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爱在失忆的日子(50)


爱在失忆的日子(50)

上一章|爱在失忆的日子(49)


妈妈来到顾羽床前,只见顾羽面色苍白,额头上,鼻翼上,都滚满了细密的汗珠子。她好象受了惊吓,呼吸急促,目光呆滞。

“叫了这么多遍,都不吭声的,咋的了呢?”妈妈用手摸着顾羽的额头,想看看她有没有发烧。

“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我想起来却动弹不了。我听见好像是你在叫我,可我就是出不了声。这种感觉真是太可怕了。”顾羽瞪着大大的眼晴,直直地望着妈妈。

“这是鬼压床,梦见可怕的东西了吧?”妈妈用毛巾帮顾羽抹着脸上的汗。

“嗯嗯,以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情形。在辅导班那里,大白天的,小睡一会儿也会这样。可是后来都醒过来了。今天不知怎么搞得,不管我怎么使劲,可就是起不来。你再不进来,我这样死了都有可能。”顾羽情绪激动,眼神忧郁。

“都是东鹏造的孽,却要……”妈妈欲言又止,怕吓着顾羽了,只好就此打住。

“怎么了吗,又扯到他头上了?”顾羽起身去洗漱,她不想听妈妈叨叨着他的坏。越听越烦,越听越恨这一切。她干脆掩耳盗铃。

妈妈望着顾羽笨笨的身影,从眼前摇摇晃晃地走向卫生间,叹息着。以前想起程东鹏,她是那么地欢喜,从脚尖到头发稍是开心的。可是现在她越想越气,越想越为女儿不值。是她一手把女儿推到了火坑。为此她憋闷,心塞,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自从东鹏出了事,顾羽又怀了孕。妈妈几乎闭门谢客,她怕顾羽看见亲友们会难堪。她是那么地疼爱女儿,不忍心让她多受一点委屈,却还是让她受了苦。

妈妈觉得,这些不愉快,统统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她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但又不能原谅自己。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又不能把火发在任何人身上。只能自己跟自己呕气,成日里苦巴着脸。才过了几个月,她的脸上就添了许多皱纹。真恨那时为何要变着花样,非把顾羽从广东骗回来。

看见顾羽身心受累,妈妈只能把气都怨在程东鹏头上。他个狗东西打死人家孩子,倒落个清闲,往那大牢里一蹲。耍个不要脸,推了责任也就算了,什么罪都让顾羽一个人背上。现在还把冤鬼引到顾羽身上,害得她成日里可怜地睡不好觉。妈妈气得捶胸顿足,恨不得即刻跑到监狱里去,把程东鹏骂个狗血淋头。

顾羽的心理压力已经够大了,妈妈不敢再用这些神神鬼鬼来吓唬她,怕刺激到她,更加诱导出其它毛病来。所以她不敢把自己胡乱猜测的想法,再和顾羽交流。

顾羽现在敏感、脆弱、压抑又焦虑。她需要亲人的关心、疼爱、抚慰和支持。妈妈是顾羽最坚强的后盾,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都要伸出双手,义不容辞的保护女儿。

妈妈为了不让鬼怪邪气缠住顾羽,收拾完碗筷,她找刘仙婆去了。她把顾羽和程东鹏之间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一五一十地讲给刘仙婆听。

刘仙婆听后,沉思了片刻。随后她一口断定:程东鹏打死那男孩冤魂不散,现在非要转到顾羽身上来报仇。因为顾羽肚里这孩子是东鹏的孩子。这冤魂非得弄死顾羽的胎儿不可,还有可能连累到顾羽把性命也搭上。顾羽的妈妈本来就迷信的不行,被刘仙婆这么一唬,吓得腿都软了。顾羽是她的心头肉,她不能让这个宝贝女儿有任何闪失。

妈妈求刘仙婆出主意。刘仙婆说得给她准备九百九十九元,送鬼上路,打发纸钱。再做做法事,给顾羽讨上三个护身符,一个贴在门上,一个压在床下,一个随身带着。

刘仙婆真是够黑心的,狮子开大口。但为了保全女儿的性命,妈妈不敢怠慢她,也不愿大肆声张,偷偷摸摸将刘仙婆请回到顾羽房间,颂经拜神,驱鬼降魔。刘仙婆拿着香火,绕着房间转了三圈,念着只有她自己才能通晓的神仙妙语。

顾羽拖完地,身子困,躺在床上刚合上眼没多久,就又被刘仙婆给唱醒了。他睁开眼晴,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进了异域。四个墙角都被贴上了黄色的符,屋内燃着香烛火钱,烟气熏得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望着妈妈那一脸虔诚的样子,生气、委屈、无奈、悲哀一起把顾羽从床上抬起来,又推向妈妈身边。

顾羽拉着妈妈的手,怨她装神弄鬼,迷信过头。那刘仙婆见顾羽站定定在眼前,她瞅着顾羽收拢着却怎么也收不回的肚子,三角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仿佛顾羽这肚子,大有生财的学问可做。她眉眼带着笑,笑里藏着寒光,像个老妖精。

刘仙婆双手擎着香火,绕着顾羽转了三圈,自说自话着。顾羽被整得哭笑不得。她又转身躺回床上,生起了闷气。

此刻,顾羽躺在这烟雾弥漫的房间,心酸又烦闷。身为一个读了些书的人,何苦会伦落到这种境地,她的命运居然要靠这么个没有文化的老妖婆来拯救。悲哀可笑到不能向任何人启齿。

有什么办法呢,妈妈总愿意把自己不明白,想不通的事情,归于神鬼之说。她迷信的不得了,但是她又是出于好心来爱顾羽。其他人才不会这么在乎顾羽的生死呢。

想到这里,顾羽虽有些气恼,却又在心里可怜起妈妈来。为什么没让她老人家,风风光光地享上自己的福呢?为什么还要让她这么操心呢?她越想越难过,越想越生气。

晚上吃晚饭,顾羽还在生闷气。她没胃口,不肯出来,躺在床上,和全世界较劲。嫂子知道妈妈听信神婆一面之词,这样折腾顾羽是不对的。搁着谁,谁都会不痛快。要是刘仙婆说顾羽肚里怀得是个妖怪,那又该怎么办呢?

嫂子建议,妈妈明天陪着顾羽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既使顾羽不愿意去,都必须拖着她去。怀孕五个多月了,一定要去大检一次。何况她现在还整天睡不安稳,这样对顾羽的身体和胎儿的成长都影响很大。

第二天,在嫂子和妈妈的劝说下,顾羽坐上哥哥的出租车,直奔妇幼保建院。经过各项检查,一切还算正常,只是顾羽的血糖有些偏低。多注意饮食,便会正常。

顾羽这种难起身的怪象,也被医生见怪不怪地认为是正常现象。这是梦魇,俗称”鬼压床”。

因为顾羽个性内向,怀孕后心里压力特别大,又不善和人沟通。前段时间又过度疲劳,作息不正常。她压抑、失眠、焦虑。一旦饮食过饱,胃部膨胀,就会引起血糖过低,睡姿又不正确。再加上梦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就产生了梦魇的现象。这不是什么病症,只要注意多休息,情绪不要太过紧张,便会不治而愈。

且说这刘仙婆,顶着神的名义,骗财惑众,贪得无厌。她从顾羽妈妈这里得了将尽一千元,还不满足。又打起了歪主意。

刘仙婆成日里走街窜巷,骗了东家骗西家。那些愚昧的人,被她古惑了,贡献出人民币后,还敬佩和爱戴着她。她的人缘了得。

刘仙婆自然是认识不少媒婆。给程东鹏和顾羽牵线的媒婆,当然也和她认识。她们属于同一职场的人,都是靠嘴皮子和心计挣钱的人。她们也最会揣摩人的心思,厚黑又老辣。

刘仙婆把顾羽怀了程东鹏孩子的消息,卖给了程东鹏的媒人,直接得了五百元。

程东朋自从进了监狱,妈妈悲伤,抑郁地衰老了许多。心理要强的女人,难以忍受这份孤苦和凄凉。她守着钱,没处花。整日里,没个消遣,度日如年。

媒人将顾羽怀孕的消息告诉了程东鹏的妈妈后,她高兴的仿佛得知东鹏刑满释放出来一般,心里燃起了一团火。她一开心,马上就给了媒人一千元,让她去顾羽家先联络一下感情。以后的事再从长计议。

顾羽不愿意,也不好意思出门,整日在家闷得慌。手机和电视不敢多看,一天到晚,除了翻一下书,再无其它乐趣。她想要拿些十字绣回来绣,这样既打发了时光,又做了正事。妈妈觉得这个想法不错,正准备去楼下的杂货店帮顾羽买一些玩意回来。

媒人买了几斤葡萄去顾羽家窜门子,刚好在楼下和顾羽的妈妈碰了个正着。顾羽的妈妈远远就瞅见了媒人,但不晓得她又要去给谁家闺女提亲。反正是和自己家没有牵连了,她也就假装没看见这位媒人大姐。哪知道媒人一直笑意盈盈地朝她走来。

顾羽的妈妈一想起几个月前,那些令人伤心的往事,连着眼下的不痛快,上下两排牙在嘴里咬得咯咯响。却还绷着脸,硬是显出平静来,迎接着那皮笑肉不笑的人情事故。

“妹子,咋这么巧呢,正准备去看你呢,还没走到你家就碰上你了。”媒人眉开眼笑的样子,让人看着心里直打寒颤。

“真不巧,我刚好要出去有点事办。你个大忙人,咋又想起看我了。”顾羽的妈妈心里翻着恨,身子摆出要走的架势。

“看你生分的,咱姐妹俩,我啥时候不想着你了。顾羽还好吗?”媒人又直奔主题。

“哦……顾羽走亲戚去了。你有事,先去忙你的事,我得走了。”顾羽的妈妈忍着满腹的委屈,真想坐到哪里去哭上一场。但她还是忍着,没把心里的愁苦,抖给媒人听。因为她知道,这个人眼里只有钱,实在不值得交心。

“那,那个啥,这葡萄你带回去给娃吃吧。”媒人伸出手去递过葡萄。

“你留着自己吃吧。”顾羽的妈妈加快了脚步,向远处走去。凉着媒人在那儿,有点解恨,心里还是很难受。

媒人愣在那儿,想着下一次该怎么抹厚了脸皮再过来。


下一章|爱在失忆的日子(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