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中):国破山河碎


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中):国破山河碎

宋高宗赵构—秦桧(影视版)

前一篇: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上):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我选择了如何开始自己的人生,但命运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帮我选择了结束的方式。

用一世的富贵荣华换我千秋万代的声名狼藉。

金朝天辅七年(公元1123年)八月,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返回上京的路上病死,享年五十六岁。同年九月,其弟完颜吴乞买继承金国大统,是为金太宗。

完颜阿骨打是个对宋朝怀有一定好感的金国皇帝。早年女真族在契丹人的统治下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完颜阿骨打当任酋长后愤而起兵,在白山黑水这般恶劣环境下讨生活的女真人个个以一当百,神勇无比,完颜阿骨打更号称“战神皇帝”。

金国女真军队有个“满万不可敌”的说法。意思是只要有一万个女真族的士兵,那天下间任何军队都无法抵挡。

护步达冈之战,女真人以两万人硬撼辽军七十万人,居然硬生生地啃掉了辽军这块硬骨头,再次证明了女真军队“满万不可敌”的神话。

我一直在想,如果完颜阿骨打不是死得那么早,北宋是否会亡得比较晚。

当日,我大宋向金国发出“联金灭辽”的邀请时,完颜阿骨打对我宋朝的邀请是深感兴趣的,从而对宋朝抱有一定的好感。

我大宋位于辽国南方,金国位于辽国北边,南北夹击,辽国必顾此失彼,难以兼顾,灭亡自然指日可待。

在完颜阿骨打心中,我大宋乃华夏后裔、汉室正统,经过一百多年和平发展,经济、文化、艺术各方面都取得很大的进步。

对于生长于白山黑水间的女真人来说,我们大宋犹如天朝上国,在经济、文化、艺术和政治领域都值得他们膜拜和学习,当出使金国的使者回朝后,说起金国女真贵族是如何的野蛮、粗俗、没见过世面时,朝中很多士大夫还引为笑谈。

“可是,宋人的军队别说跟辽军比了,跟猪猡比都还是不如的阿!”

我猜完颜阿骨打临死前跟他弟弟“完颜吴乞买”说的应该是这句话。

在与辽国的作战中,我宋朝军队以三倍于辽军的人数进攻析津府,面对被女真人几乎打残了的辽军,居然一战不胜,伤亡惨重。

金人在伐辽时终于看清了我大宋朝的真正实力,天朝上国的面具被掀开后,露出了“宋军战力极弱”的真面目。

国力除了经济、文化、艺术、政治这些软实力之外,还包括了军队战斗力这个实打实的硬实力。

宋朝是一个没有军队战斗力的国家,换句话说,宋朝是一个完全没有战斗底蕴的国家。

军队战斗力,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精神魂魄的体现,一个军队战斗力绵软的国家,必定是个软弱可欺的国家。

这种国家,不管经济有多么的富有,文化有多么的领先,艺术有多么的灿烂,政治有多么的成熟,在女真人眼里,都只能是一只待宰的肥羊。

姜,还是老的辣。

真的被太宰郑居中和枢密院执政邓洵武说中了,弱邻总比强邻好。而金人就是只喂不饱的恶虎强邻。

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中):国破山河碎

金太宗完颜吴乞买

金太宗完颜吴乞买继位后,这个据说可以赤手空拳撕虎裂豹的猎户皇帝马上制定了攻宋的战略。

在与辽军艰苦的战斗中,一直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女真人打出了士气,打出了整个国家的底气。

宋徽宗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前辽国降将、金国平州留守张觉以平州为献礼向我大宋称臣,事情败露后连夜逃奔至我大宋燕山府,金国以私自接纳“叛金降将”向我大宋兴师问罪。

徽宗迫于压力令燕山府斩了张觉,引起了燕云十六州原辽国汉人的极度反感。

宋徽宗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十月,金国以“张觉降宋事件”为由攻宋。

完颜吴乞买在攻宋的誓师大会上说:“不错,我们女真人来自白山黑水,我们粗俗野蛮,我们没有金银财宝,我们没有丝绸罗缎,我们甚至没有自己的文字,我们不如宋人文明,不如宋人富足,不如宋人优雅,但今天,我们要告诉宋人,什么人才是真正的人,什么人才配享受刚才我说的这一切。我们什么都没有,但我们可以从宋朝那些猪猡的手中抢过来。不管是金银财宝,丝绸罗缎,美女佳人,甚至是文字,我们女真人都可以抢过来。此战必胜,今日,我们就去宋朝抢钱抢粮抢娘们!”

“皇上威武,抢钱抢粮抢娘们,抢钱抢粮抢娘们!”

金军分东西两路大军进攻我大宋。

东路由完颜宗望为主帅率军自平州攻燕山府;西路由完颜宗翰为副帅率军自大同攻太原,金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

买来的地盘确实没有打来的地盘稳当,不到三个月,燕京六州就全部失守。被寄予厚望的原辽国怨军主帅郭药师因友军张令徽部的逃遁,导致其率领的常胜军全面溃败。

“张觉被杀事件”令郭药师对我大宋失去了信心,说了一句“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后,郭药师扣押了燕山府宋知蔡靖及转运使吕颐浩,向完颜宗望投降,金兵入燕京。

金国东路军进燕京后在郭药师辅助下顺利的直达汴京。

完颜宗翰的西路军在三个月内接连攻克我大宋朔州、代州、中山三府,于靖康元年初包围我大宋太原城。

太原副都总管王禀在广阳郡王童贯逃遁后临危受命,接下守城重担,全城百姓将士齐心抗敌,誓与太原城共存亡,奇迹般的将完颜宗翰所率西路军牢牢钉在了太原城门之外。

而我大宋朝堂此时已乱做一团,徽宗在接到金军攻下燕州中山府消息后,大呼一声“金人怎可如此背信弃义,呜呼哀哉。”就昏厥了过去。

徽宗醒来后,唤來广阳郡王童贯、宰相蔡京、给事中吴敏询问朝中何人可以退敌。童贯与蔡京面面相觑,不发一言。给事中吴敏推荐德高望重的太常少卿李纲,徽宗纳荐,封李纲为汴京守御使。

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中):国破山河碎

太常少卿李纲

李纲在御前反对南逃,坚持固守,并献上《御戎五策》,言若要去敌,需“正己以收人心,听言以收士用,蓄财谷以足军储,审号令以尊国势,施惠泽以弭民怨”。并对徽宗直言“现非传位太子,不足以招来天下豪杰”,要徽宗宣布退位,“以安抚全军将士之心”。

徽宗逼于无奈,大笔一挥“现传位于皇太子赵桓,可即皇帝位,予以教主道君退处龙德宫。”

太子赵桓继承大统,是为宋钦宗,于次年(公元1126年)改年号为靖康。徽宗退位,称“太上皇”。

靖康元年正月初三,徽宗、蔡京、童贯等人听说金兵已经渡过黄河,以“为国祈福祭拜烧香”为名连夜向南逃窜。

此时,看着这即将破碎的山河,我和太学学生们均感到痛心疾首,对祸国殃民的奸臣更加的深恶痛绝。

值此国破家亡之时,太学生陈东、高尔登、徐揆等人率一众同学将我等学正堵在太学门口,痛哭流涕,高呼“奸臣误国,请太学老师联名参奏奸臣。”

我的那些太学同僚们居然无一人敢于回应,甚至有人小声的说“太学是读书论道的地方,奸臣关太学学正何事。”

听完这无耻之话,我看着面前这些群情激愤的热血学生,又看看身后这些平时看起来也很热血现在却很冷漠的学正们,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声喊到“太学确实是读书论道的地方,但读的是孔孟忠义之书,论的是治国安邦之道,现奸臣当道,学生请愿诛杀奸臣以定人心,我等老师怎可以一己之私置身事外,若诸位还有半点血性,就应该与前面这些学生一同上奏朝廷,诛杀奸贼。”

事实证明,也许是平时在酒楼里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时把热血都用光了,关键时候学正们中留有血性的确实不多。

除我之外,一众同僚只有两三人在陈东诛杀六贼(蔡京、梁师成、李彦、朱勔、王黼、童贯)的请愿书上签名。

以太学生陈东上书为起点,诛杀六贼的呼声有如燎原之火在整个朝堂和民间烧了起来,最终宋钦宗迫于压力将此六贼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六贼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除了与太学生一同上奏诛杀六贼外,我还独自上书,应援李纲李老相公固守汴京之策,奏章中写到“今女真狄戎来犯,我大宋乃华夏正统,不宜示怯,以自处削,应号令众军,坚守城池,迎头痛击,当不误国事。”因我抗击金军的态度坚决,在一众太学学正中脱颖而出,受到朝中很多太学生和主战派大臣的赞许。

完颜宗望本以为攻下汴京犹如探囊取物,要知道当年金军攻辽国中都上京也只用了两天而已。

没想到在李纲带领下,汴京城内文武百官,普通百姓,甚至连老孙妇孺都个个同仇敌忾,死守汴京,我也带着一众太学生参与守城。完颜宗望见汴京久攻不下,便派来使者,谈议和之事。索要金银牛马,绢帛绸缎,并要我大宋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予金国,并需以亲王、宰相作谈判人质,才许议和。

李纲认为金人索要太甚,建议不可议和。我率一众太学生上书支持李纲,反对割让三镇。

但宋钦宗急于求和,其弟康王赵构主动请缨出使金营,钦宗派康王赵构为军前计议使,宰相张邦昌为副,出使金营。金军扣下康王赵构,胁迫钦宗议和。

钦宗举棋不定时,我率太学生再次联名上奏,认为此时当加强城防守备、将金使安置城外、可允割燕山一路之地与金人虚与委蛇,等待援军。钦宗不置可否。

完颜宗望见议和不成,便又加紧攻城,形势极其恶劣,我与一众太学生再次加入守城队伍,金军攻城强度越来越大,我的学生在我眼前一个一个的倒下,从未见过生离死别的我此时真是欲哭无泪。

在我军弹尽粮绝,几乎要破城之际,种师道老种相公的西北援军终于赶到了。

苍天有眼,我整个大宋朝最精锐的种家军在最危急的时刻终于赶到了。

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中):国破山河碎

检校少保种师道

我望着城内的残檐破壁,不远处忽明忽暗的火光,脚边慢慢变得冰冷的学生尸体,街道上铺天盖地发出恶臭的血水,脑中一片恍惚,用双手捂住了脸,耳旁传来“种家军来啦,我们有救啦。”的欢呼声。眼泪不知不觉的犹如洪水一般决堤而出,我捂着脸,发出了野兽般的哭声。

是年,我三十六岁,终于明白了何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终于把心中所有的幻想全部杀死,在守城时,我要的仅仅只是和身边的人一起活下去,仅此而已。

西北种家军和姚家军(姚平仲部)的到来,给汴京朝堂之上和朝堂之下所有的宋人带来了希望。

西北种家军应当是我大宋朝唯一一只经常打胜战的军队,世守西北边陲,面对战力凶猛的西夏人,不仅守住了西北边陲,还屡战屡胜。

种师道种老将军德高望重,虽年纪已大,被称“老种相公”,但他犹如黄忠在世,老而弥坚,名气极响,现在他亲率种家军救援汴京,整个汴京的士气一下就高涨起来。

种家军能及时救援,其实要拜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的不和所赐。完颜宗望围攻汴京时,曾书信于围困太原的完颜宗翰,要他派兵守住潼关,以防西北军救援,无奈宗翰怕宗望太早破城,独吞战功,并不领命,只是强攻太原,导致了我大宋西北军一马平川,在连夜奔袭后终于赶到了汴京。

面对突然而至的种家军,完颜宗望有点措手不及,忙带兵退至远郊孟阳扎营。

老种相公主张与金军对垒应稳扎稳打,准备等其弟种师中三万铁骑到达汴京后再与金军决一死战。

姚平仲主张奇袭劫营,烧金军粮草,逼退金军。相持不下之际,姚平仲不顾种帅劝阻,想立退金军之不世奇功,夜袭完颜宗望大营,被金军全歼,姚平仲不知所踪。

完颜宗望挟灭姚部之威重临汴京城下,钦宗惶恐不安,此时,城内哀鸿遍野,守城日久,伤亡残重,城中百姓大多非死即伤,人人萎靡不堪。老种相公见此情形,在朝内拜别完钦宗、李纲、吴敏等一众大臣,不顾身患重病,点齐兵马,出城迎战不可一世的完颜宗望。

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

老种相公率军冲向金军时,我站在城墙上,看着他冲锋的背影,热泪盈眶,一揖到地。我以为我这一生在大宋不会再遇见如他一般英勇的将军,没想到十几年后,我又遇到了一位,而且那位将军最终死在了我的手上。

西北种家军的威名确实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面对完颜阿骨打之后新一代金国战神完颜宗望率领的女真军队,老种相公率领的种家军居然可以做到几乎旗鼓相当,但也只是几乎而已。

长时间的奔袭,岁月和疾病的摧残,老种相公已经不能像年轻时那般迅速的洞机战场上的形势,而完颜宗望正当盛年,在两军短兵相接之时,往往能抢先一步做出指示,战役的天平慢慢的倾向于金军。

种家军一步也没退,面对着“满万不可敌”的女真人,西北种家军打出了我华夏一脉几千年来的昂然士气。

但一步不退,就代表着视死如归,以身殉国。

在我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之时,耳边突然传来李纲老相公激动的声音“终于来了。”

我睁眼一看,忍不住涕泪聚下——老种将军之弟种师中率领的西军精锐“秦凤军”三万铁骑,在千钧一发之刻终于赶到了战场。

上苍,到现在还没有放弃我大宋朝。

完颜宗望不愧战神称号,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之下,仍然能整合军队,缓缓后撤。而老种相公并没有让新到的三万“秦凤军”追赶金军,这是我大宋最后的筹码,筹码后面是汴京城内十几万条人命,确实不敢轻易花出去。

不日,金军派使者面见钦宗,言康王赵构在金营身体不适,需交换议和人质。

钦宗问朝中大臣何人可护送肃王赵枢前往交换。我见朝中主战的老大臣们大多已疲惫不堪,而主和大臣们却不发一言,便主动请缨,护送肃王到金营换回了康王。

这是我第一次和康王赵构近距离接触,我还记得那日他锁着眉头问我:“秦爱卿,我知道你是主战派,我想问你,我大宋的军队为何如此不济?”

我想了想,拱手道:“王爷,可想听真话?”

“但说无妨,这里也没有外人。”

我定下神来,说道:“我大宋祖制,文官将兵。由侍卫步军司、侍卫马军司、殿前司三衙练兵,枢密院调兵,战争时将帅统兵。此制度虽可杜绝将帅揽权造反,但面对外敌时,将不知兵,兵不知将,人人想着逃跑,如何可打胜战。西北种家军战力为何如此彪悍,乃因从将军到士兵已结成生死不离的兄弟,自然同仇敌忾,一往向前。”

康王听完,久久不发一言,最后叹气说了一句:“唉,祖制难改阿。”便不再与我言语。

三万秦凤军来后,金军与我宋军又对阵了几次,但每次都无功而返,完颜宗望见粮草不足,便准备撤军。

金军撤军之时,老种相公拖着病躯和李纲共赴御前上奏钦宗,言可乘金军渡河时由秦凤军偷袭之,损金军有生力量,然朝中主和派大臣和钦宗都不想节外生枝,以照顾老种相公身体为由夺了老种相公军权,李纲被外调,任河北河东宣抚使,金军安然后撤。

老种相公气急而陨,享年七十五岁。

大宋最后一个保护神倒下了。

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九月,金军再次分东西两路进攻我大宋。

王禀守卫的太原在完颜娄室的五万金军强攻之下终于失守,王禀殉国。

完颜娄室攻下太原后率军封锁了潼关,封锁了西北军勤王之路。

靖康二年一月,钦宋听信术士郭京妖言,准备与金军对阵时撒豆成兵,派天兵天将诛杀金贼,对阵当日,金军攻破汴京(开封)城门。

是日,我大宋朝,国破——山河碎!

(未完待续)


历史人物自白书系列

自白书——唐高祖李渊:牛逼的纨绔子弟

自白书——九千岁魏忠贤:我阉割的是灵魂

自白书——唐伯虎(上)

自白书——唐伯虎(下)

自白书——千古一臣张居正(上)

自白书——千古一臣张居正(中)

自白书——千古一臣张居正(下)

武圣与战神|傲慢与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