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陆子昂探案集:第六种态度》(2)


妇人站在了眺望整座城市的至高点。

她很喜欢这种俯视城市的感觉,这是她所投资的成果,整个城市大部分的经济系统都是由她建立的,所有人都因为她的企业才能够拿到满意的薪水。这种从金钱上主宰的感觉并不让妇人怦然心动,她比较喜欢从人品上来服众。她总是觉得自己生活的非常如意,她的每一笔投资和引以为豪的儿子都带给了她是一个成功人士的景象。

这只是一种景象。

事物的背后总是有一些人在默默无闻的推动着,每个事物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黑幕。

妇人站在别墅的天台上,手紧紧的握住栏杆,眼角时不时掉下珍珠般的泪珠。她的皮肤经过多重护肤品的保养显得整个人像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儿,但是经过眼泪的洗礼过后,妆都已经花了,皱纹也渐渐地浮现了出来。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瞬间被打散,现在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失败的人。

大部分女人的哭泣不是为了事业上的失败,而是因为情感的破碎。丈夫因生意场上的失败跳楼自杀,整个家庭就没有能担家的男人。妇人一直扮演担家的男人这个角色活了十几年。她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自己被现实的秤砣压的很沉重,因为她的儿子需要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这个当时仅仅十岁不到的孩子却是一个女人成功的动力。

现如今,儿子疯了,而且疯了好几年,直至今日才知道真相。从最初的不相信变成了最后的相信经过了很久,这段时间她就这么站在天台上任由冷风打在她柔弱的身体上。

“想不甘屈服于现状,你就得做出点改变。等少爷回来的时候,请您一定要克制自己的情绪,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

这句话是主治心理医生对妇人几小时前通过电话做的心理暗示,其实也不算是暗示,更多的应该算是提醒。很多心理学专家曾经对妇人的儿子做过无数次心理分析,得出来的结论都是不尽人意的。这个结果早就被主治医生料到,所以为了减少对妇人的心理伤害,她决定在澳洲对这个少年进行秘密治疗。关于这位少年犯病的原因被澳洲政府隐藏,甚至被列为国家机密,大部分人都不得知。而这个主治医生异常的清楚,少年是怎么得病的,要是别人问起,她也只能回答PTSD。

当然,她也是这么回答妇人的。

此时的妇人只能等待着少年的回归,想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那个小时候奶声奶气的叫着妈妈的男孩儿,现在是什么样?

妇人此时面对着灯火通明的城市正在对自己儿子未来进行合理的规划,但是她的思绪被突如其来的高跟鞋踩地的声音打断了,这种声音非常的急促。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儿身穿一袭白裙,怀抱着一个个文件夹,焦急的情绪毫无保留的写在了脸上。

“夫人,不好了!少爷的事情已经惊动了市政府,公安局已经排出了警力对强子那边实施了抓捕。”

女孩儿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并没有因为喘气变得模糊。妇人只是皱了皱眉头说道:“警方是不是认为这是一起绑架?”

“差不多。”

妇人下意识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一天的事情实在让她难以接受。她吩咐女孩儿道:“叶子,你给公安局去个电话,先收回警力,明天我去找他们的张局长喝茶。你就这么说就好了,他们会懂得。”

叶子看到妇人这样不由得心疼了起来,那个曾经每天对她微笑并且开她玩笑的女人现在如此不堪,这几年妇人对她来讲就犹如自己的亲生母亲。很多人都说,叶子是一个没爹娘疼的孩子。在他们嚼舌根子的时候,妇人总是会回答,我就是叶子她妈。每一次回答都让叶子感觉这是一件真实的事。

叶子只能说声好,自己在离去。独留妇人一人站在阳台上,此时她的背影非常孤单,同时也苍老了许多。高跟鞋声音的离去之后的那一瞬间,男士皮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响起。这种声音并没有高跟鞋的声音那般急促,反而是很优雅甚至踩在地面上还有一种柔和的节奏,那种声音令妇人感到心中一丝温暖,她用手强行抹去眼角的眼泪,轻轻地说道:“你来了。”

男人虽然穿着一身名牌西装,但是并没有那种绅士的气息,反而有一种童心未泯的气息。嘴里面叼着一根棒棒糖,手上还紧紧的攥着一颗弹珠。他就是风靡全国的犯罪心理专家,冷子衡。这个人平时生活习惯非常的怪异,甚至有的时候从医院借来人体器官看着他们发呆,甚至对着它们说话。这一幕差点把他的女朋友给吓到跳楼。

冷子衡缓缓地走到夫人身边说道:“关于小陆的事情我听说了一些,您让我调查的事情我可能已经有了些眉目。五年前在墨尔本的时候,有一场火拼,没准就是那个时候,小陆得了PTSD。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夫人笑道:“不愧是冷子兴的后代,这种国家机密都能被你搞到。”

冷子衡淡淡地说道:“这跟后代有什么关系,不过八卦不是我的专业,还请姐姐不要把我当成八卦记者。这次我带我女朋友来不是来度假的,而是要对小陆进行一次心理全面的评估,我们会根据这份评估来确定一条可行性极高的治疗方案。”

妇人说道:“什么事交到你手上我就放心了。对了,那个治疗小陆的澳洲心理医生听说副修跟你一个专业,她一直在治疗小陆,希望你们能合作愉快。”

冷子衡双手一摊,说道:“姐姐,你没听说过一山难容二虎吗?”

妇人说道:“你先等一下挑衅,我听说那个心理医生还蛮出名的。据说她曾经光用嘴就治疗了三个重度抑郁症患者。”

冷子衡笑道:这就扯了。姐,还有你这个专业不对口啊!她是主修心理医生专业的,我是学犯罪心理出身的。这不一样啊!”

夫人道:“都是心理,有什么不一样?”

冷子衡无所谓道:“等他们来了之后,我会让姐姐见识心理学真正的不同。

上一章

目录

——————————————————

这一章写完了,我感觉断更好久。我这几天都比较忙,学业上的事情让我在写作上只能慢的跟蜗牛一般。原本我设计的冷子衡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突然想让他出现在这里,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是另一个系列里的,这算是一种福利吧!还有本书涉及到的所有事件纯属虚构,切忌信以为真,后果自负。

关于冷子衡是冷子兴的后代纯属虚构,如果你们要是真的相信我也没辙,哈哈哈哈!

这一章我写的不是很好,主要是想写出妇人那种复杂的情感,貌似有点啰嗦了。

对于那些知道我这本小说大纲的出版商大叔和极小部分读者不要剧透,谢谢合作!

本书由叶繁衡创作,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