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阳台


我没想死。我只是站在我家阳台上,一条腿跨过栏杆,以一个别扭的姿势欣赏三十米之下的风景。住一楼的邻居圈了公共绿地当成自己的院子,几分钟前我失手扔下一个信封,飘飘悠悠落下去砸到了他家狗。那只哈士奇终于放过了他那株长势喜人的西红柿,抬起头冲我叫个不停。

信封里装的绝对不是我的遗书,只是我自己瞎写的日记而已。确实我最近失身失恋又失败,但人生不就是悲悲悲悲悲悲中带点喜吗。你看我刚刚饿了结果家里正好有盒康帅傅,虽然打开以后发现没有调料包。

我真的不想死,因为我很怕疼、追的剧还没有结局,而且我很爱我爸妈。我只是想贴近自然,感受一下空中甜美而近乎奢侈的空气,当年为了买这个楼层我特意加了钱的。

我想找个人聊聊,分享一下我对城市空气的感悟,但碰巧没人接电话,一个都没有。真倒霉,我手怎么就松了呢?手机都掉了下去,引得一楼那只狗又是一阵狂吠。我更不想死了,马上iPhone X要出了,我还想见识一下那到底是怎样的神器。

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不由自主想模仿刘翔跨栏的样子,把另一条腿也迈出去。某位成功学家说得好,人生总是差这么一小步就圆满了。那个成功学家是我前男友,前不久我发现他脚踏十四条船简直要成海贼王,于是我把他从我的公寓踹出去了。临走之前他还带走了我最喜欢的那顶草绿色棒球帽,不过没关系,他给我戴的绿帽子够多。

真正让我老老实实退回阳台的还是我不经意抬头看的那一眼。对面楼有个穿着白色校服的小男孩,站在他家阳台上,直勾勾盯着我看。我家小区是个奸商开发的,楼距间隔很小,偏巧我眼还特别好。我正对上小朋友无助惊恐的眼神,他半张着嘴,看起来还缺了两颗门牙。

作为一个社会败类,我除了纳税以外基本上没做过什么好事,上学的时候偷传小说祸害全班、长大以后给小辈买游戏机和漫画书鼓励他们不务正业,身边的祖国之花基本都被我弄秃噜了。如今我如果真的一个飞跃血溅三尺,岂不是要给这位年轻后生留下终身阴影?

于是我退回来了,先是退回阳台,又退回室内,最后退回我的屋里,拿起座机叫了个外卖。

二十分钟以后外卖来了,邻居带着我的日记和手机领着物业、保安和小区李大妈王大爷上门了,我爸妈朋友和亲戚陆陆续续给我回了电话,小区外理发店的小妹、门口便利店的老刘跟卖黄焖鸡的李三都跑过来了。众人见我还活着都捶胸顿足甚是激动,那只没剪毛的哈士奇舔了我一脸口水。

好吧,我刚刚也许是有点想死,但我现在不想了。

第二天我睡了个懒觉,先是去老刘那里买了个旺旺大礼包,又去买了面“优秀少先队员”的锦旗。我要去感谢那位救了我一命的少年郎,如果他当时不在那里,我指不定就一个加速提早迈向人生终点了。于是我满怀着感激上楼摸到了他家的门,没想到门开着还拉了封条,几个警察在里面忙活着,李大妈王大爷也在。

李大妈一见我特别激动,高声说:“这不是小时吗?现在想开了,不想死了吧?”我赶紧谢谢大妈,指了指门,问这是怎么个景。

旁边王大爷一拍大腿,唏嘘道:“哎呦,造孽啊!他家男人发疯了,打死了他婆娘,连儿子都没放过,自己也吊死了。那小孩子才上小学呦,两颗门牙都被他爹打掉了,活活打死的!死了好久,今天都有味了,我们才发现啊……哎,小时,小时你可不能进去啊,警察同志要保护现场呢!”

我无暇理会,扯开封条往里走,几个警察见状都聚了过来拦我。他们的嘴一张一合滑稽地翕动着,可我什么都没听进去。我的视线越过他们,落到客厅那扇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前。

纱帘上沾了血并未掩上,门紧关着,午后的阳光透了进来,整个室内都染了一层温暖明黄色。一个小小的人倒在那里,脸埋在地上。不远处散落着他的两颗牙,在地上闪闪发光。

他穿着白色校服,身下是他奋力爬行留下的痕迹,离那道门只有一点点。他手还搭在门上,与外面那个自由的世界只隔了一道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