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三十六骑(24)


三十六骑(24)

【三十六骑】目录(连载更新中)


【上一章】三十六骑(23)


前情摘要

呼阿朵也催马而出,两骑对冲,枪棒交击,一声巨响,耿恭荡枪如鞭,抡了过去。对方躺在马背上,刻不容缓地躲了过去,两马交错而过,对了一合。两人豪气干云,回马相对,耿恭长笑一声,“我乃大汉使节……”
话才说出一半,就见一个灰影掠过呼阿朵的马前,鲜血从呼阿朵脖子狂喷出来……耿恭眼看着呼阿朵慢慢从马上栽下去。
风廉回脸说了一句,“不用谢。”就只身冲向了敌方的马队。
耿恭挺枪气结,四顾茫然。
“好歹……你也让我把名字说出来……”

第二十四章 铜手

耿恭见风廉一个人冲进敌阵,也一举长枪,招呼虎贲八骏也抢马杀敌,枪举到一半却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他像看见妖怪一样,看见风廉一个在敌阵中掠动,根本看不清剑,一串人却如呼阿朵一般,脖腔喷血,纷纷落马。而马队的另一头,一个移动的剑阵正在收割着人命。

那是九剑侍组成的剑阵,像个活动的屠杀机器,剑光过处,无论人马,尽皆四碎。瞬间,一左一右的剑光闪耀,敌兵倒下一大片,再不可能有像样的攻势。


“班超出来了吗?”船舱里袖珍的秀气男子在炭盆上放了一只铁壶。

“呼阿朵死了。”葛袍人还在窗边转播着战况。

“死了?”那男子一震,“这么快?呼阿朵可是大营里有数的勇士。”

“剑阵!好厉害的剑阵。”

“哪个门派的剑阵?”

“看不出来。”

“师叔都看不出来?”男子挑炭的手停了下来。

“好像是个小孩……”

“什么小孩?”男子觉得葛袍人说的颠三倒四,全不知外面的局势变化太快。

葛袍人突然站了起来,竟然高达九尺,比齐欢还要高出一截。

葛袍人一步跨来,将袖珍男子抓到肩上坐着,“我们走,那小孩来了。”转身将船舱击碎,却看见一个十六岁左右的瘦弱少年站在船舷上,拿着一把不起眼的剑——剑不长,大概两尺七寸,剑身很细,奇异的剑锋是三棱的,几乎没有剑锷,所以更像一个锥子。整个剑呈暗青色,抓在少年的手里,斜斜地指着他们。

袖珍男子坐在魁伟的葛袍人的宽肩上,感觉一点也不勉强。他望向船外,发现匈奴使团几乎全军覆没,脱逃的散骑,被外面潜伏四散的七名羽林卫,一个个地射下来……

袖珍男子对自己倒全无担心,心里还在嘀咕,“就二十几个人,怎么这么快?师叔对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怎么这么郑重?”

葛袍人一直盯着风廉手里的剑,半晌说了一句,“扬眉?”

风廉动作不变,只是点了下头。

“扬眉?”袖珍男子开始细看这个少年,“那可是春秋时,刺客要离的剑。”

风廉还是不动,只盯着葛袍人。

“班超可来了?”袖珍男子神态可亲,继续问风廉。

风廉总算看了他一眼,摇了下头,“他……说了,”

“哦?”

“一个不留。”风廉说罢一掠而起,剑刺向葛袍人的面门。

葛袍人的大手竟然抓向风廉的剑锋,风廉剑势不变,被葛袍人一把握住,但剑尖依旧在握紧的拳头里突前,葛袍人一侧脸,脸上的袍帽被挑开,露出一张粗糙的古铜色的脸。但剑再难突进,葛袍人正欲发力夺剑,剑身过细,竟然被那少年抽走了。

两人都愣愣地不动,一人低头看自己的剑,一人低头看自己的手。

剑上无血,三棱刃像是被抹上了一线金色。而那古铜色粗糙的大手展开,手心有平行的三条剑痕,露出红铜般的光泽。

风廉又动了,跟刚才的一剑几乎一样,刺向葛袍人的胸口。

葛袍人不闪不架,径自一拳击出。

剑毕竟更长,先刺在葛衣人的胸口。

风廉更加诧异,剑像刺在铜盾上一样,难再进一寸,拳却劈面雷霆万钧地打来。葛衣人身材高大,猿臂几乎垂手过膝,所以并不比风廉握剑的手短几寸。风廉是左手剑,发力一催,细剑一弯,把自己向后弹出,右手做了个横剑的姿势,护住面门……拳没触到风廉的右手,但风廉如断线风筝一般,荡出了船舷,落在陆地上。

风廉吐出一口血,抬眼盯着葛衣人,身子一侧,细剑遥遥相指。九剑侍早已扫荡完残局,聚在风廉的身后,剑阵张开,犹如孔雀开屏。

葛袍人突然伸手一挡,一支射向肩头袖珍男人的箭,几乎在那手上迸出火花,竟然折了。葛袍人也不犹豫,发力一跃,甲板被踏了个大洞,人已跃上了岸,往夜色深处跑去。

葛袍人步幅阔大,几步就跑出十几丈,耿恭再射一箭,那葛袍人浑然不觉,任由箭射在后心上,却如中败革,箭羽跌落下来。

“妈的!刀枪不入啊。”耿恭对着已不见分毫的芦苇丛骂道。


先回来的当然是柳盆子和仙奴。但两人并不得意,因为遇见了一个潜伏术并不亚于他们的人。不对,仙奴想了想那人的爪子,和古怪的脚,说了句,“那不是人吧?”

一个时辰后,耿恭和风廉他们,潜回来了。

风廉很生气,生自己的气,几乎不让齐欢给他疗伤。

“班头,”耿恭有点歉意地跟班超说,“跑了两个,但那其中一个,简直不是人!”


那“不是人”的葛袍人的肩上依旧坐着袖珍中年男子,站在一颗巨大的胡杨树下。

这里离那匈奴使团的驻扎地已有十余里地,葛袍人一口气跑来,确定没有人追击,才如入定一般,站着不动。

袖珍男子也不打扰,静静地坐在肩上看着鄯善城的方向。

如此过了良久,葛袍人突然咳了一声,吐出一口淤血。

“师叔?”袖珍男子声音平淡,“怎么会这样?”

“不碍事了。”葛袍人的声音犹如扯动破烂风箱,“那孩子的剑气,伤了我的内脏。”

“这孩子……是什么来路?”

“难道是剑家的人?”葛袍人说得有些迟疑。

“真有剑家?不是传说?”

葛袍人不答,一起看向鄯善城的方向。

“幽行都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望不到半点气象,只怕……”袖珍男人叹口气,“班彪把他这个儿子藏得可真深……低估这个班超了。”

“要是破邪在,我会追过去,把那孩子毙了。”

“我知道师叔是怕我有闪失,也怕被那剑阵缠上,才全身而退的。”

“我怕……以后再也杀不了……那孩子了。”

“没事,等会儿破邪会把那鄯善王世子带回来,到时鄯善王必不敢降汉,只会扣住他们,那时我们再回去料理他们。”


“什么?”齐欢惊道,“刀枪不入,手上还被砍出了红铜色的光芒?”

“齐大师想到什么了?”耿恭说清了他们的所遇,包括那神奇的葛袍人。

“那人年纪多大?”齐欢问。

“嗯……看不出来,就像个铜铸的……人,比你还高一尺。”耿恭道。

风廉兀自不说话,抱着剑闭目沉思。

齐欢却娓娓道来,“我听先师讲过——三十年前,赤眉绿林的余绪,还在西蜀与先皇帝对峙。当时他们依持的,就是所谓的天下四大高手,号‘金银铜铁’,分别是金枪、银钩、铜手、铁剑,皆万人敌。其中就是这个铜手,不用兵器,一身横练的功夫,不惧刀箭,尤其一双手,坚若斧锤,撕虎裂豹……马援将军平定西蜀后,这四人应该都灭于铁骑之下……可是今天你们遇见的这人,听起来,不是铜手,就是他的门人。”

“铜手……”风廉喃喃自语。

“西蜀躲了三十多年的大高手都出来了,还有陇西王的幽行都……”班超转脸望向柳盆子和仙奴,“还有你们碰到的那个像人狼一样的鬼面人……咱们兵分三路,路路都跟他们对上了。这匈奴使团的身后,是个什么人呐?真是我的知己。”


“破邪来了。”葛袍人沉声道。

一个身影由远及近,身形也算迅捷。

但葛袍人,以及肩上的袖珍男子几乎同时问出了声:

“你受伤了?”

“你怎么空着手?”

“家主,师叔,”那人并不摘下青铜鬼脸面具,躬身道,“本已得手了,结果来了两个夜行高手,几乎脱不了身。”

“世子被他们抢走了?”袖珍男子面色不变,看不出表情。

“怪我无能。”破邪半跪在地上。

袖珍男子沉默半晌,笑起来,“哈,班超,班仲升!你我倒是知己。起来吧,师兄,不怪你,怪我。”

破邪不敢起身,“家主算无遗策,是属下学艺不精。”

“你还学艺不精?”袖珍男子笑道,“再学就成妖精了。是我没有想到他带的人这么可怕,让他们以力破道了,一个小孩就能对上师叔……哈,还真是很有意思呢!”

月色还是越来越薄,东方开始隐隐透亮。

那葛袍大汉,肩上坐着一个,腋下夹着一个,大步如飞,三两下就没身在晨雾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