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手中剑可敢染帝王血?!


手中剑可敢染帝王血?!

斑驳破旧的城楼上,两人并肩而立,一人身着铠甲,英气逼人;另一人轻摇羽扇,腰佩宝剑,儒雅非凡,任谁见了都会夸一句当真是两个绝世好男儿。

只是他们两人的脸上并不轻松。

“没想到几年间,我们从当初那懵懂无知的少年竟也变成了名动天下的人物,真是世事难料啊。”身着铠甲的将军说道。

“是啊,如果有选择的话,我情愿一辈子都那般懵懂无知,像个平凡人那样。”

“很怀念我们兄弟三人当初无忧无虑地一起花天酒地,做个纨绔子弟便好。”

说着,两人的目光投向远方,仿佛贯穿了时间。

庭院里,石桌前,两人对弈,一人观摩。

“二哥,莫要急着落子,你这一落,可就喝不上大哥的醉仙酿咯。”

“观棋不语真君子,三弟莫要言语,且看我们未来的护国大将军如何将我杀得七零八落。”老大捻着黑子,脸上带着一丝坏笑看着老二。

老二终于落子,但是没有看到自己三弟那微微摇着的头。

“哈哈,二弟你又输了,不过棋艺见长,不错不错。”

“我一个整天研究兵法的大老粗,如何比得上自幼就会下棋的大哥,每次不过三五回合反而被你杀得片甲不留。”

“哈哈哈……二弟莫丧气,大哥带了一壶醉仙酿,今日喝个痛快!”

“甚好!”老三贼兮兮地一笑。

……

思绪拉回。

“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大哥了。”老二长叹一声,脸上尽显无奈。

“夺嫡之战,你我无法操纵,无须太过自责。”

“老三啊老三,你还要宽慰我,当初是你先提出要反的,谁能想到温文尔雅的你会做出这等事。”

“是啊,我怎么也忘不了那个寒冷的夜晚,冷的刺骨,直入心脏。”

那是一个飘着大雪的夜晚,雪下得很大。

太子带人封了二皇子的府邸,兄弟二人坐着喝着热茶,就像平常人家的亲兄弟一般,事实上他们俩也是亲兄弟。

二皇子端起茶杯,细细品了一口,道:“我可以死,不过他们俩必须活。”

“他们俩一个是最有潜力的将军,一个是得军师真传的弟子,他们不死,我心难安。”说着,太子也品了一口茶。

“但是他们一死,你立马就会惹出天大的麻烦,这一点我想你也清楚。”

太子思索良久道:“好,我答应你。”

那一夜,二皇子拔剑自刎,鲜血洒在雪地上分外扎眼。

老二,老三被贬为贱民,发配苦寒之地,永世不得归来。

两年后,老二老三揭竿而起,打着二皇子的旗号,一路推行仁政。没过多久起义军声势逐渐壮大与帝王之师胜多败少。

“也许我们会被史书记载成叛军,遗臭万年吧。”老三轻声道。

“不管世人如何讲我,我也要把大哥的仇报了,大哥没完成的德仁天下我们帮他完成,谁若阻我,我便杀谁!”

远方敌军黑压压地朝着城楼压来。

“老三,手中剑可敢染帝王血?!”

老三扔掉羽扇,抽出腰间宝剑,直指青天。

“有何不敢,就是天若阻我,亦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