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门阀更迭,陈郡谢氏衰落,兰陵萧氏崛起


门阀更迭,陈郡谢氏衰落,兰陵萧氏崛起

当年,谢安的孙子谢混,少有美誉,号称风华江左第一。他喜爱山水不愿从政,与谢灵运、谢晦等人居住在乌衣巷中,成日清谈宴饮,怡然自得。

好景不长,其父谢琰在镇压孙恩之乱时,因轻敌与谢混的两个哥哥同时罹难。谢混悲痛欲绝,为了维持家族地位,撑起谢氏门庭,他不得不登上政治舞台,接受了世袭的爵位蔡望公。

谢混风姿绝伦,被东晋孝武帝选为女婿,将晋陵公主嫁与他为妻,婚后,谢混渡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后来谢混因党同刘毅,被刘裕下狱,晋陵公主还没来得及搭救,仅隔一天便被处死。

谢混死后,刘裕命晋陵公主改嫁给出身琅琊王氏的王练,公主虽坚决不从,但诏令命其必须与谢家断绝婚姻关系。谢混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而且都还很年幼,公主无奈之下,把谢家的事全部托付给谢混的侄儿谢弘微。

谢混家几世都是朝廷宰相辅臣,仅僮仆就有一千人之多,谢弘微为谢混经营生计,一文钱或一尺丝帛都登记入账。

九年后,刘裕称帝即位,晋陵公主降封号为东乡君,在她老病将死的时候,朝廷终于准许她再回到谢家。东乡君进门以后,看到房屋如新,粮仓满满,还开垦了一些荒地,农田比以前还多,不由得感叹道:“谢混在世时,一直看重这个孩子,可以说是有知人之明,谢混可以虽死犹生了。”亲戚朋友看到这个情形,也不禁为之流泪。

就在回到谢家的这一年,东乡君也去世了,无论官府还是谢氏家族都认为,谢家的金银财宝应归两个女儿,而田宅、奴仆应该归谢弘微所有,谢弘微却什么都不要,而且用自己的俸禄,安葬了东乡君。

谢混的大女婿殷睿喜欢赌博,听说谢弘微不要谢家的财物,于是,夺取妻子的妹妹、伯母和两位姑母应得的谢家财产,用来偿还赌债。谢家人受谢弘微谦让精神的感化,没有任何争执。

有人指责谢弘微说:“谢氏家族几代的家产,都成了殷睿一日之间的赌债,没有比这更不合理的事情了,而你却视而不见,就好像把财物都抛进江海之中却自以为清廉一样。假如为了博取一个清白的名声,而使家里生计困难,也是我认为不可取的做法。”

谢弘微说:“亲戚之间争夺财物,是最卑鄙的事情,如今家里的人都还不干预,我怎么可以教她们去争!家产分多分少,总不至于匮乏,人死之后,谁还在乎身外之物!”

谢弘微带病主持婶婶与谢混叔叔的合葬礼,结果病情加重,不治身亡,时年四十二岁。

谢家的另一个人物,谢混的侄子,刘宋前秘书监谢灵运喜欢游历山川,探险搜奇,跟从他游玩的有几百人,往往在山林中伐木开路,当地百姓不胜惊恐,还以为是山贼前来抢劫。

会稽太守孟顗一向与谢灵运有矛盾,上疏朝廷,指控谢灵运心怀不轨,阴谋叛乱,并且发动军队防备自己。谢灵运亲自到皇宫门前,为自己申辩,文帝刘义隆将他任命为临川内史。

谢灵运任职后,仍然游玩放纵,完全不管郡中政事,被有关部门弹劾。同年,司徒刘义康派遣郑望生前往逮捕谢灵运。谢灵运却生擒郑望生,率领军队逃走,还写下诗句说:“韩国灭亡张良起,秦王称帝仲连耻。”

朝廷派兵追赶讨伐,生擒谢灵运。廷尉上奏朝廷说,谢灵运率众反叛朝廷,论罪当处死刑。文帝爱惜他的才华,打算只免掉他的官职。彭城王刘义康却坚持认为,谢灵运的罪过不宜宽恕。最后,文帝下诏,谢灵运减罪一等,流放到广州。

一段时间后,又有人告发谢灵运购买武器,结交武士,打算在夺取三江口后反叛,没有成功,刘义隆终于下诏,将谢灵运在广州就地斩首示众。谢灵运一生恃才傲物,放荡不羁,看不起别人,不注意小节,终于为自己招来大祸。

李白诗中曾写道: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因益州动乱频发,荆州刺史刘义庆任命周籍之率领二千士卒前去救援成都。

叛军领袖赵广则从广汉来到郫县,构筑阵地,将数百个营盘互相连接。周籍之和裴方明等会合后合兵一处,共同进攻郫县,攻克郫县后,又进兵广汉击败了赵广。

赵广等人先后逃回到涪城和五城,这时,裴方明才向外发布了益州刺史刘道济的死讯。

而此时的梁州、南秦州刺史甄法护因治理不力,造成氐族和羌族部落对朝廷怀有二心,因此,宋文帝起用了北伐时弃城逃跑,此刻正在服刑的萧思话为此二州刺史。

裴方明向叛军的大营涪城进军,先后将张寻、唐频等人击败,从此,赵广等人四处逃散,叛军瓦解。

甄法护的哥哥,新任益州刺史甄法崇到达成都,逮捕了费谦并将其斩首,叛军领袖程道养率领二千余家逃入深山之中,其余党羽也各自统率部众隐藏在深山峡谷中,然而时常出山骚扰不绝。

氐王杨难当趁刘宋新任的梁、南秦二州刺史萧思话尚未到任,而原刺史甄法护即将东下之机,大举兴兵,进攻梁州,攻克了白马城,俘虏了晋昌太守。随即,杨难当又攻打蒹葭,生擒了晋寿太守。甄法护闻讯弃城逃走,投奔洋川郡的西城。杨难当于是占据了汉中的广大地区,任命他手下赵温为梁、秦二州刺史。

杨难当把他攻克刘宋汉中的捷报奏报给北魏朝廷,并把雍州逃到汉中的流民七千多家送往长安。

宋文帝新委任的二州刺史萧思话抵达襄阳后,知道自己管辖的地盘已经被人所侵占,立即派萧承之为前锋,准备收复失地。萧承之立即出发,沿途招兵买马,募集了一千人后,进驻磝头。

杨难当在汉中大肆烧杀抢劫,然后自己率众离开了汉中,向西返回仇池,留下赵温据守梁州,又派薛健屯驻在黄金山。

萧思话命萧坦攻克了铁城戍,杨难当的部将赵温、薛健与蒲甲子,联合进攻萧坦的大营,被萧坦打败了,赵温等人只好撤退,盘踞在西水一带。

刘宋临川王刘义庆派遣裴方明率领三千士卒前去援助萧承之,他们攻克并占据了黄金戍。赵温只能放弃州城,退保小城,薛健和蒲甲子则退保下桃城。

萧思话率军随后赶到,与萧承之合兵攻打赵温等人,屡战屡胜。刘宋参军王灵济率领另一支队伍,直指洋川,攻击南城,攻克敌阵,生擒守将赵英。因南城粮草已空,无法供给军队,王灵济只好率兵撤退,并与萧承之会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