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文/狸小猫

前几天当榆林产妇坠楼,我的朋友圈被各类《不到生孩子你都不知道嫁的是人是狗》《中国式丧偶婚姻……》等大骂男性不公的公号刷屏了。

今天Wephone程序员被妻子谋财害命,却很少看到多少作者或公众号为男人发声。

我觉得中国的男孩子普遍很可怜,因为性别的缘故,他们甚至连解释的权利都没有。

你不能对女孩子大呼小叫,因为她们会说你不尊重女性。

你必须对她们出手阔绰,否则她们会看不起说你是铁公鸡。

相反,当女孩子对男人又叫又闹时,甚至一再索取时,不会有人出面为男人说一句话。

从某种程度说,女性犯恶的成本比男性少之又少。2017年9月,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因遭骗婚被前妻翟欣欣所逼,遭索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后自杀身亡。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这位程序员活到30岁,相貌平平,身高160,甚至还有携带乙肝病毒的可能。平日里很少受到异性青睐,自卑敏感的他奋斗多年,终于有位1米7的美女示爱,让他感受到这世界里那么一点点的爱。

单纯的他立即放下戒备,和盘托出自己的所有。可是随着一步步的交往和结婚,他发现自己最信任的人居然只是在利用他,还要摧毁他本不自信的仅有的成就,这种事业和婚姻的双重打击,如同当头棒喝。击溃了他所有的心理防线,生无可恋。

我们回顾他们交往的全部过程,不难发现这是一场经典的黑吃黑的仙人跳。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苏享茂在记录中,详细记录了他们认识的经过。在世纪佳缘上认识,女方和他见面后互有好感,接着便暗示出自己住别墅的信息,伪装成白富美。

而天真不设防的程序员,为了证明自己有养得起她的资本,便把自己的全部财产和盘托出。从一开始就被敌人摸清底细,而开始了一步步的设局。

从时间显示来看,二人认识才一两天,对方就直说对自己一见钟情,愿意替他生孩子这样鬼话。从旁观者来看,彼此都没有熟知便直接上升到结婚生子的话题,十有八九必有猫腻。

但是从程序员的话语中,他似乎对婚姻非常需要:大家都是奔着婚姻去的。也许面临着家长的逼婚,或者自己也不自信靠外貌能够吸引到优秀的女孩子,所以一旦出现一个不错的,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牢牢不放了。

但是对于一个长相和家室尚不如女方的苏享茂来说,这种不平等引发了他深深的自卑。如果说能够让他还有底气的话,那就是他开发的Wephone,那是他全部自尊的支柱。

也许苏享茂也多少也意识到了女方有看中他的财产的意图,但是单纯的他会觉得既然都要结为夫妻,钱究竟是谁的已经不那么重要。钱我们大家一起用,大不了多买几个包哄哄,能得到美人的芳心也是值了。

可他哪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妄想嫁入豪门的拜金女,她想要的是吞噬你的全部。

于是,他很快的陷入了女方步入的另一个局。请允许我做一个表格: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二人陷入热恋,仅仅四五月份,花销高达百万。从这份账单中,我们非常能够发现,这不是一般的爱慕虚荣的网红嫩模,要衣服要包包。可以说翟欣欣要的都是非常具有保值价值的财产,车子、房子、国税甚至还有信用卡密码。

其中最值得一提就是房子。在随后的交往中,女方不止一次借口说自己恐高,想让他卖掉自己北京西二旗的房子,而重新买一套。

因为婚前购买的房子归男主所有,而一旦卖掉婚后重新购买,则视为夫妻共同财产。

当然想要得到更多财产,骗婚领证这一步极为关键。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但是结婚毕竟是大事,苏享茂很快发现了疑点,女主的身份不符和曾经的婚史。

他提出想看离婚调解书,却被女主开价要88万才能看。这个时候,明眼人都能发现这是多么明显的诈骗了吧,但是苏享茂不愿意相信。他甚至抱有赌气的心态:大不了就花88万,我也要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典型的商业营销,很多网站都会诱引你付费,才给你公开更多的资料。而一般群众在经过前几轮的投入后,已经陷入这个局中:既然之前已经花了这么多钱,我也不在乎再多花这些钱了。

何况这份资料还跟自己最爱的人有关。

看到调解书上的内容和爱人描述的不一致,他想延迟领证,也可以用这段时间好好来思考一下。可是从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女方压根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不停的发脾气来阻扰男方的理智。

这样,男方在咄咄逼人的攻势下,压根没有冷静分析前因后果的余地。

于是匆忙领证,彻底的入套。

别说陷入爱情中的女性智商为0,男性也会失去理智。哪怕对方说的破绽百出,还是会选择相信。

一方面,比起一个愿意和自己携手走进婚姻的美女的诱惑来说,那些过往都不重要了吧;另一方面,这段恋爱中他投入了大量的成本,如果就此放弃多有不甘,于是更加想通过婚姻来把双方绑住,这样心理也有平衡:这是我的老婆,为她花钱是应该的。

终于这个骗局进入了高潮阶段,就是让男方意识到主动提出离婚。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步入婚姻生活中的苏享茂终于有时间来冷静思考这一切,他发现了自己被设局了。

女方提出每个月五万元的抚养费和钱交由她保管,让他产生了逃离之意。这个时候,任何正常人都会不堪重负吧,而女方正好为借口步步逼近:你对我冷漠,造成了我精神损失!

他发现自己选错了人,但是离婚的成本太大。这本就是个骑虎难下的局。

尽管如此,善良的他还想通过沟通来和平解决离婚事件。

他想逃离,逃离这吸血鬼一样的女人。实在不行,就花点钱能够解决也行吧。

可是女方从头到尾都把苏享茂吃的死死的,知道他视Wephone为生命,所以抓着这个把柄进行勒索。

这是他的铠甲,却也是他的软肋。

外加无穷的讨债和威胁,通过舅舅、律师开始了轮流的轰炸威胁,让程序员毫无招架之力。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从一系列的对话中,我们可以发现程序员太过于畏惧,被动的顺从着妻子一切不合理的要求,在这场谈判中一直位于下风。

或者就像程序一样,当出现BUG的时候只想着解决问题。在这场与妻子的对话中,我们发现他都是被动的接受,只想着处理方案。却从未想过这些要求是否合理。

在某种程度上,男主已经彻底受到女主的心理控制了。心理控制的核心就是持续给人压力,让人在长期的压力和紧张情况下无法正常思考。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理发店的小哥们总是一窝蜂的推销让你办卡,加之周围店员的附和,不停的鼓吹办卡的好处,甚至给你精确的算好每笔账,让意志不坚定的人产生了办到卡就是赚到的思想,却没有认真去分析下这张卡自己是否需要。

而女主给程序员传达的信息就是:只要你把钱付了,我们就放了你。简单却又胆小的程序员于是就这么陷入了这个心理陷阱,一心只想花钱消灾,甚至还一味的求情,希望能够减轻数额。

从头到尾和女主谈论的都是给多少钱,钱怎么给的问题。而忽视了一个最大的漏洞:这就是敲诈!完全可以告发她,一分钱都不用给。

其实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女主已经胜券在握。她要做的,就是尽快的把钱捞到手,收网走人。

最令人心寒的是,男方还留恋旧情,一口一声欣欣的恳求时,女方却早已极其冷静的跳出情感,开始一系列的谋划。

这种极度理性和极度感性的对决下,苏享茂已经彻底被碾压。

终于,在情绪彻底失控的情况下,男方签署了那个简直是赤裸裸敲诈的离婚协议书。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被逼自杀: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老实人?

他看不出来这是完全荒谬的条约吗?是的,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压根没有理智去思考。面对老婆家轰炸式的威胁骚扰,他唯一的想法只有赶紧逃脱,不计一切代价的逃脱,哪怕签字。

但是等他签下字的那一刻起,等到他彻底冷静下来回首所有的一切时,他才发现那一纸离婚协议书简直就是就是他的催命符!

女方的伎俩其实无非就是情绪干扰,不让男方有片刻思考的时间,控制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签下一个个军令状。在每个关键节点上,一旦可能出现破绽甚至已经出现漏洞,均用这种蛮不讲理的方式糊弄过去。

我们普通人面对商场店员铺天盖地的营销,都尚且不能完全保持理智,何况是枕边的爱人呢?

他内心特别难过的是,37年来自己给家里的钱并没有太多,结果这次被这女的骗走一千多万,内心特别愧疚,觉得对不起家人。

终于,苏享茂绝望了。

对这个世界,对他自己。

我很反对那些指责男主情商低,没有理性的人。很显然,他面对的是一个专业的仙人跳团伙,而且这个团伙的主犯,就是他视为珍宝的女人。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亦或是也不愿意相信的。

回首这半年,从印小天遭骗婚到华为男博士聊天被骗上万,一例例案例让我们触目惊心。也许,在这个社会的某个角落,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男士遭遇这样的仙人跳的骗局,而选择了隐忍妥协。

花钱消灾,这是大多数人的做法。

自古温柔乡,多少英雄冢。

当然,我也想提出一些不一样的看法。

很显然,这是一个团队作案,借此为团体谋利益。然后继续下一轮的诈骗。

但是客观来说,这个女人也算是嫁入豪门了,这辈子衣食不愁何必杀鸡取卵,不惜如此大费周章的拿自己的婚姻进行一次次的赌博?

何况这是一位已经三十岁的女人,谁不渴望有一个稳定的归宿?何况这还是一座金屋。

或者存在一种可能性,她被控制住了,类似步入传销组织一样,很多人做的一切已经身不由己。

这样的话,就算倒下了一个苏享茂,未来还会有无数的惨案发生。

如此想来,细思恐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