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我媽要給我相親,你抽個空回來娶我吧


文|墨下

我媽要給我相親,你抽個空回來娶我吧

圖片來自網路

01 我媽要給我相親

剛掏出鑰匙插進鎖眼,門吱呀一聲由內而外打開了,我抬起頭一看。

「媽?你來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說完,我徑自走進去換下高跟鞋,絲毫沒注意到客廳的異樣。

「我和你劉阿姨來看看你。」媽媽走到沙發坐下,我這才看到那裡還坐著爸媽家的鄰居劉阿姨。

「月月,好久不見,越來越漂亮了。」劉阿姨一臉慈祥,和以前一樣,見著我就笑臉盈盈。我知道,那是因為她喜歡閨女卻生了兩個兒子,於是打小在我媽牽著我的手出去買菜時,就總是眼睛里藏不住的羨慕,看看我媽又盯著我說,要是我也有這麼個漂亮閨女就好了。

「劉阿姨,你也越來越年輕了。」我甜笑著走過去坐在她身旁,心裡狐疑著媽媽帶劉阿姨來幹什麼。

「月月,再過半個月就是中秋節,你也快滿27了,該著急著急婚姻大事了吧?」別看媽媽是一臉真誠詢問的表情看著我,實則是笑裡藏刀,給我下死命令。

「媽,我有男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避開了媽媽堅定的眼神,轉而尷尬笑著看向劉阿姨。

「你那個男朋友,形同虛設!跑那麼遠去工作,一年到頭見不著人,要我說你就別吊這棵樹了。劉阿姨家的周恆你還記得吧?小時候你老跟他屁股後面叫恆哥哥,你覺得他怎麼樣?」

「對,月月,我前幾天還和周恆說起你,他說他還記著你是愛吃棒棒糖的小跟班呢!找個時間約著見個面?」劉阿姨拉起我放在腿上的手,摸了又摸。

「媽,劉阿姨,您們別這麼急嘛!您們先回去,我想一想好不好?」我連忙起身,下了溫柔的逐客令。

「月月……」

「媽,你不想你女兒被人說腳踏兩條船吧?我會好好考慮的行吧?劉阿姨,今天對不住了啊,家裡也沒買菜,下次有機會再請您吃飯。」不等媽媽說下去,我就把這兩尊大佛請了出去。

02 再吊就成鴨脖子了

打開手機,找到周恆的微信,點開個人相冊,翻找出一張西裝領帶白襯衫的照片,長按保存,再找到備註熊二的對話框,點擊發送!

熊二,你覺得這個人怎麼樣?

現在是下午六點,他應該正在下班路上。

挺精神的,新上司?

我媽相中的未來女婿,隔壁家的竹馬恆哥哥。

對話沉寂了有一分鐘,我靠在沙發上,饒有趣味地靜靜等待手機屏幕的亮起。

阿姨這是要拋棄我了嗎?(大哭的表情)

對啊,我媽看你太忙,都沒時間娶我,讓我別吊你這棵樹了。

隔著屏幕我都能聽見,那邊的他正從胸腔由上,經由口腔發出深深一口嘆息。

的確不能再讓你吊著了,再吊就要成鴨脖子了。

月月,你再等等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悻悻沒再繼續對話。

03 我等你一身錦衣回來娶我

我叫袁月,生於二十七年前中秋佳節月圓之夜,上面那個熊二是我男朋友。他和我是大學四年,畢業五年的情侶。如今他在杭州,我在重慶。

畢業那年,我們相約著應聘同一家公司,可奈何我不及他的優秀,公司要了他,沒要我。

他賭氣說不去了,要和我並肩作戰接著找工作,我一巴掌拍他腦門兒上,你傻啊!世界五百強的公司願意收留你,幹嘛不去?我還等著你飛黃騰達八抬大轎娶我,給我爸媽長個臉呢!

你給我等著!

好,我等著!

他拎上行李上了開往杭州的火車,我笑著努力揮手,轉身滿心落寞。後來我按照和他約定好的計劃,回到家鄉重慶找了個輕鬆的文職工作,等他長出翅膀,飛到我身邊來。

工作忙時忙,閑時閑,我下了班一到家就打開音響,把整個屋子都裝滿聲音才滿意。晚上寫寫小文,夜深了就開著空調,裹在被窩裡和他煲電話粥。

他說他在公司里披荊斬棘,深得上司寵愛。我問他上司是男是女,男的離遠點,女的就更遠點。

他笑著反問我,那你上司是男是女,男的得多穿點,女的也多穿點。

我在夜深人靜寂寞無處宣洩時跟他鬧過,也在聽到他又升職加薪時在電話里飛去過N多飛吻。

我有時也忍不住問他什麼時候回來娶我,他說正在事業上升期,等時機成熟就申請調到重慶的分公司,從此和我只羨鴛鴦不羨仙。

我信了他的鬼話,深信不疑!

我媽要給我相親,你抽個空回來娶我吧

圖片來自網路

04 月月,回來吃飯!

一眨眼,真的27歲了,媽媽一早就打電話叫我今晚回家吃飯,一過中秋節,二過生日。

敲門,開門的卻是隔壁的恆哥哥,他穿著休閑深灰色襯衣,袖子恰到好處地挽到胳膊朝上。

「月月,回來了?」周恆一臉笑意,像極了劉阿姨見著我時的樣子。

「恆哥哥,好久不見。」我有些尷尬地進了屋。奇怪,明明是我自己的家,怎麼感覺比他還彆扭。

飯桌上,媽媽特意把我和周恆的座位安排在一起。周恆是銷售部經理,那張嘴自是能說會道,把我媽哄得笑聲不斷,和我爸喝得快意起勁。

看著他們好似一家人的融洽,我低下腦袋攪著碗里的飯菜,心想不妙,熊二遇著強勁的對手了。

「周恆啊,阿姨喜歡你,你和月月都還單著,要不你倆試試看?」媽媽站起身,夾了一塊烤鴨遞向周恆,周恆也連忙起身把碗遞過去。

“謝謝阿姨,謝謝阿姨!”

「媽!你說什麼呢?我沒單著!」一聽我媽這麼著急撮合我和周恆,我急了!

“你那個分不分有什麼區別?”我媽也是個急性子,把筷子往桌上使勁一拍,對著我吹鬍子瞪眼。

「阿姨你別生氣,月月,我覺得我們……」

「叮鈴,叮鈴。」周恆開口想說著什麼,門鈴響了。

「我去開門。」我有些煩躁這樣開門見山談婚論嫁的局面,急於逃脫。

05 抽個空和我去趟民政局吧

“誰啊?”

無人應答。

我也懶得去看貓眼,握緊門把手,往下一按,隨著門緩緩而開,迅速湊過來的是一束巨型玫瑰,莽撞得都快直接糊上我的臉。

「月月,生日快樂!還有,中秋也快樂!」熟悉的低音炮在花後面響起,我知道是他,立馬蹲下身子繞過花,鑽進他雙手環住的空間,一把抱住他的蠻腰。

「你再不回來,我就被我媽嫁出去了。」我緊緊貼在熊二胸口,他此刻的心跳聲正清晰有力。

他順勢收緊胳膊,下巴抵在我的頭頂,「有我在,你哪那麼容易嫁出去?」

「叔叔,阿姨好!」我抱著花,挽著熊二的胳膊進了飯廳,彼時一桌人正笑得開心,聽見熊二的聲音紛紛看過來,瞬間鴉雀無聲。

「熊恩?」媽媽一臉驚愕。

「阿姨好,叔叔好,中秋快樂,我回來給月月過生日,以後……不走了。」熊二低下頭看向我,眼裡滿是寵溺。

「不走了?你回來是打算和我家月月……結婚?」媽媽依然沒消化這個消息,她暗自瞅了瞅劉阿姨不太好看的臉色和周恆鬱悶的表情,滿心懊惱,今晚她可是打算把我推銷給隔壁周恆的呢,怎麼還整出這一出來?

「是的阿姨,對了,我給您帶了杭州的絲綢,您有空可以製成衣裳,穿著很舒服。叔叔,月月說您喜歡喝茶,我給您帶了西湖龍井,您嘗嘗怎麼樣?」看來熊二今天是有備而來,拎著手中的幾大袋挨個遞禮物。

走到周恆身邊時,熊二住了腳,伸出手:「你就是月月經常提起的恆哥哥吧?多謝你小時候對月月的照顧了。」

「不客氣。」周恆站起身,兩人的手在空中相握,熊二臉上的笑看得我有些瘮得慌,周恆的也不遜色。

「哎呀,小林,老袁,恭喜你們了喲,有了個好女婿,今晚可差點鬧出笑話來,哈哈!」劉阿姨見周恆和熊二的氣氛不對,立馬開了口,緩和了局面。

「是是是,劉姐,你家周恆這麼優秀,我看你的兒媳婦也不遠了……」見劉阿姨拋出話題,我媽當然得立馬接住打圓場。

「熊恩,周恆,別站著了,都坐下吃飯吧,我去給你拿碗筷。」

熊二坐在了我身邊,知道我愛吃肉,一直不停往我碗里夾。

忽然他偏過腦袋,湊到我耳邊,可音量卻沒減小:「月月,求婚儀式我一定補上,你看你啥時候抽個空和我去趟民政局吧?」

鴉雀無聲……

「啊哈,這我可得回去查查我的日程。」

等你這麼多年,也該讓你等等我了不是嗎?我知道,你和我都是耐心極強的人,尤其,在愛面前。

恩,今晚媽媽做的紅燒排骨特別的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