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你别那么辛苦,妈妈心疼”


文|东雨夏晨

“你别那么辛苦,妈妈心疼”

1.

夜晚九点二十五分,公交站台。

扬州秋季的街,很黑,汽鸣声自远处幽幽传来,听起来像低声呜咽,在解释一个说不清的痛处。

父亲在傍晚时分打了一个电话,趁等公交的间隙我回了过去。打过去时,电话一直处于“滴滴…滴”的状态。心想,父亲这个月单日上班,那今天一定睡得很早,正准备将手机放入书包,安心等车。

这时,屏幕陡然一亮,是父亲回过来的电话。

“喂…”手机的那头却是母亲温和的声音。

“…喂,妈”。我有些兴奋。

“喂…喂,女儿啊,你在哪儿啊,嗨(好)吵啊?”母亲的声音断续,有些担忧。

“哦,我刚刚下班,和舍友在等公交车呢!这边马路车子多,所以有些噪音。”我平和的解释道。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母亲略显责备。

“嘛嘛,今天下班晚哦,我这不是快上车了吗!再说,我还有舍友陪我,你可别担心,我最怕你啰嗦啦!”我有些撒娇的说道。

“哦哦,好吧。你周六周日两天都需要上课吧,怎么还去兼职了?”母亲显得有些疑惑了。

“你放心,我不会耽误学习的。我只不过用飞一般的速度,下午一下课就马不停蹄的跑出来了呀,到肯德基刚好还能再工作三个小时呢?哈哈,妈,我棒不棒!”我打趣着母亲。

母亲没接这些话。

转而问我,“吃晚饭了吗?”

“没…哦,什么???晚饭?哦,我吃了呀!!”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回应。

“女儿啊,你要劳逸结合。”

“你也别那么辛苦,妈妈心疼。”

“妈…老妈,我这信号不好,哎呀,好像公交车也来了,就先挂了挂了啊。”我大声嚷嚷道。

“恩…回去视频…”

不等母亲说完,我连忙说“好,好,好,拜拜拜拜”。立马挂断电话,我太怕自己所有的掩饰被母亲的三言两语击打得溃不成军。

好像越亲近的人前,越懂我们的脆弱。


2.

电话挂断,舍友看着我,我看着她。

我的眼泪就这样止不住的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流。

她慌乱的问,你咋了咋了,咋哭了啊?是因为我刚刚让你提前下班,你不开心了吗?你知道的,我们太晚回去会有门禁的,毕竟转车要一个小时,再说,就算我提前下班了,也不可能先走的,我哪放心你一个人啊。

我哽咽着说,没的,我知道,不关你的事,不是你,不是你…说话的口气有些语无伦次。

“那你为什么哭?”

“就是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

“她骂你了?”

“没,她只是让我别那么辛苦。”我用纸巾擦掉眼泪鼻涕,沉默无言。

公交车不久便来了,我们都默不作声上了车子,我坐在里口,舍友坐在外口,先是五站路,我们一路无言。公交车换乘,我们下车,是舍友先开的口。

她说:“刚刚在你之前,我妈也打的电话,她只和我说,回学校要注意安全,让我保重身体。”

“你知道吗?我一点也不喜欢像每天这样辛苦的节奏。可我没办法,我想给我妈更好的生活,我心疼我妈。”

“这个暑假我爸妈离婚以后,我爸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我就当他死了。”

“他给我留了大二大三的学费与我的嫁妆,一共加起来十万元,我不管它多与少,他对我和我弟弟,太久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他是怎么对我的,对我弟弟的,对我妈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羡慕你,你不用为生活担心,现在你所做的是自己强加在身上拼命努力想去实现它的,你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可我不行,我有责任。”

她认真和我说完这些话时,满面迷茫。在她眼底,我没有看到满眼星辰,有的是这个世界给予她的落寞与疲惫。

“亲爱的,你本不该经受这些的。”我轻声同她说道。我想拥她入怀,可似乎自己也很狼狈,我不想她也哭,我知道,她比我坚强太多太多。

多少人在这个真枪实弹、残酷的人世间打拼,我所经受过的磨难好像只是茫茫人海的微尘。我从来都不知道,除我以外,又有多少人卑微勇敢无畏的拼命着,努力活着。

上车之前,她很释怀温柔的和我说道:“等我赚了的第一笔工资,我就给我妈发一个大大的红包”。

我符合笑着问她,哦?多少?

她骄傲的说,888.88,喜庆吧!

哈哈,真的,够喜庆的。

3.

《人间失格》里有一句让我很泪目的话,胆小鬼甚至会惧怕幸福,碰到棉花也会受伤。

其实,我们都是那个胆小鬼,惧怕突如其来的幸福,可我们本该幸福。

幸福对我来说,是母亲的关心和叮咛,是母亲饱含深情说出口的“你也别那么辛苦,妈妈心疼”。

幸福对舍友来说,是用自己现在微不足道的力量给母亲一个更好的生活。

你知道的,万千世界,人与人的差异很大,求同存异太难,茫茫人海中能有一抹坚定眼神的注视,着实不易。

前路漫漫,我想我能陪她一起走,手拉着手。

“还有纸吗?我的鼻涕又流出来了。”

那一天,那个夜晚,我们懂了很多,我们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