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晴转阴转晴——记桂林一游


晴转阴转晴——记桂林一游

图片来自网络

一直觉得,我最应该感谢父母感谢社会的是,在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已经允许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不同城市的不同风景。

每个城市都有一条街叫做步行街,这是戏谑之言,但每个城市一定有一条最能代表城市内涵城市风味的街。街与巷原本同义,但后来又稍有区别:直为街,曲为巷;大者为街,小者为巷。因此,巷原本只是两排住所之间的过道,渐渐地拓展一些商业活动,建起一些小小的铺面,最后化作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

看过成都的宽窄巷子,原本古朴典雅的小院或被改为具有特色的小店,或被建成供游客买票参观的景点;但也有保留自己原本风貌的,紧紧锁闭着大门,宅门上的红漆已经泛黄,周边的墙砖有一层一层的脱落,唯有宅门之上的匾额用漆重新勾勒一番,落款我不曾了解,其中应该也少不了大家的手笔。一宽一窄的两条巷子向上追溯也有了近三百年的历史,当年随便起的名字也在历史中被淘洗,宽窄二字留下的是成都人悠闲自在的生活:一杯清茶、一把竹椅,仅此而已。

看过长沙的太平老街,无论是街头一隅的老称店,还是藏在街心的贾谊故居,又或是因街得名的太平粮仓,历史的种种印刻在这条已被现代化的街道,纵然新生的店铺排挤着老旧的痕迹,但历史的就是存在的,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太平街已不见昔日的风貌,老长沙终究抵不住岁月的风霜。

这次,我看的是阳朔的西街。

西街的得名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是因为方位,甚至还在寻找对应的“东街”,直到后来才知道这里的“西”是指文化的“西”,西街又被称作“洋人街”。据说,西街也拥有悠久的历史,小青瓦、坡屋面、白粉墙、吊阳台、石板街,这些都是保留的明清时期的建筑元素,但真正使得西街成为西街的绝不是它的明清历史。西街明清建筑中间夹杂着不少钟楼古堡式的欧式建筑,甚至连一些店铺都完全按照西式风格设计,而这一切都是服务于来自异国他乡的友人。西街的文化是中西融合的文化,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的背包客驻扎于此,或常年或短期,不同肤色不同口音的老外在这里谈笑风生、无拘无束,无论是餐厅还是酒吧,一杯啤酒就解开了彼此的心结。西街的酒吧种类和数目繁多,几乎霸占了西街的一半。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西街就开始飘散啤酒花香,耀眼的霓虹像舞动的火舌,魅惑来来往往的人群。柔美的吉他声像泉水般流出窗口,合着火辣辣的情歌,一静一动撩拨人的心弦。夜是歌的舞台,歌是酒的旧友,西街的酒却有些不同。

晴转阴转晴——记桂林一游

图片来自网络

酒,自魏晋起便深入中国文化的骨髓,那个时代始终以酒作为文化的缩影,也难怪王佛大叹言:“三日不饮酒,觉形神不复相亲。”西街的酒既是桂林山水的勾线笔,也是阳朔生活的调味剂。凡是来到阳朔小住的人定是厌倦了大城市的喧嚣和快节奏,想要逃离现实寄情山水少不了酒的参与,恰似五柳先生喜爱的“素心人”出现在觥筹交错之后。但是,西街的酒是寂寞的狂欢,西街的咖啡才是悠闲与自在。何时起,酒后的余味只剩下更多的寂寥更多的落寞,正所谓“举杯销愁愁更愁”,西街的繁华背后还剩下什么?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浇透了石板路,这里既没有举伞彳亍的才子佳人,也没有雨帘不卷里的隔窗相望,行人匆匆躲雨,从那样一种忙碌换作了这样一种忙碌罢了。

风景,有人看了才算是,尤其是带着心灵的关照。

晴转阴转晴——记桂林一游

图片来自网络

九马画山,一个带着传说的鬼斧神工。崖壁上的九匹神马果真像是“弼马温”训练出来的,它们形态各异自由活泼,摆脱了天庭的管教,饮漓江水食兴坪草,却不料误入石壁而永留人间。试想,当年的那个画师一定会痛心疾首,失了画画的性质不说,自己的笔法再好也不可与石壁上的九马图相提并论。

“近水者智,近山者仁。”泛舟碧波上,摸了摸江水,看了看奇峰,近了水也近了山。倘若没有高人指点,九马怎么都看不出来,“看马郎,看马郎,问你神马几多双?看出七匹中榜眼,能看九匹状元郎” ,歌谣倒真的有那么些道理。江边除了九马还有腾飞的两只凤凰,一黑一白浮于崖壁。凤凰本性高傲,“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凤凰于飞也并非恩爱白头,只是择良木而栖是也。天公作画出于无意,观画之人倒有心。另外,侧卧的美人是不是真的美人我看不一定,未见得姣好的面容,只见得侧颊的稍许轮廓,看的人心里想让她漂亮自然就漂亮,若受着了什么委屈,自然看不见众人传说的美人。

生自北方的我很少坐船,坐船也少不了老人的唠叨。其实,不会游泳便恐怕落水,恐怕落水便更加小心,小心了反而不会出什么大麻烦。但这也有例外,有的人怕落水便不去乘船,不去乘船便体会不了船上的一份悠然,看不了水上游荡的一种风景。同样的,落水的赵子固讲“性命可轻,至宝是保。”也是他自己的追求,有怕落水的也有舍命保帖的,近水者的智恐怕先来自于勇。

晴转阴转晴——记桂林一游

图片来自网络

说到勇者,志在四方的徐霞客算是一个,或许没有他也就没有冠岩,亦或是冠岩不叫做冠岩。冠岩洞内不但宽敞开阔,而且有生长千年的溶柱,宛若一个藏于地下的宫殿,曾经的君王已作古,留下的石壁记载着他的丰功伟绩。如果没有人来打扰,他和他的宫殿只会长眠于地下,听着枕边的潺潺流水,不曾想过外面还有这样一个光明的世界。

山水之美,依旧感于自己的心境。我曾是带着那份无处安放的忧愁踏入这片静谧之境,我不知道,漓江的水到底洗涤了多少、沉下了多少、融化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