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看完《贤治之春》,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有人会说“宫泽贤治是日本文学史上少见的被神化的作家”。

宫泽贤治是日本的国民作家,最为人推崇的作品就是童话《银河铁道之夜》和诗歌《不畏风雨》。不论是前者关于天蝎之火和幸福的讨论,还是后者为左邻右舍分忧奔波的实践,都透露着强烈的殉道主义精神。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独行的背影,夕阳的金光,透露着难以名状的神圣、庄严与肃穆

一个身受佛家思想影响的人,其一生都在躬身实践、济世救人,真正做到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难怪人们会有意无意地将其神化。

不难发现,贤治已经超越了本我、自我的局限,从世界的角度去理解人类的使命和万物的意义,并穷其一生想要窥见宇宙的真相。

在《贤治之春》这部动画里,贤治的爱好、性格、经历、思考,处处都彰显着一股与众不同的超然与神性。“伟大”二字,贤治当之无愧。

他对自然有热爱,对人类有大爱,无时无刻不在发现美、创造美、传递美,在“我”、“他人”与“世界”的思辨中不断地升华自己。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贤治与好友嘉内在山巅畅谈梦想

人对世界的认知,第一步就是对外界的好奇与探索。

随处可见却不被注意的金盏花,会在风中起舞,享受日光浴;

人的身体能感觉到温暖,是因为上百亿分子在体内狂欢;

每一块石头都是不一样的,都有自己的声音,敲打它们,就能听到它们与大地的密语;

铬矿石闪闪发亮,是因为这来自宇宙的小家伙因充满惊奇和喜悦而雀跃不已。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在微风中享受日光浴的金盏花

在别人眼里,贤治是个奇怪的家伙,金盏花和石头怎么会有喜怒哀乐。而在贤治眼中,大自然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神秘而美丽。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对自然充满爱,就能看见美。发现美之后,进一步便想“揭开真相,领悟世界、生命的奥秘”。

人对世界的认知,第二步就是对自我的观察与审视。

大多数人是意识不到自我的存在的,一切凭感觉行动,不爱追根溯源。少数人会以一个客观的眼光去思考自我,对这个区别于所有人的独特的“自我”进行观察、分析和评判。

当父亲毫不客气地向贤治指出“你的书没有人能懂”时,他清晰地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不是为了卖书挣钱才写东西的。”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我是多么希望这些小故事中的片段,最后能成为你透明的食粮啊!”

一个愿意献出自己所有的薪水、教育学生勿偷窃的老师,他并不在乎金钱,只关注自己有没有向他人传递正确的价值观,有没有为这世界带来更多的美好。

面对质疑,贤治立场坚定地表明自己的主张。面对伤害,他并不是一味地自怨自艾,而是对自我进行深刻的反思。

辛辛苦苦种植的蔬菜在收获之前被附近的农民全部偷走,学生对此十分愤怒,而他只是在田地里插上芦苇,以此象征自己的感受。

从自己的角度来看,被伤害后愤怒和伤心是人之常情,而从蔬菜的角度来看,自己偷走它们生命的行为和农民偷走自己劳动果实的行为又有何区别?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芦苇在动画中多次出现

凡事跳出自我的局限,时刻对自我进行反思,“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方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人对世界的认知,第三步就是思考自己与世界的联系。

贤治坚持“与农民吃同样的食物,穿同样的衣服”,终因劳累过度和营养失调而昏倒田间。

昏迷期间,他一直徘徊于现实与幻想的混沌之间。这错乱,正是心象的投射,而所有心象,皆为真我。

并肩而立的电线杆轰然倒塌,和挚友嘉内一生同行的愿望宣告破灭;

屋内灯光闪烁不已,突然熄灭,妹妹敏子的生命之火终究走向黯淡;

父亲低垂眼帘,农民冷漠围观,沉默不语里都是失望、责备、质疑;

贤治深陷泥地、浑身乏力,理想的云彩不堪重负,即将被现实覆灭。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崩塌的电线杆(贤治创作过短诗《月夜下的电线杆》)

什么都不顺利,贤治陷入自我怀疑,那势要与一切战斗的精神面临崩溃。

“紧紧贴在大地之上……在漆黑而深邃的云层中……我可以做到吗……我可能移动那巨大的、黑暗的东西吗……”

那巨大的、黑暗的东西就是现实世界里的阴霾和苦难,它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想要将之祛除何其困难。可贤治却依旧不放弃挣扎,如其自称的修罗一般,他一直在与自己内心的矛盾战斗并试图超越它们。

“我会改变吗……会改变的……它会改变吗……会改变的……这些事情呢……变不了……不……会改变……会改变的!”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这一段视觉转换,哲思意味很重,棒极了

贤治看昆虫,昆虫看贤治,贤治看花儿,花儿看贤治。在彼此的观察中,意识产生了渗透,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法分辨,那么“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又或者并无我与世界之分?

以修罗的视角观察宇宙万物,以宇宙万物的视角观察修罗。“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那亮光持续着明灭……灯座却……不见了……”

“到头来……他们是对的……喂,敏子……一切都将归于无?”

颤动的景象、明灭的灯光……万千景色不过是心之所向,世界瞬息万变、稍纵即逝,最终都将归于“无”。所以,“无”才是生命的奥秘、宇宙的真相?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斗转星移,万物归零

如果“无”是宇宙的终点,未免太过悲凉。这漆黑的大地需要从天而降的细雪将其滋润和抚慰,细雪虽微,终会让这大地染上圣洁的、苍茫的白色。

(请给我些雨雪)

从铅灰色的暗淡云中

雨雪凄凄地沉落下来

啊,敏子

在这死亡的时刻

为了使我一生光明

你让我拿给你一碗清凉的雪

谢谢你,我勇敢的妹妹

我一定勇往直前

——《永诀之朝》

优雅、美丽、发出悲鸣的白鹤,是妹妹敏子带着对人世的眷恋飞往天堂的灵魂;

白雪皑皑、静立身后的富士山,是嘉内天使般的翅膀,亦是贤治磐石般的梦想;

挣脱地心引力、被释放的银河系,是打破常规、勇于探索的未来青年的梦想蓝图;

螺旋升腾、响彻云霄的铁道列车,是对伟大生命的礼赞和对美好世界的呼唤。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银河铁道列车

“没有全人类的幸福,就不可能有个人的幸福”,贤治还是决定以绵薄之力去挑战那巨大的、黑暗的东西。

为了所有人的幸福,像天蝎一样燃烧自己,即使发出微光,也要拯救世人。一介修罗,也有自己想要守护的春天。

Ave Maria

宁息于晨光中

倾听

啊,那是谁的声音

春日青涩未萌的种子

夏日骄阳的芒束

秋日翻涌的层云

还有冬日皎皎的柔雪

远方的帕米尔 虹之柱 许愿

静静地悄悄地闪耀着

像黎明的银河那样

静悄悄

在《Ave Maria》圣洁的歌声中,贤治奔跑着,独自不停地奔跑着,跑过春夏秋冬,直到世界尽头,敲响宇宙的梵音,触达银河的南十字星!

宫泽贤治的超我:颤动的,是我,还是世界?

宫泽贤治的本我:被自然与文字选中之人

宫泽贤治的自我:孤独就是天上的云彩与地下的焦土

《贤治之春》:富二代童话家的理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