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等待一场暴风雨


1.

晚风拂过,天色已经暗下来,大片云朵悄无声息地汇聚在了一起,像是蓄谋着什么大事儿。树叶经受不住大地的诱惑,摆脱了树梢,在空中飘出一道动人的曲线。

我坐在草地上,悠闲地拾起一片落叶把玩,茂密的草丛贴着肌肤,带来阵阵凉爽。

我感到十分惬意,同时又觉得有些遗憾。

心想,要是小蝶在这里就好了,这种场景正是我们一直所憧憬并热爱的。

我们喜欢风,喜欢雨,喜欢大自然所带来的一切美妙的景象。特别是电闪雷鸣的时候,我们心中总会荡起一股热烈而美好的情绪,对生活满怀着希望。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

我摸出手机,想和她进行视频通话。视频一接通,我便兴奋地向她展示周围的风景,“快看,今晚肯定要下雨。”

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无边的草木和妖娆的云朵,明亮的眼睛挤出一抹笑意。

“要是你在就好了。”我遗憾地说道,尽管我们能通过手机见到彼此的面貌,听到彼此的声音,但不可改变的是,我们终究相距六百多公里。

她的眼神飘忽不定,所表现出来的热情明显不及我。

“你什么时候回来?”

“再过两三个月,等桥梁预制完成了,我就请假回来。”

“还要两三个月呀!”

“唉,我也没办法,等我啊。”

她沉默不语,手指间捏着一缕头发,看上去心情不怎么好。

过了一会儿,见我点了支烟,她阴郁着脸,说道,“你又抽烟!”

我赶紧将手中的烟扔掉,连连说道,“不抽了,不抽了,别生气。”

“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我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感到十分愧疚。我知道,一旦告诉她晚饭时喝酒的事,她肯定会更加生气,可是我不想骗她,心虚地说道,“嗯……就喝了一点,今晚有一个设计院的——”

“又是这样!”

她打断了我,留下一个不满的神情和语气,消失在手机屏幕里,任由我怎么发信息,道歉,保证,她都不回复一个字。

相恋五年多,我对她再了解不过,她生起气来就像给自己套上了一层金钟罩,无论用铁錾还是斧头都凿不开,糖衣炮弹也没用,只有等她憋不住气,自己从金钟罩里跑出来,我们的关系便自然又会好起来。

我不愿意再去想吵架的事,但我的心情却难以控制地低落,我意识到,最近我和小蝶吵架越来越频繁。

上大学的时候,她读的是师范学校,学的汉语言专业。而我读的则是工科学校,专业是土木工程。那时候,尽管我们不在一个学校,但相距不远,坐公交车只需要半个小时。只要一吵架,我便去找她,一开始我总会说很多安慰的话,想尽一切办法哄她。可是她生起气来,任由我怎么哄、怎么安慰都没用,渐渐地我也就不说话了,只是陪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幸好,她每次都很快就会消气。

我们有一个契合的约定,毕业以后,她留在家乡当老师,教出很多优秀的学生出来,要是那些学生愿意学土木,就介绍给我当徒弟。这样她的学生就是我的徒弟,而我的徒弟,同样也就是她的学生。

我对她夸下海口,“以后出去游玩,你走过的桥全都是我修建而成的,哈哈!”

我说这话时踌躇满志、满怀期望,她一脸憧憬地看着我,漂亮的眸子发着光,布满笑意。

毕业以后,她果然留在了家乡,当了一名中学语文老师。而我也如愿进入了工程局,做了一名工程师。

我们的生活,就像种子钻破土壤,在大地上长出了新芽,一切美好的愿望都蓄势待发。

等待一场暴风雨

2.

回到宿舍,我郁闷地看了一会儿书。

忽然,门“砰”地一声被人一脚踢开,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男子,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

“高经理。”

我喊了一声,连忙跑过去扶住他。

他叫高无能,是桥梁预制的项目经理。性格温和,处事十分圆滑。

“阿一,给……水。”他口齿不清地说出一串话,我听不清他说的什么,但已猜到他要喝水。

他平日里本来话就很多,喝了酒更是说个不停。他坐在床沿上,一连喝了三杯水,含糊不清地说道,“阿一,我跟你说,我从不害人,我这一辈子……”

我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我太了解他,他若说“我这一辈子”,接下去肯定是,“走遍天下都不怕”。他若是说“你不要你以为你很叛逆……”,接下去必然会说,“我年轻的时候比你更叛逆”。而当他说到“不合理的地方很多”,接下去便是“没有能力改变,就只有适从”。

他满身酒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断断续续,以他醉酒的状态,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我想,他只是像背诵课文一样,将这些话给背诵了出来。

我走过去,想要帮他拍拍背,以使他能够好受一些。但他倏地举起右手,示意不用。

我又给他倒了一杯水,“高经理,我知道的。”

“哼,你知道,你知道个屁。”

我默不作声,他继续说道,“你喜欢开玩笑吗?”

他忽然这么一问,倒令我觉得莫名其妙,这并不是平时喝了酒常谈论的内容。

我敷衍似地说道,“有时候喜欢,有时候不喜欢。”

“我跟你嫂子都喜欢开玩笑。”

“你们谈话的确很有意思。”

“我跟你说,八十年代,婚姻讲究门当户对,我们不顾全世界的反对,走在了一起,那时候,我们完全就是自由恋爱,你能想象我们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吗?”

“哦。”

我经常听他说他年轻时自由恋爱的事,他说起话来口若悬河,虽然总带有几分吹牛的成份,但却能恰到好处地将他轰轰烈烈的恋爱经历描述出来,我能够在他的描述中想象出那些画面,画面纯情而又美好,就像是一个生动传奇的爱情故事——当然,这故事在我的意识里与他并无多大关系。

老实说,我很喜欢他讲述的爱情故事。但我没有见过他所提到的嫂子,我只是经常听到他们通电话。他打电话从不避讳,甚至开着免提,故意让我听到他们的电话内容——这让我感觉到,拥有一场美好的爱情,的确比任何事都更值得炫耀。

他一直拿着手机,手指僵硬地在屏幕上滑了几下,差点拨出紧急电话。我会过意来,问道,“高经理,你是不是想跟嫂子打电话?”

“打电话……你帮我打。”

“好,你把手机解锁,我帮你打。”

可是,他醉得实在太厉害,全然不记得自己的开机密码是多少。我想起他有一个没有设密码的旧手机,便找出旧手机,查到了通讯录上备注为“老婆”的电话号码。

由于旧手机没有卡,我只好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

电话打通后,高经理已经躺倒在床上,打起“呼噜”睡着了。

3.

“睡了吗?”

手机一响,我激动不已,期盼是叶小蝶发来的信息。

我打开微信,果然,第一眼就看到她熟悉的头像和名字。

我欣喜地回道,“还没呢,宿舍那人喝醉了,我刚刚一直在照顾他,他已经睡着了。”

“哦,你倒挺会照顾人。”

“哈哈,我更会照顾你,我们开视频吧?”

“不要……夜宵时间到了,他们没叫你去吃夜宵吗?”

“叫了,可是我没去。”

“干嘛不去?你不是喜欢喝酒吗?”

“我真不喜欢喝酒,之前见你生气,我已经决心戒酒了。”

“你不怕他们不高兴?”

“我更怕你不高兴。”

“……”

“我跟你说,刚刚照顾高经理,简直麻烦死了,我最讨厌喝醉了酒的人。”

“你不是也喝酒?”

“我已经戒了啊,从你生气到现在,我已经戒了两个小时了。”

“明天你还会再喝的。”

“一定不会。”

“一定会。”

“你应该相信我。”

“我以前很相信你,可是现在不信了。”

我情绪低落下来,不知道怎么回她,以前,我对她的承诺总是很诚恳。可是毕业两年以后,每次提到不再喝酒,便带有几分开玩笑的成分,我已经没法对她做出保证,我连对自己都不能做出保证。

扪心自问,我真的喜欢喝酒吗?不,我对酒一点爱好都没有,也许,这里的大部分人对酒都没有什么爱好。可是,大家却不得不喝。

修桥是一件艰苦而漫长的工作,身处偏远的野外,常常一待就是半年以上,这段时间回不了家,见不了自己的朋友,也见不了自己的亲人。

没有亲朋友好友相伴,也没有过多的娱乐活动,久而久之,很容易便养成了喝酒打牌、甚至出去嫖的习惯。我忍不住想,自己并非促成这种习惯的一份子,而仅仅只是参与其中的一份子。因为,在我来这里之前,便已知道,搞工程的人都喜欢吃喝嫖赌,我对叶小蝶信心满满地说,“我绝不会这么做。”,她十分信任我,俏皮地说道,“你要敢这么做,我打断你的腿。”

来了之后,我渐渐理解了久居野外的心情,若没有亲身经历那种孤独和煎熬,是绝无法想象的。我们每天所面对的除了嘈杂的机器,便是随四季变化的自然风光。日复一日,长此以往,每天重复着远离尘世的生活,这是一种多么深切的寂寞啊!

当然,对我来说,倒能够找到些许安慰,因为我本身就喜欢大自然,每当季节变化,我总会看着自然风光,感受着它无穷的魅力。最重要的是,我有叶小蝶,我认为,尽管我们身处异地,但两颗心却紧紧地在一起,能够将自己的感触与她分享,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在一定程度上,喝酒是一种交流,一种对团队的融入。所以,我参与“吃喝”,但对“嫖赌”绝不参与,因为我有叶小蝶,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过了一会儿,我问她,“你们班那个很淘气的学生,现在还捣乱吗?”

“你是说代仕余吗?现在好些了,不怎么捣乱。”

“他如果再捣乱,我回来就揍他屁股。”

“……阿一,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等待一场暴风雨

4.

我没有回她,她想跟我说什么是事,我不知道。

高经理醒了过来,说想要上厕所,我说,“你去吧。”

他坐着不动,问我,“你想去吗?”

我顾虑到他醉得厉害,说道,“我可以陪你去。”

他说道,“不用你陪。”

我帮他开了厕所门,把灯也打开了,他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一起上吧。”

我听出几分怪怪的味道,摇摇头,说道,“我现在不想上。”

“去不去按个脚?”

“你去找我师父,他会带你去。”

“我们两个也可以去。”

我猜想着叶小蝶想要跟我说什么事,心里惴惴不安,不耐烦地说道,“我不去。”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王武略打来的电话,我接过电话,“喂”了一声,便走到走廊。

只见云层越来越厚,风吹不止,我甚至感觉到有几分寒意。

“阿一,最近过得怎么样?”电话那头,王武略轻快地问道。

“每天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

一阵寒暄过后,他的语气沉了下来,说道,“阿一,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不然我怕来不及了。”

我听他语气,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安地问道,“什么事?”

“毕业以后,你让我帮你照顾小蝶,这两年我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

“她现在教的学生里有一个叫代仕余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

“代仕余这孩子很调皮,他爸爸在教育局工作,你也知道?”

“这个我也知道,你继续说。”

“代仕余有一个哥哥,叫代小强,现在也在叶小蝶的学校,当物理老师。”

我心里涌现出一股不好的念头,从王武略的语气里,我已隐约猜到他想要说什么。只听他说道,“最近,小蝶和代小强经常一起吃饭,我怀疑他们……喂,阿一,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我在听。”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用力抹了抹脸,点了支烟,感到十分痛苦,有气无力地说道,“看情况吧。”

我想起叶小蝶说,想要跟我说一件事,她要跟我说什么事?

我挂掉电话,想要问她,可是我不敢问。我走进宿舍,对高经理说了一句,“我有事,出去一趟。”便出了门,漫无目的地走着。

4.

路上,遇到了一群人,有人向我打招呼。

有人问我,“阿一,去喝酒吗?”

我摇摇头,只觉得他们很陌生。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似乎跟我很熟,说道,“一哥,我在微信上撩了一个妹子,去玩吗?”

“一哥肯定不会去啦,我们走吧。”另一个年轻小伙子说道。

我漠然地看着他们,全然想不起他们叫什么名字。人群中,我发现一张熟悉的脸,我记得他,他是我的一个下属,由于工作关系,今年已经三十五岁,却还没有成家。

我沿着山间小路,一路走到山顶。

云层越来越厚,黑压压地将大地压得喘不过气来,天地间几乎只留下一道很小的缝。风很大,我站立不住,差点摔倒下去。

我看着眼前的世界,摇曳的青草,昏暗的房屋……还有,若有若现、尚未完工的混凝土T型梁……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虽然在这片土地生活了半年多,可是,眼前的一切却陌生得可怕。

我不断猜想着,叶小蝶想要跟我说什么事。

我不敢去想,却又不得不想。终于,我还是忍不住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但她没有接。

我看着信息提示,发现有好几条未读信息。是我妈给我发的信息,傍晚时分,她就已经给我发了信息,但我一直没来得及看。

我打开信息,一条一条地阅读。

“儿子,你在做什么?吃饭了吗?”

“儿子,少喝点酒。”

“你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

“等你回来的时候,就跟小蝶结婚吧,我跟你爸商量着,想要一个孙子。”

“你又在喝酒吗?为什么不回信息?”

当时,我的确是在喝酒,顾不得看手机。

最后一条信息是,“儿子,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愁绪万千地思考着,忽然间眼前一亮,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惊雷响了起来,我吓了一跳,蹲在草地上,盯着手机,脑袋凌乱得一团糟。眼见手机屏幕黑下来,映出昏暗的树影,厚重的云层在屏幕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怪物。

我恐慌不已,想点支烟,手却哆嗦得点不着。

叶小蝶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王武略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我妈也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我的朋友,我的亲人,还有我所爱的叶小蝶,我最亲爱的人啊……我们曾经一见如故,共同走过了漫长的岁月,经历了风风雨雨。到最后,为什么却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陌生?

“哐”地一声,又一道惊雷响起,我恐慌地在信息里回道,“明天,明天我就回来。”

等待一场暴风雨

本文取材于一位同学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