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太可怕了,我竟然被何润东圈粉了。准确的说,我是被他饰演的吴聘圈粉了。

我以前对何润东极其没有好感,总觉得他长得怪怪的,令我想起鲶鱼;演的角色也怪怪的,似乎没塑造什么经典人物。

然而最近看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尽管何润东饰演的吴聘十几集就领盒饭了,但是奇迹般地让我及若干追剧的小伙伴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苦于后面已经没有吴聘的戏份,我只能在片尾曲里默默追忆少东家曾经的音容笑貌与无尽风华。

吴聘这个角色实在是讨喜。富甲一方的吴家东院少东家,高大宽厚朗若星辰的外形,温润如玉彬彬有礼的风度,以及睿智沉稳又不失活泼的性格,已然是完美人设。

他对孙俪饰演的女主周莹自然是用情极深。只是作为一部典型的“玛丽苏”剧,万人迷女主周莹俘获的可不仅是他一人的心。那吴聘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从若干追求者中脱颖而出,成为“王的男人”,令女主对他一往情深至死不渝,也趁机圈获一堆剧粉呢?

今天就来聊聊吴聘的“俘获芳心必杀技”,借此追忆一下英年早逝的少东家,也希望为各位(男性)朋友带来一点启示。

高能预警,内含大量剧透,介意者慎点。


必杀技一:月光如水,不敌我的善良温暖。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吴聘与周莹初识,源于周莹为了“试试手艺”,在一个骗子朝吴聘碰瓷不成落荒而逃后,她跑过来扮身世可怜,想把一块假玉佩卖给吴聘。没想到吴聘不仅买了她的玉佩,还将自己的名帖给她,说有困难可以随时来找。

后来周莹为了逃出沈家,藏进吴聘的轿子里,吴聘愣是硬着头皮,冒着声誉风险将她带出沈家,并且将她安置在自己家中。周莹笨手笨脚,弄坏一干器物,吴聘不仅没有责怪,反而游说父亲打破成见,让她去学徒房帮忙,圆她学习的愿望。

后来两人坦诚交流,周莹坦言自己初见吴聘之时就为他的善良而心动。她衣衫褴褛也好,语出惊人也罢,吴聘对他始终如一,宽厚温暖。

剧中吴聘善解人意,能体谅他人的难处,不管是在生意场,还是在生活中,他的眼界皆不局限于自身和眼前的利益。纵使没有如周莹般落魄,怕也无人不为这样一份仁爱之心而动容。

有人说吴聘之所以能如此,得益于他殷实的家境和作为独子资源尽享的优势,但是剧中同样是大商户之子的沈星移,完全是一副骄横跋扈的少爷做派,对手下的人一言不合便非打即骂,一经对比,高下立见。

善良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很多时候,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拿“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当挡箭牌,渐渐地连良心都感觉不到会痛了。

其实,善良真的没有那么难,他人遭难之时,有能力伸出手来拉一把的是善良,能同情体恤不冷嘲热讽的也是善良。自己奋进之时,为他人利益考虑,让渡自身利益增进他人利益的是善良,不处心积虑牺牲他人成全自己的也是善良。

在善良的人身旁,内心总是多一份安稳,因你看到他对陌生人尚能善意温暖,便知自己断不会被粗暴对待。


必杀技二:月光如衣,不敌我的体贴周全。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吴聘得知周莹爱吃甄糕,此后每天上街都要去小摊上买一块,趁热带回去给她吃;周莹被困在家里学规矩痛不欲生,他偷偷让她男扮女装出门放风,被父亲抓到了把责罚全揽到自己身上;对于悔婚的胡咏梅纠缠,他言辞坚决地声明周莹是自己的妻子,不给胡咏梅留有任何幻想余地。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更可贵的是,吴聘的体贴周全不仅是对周莹,还有周莹的家人。周莹的养父周老四找上门来,同亲家吃饭时为了不让他们看轻自己,故意将一桌上好的饭菜说的一无是处,还吹嘘自家女儿也算是公主出身。吴聘见状拼命找补,凭借幽默风趣多次化解尴尬冷场。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周老四在外面吃喝玩乐大把赊账,讨债的人在晨会时找上吴家东院,让东院在其他各院面前颇为难堪。吴聘不但没有责备周莹和她父亲,反而称是自己不够周到,硬要给周父五百两银子,让他随心而为。

如此思虑周全,体贴入微,难怪周莹再三感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其实吴聘作为少东家,上下料理打点,工作之繁忙并不比我们这些“加班狗”好到哪里去。可是在他与周莹相伴的为数不多的时间与场景中,我们看到的处处是无微不至的关怀,甚至爱屋及乌,对他的家人也能宽容忍让,始终奉为上客,这样一份踏实的爱,怎能不令人深深感怀。

如今我们怕了问题百出的婆媳关系和各种原生家庭纠纷,于是在选择另一半的时候,列出对方家庭的各种条条框框,希望在开始的时候就能避免这些问题。

可是生活并非一成不变,即便此时此刻没有问题的两个家庭,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可能会有各种突发情况,就像周莹那原本不为人知的养父一般突然闯入两个人的生活。若无这样一份体贴,只怕难一世周全。


必杀技三:月光如炬,不敌我的尊重支持。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在男尊女卑的清朝,女人做生意是闻所未闻的。吴聘起初听说周莹对做生意感兴趣,想去学徒房学习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可是他看到周莹满腔热情,又发现她确实颇有商业天赋,便坚定地站在她身边,打破各种质疑束缚,全力支持周莹。

力挺周莹去学徒房学习,采纳她商户返点提议,帮助她入六椽厅旁听老爷和掌柜们开会,甚至建议老爷将典当行交给周莹打理,同她畅想两人共同努力,把吴家东院生意做大做广的美好未来。

吴聘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一点点帮周莹打破封建桎梏,不将她视为自己的附属品,而是尊重她的独立意志,并且助她融冰前行。这种意识可谓相当超前,即便在当今社会,真正能做到的男人又有几个?

尽管大清早就亡了,认为女人就应该相夫教子的人依然不在少数,而且女性在肩负起照顾孩子老人的重任之外,还应当在经济上对家庭有所贡献。但是这贡献又不能太大,因为女性如果事业成功,免不了要被质疑是女强人不顾家;却从没有人质疑男性醉心事业不理家事。

这思路跟大清比,可以说是一脉相承甚至变本加厉了。也难怪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质疑婚姻的必要性,一句“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玩笑话背后,藏着多少隐忧。

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ŸŸ贝克尔,凭借《家庭论》一书开创了婚姻经济学的概念。贝克尔认为,一个理性经济人结婚的目的,在于想从婚姻中得到最大化的收益,如果婚姻收益超过了单身收益,那么人们就会选择结婚,否则就宁愿单身。

贝克尔的理论不无道理,只是理性经济人毕竟只是一个假设,人类作为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生物,对于婚姻期待的收益绝非局限于经济收益。在我们能够养活自己的当下,结婚并非只是为了生存或者省钱,更多的是希望寻找到能够在充满困难与磨砺的生活中,提供精神支持、携手同行的伙伴。好的婚姻应该是相互成全。能够提供切实可行的帮助,自然是好,如若不能,能够理解对方,互相尊重与支持,也极为可贵。

行走在茫茫月光的中间,其他人便皆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吴聘可用一纸片让明月夜夜都是心上人欢喜的月圆之时。作为一个本就无懈可击的人设,加上此等必杀技,短暂的出场时间,也难掩吴聘耀眼夺目的光彩,能够俘获周莹的芳心,令她用情至深便再自然不过。顺便圈几个观剧粉丝,又何足挂齿?

吴聘的必杀技―论如何成为王的男人

你说今晚月光那么美,我说是的。


附上片尾曲,曲子和词都很棒~

我的今生犹如线

几番缠缠绵绵织成棉

我问思念应从哪边裁

一轮明月升起来

行走在茫茫月光的中间

我不能久留于伤感

待天空云出寂寥我发现

你从未离开我身边

遥遥相对 漫天清辉

再从容看一遍欢若鱼水

忍不住一时凭空依偎

岁月永恒 都在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