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遗失的记忆(9)


遗失的记忆(9)

上一章

每个人的人生也许都是一部狗血剧。当倪文告诉我说:“岩,其实我喜欢女人。”我忽然觉得搞笑。再次想起我曾经喜欢过的那个男生,红色的球衣在操场上飞奔,我的心跟着他一起飞奔。年少时,总是容易动心,很轻易的机喜欢上一个人。

如今我甚至想不起他的容颜,只记得他那一抹红色的球衣,汗水洒在操场上,侧脸在阳光下俊美。我的目光跟随着他在操场上流转。

我在日记里写下对于他的情感。我以为我可以和他有很长的故事,以为可以等到他站在我的面前,牵起我的手说:“岩,我带着你去打球。”

可是我等来的是倪文站在他的身边,他们亲密耳语。我的心忽然裂开,很难过。阳光很暖,我的心很凉。七月的天气,整个世界好像着火了似得,而我放佛生活在冬日,手脚冰冷。景阳把我抱在怀里说:“岩,不值得。”我没有说话,就那样安静的看着天空,一整个下午。景阳一直坐在我身边不曾离开,她说:“岩,有些人只是生命的过客,也许你们没有缘分,你还会遇见值得你真心的男子。”我靠着栏杆,脑子一直飘过那一抹红色球衣。

泪水滴落在操场上,我在等倪文,等她过来跟我说出缘由。而那一个下午,她都没有来。我和景阳因为逃课,被罚站在教室门口一整天。我在楼道里看见倪文,她没有说话,从远处走来,站在我和景阳的中间。

我们背靠着墙,面向着太阳,站了一下午,一句话也没有说。

多年后,我一直记得这个下午,记得她们的样子,倔强而伤感,我们就那样和解了。没有说起关于那个男子的只言片语。那一晚我们没有回宿舍,睡在倪文的家里,买回来几瓶啤酒,一包本地红,就是两块钱的红兰州。坐在她家的客厅里喝酒,抽烟。那是我们第一次喝酒,也是我们第一次抽烟。

酒是苦涩的,烟顺着嗓子进入身体,呛得我们都哭了。那一晚我们说了很多话,疯了很久,睡在一张床上。她们的身体很暖,贴着我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我抱着景阳,倪文贴着我。我们晕沉沉的睡去。早晨起来的时候,看着睡在我身边的她们,忽然很快乐。原来相比失去那个暗恋的男子,我更害怕失去倪文。我起身穿好衣服,看着她们,看着窗外的阳光,发现原来一切还没有变,她们还在。

关于这个小波折,我永远记得,记得我们曾经喜欢过同一个男子,记得我们在那个下午和解。后来我给倪文写过一封信。上面写着:

亲爱的倪文

关于红色球衣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你要记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你和景阳是我这一生最后的温暖。我希望你幸福,无论你和谁在一起,都是如此。

信是景阳拿给倪文的。景阳说那天看到信的倪文哭了,没有说一句话。我们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依然一起打球,一起逃课,一起去网吧上夜机。关于红色球衣我们再也没有提起过。偶尔看到他们在一起,还是会心疼,可是看见倪文的笑容,我学着去放下。

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况且他还不喜欢你。当然这个道理是我最后才懂的,那时候的我有一丝怨恨倪文,可是却又舍弃不了我和倪文多年的感情。

那一年我一直活在自己织的世界。也就是这个时候,我遇见他,我用了十年也未曾忘记的男子。他总是出现我的梦里,出现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关于他的容颜,我似乎已经忘记,可是他的名字我却牢牢的记着。

他大概是我青春里唯一的光,长相俊美,总是懒洋洋的,上课的时候,总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是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话很少,说话的时候,眼睛会发光,很明亮。

那时候的我,留着寸发,身体瘦弱,表情阴郁,打扮像极了一个男孩子,思想偏执,执拗,跟班上的每一个同学关系都不好。而我亲爱的老师早已把我放弃,所以我更加肆无忌惮,总是不上课,不考试。没有人在意我是否存在,只有他时常说我:“岩,你又不上课。”我笑呵呵的说:“我不爱上课,你要看我写的小说吗?”他会接过我手里的小本子,看我写的故事,我偷偷看着他的侧脸,有种想要亲他的冲动。只能假装别过头,在课桌上趴着睡觉,看窗外的风景,蓝天白云,校门口的柳条在空中摇曳着很美。

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根本不会在意我是否听课。我知道他们所有人已经放弃了我,可是心中依然觉得悲伤。或许是为了引起注意,更加的肆无忌惮,可是就是如此,他们都不曾给过我一个眼神。有时候,我会渴望老师会找我谈话,或者训斥我一顿,可是依然没有。

我是一个被放弃的学生,假装无所谓,用自己的方式对抗着世界。可是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关注,心中更加的阴暗。对于同学和老师的态度极差,可是依然引不起他们丝毫的波澜。

而他总是会我写一些无厘头的笑话,字体很丑,却也很暖。我一直记着他说过:“岩,其实你是这个班上最聪明的女孩子。”我转过头,掉下了眼泪。随即换上我平日那副吊二郎当的样子看着他说:“韩飞,你脑子不好了,这么矫情。”然后听见他骂我贱人。一起哈哈大笑。

他叫韩飞,很有意思的名字。他总是臭不要脸的说他是韩非子转世,我给他一个白眼。就会看见他的笑容,很美,走近我的心里,让我的心复活。

对于他的那份感情我一直放在心里,从未说起。不知道现在他还是否记得我。十年了,离开学校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没有联系过。只是听说他考上重点大学,和女朋友分手了,又有了新的女朋友,又分手了,然后去当兵了。

而毕业之后,我来到了长安城,遇见了我先生。先生和韩飞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可是他很暖,会管我,会在意我,甚至能够看透我的恶作剧和张扬的骨子里的自卑。我在他面前就如同没有穿衣服的裸体,任何伪装都会被识破。

他对我很好,这世上除了我父母,他是唯一一个对我最好的人。他告诉我要学会跟这个世界和解,他把用来自残的刀折断,跟我讲很多世界上美好的东西。

他会在我胃痛的时候,抱着我一整夜不说话。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我当做女人的男人。我忽然就爱上他了,那时候我依然会想起韩飞,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让我卸下了所有的伪装,成了一个真正的人,暴露在世界上。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有诸多的不适应,后来我竟然慢慢适应,甚至变得快乐。

我依然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我还是会想起韩飞,可是对于眼前的男子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要嫁给他。

先生有一个很绕口的名王鹤允。经常被人打趣喊他隔壁老王,其实他真的有隔壁老王的特性,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帮助我,给我爱和温暖,可是从不说爱你。

我站在他跟前问他:“你喜欢我吗?我喜欢你。”他只是浅笑:“丫头,你还小,不懂什么是爱。”我看着忽然觉得很无力,又一次回到了从前:“我草,我小不小关你屁事,不喜欢老子,就离我远远的,贱男人。”他依然不动怒,只是看着我说:“你还小,不适合谈恋爱。”

我暴怒,把他的手拉着放在我的胸上,“来摸摸。老娘小吗?”然后看见他满脸通红,转身离开了,我看着他大笑,然后笑出了眼泪。我对着他的背影喊;“王鹤允,你他妈的就是个王八蛋,胆小鬼。”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朝我走来,一把把我拉进他的怀抱了,唇就落了下来。那是我的初吻,在长安城的梧桐树下,那天已是九月的天气了,有些微凉,他的唇火热,放佛要把我的身体燃烧。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忽然他推开了我,连声说对不起。我看着他的样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握着他的手说:“隔壁老王,以后你就是老子的男人了。”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我笑了笑说:“丫头,你想好了。”我没有说话,亲吻了他的脸颊。

他摸摸我的头说:“真是个女流氓。”

就这样,我遇见了我的爱人,跟他一起走过很多年,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