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水鬼无心柒月半


水鬼无心柒月半

我是一只水鬼。生前,先是失了心,后是失了命,死后只能在苏城这条河里做一只游游荡荡的无心水鬼。

虽身为水鬼,终日在水中沉浮,却从未有过害人之心。白天不敢浮出水面,唯恐吓坏路人。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浮上水面透透气。我本无心,怎奈何阎王都不收,亦不愿成为世人痛唾的恶鬼。

遇见小若是那年七夕……

那日,我在黑暗的深水中待的烦躁。便幻化成一条锦鲤浮出水面。小若窈窕而来,抱着一筐衣衫,蹲在河边浣洗。一眼惊艳,这便是初遇。

从那以后,我便时常化作游鱼,在桥下阴暗的浅水湾远远望着小若。

小若每日清晨都会来,风雨无阻。有一次,我鼓起勇气,游至小若面前,她竟看都未看我一眼。我甩动尾巴,溅起一滩水花,滴在小若额头,她这才看见我。她也未生气,只是露了笑眸,轻轻拭去额头的水滴,再顺手捋一捋青丝。原来,世间真有沉鱼之貌。

当然,这条河里水鬼无数。我只是其中之一。其实水鬼在人们眼中并非善类,是极少数恶鬼造的孽。总有一些水鬼靠惊吓落水路人取乐,有些甚至害人丢了性命。他们觉得,那些人死了也就死了。反正下来也是作伴,水鬼的队伍,又添新人罢了。

中元节,俗称鬼节。这天,地府门户大开,百鬼夜行,是我们这些孤魂可以自由游荡的日子。水鬼溺于水,死后以水为媒,终日不能离开水。只有中元节这天,我才能离开水面,上岸走走。

时值小秋,寒衣露水。我无处可去,只想去看看小若。自知人鬼殊途,但是遇见小若的那天,原本失了心的左边胸口莫名疼了一下。

心想,只是远远观望,日出之前回到水里便是,不碍事的。

小若住的小户人家,看得出来,只是户普通人家。小家碧玉,年方二八,闺中待嫁。想来也是美好。隔着空气,看着小若,她睡得很是香甜,完全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也难怪,有些鬼容易被人发现,是因为他们戾气太重。

我就那样静静呆呆地盯着小若看了一夜,鸡鸣之时我才顿时惊醒,朝阳初升,若不回到水中,就会魂飞魄散。

刚飘出小若的窗,就被阳光刺得一机灵。竟然已经天亮,怕是回不去了。看见院子里的水缸,无奈,一头栽了进去。心想:“完了,就算不被人发现,也要闷死在这。”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第一个月的,终日无所事事,只能幻化成小鱼,在水缸里游来游去。

某个傍晚,我游累了,在水缸里假寐。突然一双温热的手轻轻将我捧起,我先是一惊:“要被人发现了么?”再定睛一看,看到了小若,笑靥如花,她看我的眼神,满是惊喜。

她温柔地把我放进一个透明的玻璃鱼缸里。我心想:“我可能是第一只被人当做观赏鱼的水鬼。”

和小若的相处基本愉快,我白天变作小鱼,夜里趁小若睡着,才敢化为原形飘在鱼缸上。

小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我们都受到了惊吓。

躲回水里怕是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跟她说:“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小若惊慌失措:“你是人还是鬼啊?”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出来你别害怕,虽然我不是人,但是我也不会害人。”

小若一听,更是惊得说不出话。

我只好说:“如果你害怕,我就变回鱼儿,你天亮以后把我扔回河里便是。”语罢,我变作小鱼回到了鱼缸。

那晚是我在鱼缸里睡的最踏实的一晚,因为不用再担心会被发现。我以为我再次醒来会是在河里,可是我看到的是小若呆呆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没有了之前的惊恐。

她轻轻敲了敲鱼缸,轻声对我说:“小鱼呀,你知道吗?我昨天梦见你活过来了!”

从此以后,小若总是在夜晚的时候找我说一些心事,说到开心的事手舞足蹈,提到难过的事泪如雨下。

或许夜深人静的时候,人往往才最需要陪伴,哪怕只是一只水鬼。

她说:“小鱼,你知道吗?今天家里的猪生了好多小猪仔呢!”

她说:“今天看到那些小猪喝奶,真的好可爱呀。”

她说:“小鱼,那些小猪长得好快呢!”

她说:“有只小猪生病了,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

她说:“小鱼,那些小猪马上就要被杀了。”

她说:“小鱼,你知道吗?那些小猪死的那天,就是我出嫁的那天。”

又是一年七夕,大吉,宜嫁娶。

小若痴痴地看着我,穿着红色的嫁衣,异常刺眼。

她说:“亲爱的小鱼,他们都说今天是好日子。七夕节,应该和爱人在一起的日子,可是对我来说,今天不是节,却是劫。”

她说:“他们要把我嫁给一个死人。”

小若是被人绑着强行带出房间的,挣扎间,一颗眼泪掉进了鱼缸,被我吞进肚里,融化在身体里。

我没有办法救小若,我甚至离不开这鱼缸。只能眼睁睁看她被带走。

冷秋月

照明涧

水湍湍

心凉凉

人逝西去情难死

奈何一声叹息

……

这年中元节,我终于回到了河里。整整一年,物是人非,连水里也换了很多新面孔。

寒风萧瑟,草木含悲,夜行百鬼之中,我看见一袭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