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大學,虛假的宿舍姐妹情


我大四了,因為還有實驗課必須留校,卻是極少待在宿舍。若是有人問我大學前三年最痛苦最頭疼得是什麼,我會毫不猶豫皺起眉頭一臉焦躁嫌棄不耐煩地告訴TA,宿舍友誼。

遙想曾經還是一臉期待滿懷希望的我拉著裝了半箱子特產的行李箱來到這個宿舍的時候一度自以為會幸運地遇到我未來結婚典禮上接到我滿載幸福的捧花的漂亮美麗大方的伴娘,果然腦洞太大太天真。

先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宿舍四個人,我來自浙江,住下鋪;我上鋪是來自浙江的楊大姐;另一個上下鋪分別是來自遼寧葫蘆島的劉小妹和來自遼寧大連的付姑娘。

網上盛傳,東北人豪爽大氣不拘小節特別容易相處吧,我絕對堅信這個道理,所以成為宿舍長的那天我沾沾自喜得意洋洋我會是幾個宿舍長當中最輕鬆的一個,插播一句,我們學校分宿舍有一個淵源深遠的定律,就是宿舍必然平均分配到全國各地的孩子們,哈哈,我甚至已經開始幻想未來四年我們宿舍堅定不移的友誼,讓人羨慕的四朵姐妹花。Too  young   too   simple.

四個人,這三年的糾葛堪比電視劇。

四個人,五個QQ群,必有你不在的那個群在詆毀你。

作為宿舍長的我,一開始就信誓旦旦地告訴自己,會照顧好每一個出門在外的孩子的,離家上學,誰也不容易,我們宿舍要溫馨得像在家一樣,第一天見面,我們就見了QQ群快樂地轟炸表情。有時候大家一起約個飯,有時候通宵談天說地,誰有什麼困難就幫一把,因了這樣美好的氛圍,軍訓似乎根本沒造成什麼困擾就悄咪咪地過去了,我想友誼也在慢慢地建立起來吧,感情這東西,不就是這麼點點滴滴地濃厚起來的么。

直到有一天,突如其來的QQ消息讓我加入了另一個群,雖然當時愣了一下,還是進去了,邀請我的是上鋪楊大姐,三個人在,我,上鋪,劉小妹。

立馬,一個哭泣的表情出現。

我想象了一下楊大姐的內心,回了句,怎麼了?

一個抱抱的表情也出現了,劉小妹發的,我懂你。

怎麼了?我有點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她被付姑娘欺負了,劉小妹說。

付姑娘太過分了,我快忍不了了。

我打字太慢,還來不及回消息,兩個人就發來了一連串驚心動魄的故事情節。原來,矛盾真的挺多的。

可是,這怎麼辦?我有點惆悵了。以至於那時候我借口社團面試故意晚點回宿舍,當然確實是社團面試,只不過沒那麼晚。

不過幸好,回宿舍的時候,我發現大家都相安無事和和氣氣地,寢室氛圍似乎挺融洽的,是我把這件事想得太嚴重了吧。那時候還暗暗鬆口氣來著,小白一樣的我竟然不知道那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第二天,痛苦掙扎著起來上早操的我,又收到了一個噩耗,媽呀,又有一個群,付姑娘邀請的我,還是三個人,我,付姑娘,劉小妹。我堅持不做第一個說話的,等她們發牢騷吧,哎~

付姑娘說,我們三個周末去吃大餐吧~

好吧,我啥也沒看到。丟下楊大姐么?那個時候我和楊大姐的關係還挺好的,而且初到大學的我還算純樸善良,這一下子兩個群負擔太大啊,我於是終日惶惶不安,總在愧疚中。

不過這點小心思,截止到某一天我看到付姑娘消息里沒有我的那個三人群,全部消失殆盡,我真的是,不小心瞄到了那個群在抱怨我。。。好吧,我啥也沒看到。恩~我就瞟了一眼,楊大姐說,最討厭我用薰衣草精油泡腳了。。。。。。有點小傷心。

後來通過某些日積月累的消息我知道了,我們宿舍竟然有五個群!

還錢?我沒錢,你太小氣了吧。

說真的,世界上有很多借錢不還的人,可我終究是沒想到,我朝夕相處的舍友,也有這樣的不良癖好。

楊大姐之前因為辦網的時候沒錢了,跟我借了200人民幣,後來又因為給新交的男朋友買了750人民幣的禮物跟我借了50人民幣,好吧,250人民幣也不是什麼大錢,一個學期總能還了吧。我雖然不怎麼急用錢,可是也不是太有錢,眼見著人家買口紅手帳等等,一起出去玩買飲料還是我掏錢,總有些許感傷。

於是某一天我鼓起勇氣,弱弱地給她發了條消息,我最近沒錢了,你啥時候可以還錢呀?

幾分鐘之後收到:我還欠你錢呀?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了。過段時間吧,你知道的,我家以前窮,所以現在我都對自己好點,一向有多少錢都用掉的,現在沒錢了。大意如此,我也不能記全她當時給我發的消息。

恩~印象真的深刻。從此,我就當花錢買了個教訓。

當然還有很多很多事,不過我們宿舍的人比較文明,到目前沒有出現過枕頭底下放圖釘或者用刀砍人等等暴力大事件。

不管如何,寫下這些事,只是想告訴那些宿舍相處不太好的同學,不要氣餒,很多人都遇到了這種事情,我們做好自己然後寬容一些就行,畢竟對別人寬容一點也是為自己的小命著想。

大學,虛假的宿舍姐妹情

還有後續哦,也歡迎大家來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