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第一次當男朋友,尷尬死了


第一次當男朋友,尷尬死了

我28歲才談戀愛,那天激動的就像老年得子。

一點也不誇張,我這算晚戀晚到家了。

我是個90后,但后的不是很厲害。女友她也是90后,后的剛剛好,算是被我撿到了,忒漂亮。

膚白貌美,性格開朗。

要我說,不開朗也很難看上我。她相信以後子女不至於太丑,至少有她互補。她的開朗,還體現在「認為我帶的出去」,可以說一點也不嫌棄我的容貌。我為此感動到半夜流眼淚。畢竟我今年28,也算思想成熟,知道要對女生負責,對後代負責。

我們還算恩愛。情侶間會做的事,想做的事,我們也都會去做。逛街我幫她提包。做飯我幫她剝蒜。後背拉鏈夠不著,我幫她拉上。走路鞋帶掉,我會及時讓她停住,蹲下幫繫上。地鐵里我會護在她面前擋住擁擠的人群。影院里我們也會偷偷牽手。當然,倒不會過分到邊看電影邊接吻。

說到接吻。我其實是不想在這提起。但作為一個誠實的作家。我覺得有必要並且毫無保留寫下自己的真情實感。再說,中國主流作家界向來也崇尚講究真情實感。

那天是這樣。我知道大部分接吻過的人都是情不自禁,情感到了才接的吻。但那天,我真的是被自己尷尬到了。

看完電影,走路走一半,我突然把她拉住,讓她站著別動。她一開始愣一下,然後好像意識到我那樣定睛深情看著她是什麼意思。很像歐美劇里男主忽然深情看女主那樣。那樣子就是要接吻了。大概她也善解人意,咔嚓閉上雙眼,揚起頭,嘴巴湊過來。當時連我自己都嚇一跳,我跟做賊似,小眼睛轉的跟宋小寶似的,左顧右盼,看看路人有沒正在看我倆。確定沒在看,我才迅速嘟起嘴,慢慢朝另一張嘟起的嘴,湊過去。

是的。我當時還特笨拙討厭的吞了吞口水。各位看到這,可別罵我,或者認為我猥瑣。我當時可能是自然反應,不知你們男生會不會這樣。然後我的心臟當然也是撲通撲通跳的很厲害。這種心跳其實很像當年查高考成績那心情。極度緊張。現在想起都緊張。違背「事後想起不緊張」的定論。

畢竟長這麼大,28年來第一次接吻。技巧肯定是零基礎的。而且這種不好交學費找機構去學。只能自學成才。

面對這麼一個異性。我是既緊張又興奮。那種感覺,我相信很多人都有過,是神奇美妙的,感覺就要上天了。我猜當時我身體里肯定分泌了某種化學物質,可以讓我獲得如此體驗。

說回接吻。我特笨拙的嘟起嘴巴湊過去。雙手當然也是緊緊握住她的雙肩。第一次都是一板正經的。大概那也是一種自然反應。

然後…然後尷尬的一刻還是發生了。嘴巴伸到一半,離她嘴巴就一個小手指距離,我竟然因為過度緊張想拉肚子。別笑。這我他媽也沒想到。一緊張,消化系統也跟著緊張,導致紊亂。肚子突然咕嚕咕嚕叫,接著大腸一緊,菊花一縮,我屁顛屁顛衝進影院。留下她一人一嘴,獨立風中,空中空留她嗷嗷待吻,嘟起的嘴…

那次后,她見到我都會狠狠嘲笑我一番。是那種哈哈哈哈哈哈大笑,沒惡意,但肯定故意,就是故意要損我,蟄我。

後面每次接吻前,她都會忍不住笑場。我生氣的抓住她肩膀,很嚴肅很認真,鄭重其事,盯住她雙眼,說,別鬧!我!愛!你!然後,嗯啊~深情的吻上她一口。

秀完恩愛,我還是得講講一些擺在我倆面前的現實問題。因為我也老大不小,家裡也一直有在催我趕緊結婚生子的意思。我也基本把女朋友的情況如實稟報家裡。

家裡很贊同。我媽就第一個樂開了花。讓我趕緊帶回家給她瞧瞧。我爸臉上沒表現,但心裡其實高興的很。那晚特地多吃一碗飯,其實就是能夠在一旁,欣賞我媽在飯桌上如何追問我跟女朋友的事。

我知道他那點心思。最後,沒辦法,我當然是把女朋友帶回了家。

打過照面后,我爸媽也確實滿意,一直誇我女朋友比照片里還要漂亮,人也善良懂事。

但我爸媽不知道,她今年才23歲,並不想那麼快結婚。

女朋友跟我說她想等到28歲才結婚。這讓我媽聽到當然是不肯。那意味著她老人家得推遲五年抱孫子。

我也是第一次當男朋友,第一次面對這種情況。真是兩頭都不好應付。這也觸發我決定寫下來讓簡書的朋友出出主意。

一邊是怎麼跟媽媽交代這件事,最好可以說服我媽。另一邊是安撫好女朋友。我當然是尊重她的想法。畢竟我也覺得對她來說有點早。

她是個有主見有想法的女孩。對自己的事業更是有自己一番規劃。但我不知怎麼對她說這件事。要是她一聽我媽非常不支持,她會不會就放棄我了。

我真的沒想過要再花心思去經營一段感情。

我很愛她,想跟她過一輩子,要真因這件事失去她,我肯定後悔一輩子。

越寫越沉重。

還是返回來再說說,我跟女朋友談戀愛過程發生的比較有趣的事吧。

有一次我們因一件小事吵架了。為這件小事冷戰了幾天。期間雙方故意不找對方,微信電話誰也不主動聯繫。

直到有一天周末晚上,我們終於忍不住聊上微信:

女朋友:猜猜我在哪?

我:你也猜猜我在哪?

結果搞半天,我倆都想給對方一個surprise,搭地鐵到對方的樓下。微信一問,她到了我出租屋樓下,我到了她出租屋樓下…

還有一件至今想起,我還是覺得超尷尬的事。

那晚,我倆可能都荷爾蒙爆發,脫到次外套,女朋友她突然淚濕眼眶。

我衣領剛提上頭,提一半漏出肚臍,正要金蟬脫殼似脫掉那件橙色T恤衫,透過齊眉領口就看到她淚水汪汪癱坐我面前。一時我說不上話,慢慢放下衣服,干瞪著此刻啜泣不止的她。

我倆就這樣面對面,坐床頭,她哭,我看。邊哭邊說你幹嘛要穿橙色T恤。那可是她初一那位暗戀的班上男孩最喜歡穿的衣服款式了。原來鬧半天她想起了她的那段苦逼暗戀時光。我只好邊撓頭邊尷尬的安慰她別哭了。

「尊敬的乘客,波音737已經到達新加坡,請乘客帶好自己的行李下機…」

「這位乘客,醒醒,醒醒!」

我突然被推醒,擦擦模糊的雙眼,窗外機場霧雨朦朧。

我趕緊收拾好,攤開在我膝蓋上那本廣師痞子蔡的《第一次當男朋友,尷尬死了》。

下午還要拿著它去給偶像痞子蔡簽名呢…

故事還在繼續,點擊《我也是第一次,尷尬死了》http://www.jianshu.com/p/c8f0ff33a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