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孤独不负卿


“你不能让你爱的人

来决定你爱的方式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感情总会经历曲折的

你要做的就是选择那个你想要一起经历曲折的人”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孤独不负卿

随着年龄慢慢增长,我们也慢慢成长成另一幅模样,从有情饮水饱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岁月不止是一把杀猪刀,它也是个刽子手,残忍地斩断我们不谙世事的青涩,逼着我们成熟,麻木。

中年心事浓如酒,少女情怀总是诗

初中时候的喜欢呀,太直白了,你把他放在心里,从不和任何人说,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因为见到他的时候,你眼中盛满了星河日月

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为了见到他,你每节课都跑到办公室问题目,因为这样可以经过他的班级,如果他的目光正好对视过来,你便慌忙拉着旁边的人假装说话,但是你不知道,你脸上写满了浓稠的喜悦,心里像揣了一只小兔子,咕咚咕咚的快要跳出来。

毕业前一天晚上,全校人开大会,七月的夜晚,夏风柔柔地吹着,他站在人群里,你却一眼就看到他,千山万水,人潮拥挤,你借着风拥抱他无数次,却只是红着脸对他说了句:再见。

当然,再也没见。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孤独不负卿

后来上了高中,上了大学,你喜欢过许多人,也有许多人喜欢你,也用心谈了几段恋爱,在伤害与被伤害之间渐渐成熟,把自己伪装成百毒不侵的小刺猬,面对感情,越来越没有耐心,也开始无所谓,闭上眼时想的谁,醒来身边竟是谁。

我知道

那些夏天

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我也不会再对谁,满怀期待

前几天前男友给我发了条短信:阿然,我要结婚了。看到这短短的七个字,我大脑空白了许久,不是受不了他结婚的消息,只是觉得太突然,我还没有编辑好生日祝词,突然间却要祝他新婚快乐,喉头一哽,差点没收住眼泪。

我和他之间没什么太多的故事,唯一让我觉得和旁人不同的是,我们在分手那天聊的非常理智,那大概是我前二十年最镇定的时刻。

合肥雾霾那么重的天,恰恰就那天晚上满天星光,闪的我把室友给我准备好的分手词都忘了。

那天我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宿管阿姨都要关门了我俩还意犹未尽,但是他有一段话让我永生难忘,他说:阿然,你知道吗,我高中打架喝酒差点蹲号子,父不疼母不爱,是我前女友陪着我一步步走过来的,但是我把她弄丢了,我不奢望能再拥有,放在心底的也许更美好,我甚至知道我未来要过怎样的生活,一眼就能看穿的未来,然后回家做个生意,父母安排相亲,结婚生子,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对什么都不再有期待了,但是你不同,你才刚接触感情,还那么鲜活热烈,你值得找到一个把你捧在手心里的人。

那是我第一次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看到那样深的绝望,压的我差点喘不过气来,偏偏他又那样镇定,仿佛再讨论今天要吃什么一样,如果不是他眼中的灰暗,像一张细密的网,连这耀眼的星辰都退而却步,我一定以为他是在骗我。

后来我们偶有联系,也通过一些共同的朋友知道他谈过恋爱,都没有结果。

我从回忆中醒过神来,拿起手机忙给他发了短信:“怎么这么快,没一点征兆”

隔了几分钟,他回:“家里催得紧,我也没太大所谓,他们高兴,那就结呗”

我的手顿了一下,那手机似乎有千斤重,压得我喘不过气,但是还是颤抖着把短信发出去:“那祝你幸福”。

我托朋友把份子钱带去,但是没去他的婚礼,听人说新娘挺漂亮的,温柔大方,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没什么话,也看不出喜怒哀乐,只知道他那天和几个好哥们儿喝了很多的酒,趴在酒桌上就睡着了。

敬酒的时候朋友们闹他,说让他形容一下新娘子的美貌,他没做声,后来喝多了,听到他说了八个字:不好不坏,没有期待

听到这几个字,不可否认,我心疼了一把,不仅为他,也为他的新娘,所有人都只有一个一生,为什么要给予一个你不爱的人。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孤独不负卿

不管经历怎样的泣不成声,都不该失去勇敢去爱的大方从容。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了,为什么不让自己活的恣意一点,我们都曾梦想着能够仗剑走天涯,和心爱的人看一看这世界的繁华。

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是幸福,能看看这繁华的世界是喜悦,二者都有,才能称之为完美。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也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出生在罗马,那么我们能决定的,就是对自己负责,如果爱,请深爱:若不爱,请放手,一个人的孤单,总好过两个人的将就。

世俗的眼光太高了,那就去做一个不世俗的人,每个人都应该活的很酷,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去过这短暂的一生,去苍山洱海许愿,去马尔代夫看海,去圣地亚哥朝拜,去做一切有意义的事,去遇见那抹白月光,才不辜负自己当初和几亿个精子竞争时的勇猛。

廖一梅说:我们这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