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关于信仰问题的思考


关于信仰问题的思考

读了林语堂先生的《我为什么是一个异教徒》这篇文章,引起了我对信仰这个问题的思考。

人在世上必有所信吗

人靠什么活下去呢?从生物性角度来说,人只要有四样东西就能活下去,那就是:食物、水、空气、睡眠。

但人不仅是生物,人还有心智意识,所以,在基本的生物性需求之外,人一定还有心理需求,也就是心理的最低保障,才能活下去。我想这点应该不可否认。

以生物性需求而论,人类已经在那四个基本需求之外发展出了太多东西。不过,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维持生物性存活,最低,人只要有那四样就够了。

同样,人的心智意识有高低之分。有的人心智意识能量很大、视野高远、谋的远大。但要活下来,也有一个最低心理需求。

这种最低心理需求是人的基本心理保障,也可说是人的基本安全感、最低安全感。

有了这种最低安全感,人才有可能建设更高心智意识,做更大心智意识的事,如,为人类的幸福谋求福祉等。

有些人可能意识不到自己有信什么,但只要这个人活着,内心还有些基本的安全感,其实就是有些信的东西,只是他没有觉知,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完全丧失了安全感的人,是活不下去的。

信仰的实质

正常情况下,人最好是不想“信什么”这个问题,靠着一种本能、或自性在活最好。因为一旦在思想这些问题时,大约已感受到了一些人生不易或危机,想着要解脱出来。

但是,有觉知的生活与思考是意义的。思考明白了,才能融入生活、生命,生活才能简单、顺畅、快乐、轻松、有目的、清晰、积极起来。

人是宇宙自然创造出来的,是宇宙自然的一分子。人本身应该有力量,因为人内在有宇宙的属性。但人为什么又要信一些东西呢?

因为他忘了自身的身份、属性,也就忘了自身的力量,或说找不到、意识不到自身的力量了,因此,他就会活得无力、痛苦、绝望、孤独、迷茫。总之,他觉得自己一个虚弱的人。他要借助外面一些力量才能活下去。就如同一个虚弱的人要拄个拐杖,这无可厚非。

然后,他慢慢就可以生发起自己的力量,活成宇宙自然的一部分,活出宇宙自然的属性。

我们应该听谁的

我有两个同学,一个信东方某教,一个信西方某教。两人都动员我入她们所信的教,都说自己信的教是最究竟、最智慧、最正宗、最有效、最好的教。

尤其信西方某教的这位,说她信的神,是宇宙间唯一的真神。说只要我信,我就得救了,神就会管我,赐恩典给我。

我始终没信她那个教。有一次跟她倾诉一点生活的烦恼,她说:活该你受苦!你都不信神,神怎么帮你呢?!

我不仅笑道:神怎么还是有条件的?心里想:这样的神一定不是真神,不信也好。

这两个同学,都爱我,都说是为我好。我也深信这一点。但我对那些教却完全没感觉。那么,我该听谁的呢?我该相信谁呢?

她们俩之间,或者这两个教派之间,谁是更究竟、更掌握真理智慧的一方呢?

难道神对人有所偏爱?总教某些人先得到智慧,得到天机,知道他们的神掌握的是绝对真理吗?神为什么要对人有偏爱?这是真正的神吗?

学会独立思考与判断

有些宗教经常把地狱挂在嘴边。动辄就是:你若如何如何,或者,你若不如何如何,就会下各种地狱。这种恐吓实在让人害怕。

林语堂在《我为什么是一个异教徒》中说:

上帝只要能如我的母亲爱我一般的一半,他便绝不会将我打到地狱里边去的。

这话真是太有力、太逻辑了。想想,我们的父母是如何爱我们的,我们又是如何爱我们的孩子的,就知道,真正的爱,是不愿、不会让对方受一丝一点苦的。只想让对方幸福,绝不会惩罚他们。即使对方犯了一些错,也不会动辄把他们扔进地狱受苦。

还有人说,他所信的神是世间唯一的真神,我对这种“唯一”的东西总是加以疑问,难以相信。世界这么大,无始无终的,怎么会有一个唯一的神掌管一切呢?对于所有冠以“唯一”的东西,都应该质疑并思索一番。

对于宗教,我的态度是:尊重,但远离。

原因有二:一,它短于宇宙自然出现的历史;二,在流传的过程中,多有变味。

比如,某些宗教中所说的恶业或原罪,我就不太喜欢。它可能会让自卑的人、自我价值感低的人更自卑,终身无法摆脱“我有罪”、“我不配”的心理。

尤其是对于孩子,大人更应该对他们负责。不要因为自己的笃信,就强加给孩子一些他们还完全没有能力了解的东西。因为,你所信的未必一定是真理与智慧。

林语堂很了不起,他出身在基督徒之家,父亲是牧师,但他没有盲从,而是根据自己的分析判断,独立思考,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选择当一个异教徒。

所以,每个人,独立分析、思考、判断的能力与习惯非常重要。它会让我们做出正确而智慧的选择。

万物是可知可感的上帝

我信什么呢?

我信那更永恒、更持久、可见、可触、可感的精神,那便是自然、宇宙的精神。

自然宇宙包含一切,我以大的东西举例,如大地、海洋、太阳、天空。

它们都有些什么特点呢?其实,任何一个有心的人,只要去观察一下,就不难发现它们的显著特点。

大地:无条件承载一切、包容、坚实、有力、笃定、不评判、不拣择、胸怀宽广、将自己放到最低、谦卑、长养万物等。

海洋:平平的水平面、公平、平等、包容、容纳、洗净一切、柔软、将自己放到最低、不争、长养万物等。

太阳:无条件照耀一切、照耀好人也照耀坏人、照耀总统也照耀监狱杀人犯、同等的施予光明与温暖,这才是真正的博爱。

天空:容纳一切、无条件地供养万物呼吸的空气、无限宽广、允许一切存在与发生等。

这些特点合起来,就是宇宙自然的属性与精神。不只上面这些大的,小如一朵花、一片叶,也有这些特点。

比如一朵花,自然自在地绽放,不因地处偏僻无人看而不开,也不因地处闹市而骄傲地罢工不开,或开的更艳;也不因看它的人身份、地位、财富、美丑不同,而开成不同程度的美丽。花不理会这一切,自顾自地,把自己开成最美丽的样子。

作为宇宙自然的一员,了悟到自然这些精神,就可以从中得到启发,得到力量。我们每一个人,本来也像上面列举的这些东西一样,内在是宇宙自然精神,本来就按这种精神在存活、发展、极致而往、互相长养、生生不息。

只是,我们在尘世里摸爬濡染,遮蔽了双目,迷失了本性。多和自然连结,便能慢慢找回心中的自性,真正的自性。

万法归一

其实,各宗教也是提炼了这种宇宙自然的精神,成为它们的教义及教旨的。宗教也是人类发展过程中的智慧。

但如前所述,在人类历史长期的发展中,很多宗教已经变形。或者经也没错,只是歪嘴信徒把经念歪了。以致宗教当中有了很多人为因素,如利益或思想控制,良莠不齐,叫人难以分辨得清。

这样的宗教,也许会有一点支持作用,但同时也产生了恐惧与束缚作用。有的产生了排斥异教徒心理,这与真相与真爱是背道而驰的。

并不是说宗教完全不可取。每个人的发展阶段不同,机缘不同,连接智慧的方法也不同。有一句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你愿意通向真理与智慧,通过不同的道路,都是可以到达的。

探寻真理与智慧,如同爬山,大家从不同山脚开始往上爬,中间道途不同,山顶却是同一个山顶。

信什么教派不是目的,只是一个方法、手段或过程。它的最终目的,是要让人找到自身的力量、激发起自己的力量。

不要执着于外在教条与形式,更不要被某些非智慧的东西遮障。要有独立思考、分析判断的能力。

整个世界都是一体的,很多时候,我们真的很难完全分清自己和世界的界限以及区别。万物本自一体。

所以,也不要一味执着于,哪是我的力量,哪是他的力量,哪是大地的力量,哪是太阳的力量,哪是某个教派的力量。连结、吸引、融合这所有的力量,一切可以连接的力量,让生命的力量蓬勃兴旺。

这力量就是安全感、踏实感、就是爱、智慧、真理、喜悦、创造、奉献、永恒的幸福。

关于信仰问题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