要给我写一份吗?”你说不要。我说:“如果不是你一直跟我一起,我肯定能收其他人的情书啊,现在别人的都没有了,你还不写给我。”

过了两天下课的时候你下来给我一张皱巴巴的信纸。我说这是什么啊,你说是情书。“用做作业的信纸写情书也太不正式了吧,而且干嘛是皱巴巴的?”你说:“我在家里写的啊,我爸爸总是在我后面转来转去,我怕他看到。”你对我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温柔。于是我收到了我人生中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情书。对于一个摩羯座来说,干这种耍浪漫的事情其实挺不容易的,所以我还是很高兴,虽然你不算是一个在性格上特别典型的摩羯座。

我课室的抽屉里有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都装着你给我写的纸条,你给我一张我就放一张。你的字不算好看,但我很喜欢,因为它写着喜欢的话。很多都是在黄色便利贴上写的,有时候是有圈圈的活页纸,有几张是你当班委时学校发下来的通知资料的背面,还有你后面满是运算痕迹的练习纸。

收到的时候我总是会说:“怎么这么粗糙?”有时候你会听不见,你很迟才下来,把东西给我之后就要回去上课了;有时候你下课早,我嘴角微微上扬偷偷笑着说,听到之后你就会低下眼帘看着我,一脸委屈的样子。

知道我们一起玩的人很多,但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人确实也不过寥寥几个。我的性格很古怪的,我连每天见面一起玩最好的朋友都没有说,到了高中毕业,几个姊妹出去开了间房聊天,她们问我是不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笑笑说,当然不是。我还是不知道合不合适说。

女人是虚荣的。若是把你给我的这点心意摊放在别人面前,跟有伴侣的好朋友互相讨论着自己家的那个的时候,你可能会被比下去。你有多好,只有我自己知道。可能在客观上来说你不算特别优秀,但谁又能比得上我喜欢的你?上天对我是眷顾的,你在去喜欢你的时候恰巧也喜欢我,而且跟我在一起,就已经满足了我最大的虚荣心了。

14

你说你的单车以后只载我一个人,我说好啊。后来好像真的没有见到过谁明目张胆在我面前坐你单车后座,但想想从前也没有几个人要你载。

“专属”这个词,在一段恋情里,扮演的总是浪漫的角色。刚开始的时候我买了两只小型暴力熊的钥匙扣,你一只我一只。后来慢慢的那只小熊因为碰撞还是其他原因,不见了,你的好像也是。“那不如再买一次?”你提议说。我说不要了,我要的是“专属”我的你,至于其他关于情侣的东西,是不是“专属”于我们,不要紧的。

15

我总是叨念着你说,这样的事情是不应该做的,那样的事情也不好这样做,像个老奶奶一样。

为了我我开心,你总是先舍弃你喜欢的东西,而不是先找一个两全的办法。我总是很容易紧张,紧张起来就想紧紧抓着你,好像你是我在深海中快要溺毙时看到的救命稻草。

“你就是我的命”这样的话,我是不兴说的。但不可置否,你是我生命里一个伟大的救赎者。并不是说“如果不是你,我的生活就没有光彩”,或是“你就是我的氧气,给了我生存的条件”。但我越来越知道你就是那个人,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人,但就是一想起你,心里就会亮起一盏灯的人。

所以我总是很容易紧张,以及敏感。我长得不够漂亮,不高,成绩也不好,家里又不是有很多钱,性格又古怪,为什么偏偏是我呢?哦,等到晚修放学回家的时候,我总是会翻来覆去地想着,我究竟哪一点配得上这么好的你啊?

你身边总是有很多女同学跟你一起玩,我看到的时候总是不能开怀。我只是一个成绩平平相貌平平身材平平的文科生,她们在理科的竞争氛围里总是好的,长得甚好,即使剪了短头发,也能看得出脸上的好看轮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说你喜欢谁谁谁,不再喜欢我了,我又怎么能够跟人家去比呢?我什么都不够好,你对我的喜欢就是我在这段关系里觉得能够与你平齐的条件,若是连这个都没有了,所有自信就会一下子变得空穴来风,一触即碎。

我会跟你说让你难过的话,每次和好之后你都会跟从前一样摸着我的头说:“你这小傻子真是一只刺猬。”我知道自己是一只刺猬,但在看到你来哄我叫我不要说分手的话的时候,看到你看我我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像发着光的时候,我才能够安下心来——你还是爱我的。

16

你跟我说:“你从来没有给过我起码的信任。”这种“信任”关于爱情的忠贞。你觉得你既然喜欢我,就肯定会一直喜欢下去,怎么可能忽然间不喜欢,又怎么可能忽然间又喜欢上别人而不喜欢我?      我跟你在某种程度上,默契还是很足的,譬如在这个方面。我既然喜欢了你,就肯定会一直喜欢下去啊,怎么可能忽然间不喜欢,又怎么可能忽然间又喜欢上别人而不喜欢你?

但以后的事情,真的能够说得准吗?不是不对你的信任,是对未来的不信任,跟自己的不信任罢了。可能真的有这么一天,我不再喜欢你,而喜欢了别人,你可能会因此而很难过,但我也没有办法再继续照顾你的感受了。那如果相反,你不再喜欢我,喜欢了别人,我因此而很难过,你也会再也没有办法继续照顾我的感受吗?

你总是很照顾我的感受,你说你还小不能给我什么,只能让我更加快乐地跟你走下去。然后我变得娇纵起来,但你说你是自愿的,能够宠溺自己喜欢的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将来或许有某一天,下雨的时候你给别人撑伞,冬天的时候你帮别人暖手,你给别人很热烈的拥抱,还会在街头拥吻,因为别人的一句话乐呵呵地跑几个街道买来一碗温热的馄饨面,生病的时候你还要无微不至地照顾,给别人剥橙的时候也是一丝不苟地把外面的白色撕掉,还会给别人剥栗子壳。哦,那时候,我才是“别人”了。

17

你的床上有好多布偶,大大小小的,放在靠墙的一边。想来还是个幼稚的人啊,但你在不久前才说要照顾我,想想就闷在布偶里又笑了起来。我毕竟比你大四个月,还是姐姐呢,照顾我这样的话说出来多搞笑啊,但我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是一种允诺。

你做饭的时候不爱系围裙,还是那件白色的家居服,跟我打声招呼之后就去厨房做饭了。本来你是关着门的,但我说要看,你就把厨房的门打开了。虽然意思不是很对,但我一下子想到了“风淡云轻”这个词。你连煮鱼的姿势都是优雅的。

你做了太阳鱼跟节瓜汤,还有肉。你的太阳鱼是加了佐料之后直接放微波炉叮的,我从来不曾见过还有这种做法,我说:“你教教我吧。”你说:“好啊,但是以后你要煮给我吃。”我说好。为喜欢的人洗手作羹汤是多么浪漫的事情,但是后来有机会的每一次的下厨,都以你救场告终,我不是不会煮饭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次机会都还是搞砸了,你终究还是没能吃到我说要做的饭。

吃完饭之后你说本来你家满乱的,因为我说要上来,昨晚花了一个晚上收拾干净了。我好高兴的,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18

你总是跟我好多小礼物,旅游回来的时候,或者在哪里碰巧看到的时候。我的心意没有你这么多,我很少出去玩,不能把其他地方带回来的东西送给你,你说不要紧的。你的礼物我都有好好收着,至今如是,只是不敢如从前再翻出来细细回忆罢了。

我满喜欢拼图的,算是我为数不多可以称作为爱好的东西。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们班掀起了一股看小说的热潮,男男女女好生差生都再看,但我一本都没有看过。言情小说我是不看的,始终都还算是个保守的人,青春期里情情爱爱的东西还是不被我允许跟接受的。但是你不一样,所以我常常矛盾着。

试过几个晚上为了拼一个立体拼图,在不是周末的晚上,晚修放学回家洗漱上床开着小台灯偷偷摸摸地拼到凌晨。拼完之后就给你,我送过你三个,玫瑰花,苹果,跟心。你看上去很开心,我也是开心的。

我没有什么能给你,但我有很多时间。

19

八月份高三补课的时候我就住宿了。生日在学校里过,我收到了很多礼物。

你已经送了我几份礼物了,晚修下课的时候你下来给我一盒巧克力。我一看到包装的logo就有点生气了,平时放学吃饭的时候因为离校近你会去爷爷家吃饭。这家巧克力店离学校好远,而且卖的东西都好贵,你回来的时候肯定很赶,而且用了很多钱。

你流了很多汗,气喘吁吁,脸涨得红红的。本来动作就比较慢,平时晚修上课都是快迟到的人,为了不迟到买巧克力给我,使劲地赶时间,怎么会不累?我真的没有办法很开心地说谢谢,瘪瘪嘴埋怨了几句,你没有说什么,脸色很失望。

晚修放学的时候我送你去门口,然后我说:“你送给我的巧克力很好吃,我的同学分光了,没有留给你。”你说没关系。“你送什么给我,我都是开心的,但是我不想你怎么劳累,伤财。”然后我在没有昏暗的校道里牵了牵你的手。

你才又开心起来。取完单车准备出校的时候,你说:“再说一句,生日快乐。”我很开心,你陪我经历了我的未成年时期,也见证了我成年的时刻。

20

没有走读跟你一起放学的高三生活,总像是生命里缺少了什么一样。

21

高三的楼道里的一幅墙上的光荣榜,是专门留给月考或者什么重大考试进入重点线的人的。高三上课的时候,我每天上楼梯都能看到。你的名字虽然不是特别靠前,但总是能进榜的。理科班人数多,上榜的人有密密麻麻的几百个,但我总能在一下子找到你的名字,好像你被放学的人流挤走的时候,我总是能一下子找到你,然后向你走去,好像关于你的一切,都是在黑暗里放着的光,在看到你之后,我生命里的所有浑浊阴霾,全都消失不见,整个人才开始真正地开始生命啊。

但我一次都没有进榜的机会。成绩不差,但就在中游游来游去游不上来。你说,你能不能为了我,在高考之前努力努力?你的眼神好深邃,我看不到尽头到底有什么,但我知道你是希望我这样的,所以我说,好。你紧绷的表情才又慢慢笑了开来。

这是你这几年里对我提的唯一要求,但是我很抱歉。我每天五点起来去饭堂吃完早餐之后回课室温习,中午放学的时候推后吃饭时间练英语口语,晚上看书时间在宿舍里最后一个关灯。确实无法习惯集体生活办了半走读,晚上回家的时候看书看到十二点多,早上有时比五点更早就起来了,中午在校的作息照常。但我还是做不到。“庶竭驽钝”,我都没有做到。

22

大学的时候因为分数不高报了一间外地学校,环境不少,跟舍友的习惯沟通方面也挺吃力的。但是我也没有说有多绝望,你之前说不要紧的,一如从前,暖风一样安慰我。我很积极地参加一些社团,也有好好学习,因为我跟你说我要考研究生,虽然迟了点,但还是要跟你一个档次。

同学对我还是挺好的,我也觉得他们还不错。

23

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你来车站送我,我怎么也想不到是我跟你最后一次见面。

感情里最难敌过的,不是时间,就是空间。异地有足够长的距离足够长的时间能让彼此见不了面,然后连“专属”于我们的感情,最后都落入了俗套。

有一些事情就像是地震一样,就算一直一来都有做好准备,但真的待他发生的时候,还是会让人觉得猝不及防。

你说:“释怀吧。”

我说:“怎么才叫释怀?”

你说:“祝福我们。”

24

今天是我们一起考高考的两年之后,母校的师弟师妹送出了一届,现在准备送出另外一届。还差四个月,就是我们两年没有见过一次面的日子。

我们的家相隔不过一条街道,不要说上学时候的长距离,寒暑假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经过你家才能回家的街道走了好多次,经过你外婆家跟爷爷家去逛街的路走了好多次,见过高中毕业后好久没见的同学,见过变化很大的初中同学,见过现在变成点头之交的小学好友,见过你的朋友,见过你妈妈开着红色的车路过,就是不再看到你。

高三元旦放假的时候我看到你叫我拿着的复习的笔记本上写着:哦,原来今天啊阿洁生日。是我说过我不喜欢的女生。还阿洁,叫得这么亲密。本来约好我在楼下等你拿完复习的书,就一起回家,但我恰巧看到认识你的人,叫他帮我把本子拿上去给你,我就走了。

12月31号,南方的冬天不是很冷,但呼呼的风刮得我的眼睛好痛,像是一眨眼就能把眼泪滴下来。听说你那天晚上找我找了好久,在课室,操场,厕所,然后骑单车走了好远好远的一段路,在我常出没的地方重重复复地找着。我回家之后我妹说你打了几次电话去家里找我,声音都是颤抖的。

回去打开电脑QQ收到了一整串的东西,你在道歉,在解释,说了满满的一大堆。你常道歉,但你自己其实都不知道你做了什么,错在哪里,是我的问题罢了。

我在难过的时候就会钻到自己挖的井里,世界上有无数多口井。我以为我们是有羁绊的,或者说是缘分,我真的在那一天丢失了,你也会知道我藏在那一口井里。但你那天没有找到我。你在发完那些道歉跟解释的东西之后,说你好累。

我也没有再找到过你,偷偷摸摸地跟踪然后装作碰到也好,快两年了,一次都没有。你没有找到我,我也没有找到你,也算是平局了。我开始相信我们是真的没有缘分的,或者像我外婆说的:“缘分总该是有的,但它是有期限的。来的时候好好珍惜,它一旦消失,什么事情都无法强求。”

25

很多事情是天生的,后天努力也不能学得来。

你说一直都是你主动,为我做了好多事,我却好像无动于衷,你真的好累。然后我哭着说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好再这样了。

你说够了,三年了,我折磨了你三年了,什么都够了。什么是够了?怎么会够呢?但我有个朋友跟你聊天,你说你现在很快乐很轻松,是这些年来没有的,是愿意折寿十年也不愿意失去的。

当天我就把你的所有联系方式删除了。在这之前,为了挽回,我做了两个月多的努力。但我现在又可以怎样呢?我是一只猫,你怎样强迫我去学会游泳呢?可能她真的很好,你想要的快乐,她都能给,我却无能为力。

那个朋友问我不会舍不得吗?我用力扯了扯嘴角,摇了摇头,眼泪都摇了下来。

但是三年了,可能真的什么都够了。我生命里所有的快乐,你这辈子里尽受的所有折磨,什么都够了。

你是值得快乐的。

26

《同桌的你》里他们有一张珍藏的拍立得,我也有一张。出影院的时候我把钱包拿出来,把背面朝外的那张照片拿出来看来看。坐在公园长椅里穿着白色校服的两个人笑得好开心。哦,那是你喜欢过我的样子啊。

27

我不像外婆信佛,在佛偈中能够学习着去看透,然后大彻大悟。

两年,我也常会想到你,只是不会再翻我收拾得整整齐齐的那一箱子你给我的东西。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回忆到以前的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日子,都会哭起来。但我不会去打听你的消息,断了一切能跟你联系的方式,也渐渐地能够在别人无意提起关于你的事情事而在脸上表现得波澜不惊了。

我也不知道是否代表还是对你有“肚子里千万只蝴蝶翩翩飞舞”的感觉。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释怀”了。

不知道算不算迟,但真心想要祝福你,你要一直快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