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古言虐恋|兰花豆腐


古言虐恋|兰花豆腐

文、沁心

01

镇子主街尽头,有一家豆腐坊。

这家的豆腐香嫩滑软,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方子。

这家的豆腐就和它的主人兰花一样,在镇子里名气大的很,甚至,比兰花还要有名气。

十里八方,逢年过节,常有外地人来买豆腐。

兰花长得很水灵,一双小手轻轻一划,豆腐齐齐地分了客人要的量,半点不差。

有时候客人买的多了,兰花也柔柔地添上煮豆干给孩子拿着吃。

兰花今年十九了,是镇子里有名的嫁得早却至今无子的娘子。

她不是寡妇,也并非是她不争气。

兰花的男人,叫明子,是个痴傻,脚还跛着。

但兰花不会,更不能嫌弃明子。

原先兰花家的豆腐坊比现在的铺面要大得多,她母亲撑着铺面,用着祖方,日子也过得还不错。

豆腐坊对面是个木匠铺,明子便是那木匠的儿子。

两家交情挺好,但明子娘心里不大地道。

木匠铺铺面比豆腐坊小的许多,明子娘看上那豆腐坊的铺面许久了。

兰花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兰花若嫁,那铺面十有八九是嫁妆,于是明子娘总是撺掇明子去找兰花。

明子不像他娘想那么多,明子是真心欢喜兰花的,所以不用他娘说,他自己便天天朝豆腐坊跑。

兰花娘随对明子娘的小九九心知肚明,但看明子这人实诚,便也默认了这门亲事。

兰花原来对这门亲事不大喜欢,明子比她要小两岁,她一直当明子是弟弟,如今忽然就要变成夫君,心里不大得劲。

不过明子天天来,兰花心里也慢慢对明子上了心。

这日,明子又来找兰花,两人在天井下聊了起来,其实大多是明子说,兰花拿着鞭子,不时地抽一下磨着豆子的驴,不时应一下明子说的话。

明子说:“兰花,我来吧,你歇着。”

兰花也不拒绝,只柔柔地应了声“好”

明子便伸手去接鞭子,两人在鞭子交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手。

兰花一下就把手抽了回来,扭过头,偷偷地红了脸。

鞭子“啪”地落在了地上,两人一个红了脸一个盯着自己的手傻笑。

兰花一跺脚“不理你了,你自个儿和驴玩儿去。”

瞪了明子一眼,又对驴子说“二毛,委屈你啦。”

说罢一溜烟儿跑回屋,也不管明子,他又不傻,自己该知趣回去。

兰花进了屋里,呆愣了一会,然后从木箱底小心翼翼地翻出一件嫁衣的半成品,红艳艳的布料上绣的几个大体的样子,余的还都没有做。

兰花指尖拂过嫁衣,不小心瞄到那和明子碰过的手,一下兰花又红了脸。

忽的院子里传来驴的嘶鸣,兰花跑出去,只看到叫她晕过去的一幕。

二毛不知发了什么疯,踏了明子的腿,踹了明子的脑袋。

明子就这样傻了,明子娘当着郎中的面扇了兰花一巴掌。兰花只觉得那一下,脸肿的难受,但看见躺在那一动不动的明子,她觉得心里也好像被扇了巴掌一样,肿的难受。

但她也不敢说什么,她总是不明白,平日里温顺的二毛,怎么就突然发了疯。

明子娘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然后就把明子撂在了兰花屋里,“人是你们弄傻得,你们给我养。”

兰花就这样嫁了,什么都没有,连嫁衣都没绣好,她披着娘当年的嫁衣,与痴痴呆呆的明子互相拜了拜就进了洞房,明子傻了,说是洞房,也不过就是在一张床上睡着。

兰花无法讨厌明子,她总觉得,如果自己当时没进屋,明子也不会叫驴踢了脑袋。

原本日子这样也还算过得去,然而祸不单行,兰花爹因欠了人钱,叫人活活打死了。

兰花娘还了钱,又一纸状书告上了官衙,谁知那些人与官老爷有那么些关系,这事便也不了了之。

兰花娘气的一病不起,没多久也去了,一下子,豆腐坊换了小铺面,明子娘眼看没了甜头,又不想惹事上身,便和木匠与她的小儿子搬了家,不过几个月,这里只剩下兰花和明子。

兰花一下子成熟了,她一个人撑起了整个铺子,照顾着明子。

镇里的长舌妇从不嚼兰花和明子的舌根,她们反倒同情兰花,常常来买兰花的豆腐,兰花感激她们,也常给她们添多些豆腐。

外地人来买豆腐的时候看见明子,也只当明子是兰花的弟弟,常有人逗弄明子,“明子嘿,傻明子,哪天你姐嫁出去看你咋办。”明子又听不懂,只是嘿嘿地笑着“兰花,兰花”。

外地人摇摇头,给了明子几颗莲子糖,便拎着豆腐上了马车。

02

镇子里换了县令,那县令上任头一天,他儿子便领着下人在街上转悠,转着转着便转到了豆腐坊。

这一转可不得了,这小霸王一下就看上了水灵灵的兰花。

小霸王看着兰花,口水只差掉在豆腐上。

“你就是兰花?你家豆腐,爷爱吃。”说着,那手便要向兰花脸上摸去。

兰花啐了一口,向后退了退“爷,还请自重”

小霸王咳了一下“兰花姑娘,爷可是看上你了,给爷当个姨太怎么样?”

兰花脸一燥“爷,奴家早就嫁人了”

小霸王唾了一口,“呸,爷还不知道?早听说你屋里那人可是你弟弟,哪来的什么男人,别给爷打幌子。”

旁的下人走上来悄悄告诉他“爷,那傻子真是兰花她男人。”

小霸王听后脸一僵,却又抹不开脸,梗着脖子叫嚷着“爷看上的什么时候要不起,区区一个傻子也和爷抢东西”而后他指着兰花“给你三个月的时间缝衣服,三个月后爷要在府里头见到你。”

兰花傻了眼,那小霸王走的时候买了所有豆腐,兰花没得卖了,也无心收拾,早早回了院子。

院子里明子傻傻地跑来跑去,见到兰花,兴奋的叫着“兰花,兰花”,兰花看着明子,不禁落下泪来,“傻子,真傻”她想,媳妇都要没了,还这么开心。

可是明子他不懂,他凑近看到兰花脸上的泪珠,用手摸了摸,而后挠了挠头,又笑嘻嘻地跑开了,兰花叹了口气,回了屋子。

兰花这两日越发心烦,那小霸王每日都来她铺子跟前转悠,问她有没有动手做嫁衣。

兰花说“没有。”

那小霸王便两眼一瞪“你为啥不做,爷说的话不顶用是吗?”

兰花说“每日要做豆腐。”

那小霸王又说“那你把这铺面关了去,马上就是爷的人了,爷早就看你抛头露面不顺眼了。”

兰花忙护着铺子,“别,爷,让我再卖几天吧。”

小霸王想着反正这肉又跑不了,便也答应了。

兰花其实夜里偷偷收拾跑路的东西,平日里攒下不少银子,她想带明子跑到别的地方去,兴许还能活着。

这日夜里,她正收拾着,忽然又听到外面有声音,说来也是奇怪,这几日夜里,兰花总是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但她没敢去看,今儿个鼓起了勇气,实在也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在作怪。

她悄悄摸出了屋子,来到放豆腐的作坊里,里面灯火通明,兰花心里一紧,顺手摸上扫把,准备打贼人。

推开门的那一下,兰花愣住了,里面的人不是旁的人,正是明子。

兰花推开门的时候,明子正将模具里的豆腐倒出来,兰花急了,冲过去给了明子一个耳光。

明子没哭,咬着嘴可怜兮兮看着兰花,兰花见到眼泪,心里不禁有些不忍,但转眼看见一地的豆渣,又狠了狠心肠。

“我每天在外面受那么多苦,你傻里傻气,不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给我捣乱,我怎生得运气这般不好,偏遇见你这冤家!”

说罢气急,就抬手想给明子一个耳光,举起来后却是颤抖着,下不去手。

“啪”兰花终是没狠下心,却是给了自己一耳光。

嘴里骂着“算我倒了八辈子霉……我真是欠你的!”兰花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明子开始也不说话,只任由兰花骂着,等到兰花给了自己一巴掌,明子才慌了神。

“兰花……兰花……”

兰花装作没有听见,拉开门就要出去,明子想追上去,却忘了自己跛着脚,一下摔在地上。

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朦胧中看见兰花的粉嫩嫩的鞋子停在了自己眼前,明子抬头望去,只见兰花犹豫不决地看着他。

“明子……兰花……兰花……不是故意的……”说罢,她从背后拿出一捆麻绳,明子不解的看着兰花,直到兰花伸手将明子绑了起来,明子才开始挣扎。

“兰花!兰花!”明子一边挣扎,一边叫着。

兰花费力地按住明子,明子本就倒在地上,也使不上什么劲,终是叫兰花给绑了个结实。

兰花将明子绑到了天井里的原来绑驴子的磨盘上,便回了屋子。

明子一开始还哭着,慢慢便偷偷抽两声,最后只是愣愣地看着兰花屋子。

兰花虽是进了屋,却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惦着外面那个人,却又逼自己不去心软,终是一夜无眠。

03

天微微亮,兰花便起了身,经过明子的时候,狠了狠心,什么也没做便走了过去。

明子也不叫,只是死盯着兰花,兰花感受到明子无助的眼神,却是不敢回头。

恰巧这日小霸王又来找兰花,谈到嫁衣的事,一听兰花还没开始做,瞪着眼张嘴就骂“你个小娘皮,给你脸还不要,怎地瞧不上爷是吧,嗯?”

他一把扯过兰花摁在墙上,兰花躲闪着,奈何力气不及他,被死死卡住。

小霸王带着酒气且油腻腻嘴向兰花扑来,兰花努力摆头躲过那一下下的侵略,小霸王半天吃不到美人香,气急败坏的挥手给了兰花一巴掌。

那一巴掌力气恁大,直接将兰花扇地摔在地上,半天缓不过来。

小霸王指着躺在地上的兰花“爷下次来你要是再没开始做,爷就砸了你这个摊子!”

他带着下人转身就走,临走时还不忘一脚踹翻了柜子。

豆腐“啪”地掉在地上,老豆腐裂开了,嫩豆腐碎成了渣,滚了尘落在地上,就像京城里有名的驴打滚。

小霸王走了,兰花爬起来,跪到撒了一地的豆腐前,提起围裙,伸手将地上的豆腐一块一块捡起来,白嫩如豆腐的小手叫灰尘弄得脏兮兮的。

周围镇上的人都看着,叹息着,但是却没有人来帮忙,小霸王是县令的公子,没人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所以他们只能袖手旁观,看着兰花一个人捡着,哭着。

兰花捡完了豆腐,默默收了摊子,把铺子的门关上了。

她解下围裙,将围裙连着碎的看不出原样子的豆腐放在桌上,然后看着那一块块泥豆腐,眼泪吧嗒吧嗒滴下来,落在尘土上,和成了泥巴。

“兰花,”一只沾了血的手伸过来,抓了一把豆腐泥,就往嘴里送。

兰花一愣,向来人看去,却发现是明子。

“明……明子”兰花吓了一跳,她明明记得自己把明子绑在磨盘上了,怎么这会明子在自己旁边?

兰花这才发现那绳子还在明子身上,只是已经全部都深陷进了肉里,被血浸的成了红色,明子手上也全都被磨出了血,顺着他的小臂流了下去,渗进了被绳子勒出的伤口里。

明子又抓了一把豆腐往嘴里塞,兰花忙制止他,“明子……明子不吃啊……饿了兰花给你做饭去,别吃了……啊……脏……”

明子停下向嘴里塞豆腐,看着兰花,嘴里喃喃道:“兰花,兰花不哭……”,然后继续把手里的豆腐塞进了嘴里。

兰花一听,哭得更凶了,明子,明子这是以为豆腐没人吃她才哭呢,明子傻啊,是真傻,但傻到她兰花的心尖儿上了啊。

她搂住明子,“明子,明子,对不起。”

兰花不停地重复着,重复了好久,然后她在心里做了个重要的决定。

明子,我们不走了,兰花舍不得你受苦。

自此,兰花家的豆腐铺子再没开过业。

04

夜里,兰花给明子上了药,又哄他早早去睡了回到屋里。

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落了灰的大箱子,用生了锈的钥匙开了锁,打开箱子,里面却是一件做了一半的嫁衣,上面的花样子只有个轮廓,兰花却还记得,那是兰草,和太阳。

兰花用手抚过衣上的花样子,心里了想起那时自己和明子的快乐的日子。

兰花感觉脸上湿湿的,知道自己没忍住落了泪,赶紧抹了一把,生怕落了下来,污了衣服。

兰花将灯挑的亮了些,然后继续做她这件嫁衣。她绣得极其认真,脸上带着少女般的微笑,仿佛是即将出嫁的新嫁娘,娇羞,动人。

几个晚上连着通宵,兰花终于做好了这件嫁衣,但她又去铺子买了红色的绸缎,是铺子里最好的料子。

她把帐记在小霸王的头上,对布庄老板说若是小霸王来问起就说是给小霸王做的喜服。

她又赶了几个通宵,做了一件男式的喜服,上头也是绣的兰草和太阳。

眼看着三个月的期限就要到了,临五天的时候,兰花起了个早,穿上了嫁衣,盘上头,带上她娘留给她的金钗,点上朱唇,又描了描眉,贴了花黄。

她从未这么认真隆重的收拾过自己,以至于当她走出房子的时候,正和二毛绕着磨盘转的明子一下就愣住了,差点叫驴撞倒。

他跑过来兴奋地叫到“兰花,美,美!”

兰花说“明子,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说着,红了脸。

明子又扯着嗓子喊道:“玩,玩!”

兰花把手伸到明子面前,明子只是愣愣的看着,兰花想起明子大概是不懂她的意思,于是大胆地拉过明子的手,领着明子进到屋里。

明子以前从未进过兰花的屋子,兰花平日里总关着门。

这下他好奇的东瞅瞅西看看,摸来摸去。

兰花呵了一声“别动”,明子当真就僵僵地维持着一个动作,动也不敢动。

兰花忍住笑,从床上拿了东西转身面对明子,手上捧着的是那件料子极好的喜服。

“明子,来,兰花给你换衣服穿。”

兰花哄着明子换上了衣服,又给他顺了顺发,用一根银簪子盘了头。

“真漂亮。”

收拾完后,兰花不禁感叹原来明子长得颇俊俏“若是没傻还不知我能不能嫁给你呢?”

兰花心里作怪多想了想,后来又转念一想,这么俊俏的人是自己的,心里美滋滋的。

她端起桌上放的酒杯,倒上酒,把明子和自己的手缠上,然后准备和明子一起喝。

明子舔了口酒,然后苦着脸皱着眉对兰花说“辣。”

兰花故意虎着脸凶了一句“你必须喝!”

明子这才噘着嘴和兰花一起喝了交杯酒。

兰花拉着明子互相拜了拜,明子有些不耐烦了,他没觉得这比和二毛转圈圈好玩。

兰花按住他,对他说了句其实他根本听不懂的话,然后拉着他去了兰花床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明子才肯定兰花说的都是对的,这真的很好玩。

于是明子每天都拉着兰花玩,兰花也不拒绝,只是每天都拉着他说一句同样的话。

“明子,你若是不傻该有多好。”

05

直到小霸王那天来接她去府里。

小霸王没有用花轿,也没有请乐队,按他来说,纳个妾而已,没必要那么隆重。

兰花是自己走去的县令府,小霸王只是交代了下人看住她不许乱跑,将她好好带到府上,然后便和县令一起去了临县办事。

兰花心里松了口气,她还能多活几天。

她想起清早出门的时候,没敢惊动明子,她拜托了隔壁的王婶照顾明子,那王婶,本也一直心疼明子。

王婶瞧不起她抛下明子去为那富贵生活,她只能笑一笑,无从解释。

只是每夜兰花好像都会听见徘徊在府外的明子的哭声。

她心疼,却无能为力,她甚至不能去上吊,一但她了了自己的生命,小霸王就会把火发在明子身上,为了明子,她必须让小霸王亲自结束她的生命。

几天后,小霸王回来了,当天晚上便去了她的屋里。

几天后,她要被浸猪笼了。

可笑的是,竟然真的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贞洁给了明子。

浸猪笼那天,江边围了好多人,有人叹息着她命运悲苦,有人唾骂她不守妇道,还有人暗下问着奸夫是谁。

但没有人为兰花说话,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兰花被人赶进猪笼里,伴随着几片菜叶子,就要被放到江里。

忽的人群一片骚动,明子冲了出来,经过了兰花,冲到了小霸王前面,忽然拿出了那把切豆腐的刀,刺向了小霸王。

他身后跟着的二毛跑到兰花身边,拱开人群,咬着兰花的袖子,将兰花拉出了笼子。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到只让县令府的几个守卫同时将手里的长枪刺穿了明子的身体。

明子死了,他死前没哭,没叫,只是低低地喊了一句。

“兰花”

县令府忙着长公子的丧事,只将兰花收押在牢里。

半个月后,因为县令被一纸调令带走,新来的县令重审了案件。

兰花终是再一次回到了家里。

那天晚上,她在豆腐坊的每一个模具上发现了开的妖艳的兰花,每一个,都是雕刻上去的。

兰花抱着模具坐在地上哭了一宿。

她终于想起,明子是木匠的儿子。

后记

我打听了许久,才打听到那家有名的豆腐坊的具体位置。

寻到此处的时候,我却是怎么也不敢把眼前这破烂的小作坊与那名扬江南的兰花豆腐坊联系起来。

不过都已经寻到了此处,怎么也要试一试的。

我敲了敲门,便候在台阶下。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样貌俊俏的清瘦男子探出头来。

“不好意思,我们今日不卖豆腐。”

我局促的开了口:“恩……我……我不是来买豆腐的。”

看那男子似有些疑惑的样子,我连忙又开口,“我是一名说书人,我听说……”

那男子连我后话也不听便拒绝了我“对不起,我家是豆腐坊,不卖故事。”

但我既然是说书人,为了我听说的那段故事,是怎么也要来知道真相的。

我每天不厌其烦的去敲门,笑着脸请求那男子。虽然每天都会被拒绝,但我也不会放弃。

直到有一天,开门的不再是那个男子,反倒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女子,依稀看的出她年轻时的好相貌。

那个年轻男子跟在她身后,撒娇般地喊了一声“娘……”

她也没有理会,反而看着我,“你想知道我和我相公的事情吗?”

我连忙点头,“是的,是的。”

她笑了笑,“你进来吧,如果是我的话,我愿意所有人都知道,我相公脑子虽不大灵光,却是世界上最好的相公。”

再后来,我浪迹各大茶馆,常与人讲起她的故事。

“镇子主街尽头,有一家豆腐坊。这家的豆腐香嫩滑软,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方子。这家的豆腐就和它的主人兰花一样,在镇子里名气大的很,甚至,比兰花还要有名气。”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