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不老的初恋:时光年轮


不老的初恋:时光年轮

1

裴女士从今无法再相信任何男人了。

她的丈夫?

“小邱,我爱的当然是你,家里那个死老太婆我早就想和她离婚了。”

三天前,裴女士旅游中途折半回家,无意间听到卧室里的丈夫与小秘的电话粥。

她的儿子?

“我们家?表面光鲜,实际烂成一锅粥,我爸从我上大学起不知在外面都找了几个小三了。只有我妈还傻傻不知道,不过她不知道也好,对我不会有太多影响,万一哪天她知道闹起来我还要受他们牵连。”

这是一天前,裴女士心酸无比想等大三的儿子双休日回家时,给他诉说他爸爸的事,在家门外的花园里听到儿子电话里对朋友所说的。

总之,裴女士决定了。

她要一走了之。

暂时离开这个伤心地,当然,裴女士若是离开,别人绝对找不到她。

因为….

只见裴女士走到镜子前,左手轻轻抚在脸上,再看镜子,风韵犹存的徐娘半老竟17岁模样的姑娘。

“怎么回事?不应该是这样啊!”

裴女士显然对自己变化的脸感到很震惊。

但她并不是震惊自己的脸会变化。

而是震惊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其实,她早就知道自己的样子会变化。

生存近50年的裴女士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就是,她的容颜可以随心发生任何变化。

这是她家族的女人千百年传下来的秘密。

只不过这个能力有个缺陷。

若是顶着除了原本面容的脸庞生活超过三个月,就会失去件重要的东西,接着变化的脸就会代替母体里形成的脸,成为原本面容。

关于这个能力,裴女士只用过一次,那便是在她17岁的时候。

但也没像传言所说的那样,她有失去过任何东西。

如今她再次使用这个能力,是由于她对生活已感到深深失望。

从以前到现在,每当裴女士对生活感到失望时,都会有变脸的冲动。

只不过那时候年轻,顾虑太多,忌讳能力会让她失去重要东西的传言。

不过现在,她不在乎了,裴女士自知已没什么东西好失去了。

年迈的父母在去年前年分别去世,她的儿子早已长大有自己的生活,她的丈夫更是踩在她的心上活得有滋有味。

出门前裴女士内心暗暗地恼怒诅咒。

若传言是真,她希望应验在她丈夫身上,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啪!”

大门狠狠一摔,走人!

2

“奇怪,不该是这样啊~~”

裴女士照着咖啡屋的玻璃窗,左右观望,对自己新变的脸有点不满意。

说来也奇怪,这变脸的能力也像女人的月经般,也是有失效期的,恰巧是在女人的更年期结束,不再有女性的能力后。

更巧的是偏偏裴女士正值更年期,内分泌紊乱,变脸的能力自然也紊乱。

但即便是再紊乱,也不能凑巧不巧地变成她17岁时原本的面庞吧~~

“哎~~~”

裴女士走在大街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时。

“诶呦喂!”

持续埋头走路的裴女士好像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

仔细一感觉,好像是个人。

还好是个人,不是电线杆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但裴女士转念又一想,这个人不会讹她钱吧?

“小姑娘,你没事吧。”

只听,一声温柔的中年男子声音问她道。

  裴女士抬头,见问她话的是个与她年纪相当的中年大叔。

看起来挺老实的,应该不会讹她钱,她当然也不可能讹别人,连忙摆手道:

“我没事,是我低头没看路的错,没事的。”

说完裴女士转身上了身后刚开来的公交车去。

本来是相安无事的一件小事,但直到裴女士来到宾馆前发现刚刚撞到的男子一路尾随她到这。

才发觉苗头不对。

“我今天明明穿的很低调了啊,这老头是怎么发现我带大量金钱和卡出来的?”

裴女士躲在宾馆里的女洗手警觉地小声嘟囔道。

裴女士为了今天的离家出走做了万全的准备。

把家里能带的钱都带走了。

没想到准备来准备去,刚出门就被贼人给盯上了。哎,愁。偏偏这个时候又不能报警。因为裴女士暂时无法变回原来的脸。

若是警察来了肯定会查她身份,可她又…

总之,憋屈!

每变换一张脸,必须满三个月后才能重新变换,所以裴女士只能用她最初姑娘时的样子维持三个月。说起,姑娘…

“哦,我,明白了。

”裴女士突然恍然大悟道。

“我说我今天压根没穿名牌,怎么会被贼人惦记上?”

“原来是图色啊~~”

裴女士即刻拿出镜子照了照。

她原来的这副模样。

3

裴女士从娘胎里生出来的面貌长得很普通,顶多算个清秀。

虽然知道家族女人有变脸的能力,但她妈妈一次也不让她使,原因是由于她妈妈觉得会失去的更多。

原本,裴女士也同她妈妈想法相同,打算一辈子不使此能力。

可改变,就发生在裴女士17岁的那年夏天,由一个她从小暗恋的即将上大学的哥哥的一句话引起。

“我更喜欢秋菊,因为她更漂亮。”

裴女士那个年代的人,大都比较保守,喜欢一个人当然不会说出来,只能默默地对对方好,有次,裴女士无意偷听那位哥哥与她哥谈话,她哥问:“我妹喜欢你,知道不?”,那位哥哥回答知道,裴女士的哥哥又问:“秋菊和我妹之间你更喜欢谁?”,接着那位哥哥便答了以上那句话。

原来,男人喜欢的,是更漂亮的女人,裴女士当时才彻底明白。

然后,裴女士毅然决然地决定换掉陪伴她长达17年的脸。

就是眼前这张脸。

这张脸放在现今看,还算凑合,但在以前那个年代真不吃香。

那个年代崇拜大眼睛高鼻梁像外国人的美女,裴女士便照着杂志上模特们当即凑了张那年最迷人、漂亮、超过女明星的脸。

换脸之后的裴女士可谓是活得顺风顺水,瞬间追求者无数。唯一麻烦的就是身份问题。

为此她还特意转了学,家里人为保密偷偷托人废了好大的劲才重新换了个身份。

从此以后,裴女士也只能用这张脸了。

因为换脸的事,裴女士当年被其母痛揍一顿,并被迫她发誓仅此一次,否则将被断绝关系。

裴女士当年发誓的时候也很真心,她也不想再换脸,以为她换的这张脸已经足够漂亮了。

只是后来没想到,换了的脸和所有普通的脸一样也会衰老。

碍于誓言及老妈的雌威,裴女士才没敢在脸上再换。

只能在这张脸上每三个月微微做些调整,显得要比同龄人年轻美艳许多。

但再看似年轻,也比不上那些真年轻的人。

这是活到近五十岁的裴女士最近才懂得的道理。

真正的年轻是从头到脚的改变。

就像她现在这样。

想到这,裴女士仍略微不太满意。

明明是照着当下流行的小姑娘的脸换的,没想到紊乱期间却换成了自己原本的样子,那个极其普通的她。

即便是看似极其普通的她,但胜在看似年轻、清纯。

所以,才引得老男人对她心生歹念,

“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裴女士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随即掏出包里的防狼喷雾,朝门外走去。

走出宾馆,裴女士四处张望了下。

想看看那男的还在不在,一看,果然。

在。

“小姑娘,我问你点事。”

一看裴女士露面,那中年男子即刻冲上来焦急地问。

贼心表露无疑。

“看招!”

裴女士也不甘示弱,直接拿出防狼喷雾朝男子眼睛喷去,男子瞬间痛苦捂眼躺倒在地。

“这就是你贼心泛滥的下场!”

裴女士像正义骑士那样,对蜷缩滚爬的男子正义凌然地说。

“误会,误会,我就想问。”

男子强忍着疼痛,吃力地自行站起,紧闭双目说:

“我只想问,小姑娘你认识裴天洁吗?”

裴天洁?那是她的名字啊。

“请问你是?”裴女士赶快问道。

“伯伯我叫景恒,是裴天洁的高中同学。”

4

景恒,应该叫景小恒才对,裴女士很久都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仔细一看,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长得的确挺眼熟。

再仔细看,这不就是景小恒嘛~~

“好~~”刚想开心的拍其肩旁认同学,裴女士猛然想起自己此刻的脸。

这才收回自己悬在半空的手,别扭地说道:

“认得认得,她是我大姨嘛~~”

“景……伯伯,刚刚真是对不起,你随我先来。”

接着裴女士赶紧把景小恒扶到她刚定的酒店房间中,洗眼睛。

“小姑娘,裴天洁真是你大姨,你没骗我吧!”

洗完眼睛,摘掉眼镜,景小恒眼睛锃亮地问裴女士道。

然后激动地自说自话:“你不知道,当年我找了她多久,诶,小姑娘你大姨现在在哪呢?”

“别说,你和你大姨长得真挺像,简直一模一样,我一下就认出你来了,我和你大姨…..”

坐在旁边裴女士不禁感叹,景小恒过了这么多年真是一点都没变。

沉默的时候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激动的时候,喋喋不休的跟唐僧似的。

景小恒是裴女士高中时期的同桌。

若是现在看,景小恒应该是裴女士的男闺蜜,那个时代就是互帮互助的关系。

景小恒数理化比较好,裴女士语英政比较好,老师就把他们凑成同桌互帮互助。

景小恒平时比较内向,几乎没什么朋友,而裴女士那时比较外向就时常带着他玩。

景小恒有时贴心的像个女孩子,总是会默默地帮裴女士把她那半的桌子给擦了。

有时又如同一头倔驴,在裴女士题不会解,想要抄他作业时,景小恒死活不同意。

想想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间已过了三十多个年头。

如今的他们已开始有了年老的样子,随后,裴女士扭头看向镜子。

镜子里只有景小恒初老的模样,和她年轻蓬勃的样子。

咳。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然都走到现在的岁数。

“诶,景…..伯伯,你现在干什么工作呀?”

裴女士突然打断景小恒的自言自语,开始打开中年妇女聊天匣。

景小恒答:“在航空科技大学,飞行器设计与工程专业授课。”

“那就是教授喽,混得不错嘛。”

裴女士激动道。

“不敢不敢。”景小恒谦虚道。

“孩子多大了?”裴女士再问。

“我没结婚,所以没有孩子。”景小恒答。

“什么?”

这下裴女士可坐不住了。

“景小恒,我当出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多见见世面,多结交些人,不要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然会打一辈子光棍的,你看现在可好,都成真…..”

裴女士无意间瞄了眼镜子中的自己,随即说不出话来。

5

“不可能,不可能,如果这是真的,那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景小恒听完裴女士的坦白震惊道。

“你不相信就算,反正这本就不是件能令人信服的事。”裴女士平淡道。

“我信,我当然信。”“其实当年你突然失踪,我就觉得事有蹊跷。”“我甚至一度觉得…..”

景小恒转身,一脸认真地看向裴女士,道:

“一度觉得你被外星人绑架了。”

“所以,你就学了航天学,准备到外太空救我回来?”裴女士讽刺道。

“你的脑袋里究竟装着些什么啊。”

“当然,那只是年轻时一时兴起这样想的,一时兴起。”

景小恒连忙解释道。

“可你这件事我若是学了生物学的领域,可等于发现世界奇迹之一啊。”

见景小恒如此兴奋,裴女士没好气道:“怎么,你还想抓我去做实验啊。”“误会啊,误会,我不敢,不敢。”

景小恒慌忙解释道,“不敢就好。”仿若回到年轻时,裴女士再对景小恒耀武扬威道:“既然你是唯一知道此事的人。”“接下来三个月,我都是这副样子,所以,没地方去。”“你要对我负责啊。”

时光好像真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肯能是由于景小恒没结过婚的原因。

他像快乐的大孩子,跟他在一起总是那么的有朝气。

裴女士三个月来,住在景小恒家旁的另一个房子,那曾经是他父母的房子。

景小恒平时不怎么来他父母的家,因为一进里面,就感到对不起他们。

他,一辈子没结婚,没孩子,是他父母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天洁,你说我没结婚是不是挺不正常的?”

某天,景小恒看着天空发呆,突然问旁边的裴女士。

“没什么正不正常的,结婚是自己的选择。”

裴女士说。

“那若是结婚了,我是不是会比现在过得更幸福?”

景小恒再问。幸福吗?“幸福。”

裴女士回答的是那样苍白无力,就像她失败的婚姻。

裴女士出走的这几个月,她的丈夫在疯狂地寻她。

不是为了她的生命安危而寻她,而是她带走的钱。

出走的这几个月,裴女士偶然在街上碰见了他儿子。

他儿子长得很漂亮,随她。

随她后来变化的长相。

这便是此能力神奇的地方,不仅能改变自己的长相,还能改变后代的长相。

裴女士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前面跟一个女孩搂搂抱抱,接着又偷偷跟另一个女孩腻腻歪歪。

裴女士眼看不过去,冲动地跑到儿子面前,指责儿子道: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你爹那套,不要仗着要钱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以后总有你哭的时候!”

“你丫是谁啊,敢指责老子!”随即给了裴女士一巴掌。

那火辣辣的一巴掌让裴女士顿时明白,那儿子,她是管不了了。

“丑女!”

接着他儿子向她啐了口吐沫,搂着妞走了。

想到这,裴女士恍然明白。

难道这就是她为变脸所付出的代价。

6

“天洁,你真的要回去了?”

三个月时间快到,景小恒恋恋不舍地对裴女士说。

“不回去,你可看的不是我现在这张粉嫩的脸了,是张你难以看下去的老脸。”

裴女士调侃道。

“我……”景小恒刚想说话,被裴女士止住,说:“好了,我是真要回去有事要办。”

“你,要保重啊。”

“还有,你眼光也别太挑了,遇到好的就赶紧结婚吧。”

“别想上次那样,话还没说两句就想跑,最后还是我出面替你解的围。”

“你还得了个大便宜,听我管你叫爸。”

“好了,你别送了,回去吧,走了。”

说罢,裴女士独自提着行李箱向小区外走去。

景小恒看着裴女士远走的背影蹙眉。

突然,眉开。

好像瞬间想明白了什么,朝着裴女士大喊:

“裴天洁,过了这么多年,我好像终于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了!”

裴女士接着震惊地回头看了眼景小恒。

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景小恒的号。

待景小恒也拿出震动的手机,接后。

裴女士平静地说:“你有病啊,有手机不会用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不要老脸,我还要脸呢。”

“不是,天洁,你听我说。”

“这次我是的确想通了件天大的事。”景小恒焦急道。

“这件事就是从以前到现在我一直喜欢你。”

说着说着,景小恒仿佛已忘记了他已接近50岁的脸。

仿佛回到了他年轻懵懂的样子。

对于爱情,景小恒从以前便是迟钝的,而且迟钝的厉害。

景小恒从小便不愿意跟人打交道,跟不愿和女孩打交道,裴天洁是唯一闯进他世界的女孩。

奇怪的是就是和她在一起感觉很舒服,很自然。

唯独她谈论喜欢的男孩子时,有点烦。

景小恒曾以为他会一直一直和裴天洁平淡地在一起,从未想过她会离去。

直到某天,毫无征兆的某天,裴天洁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问学校,学校说她转学了,问她家,她家说她去外地上学了,景小恒去她家人所说的外地学校去去找裴天洁,依然没找到她,然后,景小恒每天像胸口堵了块大石头,难受至极,接着医生说他病了,家里人也说他病了,他就这么病了的躺在医院里。

等待。

裴天洁的出现。

后来,景小恒上了大学后,把希望寄托于天上。

因为裴天洁曾说过:“她若消失不见,一定会去天上。”

“裴天洁,我喜欢你。”

几十年的光阴沧桑只打在景小恒的脸上,却从未打进他的心。

不老的初恋:时光年轮

后记

折腾了半年多。

裴女士终于艰难地打完了离婚官司,拿着绿本轻松地走出法院。

就像她拖拖拉拉终结束的婚姻那样。

她的月经也从此不再来。

变脸的能力也消失不再。

成了生理上真真正正的老太婆。但心里上….

仿佛没有之前想得那样可怕,好像获得新生一般,即将开始新的旅程。

毕竟,她还年轻嘛~~~

对于景小恒的告白。

裴女士当时是那样说的:

“若是你能在人海中认出我年老的样子。”

“到时,我就跟你在一起。”

但,裴女士现在想想,真是有够难为景小恒的了。

她现在的样子,恐怕神仙也难认出。

当然,这也是,裴女士所希望的。

不可否认,裴女士也对景小恒有好感,但在美的好感也历经不了沧桑的打磨。

初恋,还是留在回忆最珍贵。

“裴天洁。”

这时,裴女士背后突然传来景小恒的声音。

裴女士不敢回头,生怕被他认出。

只见,裴女士西装革履的走到裴女士面前。

肯定是经过精心打扮过的,有点中年老帅哥的意味。

手拿红玫瑰捧花。

单膝跪下。

真挚的看着裴女士的眼睛说:

“裴天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后来。

与景小恒欧洲游的裴天洁问他:

“你那天是怎么认出我的?”

景小恒答:

“之前在商场见你和一个小伙子起冲突。”

“正好,那小伙子又是我的学生。”

“后来我查了一下,得知那小伙妈妈的名字叫裴天洁。”

“啊,受骗了。”裴天洁大呼。

“不过。”

“不过,看你老实就放过你。”

“死老头子,下不为例啊。”

裴女士看着景教授,满是笑意,却恶狠狠地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