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李雪 (9)


世间的悲哀总是多于喜乐。我早该明白的。他若真的记得我,何至于我见他后那么多日,他都不曾来找我。

------------------李雪

李雪 (9)

chapter 9

新学期的课好像很简单,因为之前在暑假有报补习班,所以学起来并不会觉得特别难。只是数学老师讲课不免枯燥乏味,看着满黑板的公式和数字,不免叹了口气,然后向窗外望去。

新学期的第一个周末,我和往常一样,睡睡懒觉,听听歌,在家看电视。口袋里的信息来了,是以前认识的几个男生,均发来邀约的短信。真的很讨厌啊,无奈看了一眼屏幕,又将手机扔在沙发上。那些人真是无聊,都不在一个学校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偏偏还要死缠烂打的。想想有些懊恼地捡起茶几上的课本,忍不住自言自语:那,看看,那么厚的书,三年的时间,大学……然后摇摇头:哪里有时间应付你们这些花花公子。

突然电话响了,嘿,还有完没完,我接过电话大声地说:“拜托,我今天生病了。”

“什么?病了?昨天都还好好的……”电话那头是潘晓的声音,我一惊,随即连声抱歉:哦,哦,是你呀,不好意思……语气尴尬吞吞吐吐,又问:怎么了?夏琴?

“我昨天给你发信息,你怎么没回我?哦,我看周末看你有没有时间出去逛逛。对了,步行街那里新开了一家德克士,我请你。”

“啊?”低头看了一眼时间,“现在?”

“对啊,怎么,你有活动?”

“没没,好吧,你等我,老地方见。”

赴约的地方是在桥头公交站前,我很快换上了一身休闲的外套,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空无一人。突然,一双柔软而香气散发的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李雪!”

随即是一连串清亮而无邪的笑声:哈哈哈。

我刹那间回过头假装被吓到的样子:等了多久了?

眼前的潘晓披着长发,上衣是洁白的衬衫,然后搭配一条黑色的带着圆形黑色斑点的裤子,看上去显得有点复古又富有青春的朝气。她说:“无聊,所以才让你陪我,顺便逛逛街,我们一起逛书店好不好?”

“好。”我露出了一番像安慰孩子一样关心的笑容。然后我俩手挽着手并肩行走在路上。

其实也很久没有逛书店了,可是家里还收藏着许多以前看过的图书和杂志,还有一些珍藏的信纸。后来有了手机就没有用信纸写信,不过潘晓似乎很钟意和乐于从书信来表达自己,依旧会偶尔写来一两封信,可在我看来简直多此一举。

不过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写随笔,而且喜欢在同一个本子上记录。我写了一篇,然后会给另外的人,等到别人递过来的时候,上面的文字又多了许多内容。两个人彼此惺惺相惜,却有着知己般的亲密无间,很像语文课本里写到的:阳春白雪,曲高和寡。

逛了一会儿书店,买了一本英文词典,出来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眼熟的身影。潘晓还沉寂在书店音响里的音乐,跟随着节奏低吟浅唱,是王菲的歌,红豆。

“王菲的歌好好听,你还有没有她的专辑?”潘晓脱口而出。

愣了几秒,我回过神来问:“哦?有啊,有她最新的专辑。”

我一怔,突然发现前面有一群我看上去有些眼熟的人。然后望去。

潘晓好奇而问:“你怎么了?”我看见前面不远处几个扮相成熟的女生,背着五颜六色的包有说有笑地走在路上,说:“是她们。”

然后传来那几个女生逗闹的笑声:“拜托,张珍雨,你不是从良了吗?不过这一届新来的高一学弟学妹们资源不错哦,可是李肖怎么办?”

随后旁边那个穿着紧身外套的女生骂道:“呸……他以为他是谁。”

是她,化成灰也认识。

那个在食堂装了苏茗一下还装作若无其事走过去的女生,没想到她就是那个广播里的张珍雨。

我转身骂道:“一群败类。”

潘晓摇摇头:“没想到我们向往的松华一中竟有这么多乌合之众,看来也并非是一方净土啊。”随后又岔道:“不过,我确实很喜欢听王菲的红豆。”

“哈哈哈,李雪,你这么乖,谁敢欺负你。”潘晓古灵精怪地说,其实,重点不是,李雪你有多乖,而是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我在,就一定没有人会欺负你。因为,只有我可以,而其他人都不行。

“知道你最厉害,小姐,李雪以后乖乖地听姐姐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跟着你混,一起努力,考上梦想中的大学,开创美好的未来。”我信誓旦旦地像诗歌朗诵一样,于是潘晓忍俊不禁,一拳头打在了我的肩膀上,说:“走,请你吃德克士。”

新开的德克士原本坐落在以前的一家本土西餐厅,后来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了。不过对于年轻人来说,这里确实是喝茶聊天叙旧虚度光阴的好地方,点两杯下午茶,几个点心,再配下合适的谈资,时光充实又惬意。          我点了一个套餐,潘晓说吃不了那么多,然后找了一个安静的靠窗的位置。

拿出手机翻翻短信。我把手机放在桌面上,突然看了一眼潘晓的手机说:“听说最近除了一款可以听音乐的手机,彩屏的,不过特别贵。”

她抬眼看了看我,微笑着说:“小姐,知足吧,我觉得有一个手机已经很满足了,以后考上了大学,就买一个市面上最好的。现在就挺好的。”然后满足地正反打量它说:“外观小巧,铃声悦耳,短信,电话一个部落,字体也不错,背景灯也听符合视力要求,一点儿也不过分。”

我拿起手机,说:“比较你的小巧玲珑,我的就显得笨拙简陋,什么时候我也换一个可以听歌的手机。”

“为什么呢?”潘晓反问。

她有些不明所以,愣愣道:”什么,为什么?”

“那,最近好像开始流行mp3,不过好像很贵的样子,就是一个小盒子一样大小,可以放很多歌,很小巧精致,随时都可以带在身边,很方便很时尚呢。所以,干嘛还要用手机听歌?”

潘晓不说话,点了点头,笑道:“还是你时尚。”

然后捡起桌上的汉堡,喝了一口红茶,这时对面走来年轻的一男一女,女的身材高挑斯斯文文,男的一副花花公子的装扮,穿着阔气休闲,上衣是广告里的新出的品牌,颜色鲜艳,越发显得青春帅气。男生有些冷酷地问了问身旁的女生:你要什么?

女生显得矜持,犹豫了一会儿轻声地说:”就要一盒蛋挞。”又点了两杯饮料,男生掏出钱包付了钱,付钱的时候特别大方地拿出一叠零钱递给服务员。

我不经意间地望过去。

居然是他,陈磊。

潘晓的初恋。我看了一眼潘晓,发现她的表情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

潘晓说,他是一个特别乖的孩子,父母的家教也特别严。希望这个各方面都优秀的男生不要辜负父母的期望与厚爱,能够完成学业将来有一份美好而远大的前途。

而这个曾经评学兼优被父母给予厚望的男生,上个星期出现在学校通报批评的广播里。

潘晓突然说,他以前不是这样。

他比潘晓高一届,分手以后,陈磊的父母花钱将陈磊送进全市最好的最有前途的高中。

他以前很乖,很爱学习,而且对她很好。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表情有些僵硬,而潘晓看出端倪,她笑了笑说没事,你别紧张。

这时女生小鸟依人地走在男生身边,经过潘晓的时候,陈磊也感到意外地看着她,说,你们在这里,然后介绍身边的女生说:“这是我妹妹。”

很平静,很平淡,很理所当然,好像这一切都出现的那么合理。

潘晓微微一笑,示以友好:“嗯,不错哦,没想到最近你那么出名。”

陈磊旋即笑道,笑容有些痞气,抖了抖肩膀:“哈哈”然后陷入沉默,说:“你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随后又看了一眼周围,径直向后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一顿温馨浪漫的下午茶,慢慢地感觉变了味,不自然,让人浑身不舒服。原本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草草收场,饱饮之后不做过多停留。

“喂,潘晓,你,还喜欢他吗?”路上我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

潘晓的脸上是淡淡地微笑:“你想哪里去了,他和我没关系,现在他不管变成了什么样子,都和我没关系。”停下来,又说:“我觉得好笑的是,为什么一个个都喜欢说,如果我有什么事会去找他。”末了,她笑了笑:“没想到他现在变成这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发现自己有点多愁善感,简单来说,自己不知不觉会陷入一种叫作忧伤的情绪。

她说:“好吧,每个人都会改变。”末了,又问:“李雪,你会吗?”看上去很认真地说:“如果,我说的是,未来,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

是的。你会吗?

如果,未来,真的会有那么一天。

也许。

离开的时候潘晓从包里递给我一个方形的崭新的日记本,说:“这是我昨天新买的,以后就用她来联络吧。”

我放在手里,摸了摸本子的封面,又翻开到第一页,上面是蓝色的娟秀的字迹。下面署名:李雪。

夜里,洗完澡,温习完功课,和往常一样,坐在窗台前,看看书。桌上是一堆新买的资料,放在最上面的便是白天潘晓递过来的那个本子。只是简简单单地摸了一点护肤品,觉得一切是那么安静惬意。好吧,轻轻翻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又让人觉得那么安静清闲的香味。

摊开笔记本,我看见潘晓的字迹,老实说她的字真好看,大家闺秀,颇具风范。

李雪:

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居然还可以遇到你。

我妈已经决定要带我走,甚至卖掉了这边的房子。可是,到最后,我最终选择留下来。其实,说实话,虽然表面上我很向往大城市繁华的生活,可是,对于现如今的我来说,我真的需要的是一种关心和爱。哪怕他们可以不用忙碌就放弃工作用一天时间陪我,我都会觉得心满意足,觉得人生是多么美好。可是,我能说什么。父母那么勤苦也是为了我。我知道,我妈一直都过的不是很好,虽然她每次都给我寄来新衣服,还叮嘱我女孩子一定不可以委屈自己。可是,我知道,她过的并不容易。那些钱是她省吃俭用,甚至,我还看到她在菜场捡那些剩下的便宜的菜。而我的爸爸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教书先生,每个月固定的微博的薪水,基本上都是贴给我哥了。我感谢他们,可是又很困惑,这些年都是自己独自走过来的,我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是又想,我不想他们为了我和我哥那么辛苦。我只是想有个人陪我,可是每天看到他们,可是和他们说说话。

对了,我搬到学校来住了,环境还好,只不过每天都要从楼下提开水。房间里住了八个我们这样大的女孩子,上下铺。第一天夜里,我在自己的蚊帐。熄了灯,借着手电筒微量的光给你写我最近的心情,告诉你,我很想你。一切都很好。你呢?

啊,睡了,晚安。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