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2017-09-05


2017-09-05

7月份的大漠是不见底的炼狱。

滚烫的热浪好像野兽的獠牙,皮肤撕裂一样的痛,每一口都在啃噬人的意志,再走一步,再一步吧,再一步,下一步就到了…

脚底被砂石拖得一点力气也没。

每一步都像是最后一步。

整个世界好像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眼前快要出现幻觉。

少年走了很久。

看到一个破旧的毡房许是很久没人住了,边角都翘了起来,少年探身前去。

原来是你,有老翁靠在一棵杏树上说,他在毡房的阴影里坐着。

昨夜是你放的烟花灯。

少年没回答。

去边境干什么?

喂喂唉,喂,少年警惕起来,捂紧了包袱, 没干什么,但是我干什么干嘛要告诉你?

哈哈哈,你连小命都不保了,还怕我?

那老翁笑道,该不是去寻宝藏吧,少年大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40年有余,每月都有不怕死的前来  。

  不过能走到这里也算你命大 ,雪山和沼泽你都能度过,你放信号灯是打算方便别人取你狗命吗?

少年看到老翁衣衫褴褛,容色倦怠。

便放心了起来。

你不也没取我命,少年也盘腿坐下,有水么?他斜睨了老翁腰间的水壶。

谢谢,少年说,我这有点心,你要吃么?

这个味道,你难道是从汴城来的吗?

那个老人问。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娘给我的。

我在很久之前一位故人,做点心,也是这个味道……

那个味道,就像是晚春时节下起雨来,夜晚透明的粉蓝色杏花花瓣薄薄飘下来…

老翁靠在树上,想起四十年前自己丹仍然是少年时,自己在磨剑,女子把做好的点心拿到他旁边,巧笑着回屋。

旁边是稚童们在跳闹,“红昭妆,离人泪”

那个味道,多想再闻闻看。

噗噗噗呸,这是什么味道,少年从毡房中逃也似的出来了

谁告诉你?我的毡房是用来睡觉的。

里面是什么?

人肉。

果然吓到了少年。

哈,骗你的,是驼肉。老翁摸摸秃秃的下巴。

我吃素,可是我的狼狗们要吃肉,才有力气寻找猎物啊。

少年我劝你不要去了,没有银矿,也未曾有什么宝石。

可是人人都说这里有世上最大的宝矿,

你在哪里听到的这些消息。老翁问。

汴城里汴河街的地下赌庄。

老翁眯起了眼,最近没什么事发生吗?

不知怎的,听说最近城中富户凡入了赌局的都被迫交了大一笔钱,也该他们的,这些人官府让交米就说没有…

你怎么净做些不靠谱的贪心买卖。

少年没有听他说,他望着天,前面就是春川城吧。

娘说,这里一到秋天,露斯河旁的杨槐树澄黄似金,河水蓝得如同婴孩的眼睛,天空也似青金矿石般闪耀的颜色,

是啊,如果不是四十年前它被卖给了契胡。

来这里的人都被欲望遮蔽了眼睛,少年,回去吧。如果有战祸如果你你是躲不及的……

笑话,如今是太平盛世,再说一人一马,一昼夜可达楚。

你的马呢,老翁问。

等我到了边关,凭我的聪明才智,多少马没有。少年昂首道。

但愿吧,但是我这个疯老头子夜观天象,发现天下即将三易其主。

皇上怎么换,跟我有什么关系。

少年不屑。

你还记得四十年前春川大乱么,听说是将军要造反,最后反倒赔上了十万将士的性命

哦,我听到的版本和你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