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哪里可以安静躺下(小说)


哪里可以安静躺下(小说)

(原创—本文纯属虚构)

01

大胡子一脸沧桑,刀刻的面容,皱纹像梯田一道一道布满他冷峻的脸,花白色头发长而凌乱,那双眼睛和眉毛记住了他年轻的风华、儒雅。

那是一个寒冷的初冬,他抵不住日夜对榴红深情思念,因这感情像蚂蚁啃食一样啃着他,一点点将他灵魂掏空。十一月里的东北地区已经大雪飘了几场,他坐上火车,追逐着雪的身影,登上了三千米的山峰,躺在白皑皑的山顶雪地上。那夜雪下个不停,慢慢将他堆成一个雪人,只露着那尖尖的鼻子,呼吸着冷冷的空气,冒着白色的雾。

大胡子在北京欢乐谷游乐场,看到了他的榴红,可她傍边那个牵着她小手的青年人不是自己,是自己的好友苏树,各方面非常出色的他,连身高比大胡子还长得猛一头。苏树拉着榴红跑向过山车入口,榴红脸色绯红,满眼笑意,欢快的奔跑着。难道自己看错了人了?爱妻榴红爱上了别人?一股急火攻心而上,他剧烈咳嗽起来。

“李主任,大胡子终于醒过来啦!他都躺两天两夜了,终于有点动静了。”

“好,继续观察,今天可以给些流食,继续输营养液,不日就可以出院了。一会儿问问他,看看能不能通知他家属。”

大胡子耳朵听到傍边有人在说话,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一白衣天使在眼前,再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那梦境慢慢变得不真实了,爱妻已经过世十年了,还有苏树也不在世了,刚才那是一场梦,仅仅是梦景。

“好嘛,苏树,你又来捣乱。”他心里又想骂好友。

“大爷,您今年高寿?家住哪里?家属联系电话?”

大胡子一点点在护士的提问中清醒过来。

02

小护士经过一通问话,这才知道大胡子叫古诚,家里只有小妹妹还在,也79岁了,83岁高龄的他,唯一的女儿在国外。这联系家属的事只好作罢,盼着他静养几日,应该可以出院了。

“大爷,要不是有人发现你,呼救旅游搜救中心,将您送到这里,您的性命真悬了。以后千万别再逞能了,不要去那些又冷又高危险的地方,让家人担心!”

小护士说着这话,心里直发酸楚,哀叹暮年如此孤苦,忙转身离开,免得大胡子看见她泪光闪闪。

古诚不断点头应付着,在这里听着陌生人关心的话语,还面对面近距离的交流。他一时不知道该感谢老天让自己长寿,还是有点厌烦这样健康的自己,难道被救援队救起也是另有安排?他经常独自外出游山玩水,家人也习惯了,只是这次他第一次不想按时下山,突然想去了算了,想试试安静下来的感觉,那梦境常让他不得安宁。

自从苏树三年前离开了这鲜活的世界,古诚就莫名其妙开始烦躁,隔着阴阳两界,不放心榴红,她哪里能抵抗苏树的殷勤,她还会在天界等自己吗?那恶梦常常让他一次次由睡梦中醒来。每当他梦见那游乐场场景,醒来后就无比空寂,仿佛一切都没有存在过,榴红的好,榴红的身影在慢慢消失吗?

03

五十年前的榴红,在大胡子的记忆里,是蒲松龄“聊斋”故事女主人翁般再现,常常让初见她的人无法忘怀。古诚只是万分庆幸自己有缘与她相遇在师范大学里。古诚每次想起与榴红的这段佳话,都在佩服自己的勇气和技谋,在那么多喜欢她的男士中,终于赢得美人归。

唯一让古诚不能安睡的人就是苏树,想起当初榴红应该更喜欢苏树,自己为啥要在榴红面前说苏树有女朋友呢?而榴红竟然心痛的相信了。

“真的吗?他女朋友在哪里呢?”

“在韩国,他们是青梅竹马!”

“天?还有这样的事!”

榴红蒙圈了,心凉了半截。

这事后来让苏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这段感情苏树十余年不能走出阴影。还记得榴红前阵子为苏树逃课,就是要与苏树一起去听艺术讲座。至于苏树有女朋友当然也是真事,但那是过去时,包括古诚的前女友,基本上是一个阶段的事,都是泛泛之交的女朋友,唯有见到榴红想着一辈子的计划,所谓青梅竹马也是古诚灵机一动说出来的谎话。

大胡子将榴红娶到家后,每逢佳节,他真希望这世界上没有电话、短信、书信,各自在自己小天地里安安静静的享受生活,榴红也不用理会那么多应酬,这样的礼节性问候在节假日多了许多倍。刚结婚的第一年,过十一国庆节,榴红竟然收到了一小桌子的明信片、书信,让古诚至今忧心忡忡。

岁月静好吗?现在古诚越发迷信起来,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还能与榴红相遇?自己即使有计谋还有机会可施,榴红与苏树他们相遇发展到何种程度了?想着这些古诚就会一夜夜无眠,如何也不得安静!

04

开春了,古诚又开始计划,要去年轻时与榴红、苏树第一次一起登顶游玩之地泰山。

邻出发前的那个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就见着许多人在观看泰山日出,在日观峰那里排成长龙,日出瞬间他们一个个竟然长出了翅膀,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飞去。醒来后古诚就盼着早一秒到达那里。

泰山以它最博大的胸襟,迎接古诚又一次光临,那晚的晚霞红透了观月亭,让古诚对生命又多了几分感悟。在自然奇观中,人是多么平凡的物种,任你如何心绪不宁,扑面而来的晚霞将自己淹没在它大美之中,没有丝毫理由为是否再遇见而担忧。

然而和衣而睡的古诚,依然盼着第二天一早天气大好,他要把那晚的梦境重现,要飞到太阳升起的地方,榴红、苏树……还有许多老朋友,你们可好?我来了……一夜就这样折腾到天蒙蒙亮,天边那轮红日正在缓缓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