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忆零·璃光曲


忆零·璃光曲

番外·璃光曲

——归宿,仅要一个归宿,平平凡凡,普普通通。

竹林里回荡着风吹过的声音,竹叶之间相互摩擦发出如同浪潮一般的声响,营造出一种幽静的感觉。

他披着青色的素布长衫,披着亚麻色的长袍,抚摸着怀中小狐狸,在这里等着约他的人出现。

“零夜先生……还是现在应该叫你王了……”他等的人终于出现了,比起曾经的模样,服饰高贵了些,但是面容比之前憔悴多了。

“王只是个虚名而已……反而现在的我更加想念曾经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生活了。”零夜苦笑了一下,他少了些洒脱和飘逸,变得更加的沉稳,“这么多年了,你托我打听的时候,我替你问到了。”

“静宁……有消息了……”神沐突然愣住了,“她……她在哪儿……”

“她还活着,在北方的一座城里,那曾是前朝的古都……而且……神沐,她已经是城主夫人了……”零夜看着他迷离的眼神,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这样……你还会去吗?”

“去……”神沐咬着牙,神色里透露出一丝悲凉,“我……要去为自己寻得一个答案。”

“答案?是你自己对过去执迷不悟而已。”零夜长叹一口气,“于你,现在,未来,都在你跟前,你却执着于过去,这样……你不怕失去现在和未来吗?”

“失去……既然失去了过去,我不想再失去现在和未来了。”神沐冷冷地笑道,感觉自己寻找这么久的消息会是一个这样的答复,他也为自己感到一丝悲哀。

“因你而怜,自你悲悯。你不是在意她,而是怜悯你没有好好保护她,仅此而已,你并没有感情的寄托,只是内心的愧疚在和你挣扎这个叫静宁的人、这段和静宁发生的故事罢了,对吧?”零夜再次问道,“若是你见到了她,有了这个答案,怎么办?”

“不知……”

“那我随你同去,如何?”零夜突然说道,望着他笑着。

“不必麻烦了,这是我自己的过去,该由我一个人去为它收尾……”神沐望着天空,不知不觉发现这段过去已经逝去这么多年了。

“那好吧,这把剑送给你,望你如愿以偿,为这段故往找到答案。”零夜从腰间解下佩带的短剑,“这原本是给晓雾防身的匕首,我把它重铸成剑。此次远行,留着护身吧。”

“零夜,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你说吧,自然帮你。”

“我走后,小珏希望你能够帮我照顾一下。”

“哈哈哈,难怪不让我同你一起去,原来把照顾家眷这种事交给我呢,你放心吧。”零夜爽朗地笑着。

“谢谢了……”

“不过……你可得给我记住,一定要回来啊……”

零夜不知道,自此一别,便是六年。

夜已经深了,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将整个山林笼罩在朦朦胧胧的云雾之中。

他和帐内的战友在山中走散了,一直在云雾缭绕的山林里徘徊着,连方向都找寻不到,四处兜转,像是在围绕着同一个地点绕圈。

身上的布甲被雨淋得散发出腐败的气味,似乎再告诉他之前曾有个人穿过这副布甲。雨把所有的道路变得泥泞不堪,云雾笼罩着整片林子,把他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迷茫之中。

他来到山腰一座破败的庙宇。

庙宇里还燃着篝火,里面还有些许灯火,没想到是一群刚刚从临城执行任务在此歇息的佣兵,他们还带着从任务之中抓到的人质俘虏。

他在庙宇之外犹豫了很久,不知道应该进不进去,城中的佣兵虽然像是城里的守卫,却是杀戮成性暴戾不堪的,与他们而言,只有任务并没有所谓的人性情感。

直到庙宇里传来了女孩的哭泣声,然后就是佣兵的破骂,佣兵为了吓唬他们拿着木棍打着他们。

他最终选择了进去。

“什么人?”听到脚步声,佣兵站起身全都朝门口围过来。

因为全身湿透,基本辨别不出他是谁。

他胆怯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他们大概有六个人,带着两名女孩和一个全身是血的老者,他没回答他们,看着他们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究竟是什么?看你的衣服……”

“我只是借宿一晚,不会做什么的,大不了你们可以把我绑起来。”他淡淡地说道,全身疲惫不堪,即是他想做什么,也没有一丝力气来实现了。

“哼!”他们冷笑了一下,然后便把他绑了起来,丢到了侧边漏雨的地方。在他旁边的是那些他们抓来的人质。

其中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女孩,双眼恐惧地盯着他,小心翼翼地小声问道:“你?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他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丝绝望和一丝愤怒。

“小姐,你先别急,等夜深了我们再想办法。”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闭上双眼重重地睡去。

“你这个找死的老东西!”

“小姐快走……”

在一阵打斗声和尖叫声的喧哗之中,他渐渐地醒了过来。

那位老者趁着深夜几人睡着了,便偷偷地冲上去和佣兵们厮打起来,借着地上还冒着烟的木柴,这些人把手上的绳子燃开了。

很快老者都被乱刀砍死,那名女孩也趁乱和另一个女人跑了出去,六名佣兵有一个当场被老者咬死,剩下五个人便疯狂了一般朝屋外奔去。

“真是……”他很想继续入睡,但是似乎有点儿不安,也许是还年少,善良的心还没有泯灭,对他们也有所同情。

少年艰难地起身,走过去借着死去的佣兵的刀隔开了绳子,然后拿着那把刀也从屋外追了出去。

外面还下着大雨,云雾缭绕的山腰隐隐约约可见只有两条路,要抓到她们并不是件难事。

他快步进入了树林,循着山路的方向慢慢追去,直到在一棵树下看到了已经重伤的女人,她身边并没有那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

“是你!”她看到了这个熟悉的少年,然后艰难地喘息着。

“能不能拜托你……救救我的小姐……能不能拜托你……他们以为我和小姐分开行动了,所以这条路他们不会追了,求你去救救她,深山雨夜的,甚是危险。”

他瞬间不知道说什么,看着她的伤口一点点汩出的鲜血,束手无策。

他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密林里走去了,他心里在不断地告诉自己,不想看到别人在我面前死亡,所以现在他所能做的,大多是逃避。

很快在一块岩石下面找到那个瑟瑟发抖的小姐,她盯着他,眼里依旧还是那么小心翼翼的,眼眶里浸着泪水。

“我就知道……你会救我的……”

“哦?我居然这么快就被你读懂了……”

“因为你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少年淡淡地笑了笑,然后和她一起躲入岩石下面。

“现在还下着雨,等天亮了,我们在想办法离开怎么样?”

“好。”

“你怎么会被佣兵追杀呢?”

“父亲是皇城里的一位御医,因为和某位将军不和,全家被那位将军灭门了。”她淡淡地说道,眼里滑下了泪水,但是表情依旧是僵硬的,似乎一直在压抑着内心的情绪,“现今……只剩下我一人活着逃出……我的家……已经没了……”

她靠着少年的肩膀闭着眼睛,他望着手中的刀,似乎想到了什么,和他之前在山林之中丢掉的很像,都是同一个兵库出的。

“你和他们一样,也是佣兵吗?”突然她张开眼睛对少年说道。

“是啊,我也是佣兵,你不怕我也抓了你吗?”

“不怕,我觉得你不会。”

“是啊,我不会,因为我也怕。虽然说我是个佣兵,连一个人都不敢杀,更害怕看到别人在我面前死去,在执行任务时连我自己的刀都丢了,而且还和我的战友走散了,也许我不适合吧,在这个世界,我就像一抹随风晃荡的苇草,没有自己的方向和力量。”

“那你还会回去做佣兵吗?”

“这……”

突然他丢下手中的刀,笑了笑,对她说道:“不回去了,那个做佣兵的我已经死了,我接下来剩下来的就是救你离开吧。”

第二天黎明,他和她从附近的密林里穿过来到了一个村落,住在村外的荒屋里。

“我刚刚已经问过了村民,这间荒屋暂时借给我们用下,虽然……这里有点儿脏,但是好比昨晚吧。”

“你的手受伤了么?”

“啊,是啊,应该是我昨晚拿刀割绳子时划的吧。”少年手上的血都已经凝固了,大半个巴掌都被血给覆盖着。

“那你把你衣服撕下来,取点儿清水,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如果不清理,以后可是会留下疤痕或者引发疾病的。”

“你懂这些……”他好奇地看着她。

“小时候跟着父亲略微地学过吧。”突然她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为什么……想要一个家……就这么难……”

“你是孤身一人,我也是孤身一人,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是你新的归宿。”神沐抚摸着她的长发,她望着他,双眼里闪烁着泪光。

他们就在那儿住下了,她教他如何辨识草药,如何给人诊病,她的名字叫做静宁。

也是那段时间,他们在采药时遇见了一只刚刚出生的狐狸宝宝,便将它收养了下来,她给它取名神沐,因为他没有名字,所以他也就跟着叫神沐了。

渐渐地快要过去半年了,入秋了,他在她的指导下,学会了些医术,成为了村里的郎中。

期许有一个温暖的冬天,

我会陪你一同静候着华年。

他静默地望着她发呆,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一直这样保持下去。

于她而言,平稳的日子没有持续一年,战火便席卷了这个村子。

在她的记忆里,一直浮现着家人在自己面前被杀死,自己孤身一人逃出来的场景。像是一个阴影,一点一点扩大它在她心里的覆盖面积。

那天神沐外出采药,只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村子里已经陆陆续续有佣兵杀了过来,到处是厮杀声和呐喊声,她把小狐狸放在药篓里,把药篓上面的扣子扣住,然后一个人跑了出去。

她不知道为何要跑,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活着,她逃离了那里,逃离了那片被死亡笼罩的地域。

为何我就不能平凡地安稳地过着,我只想要一个归宿罢了。

她不知道跑了多久,最后体力不支坠入了山坡之下。

当她醒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所处何处。

她身上全是伤痕,寻来一根树枝支撑着身体,随意挑选了一个方向蹒跚地走去。

突然从山林之中飘来了一股食物的香味,引导着她朝着那个方向前进。

她躲在罐头后面,只见一个男子坐在树下,搭着树枝驾着肉烤着,在他的旁边放着血淋淋的兔子尸体,凭他的穿着应该是个猎人。

她警惕的在后面看着,突然她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沉寂。

“什么声音?”突然,男子粗壮的胳膊提出弓箭,指着她躲的那处灌木。

“别!别……”静宁从灌丛里走出来,“我只是在山野里迷路了,好饿啊……”

“饿了?那你过来吧,刚刚打的兔子……”男子朝着她一喝,她颤颤惊惊地走到火堆边上。“来,这烤好了,拿去。”

她接过兔肉,正准备吃的时候,男子突然上前把她扑倒,撕开她的衣服。

“哈哈哈,没想到还有更好的猎物。”男子撕开她的衣服,露出她大片大片的肌肤,她的嘴巴被他粗壮的胳膊捂住,眼泪夺眶而出。

她被他蹂躏了一晚上。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现,你为什么……不出现……

她被他卖到了很远的城里,给人当侍女。

像是被人抓住的猎物,供人享用,供人买卖。

作为侍女,她不断地被交易,主人也一直换来换去。

她被卖给了少城主,在他府里服侍他,这个男子未来就是这座城的城主。

深夜里,少城主喜欢在院子里看星空,她总是给他带上一件袍子。

“少城主,夜深天寒,记得保暖。”

“哦?是你,你可够心细的啊。”

“只是习惯罢了……”

“静宁啊……我很喜欢你的眼神,冷冷的,很高傲,你为什么会被卖入府内做侍女呢,发生了什么,你的气质应该也是出自贵胄吧。”少城主披上长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若你愿意说,不妨说来听听。”

“我的过去……无可奉告。”静宁她退下了。

“有趣的女子啊。”少城主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淡淡地笑道。

他是城主唯一的子嗣,贵为少城主,整座城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在外人看来,他是个柔弱的人,但是他为了自己的地位,一直默默地积蓄着自己的力量,受压于父亲的威严,他渴求有一天能够超过他。

每夜他都会在庭院里看着天空的星辰,每夜都会有个人为他送上一件长袍。

他开始习惯这种生活,习惯每夜有人为他送上一件长袍抵御北方的寒风。

“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问她。

“一个很普通的人罢了……”

“普通……那在你的眼中,什么人是不普通的呢?”他望着她,她虽然面容冰霜,但是眉眼之中依旧隐隐约约能够透出一丝悲凉。

“平凡……什么都不去强求,只求安安稳稳……”

“平凡?安安稳稳?那样还不是跟着命运随波逐流,不知道下一刻下一秒自己会遇见什么,这样才是不普通吗?”他觉得好笑。

“是啊,命运不在自己手中的确会背负很多伤痛,但是……我只希望普普通通的生活,连这个都无法拥有,何来更好的呢?”

“命运就在我们手中……你信吗?”他脱下长袍,围在她的身上。

“不信!”她丢开长袍,转身离去。

夜晚的古城,街道十分的静谧,虽说是前朝的古都,但是经历过战火和朝代更变,现在的城中依旧透着些清冷和悲凉。

神沐站在一条巷子里,抱着怀里的小狐狸,抚摸着他的毛发,温柔地说道。

“神沐,你想她吗。嗯?想,我又何尝不是……”神沐把小狐狸放进背包里,手中握着那把精致的短剑,朝着城主的府宅走去,府宅上还贴着新婚的“喜”字,虽然颜色已经黯淡了,像是过去很久了。“今天,我要给自己的寻得一个答案……”

夜晚一个黑色的影子穿梭过无数的屋檐,像是鬼魅一般,提着短剑,跳入了一座奢华的府宅。

当他推开那扇最精致的木门,黑夜里穿梭而过他的影子,像是鬼魅一样悄无声息。随着门被推开,里面的女子猛地转头望去,一望无际的黑暗之中,露出一张熟悉却又不带任何表情的脸。

“居然是你?”女子惊讶地望着他,那个曾经活在她记忆深处,几乎被记忆埋葬的男子。

“你竟然真的在这里……”神沐的脸上并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他冷笑着说道,果然没错,和零夜透露出的情报同出一辙,对于他而言,是一种被背叛后的撕裂疼痛。

“我……”

“跟我走!”神沐伸出手一把抓住她,往外面扯去,静宁挣扎着看着他,他恶狠狠的双眼透露着杀意。

“不,我不能走。”

“怎么?”神沐拔出腰间别的短剑,上面沾染着还未干涸的鲜血,他望着她,眼神依旧凶狠无比。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而且我已经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扮演新的角色,过得很好。”

“是么?你就这样把我丢在远方,苦等着一个不对我留恋的过客。”神沐笑了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

“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意思……既然如此……”

“忘了我吧,当我从未存在过。”

“如果记忆能说忘就忘,那该多好。既然如此,你破碎了我的梦,那么……我也要破碎你现在所迷恋的梦。”

“神沐!”

“你可知我的期盼在你的背叛酝酿下,有多么愤怒,有多么难过吗?”

“算我求你了。”

“求我?我一直求着一切,能够找到你,我一直找寻着你,为什么你求有所得,而我不可。”

“出了这个门,便离开了这个行宫,每年这儿的樱花都很美,今年也是,我记得你最喜欢樱花的,为什么沿途你连看都不看一下呢。”静宁望着神沐,此刻他被愤怒和仇恨包裹得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了,这些时光,不知他究竟背负着什么,经历了什么,那种陌生只会增加她对他的抗拒。

“这儿再美,我也不会喜欢的。”神沐拔出刀,砍掉一枝樱花,望着她冷漠地笑着,他记得那年陪她看的樱花,他喜欢上了樱花,更多的是因为她。

“神沐,我问你,你就真的不愿把我忘了,就当我从未存在过吗?”

“不能……”

“那……好,我尊重你。”静宁冷冷地笑了笑,看着这个渐行渐远的男子,趁着还没有远离自己的记忆边陲,她冲上去搂住了他。

“既然你不能把我忘了,那我就把你忘了,就让你从未存在过吧。”她拔出藏着的匕首,朝着他挥去。

“静宁,你……”神沐猛地挣开,伤口汩汩地淌着血,几乎按不住。

“来人啊,有刺客……”

“静宁,你……”神沐的视线开始模糊,在他的视野里,很多人,冲了出来,几乎快要围住了他,他往外跑去,还是被团团围住了。

“可恶,我真的……是太傻了……”神沐丢下剑,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周围的侍卫架好了弓箭,在一位莫名的男子令下,箭出弦的声音布满了他的四周。

突然,他背包里的神沐跑了出来,跳到他的肩上,他不禁大声喊道:“神沐,不要跑出来……”

“神沐……”最后的画面,满地的弓箭和被箭射死的神沐和满地的血迹。

超支一夜的疲倦,

深藏衣袖的危险,

等待着黑夜的骤然出现,

刀锋上将鲜血舐舔。

天气渐冷寒意渐渐兀现,

谁又悄悄蹿上了谁的宫檐。

找寻无数空洞的房间,

却翻不出熟悉多年的脸。

你仅仅只是我记忆中的容颜,

仅仅只是当时的浮想翩翩。

你一个人深埋在这皇城宫苑,

我希望能够伴你跟前。

冰冷的双手抚摸着刀尖,

早已毁灭了多少无辜的华年。

不知为何如此不懈,

明知你难以出现,

明知我们之间不在会有交线。

停在了无人的廊间,

似是初次相识的风雪。

你再度笑着出现,

将刀剑刺入我的喉间,

让鲜血铺满着地平线。

花有花开的娇颜,

也有零落的凄艳。

梦有澄澈的光洁,

也有破碎的残缺。

我跪倒在你面前,

红色从我的脖间涌现,

你微笑地把刀刺入我的心间,

穿过那层思念。

你是我记忆深处的眷恋,

所以我要亲手为你入殓。

我走向生命的端点,

可惜中间遥隔太远,

再也不会交叠。

或许再也没有一个温暖的冬天,

我会陪你一同静候着华年。

再见了,神沐。

忘了静宁吧。

在他当上城主的那天,他说要娶静宁,让他变成城主夫人。

他牵过她的手,和她说道,“不断你曾经经历了什么,我会好好珍惜你的,受过了什么伤,我会用我的一生陪你疗伤痊愈。我不想成为你的夫君,我想成为你的归宿,嫁我可好?”

静宁哭了,她嫁给了他,从那天起斩断了自己所有的过去,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沐雨染离裳,

镜宇透残光。

翘盼天微亮,

仍伴你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