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爸媽是很搞笑的人,包括離婚也是


我爸媽離婚,又復婚了。有些事情過去了,但不代表從來沒有發生過。有些時候我們安之若素,維持著生活的波瀾不驚,可心裡那個受傷小孩的哭聲從來沒有停止過。

1

那年,我正上初三。課業雖繁多,但在學校里卻也有幾個死黨,成績在班上也算中上游。我以為,自己所要操心的,不過是下一次月考時,作文能不能得到老師的青睞,數學能不能因為細心多對兩題罷了。

可是一切幾乎在瞬間就翻天覆地了。如今回想起來,不過是幾通電話,我的平穩生活就全部被打破。

在父母凝重的神色里,我得知外婆和六叔幾乎在一前一後進了醫院。對十五歲的我而言,焦心是自然的,可天塌下來也有父母頂著。況且他們也再三地對我保證,不論外婆還是六叔,身上都是些小毛病,不過幾天就能出院,你小孩子家家只要做好功課對我們而言就是最大的幫忙了。

我當真了。

爸媽是很搞笑的人,包括離婚也是

2

可是事情越發變得複雜起來,我看到父母的臉色也一日難看似一日。從斷斷續續的爭吵、電話交談中我也慢慢發覺了事態的嚴重性。外婆和六叔似乎情況都不太妙,都要動大手術,而家屬們能提供的唯一解決方法,就是——錢。

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哪來這麼多錢?我知道家裡是有一筆小小的款子的,也許有好幾萬,爸爸有時候滋了兩口小酒,總會快樂地說,那是給我的乖囡上大學用的。可是問題就在有兩位親屬急需要用,到底先緊著哪一邊?

「我當初幾個弟弟里就這麼一個平平安安長到大的,眼看著談了個朋友就要成家了!」是父親的聲音。

「那是我媽呀,我媽我能不管?」是母親壓低了卻還尖銳的聲音。

「你媽快七十了,人生七十還古來稀呢!我弟弟呢?正是猛虎下山的年紀!那麼壯實的人,這兩天眼看著就成一幅骨架子了!他得儘快動手術!」

「叫人家看看吧,這就是孝順女婿,老丈母娘躺在病房裡哼成那樣,他不但不心疼的,還覺得她活得長了!」

「你小聲點!囡囡還在那邊睡覺!」

「你也知道還有個女兒?我以為你心裡只有流著你家那邊的高貴血的人,我和我生的女兒算什麼東西?看不慣我就離婚!」

爸媽是很搞笑的人,包括離婚也是

3

一夜夜,我隔著牆用被子捂著頭,拚命地用被子捂住耳朵。我暗自祈禱一切都能慢慢好起來。

可是父母的爭吵越發激烈了,「離婚」這兩個字就好像他們最後的法寶,似乎離了婚,分到了錢,就能救六叔,能救外婆。我心裡亂麻一樣,期望明天就能一切都好起來,還和從前一樣,那我學習再苦也不怕。

天越來越冷,課業越來越繁重,可是我已經很多天都沒有吃過熱飯菜了——甚至連著幾天看不到他們的身影。家裡多了幾箱「白象」速食麵,無論是放學回來還是看書到深夜,我總是靠著一碗速食麵暖腹。

終於有一天,他們都回來了,我還來不及高興,就聽到母親平板又客氣的聲音。他們破天荒地沒有爭吵。可是我的心裡抖得厲害,甚至盼著他們還像以前那樣吵起來,那樣好歹不會讓我覺著瘮得慌。

爸媽是很搞笑的人,包括離婚也是

4

第二天晚上,父親匆匆回來,到我書桌前,忽然從懷裡拿出一隻小玩意兒出來,是口紅一般大小的「愛國者」MP3,那是我很久以前就想要的,可是一直都沒捨得買。

他幫我調好音樂,戴好耳機,當我聽著裡面清晰的音線還來不及驚喜和驚詫時,聽到父親喃喃地道:「這段時間還有以後……爸就在外頭住了,你媽也不想看見我。我也沒法子……」隨後,聽到幾聲腳步聲和關門聲。

我一下子明白了什麼,瘋了一樣撲回他們的床頭櫃去,顫著手拖開抽屜,那裡頭剛剛放著的白底黑字的「離婚協議」已經不見了。

我木然地回到桌前,想畫好手上的坐標圖,可是線條扭來扭去,怎麼都畫不直。耳機里是一首民樂,叫《鷓鴣飛》,我試圖抹掉眼裡的淚水,可是越擦越多,越擦越多。

很小的時候,我最喜歡看《格林童話》。王子翻山越嶺,打敗了惡龍,公主用勺子挖破關著自己的城堡,他們最後跳著舞唱著歌,生了繼承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我本以為,那是所有人的歸宿。

爸媽是很搞笑的人,包括離婚也是

5

我以為我夠堅強了。可是,沒隔兩日,三舅家的小表弟悄悄問我,姐,你知道什麼是拖油瓶嗎?我聽姑姑和我爸媽說什麼「拖油瓶」……

四嬸客客氣氣給我打電話,噓寒問暖,又誇我學習好,末了苦笑說大家都推她出來做難人,吞吞吐吐地說世上還是媽媽好,要是跟著爸爸將來有了繼母就有了后爹;倘若是個男孩……咳,女孩兒還是跟著媽好,當媽的心都細,樣樣照應得好。

我在撕心裂肺之餘終於明白了。原來我成了一個多餘的人。一個「拖油瓶」,一個避之不及的累贅。我曾以為我是家裡的小公主,父母那樣努力掙錢都是為了讓我過上好日子,原來醒來不過就在一瞬間。

於母親而言,我會影響她再嫁;於父親而言,我不是兒子不能繼承香火,又佔了獨生子女的名額,倘若能借著這次機會擺脫了,將來還能少賠一份嫁妝!

6

後來,我搬去了學校住。我像個木偶,只知道看書,做題。外界一下子失去了顏色,變得灰濛濛的。如今回想起來,那時候唯一感謝的,就是自己當時沒有放棄自己。我考上了最好的重點高中。

生活從來都不是童話。後來,外婆和六叔都病逝了,塵歸塵,土歸土。

而一切紛爭結束后,我的父母復婚了。他們帶著我去買好看的衣服,昂貴的參考書,做一桌又一桌滿滿的、熱氣騰騰的飯菜。我親親熱熱地挽著他們的胳膊,似乎曾經的一切都沒有發生,我們又是幸福的一家人。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願意去回想。也許母親當年說我是「拖油瓶」時只是激憤之詞,將對父親的怨恨轉移到我身上;也許父親當年並沒有覺得我身為女兒將來是個累贅,只是看不慣母親,所以默認四嬸向我傳達那些話。

可是他們在我最怕最無助的時候,都沒有來看我,都沒有親口對我許諾過,乖囡別怕,哪怕那邊不要你,我也要你。我也曾想過,如果我開口質問,他們也許會言辭激烈:乖囡,你都亂想些啥,我們怎麼可能不要你呢?!

爸媽是很搞笑的人,包括離婚也是

7

是啊,也許這一切都只是我的臆想——敏感的青春期的孩子的臆想罷了。可是,我深深地懼怕並懷疑,倘若我將來有了孩子,做了母親,會不會有朝一日也視其為「拖油瓶」和「累贅」?

我看《自私的基因》,看《人類簡史》,恍惚覺得也許一切不過是基因作祟罷了。什麼父愛母愛,不過是激素作用下的幻覺。人類活著,不過就是為了生存和繁衍,又遑論什麼感情呢?

法國定格動畫《西葫蘆的生活》里,片尾一群被遺棄的孩子們見到新生兒問:「即使他醜陋?即使他很難聞?即使他哭個不停?即使他尿床?即使他成績糟糕?即使他很蠢?即使他吃起來像豬?即使他忘了他的名字,還有臭腳?……即使他是廢物?」那麼,這個孩子會被拋棄嗎?

如果幼年的我,遇到如今戴著沉重眼鏡披著厚厚頭髮的我,眨著眼問你父母不要你了怎麼辦?

我也許會蹲下來摸摸她的頭,告訴她,那就自己一個人好好活下去。

作者:金鷓鴣

故事推薦《不要和低怒點男人結婚》。作者經歷了十年婚姻,一開始丈夫對她路見不平,後來對她拳腳相加。公號「煙袋斜姐」後台回復【家暴】關鍵詞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