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互联网行业“向上”的生意有点难做


我现在看互联网行业或整个社会的商业项目视角有点变化,现在习惯性把项目归结成:向上、向平、向下三类。观察视角的变化来源于我对我们所做项目的反思和在产品犬校和纯银的讨论。

“向上”项目要点是“违背人性”,依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讲,没有达到“富裕阶段”的人类都是在被动成长,不得不强迫自我不断提升以保持、提升社会竞争力。不管是学习英语增加职业技能,亦或是锻炼好身材获得外貌优势,这些行为全部违背人性,是社会压力迫使人类自我改变。

互联网行业“向上”的生意有点难做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jpg

“向平”项目是“基础设施”,已经改造完人类行为,不需要再教育市场且不违背人性,比如硬件——计算机、汽车等,服务——搜索引擎、通讯工具等。这些设施已经是人类日常行为一部分,不需要人类再次投入学习成本且使用这些工具并不会违背人性使人难以坚持:学习英语需要坚持,但你使用搜索引擎是很自然的行为。

“向下”项目是“顺着人性”,比如实体服务——妓院、游戏厅、赌博等,虚拟服务——游戏、月抛、猎奇的资讯等。这些服务完全是顺着人性设置,需要的口号不是“坚持”反而是“克制”,不会听到有人说:嫖妓,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赌博,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反而会听到“我们一定要克制”的宣传。

不考虑市场竞争因素,“向上”的项目其实远比“向平”、“向下”项目难做,原因有两点:

1、违背人性(行为养成成本太高)

如果哪个领域你听到用户用“坚持”、“自我激励”等口号时,往往意味着这个领域的“行为养成成本”非常高,比如我们每个人都经常放弃的英语学习、健身锻炼。如果不是冲动消费促使我们购买健身房年卡、各种英语学习资料、参加英语培训班的话,市场起码萎缩一大半;

2、教育成本

“向上”项目往往需要很大的教育成本促使更多受众接受服务,比如思维导图、各种任务管理、团队协作工具。在没有强大社会约束力的情况下做一项“使人生活更加便捷(注意:不是解决生活的不便利,而是更加便捷,比如思维导图)“的项目,教育成本非常大。

“向平”和“向下”的项目是不存在以上两项问题或者成本更低,同时“向上”项目有可能随着时间流逝变成“向平”而成为人类基础行为,比如在技术迭代下,计算机成为人类办公基础设施;邮箱成为人类办公基础设施;搜索引擎、浏览器成为人类上网基础设施。

想要从“向上”转成“向平”而成为人类基础行为的项目肯定不能违背人性,“英语学习”、“时间管理”这些项目永远不可能转为大众所接受的基础行为。

判断一个“向上”项目能不能成、有多大想象空间或者说判定这些项目质量有几个标准:

1、有没有社会约束力(这里用“需求”就不够准确)?

英语学习APP之所以能达到现在规模,是因为中国教育要求和些微职业要求;驾校APP之所以有人下载是便捷出行对人类的强压迫;健身类APP的社会约束力是人们对于健康、美好身材的追求(夏天一身肥肉怎么显身材?都是冬天健身领域市场规模也得少一半)。

反之像日事清这样具备to C属性的时间管理、任务安排类APP、Xmind思维导图工具就没有社会约束力,这就意味着“需要更大的教育成本支出”。

2、原有解决方案是否存在?你所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否有门槛

在移动时代关于健身领域,人们是没有解决方案的,如果想系统学习、系统培训、系统帮你坚持的话,你就必须下载健身类APP。

可能有人要说“移动时代”也存在“健身房”、“健身坚持群”等等解决方案,这不是移动时代关于健身领域的解决方案吗?

“健身房”和“健身APP”使用场景不同,所解决的问题也不同;“健身坚持群”或者各种健身自媒体相比于独立的“健身APP”而言并不符合人类在移动时代的思维逻辑,移动时代的思维逻辑是“我想健身或者找健身咨询,就下载APP”,在此思维逻辑下“给出比现有解决方案”更好的“解决方案”就会成为人类不断重复此行为的佐证门槛。

反之像日事清to C属性所解决的任务管理、时间管理就不合人类思维逻辑,一是多数人生活、工作非常混沌,其实没有什么追求,他们的事务都是用脑记或者微信聊天记录等等,解决方案非常多,最关键的是“这些解决方案完全能够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也就没必要去“寻找更好的替代方案”;二是任务管理、时间管理解决路径非常多,每个人所处环境不同都可能选择其最合适的路径来解决问题,也就会选择不同的时间管理APP,所以就不可能出现健身领域寡头趋势。

这次所说绝对不是在说“产品需求”,更多是从商业模式角度判断某个领域能够发展到什么水平、给出参考维度判断市场规模。再次出现大的时代变革时,判断项目需求强弱、市场规模能做到多大就看“社会约束力”和“现有替代方案”即可。没有较强的社会约束力(技术变革、观念转变、制度变革等)而你又想快速看到创业成果的话,最好不要碰“向上”项目,我所说的“教育成本”不可或缺的一项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