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阴阳眼(29)


专题

目录

上一章 莲香阐尘世缘情 阴生梦诡异奇景

灵蛊阁遇猫五郎 阴生被迫抓恶鬼

阴生连续做了两个骇人的梦,心下纳闷:难不成我的眼睛真能招来这些奇怪的东西?以前只是看到它们,没想到,如今反而是自己的这双眼睛招来的!

阴生起身下床来,床前一片月光里摇曳着竹影,甚是可爱。

他不知不觉踱到窗前,果真有一大片竹子在皓月之下随风舞动,煞是清新飘逸。

忽的,阴生感觉到一股风从身后吹来,只觉奇怪。

他明明是正对着窗子,这风又怎会从背后吹来?

阴生料定这风有猫腻,便早早默念了一遍茅道长交给他的驱赶术咒语,然后轻轻转过身来,伸手一指。

只见一个猫一般的活物正对着他,那咒语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阴生看那猫物一黄一蓝的两只大眼不停地扑闪,两个瞳孔里映出阴生的模样,小巧的鼻子不断轻嗅,似乎想从阴生身上找到什么好吃的。

阴生见那猫物离他越来越近,身子不由得向后退,直到身体紧贴着背后的窗子,“你···你是什么···”

阴生本想说“你是什么东西”,但又怕这句话里的“东西”二字太过刺耳,以致激怒那猫物,就把那两个字抹了去。

那猫物似乎不打算告诉他,继续靠近阴生,不停地用鼻子轻嗅阴生的脸颊。

这一嗅不打紧,阴生“咯咯”笑起来,那猫物似有异动,将那颗猫头转了一转,又转过来看着阴生,张开猫口,“你是谁?”

这个猫头人身的家伙说出话来竟然是个女子的声音,不过,为什么它穿得像个男人?

“我是茅道长的徒弟,叫阴生。”阴生不再笑了,正色道。

“茅白芳?”

“正是。”

“你有双阴阳眼?”

“是。”

“那正好,你随我去找几个鬼来。”那猫物的口吻似乎很随意。

“什么?鬼?你···你是谁?”

“我是猫五郎,自然是猫精灵,不过是找几个鬼而已,你就不能陪我去?”

什么叫“找几个鬼而已”,鬼是随便能找的吗?

“你为什么要找鬼?”

“按你说来,我找什么都要有个理由?”

阴生狠狠地点点头。

“好吧,我告诉你也无妨,这鬼是我炼药的材料,用鬼来炼药。”

“为什么要用鬼来炼药?”

“鬼自然有它的用处,鬼是阴魂,要制作极阴的药,自然需要它们来做引子。”

“那你把鬼炼了药,它们还能进入轮回吗?”

那猫五郎眼神晃动,“这个嘛,实话告诉你,既然它们成了药,那自然是不能再进入轮回了,它们发挥了更大的价值。”

“那你征得它们的同意了吗?”

“你这个小道士怎么这么多问题,不过是捉几个鬼,有这么难吗?”

“你如果强迫它们,那就是为非作歹,害人阴魂,岂不是很大的罪过?”

“那你是不愿意去了?”

“不去!”阴生胸脯一挺,大气凛然。

猫五郎见他不愿意,本来他不愿意就算了,可是他竟然问了这么多问题,这次他不去也得去!

“不去是吧?”

“哼!”阴生瞪了它一眼。

“猫法星移!”猫五郎大吼一声,阴生瞬间没了衣服,赤裸着身体站在猫五郎面前,猫五郎见状“哈哈”大笑,前仰后合。

阴生不知怎么地自己的衣服就没了,赶紧用手挡在胸前,“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去还是不去?”

“不去!”

“当真?”

“当真!”

“好,猫法流转!”顿时,阴生和猫五郎站在了大街上,此时天已大亮,街上行人如织。

阴生大叫“不好”,却又无可奈何,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去不去!”

“好,我去,不过,我有个条件!”阴生心有屈服,却又不想完全被这猫五郎支配。

“快说!”

“你只能找恶鬼来抓,不能抓那些善鬼,否则,我就算死也不去!”

猫五郎见阴生心意已决,也就同意了,“好,一言为定!”

登时,二人又回到了灵蛊阁的房间里,阴生的身上已穿好了衣服。

“怎么样?我猫五郎厉害吧?”猫五郎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态。

阴生自不说话,只是在想刚刚在街上的状况,为什么街上的人像是看不到他一样?

他没穿衣服,那些人不应该都争相嘲笑吗?难道是这猫五郎使诈?

“我们走吧!”猫五郎道。

“去哪?”

“抓鬼。”

“可是我们还在这灵蛊阁中,怎么出去?”

“别小看我猫五郎。猫法转移!”

刹那间,阴生和猫五郎已经离开了灵蛊阁的房间,来到了一个黑暗森林,这里是黑夜,而且十分诡异阴森。

“我们这是在哪里?”阴生心里有点发虚。

“恶鬼聚集之地。”

阴生吓得抓住了猫五郎的衣服,猫五郎暗自嘲笑:这小子真是个胆小鬼!

“那这里岂不是有很多恶鬼?我们还是回去吧,找茅道长来抓,好不好?”阴生央求道。

“不行!”猫五郎一声大喝吓得阴生松开了手,“既然来了,就必须给我抓住,茅白芳那个家伙,哼,靠不住!”

阴生暗暗思忖:难道这猫五郎和茅道长有什么过节?我还是静观其变好了,我又不会捉鬼,只怕我没捉它们,它们倒先来把我给捉住了,我就瞅准时机悄悄溜掉,岂不是妙计?

阴生又转念一想:不行,我既然答应了这猫五郎来帮它抓鬼,若是我逃走了,一来违背了诺言,二来也会激怒猫五郎,恐怕它不会善罢甘休,到那时候岂不是更麻烦!算了,拼他一拼,毕竟我还学了两招。

“小心点,小子,这些恶鬼都是从地狱里逃出来的,若不是生前有大能耐,是不可能从那刀山火海里逃出来的。”猫五郎又故意吓了吓阴生。

不过,这些恶鬼确实有些能耐,多说几句总是为了让那小子长个心眼。

“好。”阴生的声音颤抖。

猫五郎哂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很怕鬼啊?”

“哼,我才不怕,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啊!”阴生给自己壮壮胆子。

猫五郎心里好笑,只觉这人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过,如果他要逃走,猫五郎定是不愿意的。

两人在这森林里摸索一阵,忽然从前面飞来一束蓝色火焰,阴生见过这种火焰,凡人称之为“鬼火”。

但是眼下那鬼火正朝他飞来,他心中慌作一团。

“猫法罗网!”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张网,朝那鬼火扑将上去,阴生觉得好笑,那是火,用这网来捕火,不是引火烧身吗?

可是,阴生没想到,那鬼火竟然被那张网给缚住了,而且鬼火正在慢慢熄灭。

网里出现一个青面獠牙的白衣鬼物,正在网中不停挣扎,“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猫五郎笑道:“抓的就是你,还要理由吗?”

阴生问道:“你是谁?”

“我是天王老子,你管得着吗?”那恶鬼口出狂言。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要是让天王老子听见,你岂不是要魂飞魄散?”猫五郎道。

“嘿嘿,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管你是谁!”

“我可是当朝的宰相。”

“宰相?”

“这个宰相还真是害人不浅啊,竟然被下到了十八层地狱。”阴生听猫五郎说十八层地狱,想这还真是恶鬼了!

“你是如何从地狱里逃出来的?”阴生道。

“这个嘛,我自有妙计,你想啊,这哪里不需要花钱啊,地狱里那些判官啊,狱卒啊,鬼差啊,统统是见钱眼开的,我花的钱多,自然能一层层从地府里走出来了。”那恶鬼道。

“哼!看来我们这阴曹地府也不太平啊,阴生你怎么看?”猫五郎道。

“难道人间地府都是一副鬼样子吗?”

“岂止是人间地府啊!”猫五郎轻叹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葫芦,打开口,将口对准那恶鬼,念了一句:“金葫芦,金葫芦,猫法斩收!”

瞬间,那青面獠牙的恶鬼便从那张网里吸进了紫葫芦里。

“猫五郎,这恶鬼炼了药,会不会把药给变坏了?”阴生道。

“你可真是可笑,实话跟你说,这鬼越是厉害,药效就越强!”猫五郎把葫芦塞子塞好,挂在腰间,然后嘴里碎碎念了一句什么,那地上的网就不见了。

“我们还去干嘛?”

“回去吧,这只就够了,本来还想让你见识一番,不过,看样子,你是受到的惊吓比较多。”猫五郎一脸嘲笑。

阴生自知无能,如今猫五郎说的一点不错,他确实很害怕,所以也不便反驳,耷拉着脑袋随猫五郎回去,自顾自地往前走。

“阴生,你往哪去?”

“我们不是回去吗?”

“好了,你站住!”阴生听话站住,又听得一声,“猫法转移!”

一眨眼,他们回到了灵蛊阁的房间里,只是他们还未站定,就看到了两个人——茅道长和南宫半夏。

阴生不知该怎么解释,“茅道长,南宫先生,你们怎么在这里?”

“猫五郎,好久不见,你还是这副模样!”茅道长语带讽刺。

猫五郎也不甘示弱,“茅道长,你也是别来无恙啊,我看你的徒弟是一个比一个弱啊!”

阴生听到立刻面红耳赤,自己的而不成材反而成了师傅被人嘲笑的理由。

“哈哈,猫五郎还是如此得理不饶人!”茅道长爽声一笑,猫五郎也跟着笑起来。

“南宫先生,猫五郎是你们灵蛊阁的什么人吗?”阴生总感觉这猫五郎说话好生随意,又无礼。

“猫五郎可不是我们灵蛊阁的灵蛊,倒是我灵蛊阁的帮手。”南宫半夏似乎很器重这猫五郎,“怎么样,猫五郎,这阴生你觉得怎么样?”

猫五郎连连摇头晃脑,“不成不成,这小子实在太胆小了,又不会法术,捉鬼我看不成,倒是逃跑似乎还成。”

“哈哈,猫五郎,你可不要小瞧了我这徒弟,以后没准还能让你大吃一惊。”茅道长的话显然是在为阴生解围,这猫五郎忒也狠了,竟然在正主面前说坏话,有恃无恐。

“哦,这么说来,我还要对他高看一眼?”猫五郎用余光瞄了阴生一眼,谁知阴生早就羞得无地自容了。

“这个自然,不过,既然你不看好他,那我也只好把他带走了,阴生,我们摆摊驱鬼去!”茅道长说着就要走,阴生也连忙跟着茅道长一起出门。

“茅道长,爱去不去,反正我猫五郎是不会看走眼的,这小子就是怂包一个,料也没什么大出息!”猫五郎在阴生身后唠唠叨叨。

阴生听到“怂包”二字,心中燃起了一把火,转过身来,“猫五郎,你就算看不起我,也不许怀疑我师父!”

说完,阴生大踏步走了出去,猫五郎倒是根本不在意阴生说了什么,“南宫半夏,我们何时炼药?”

“现在。”说完,二人从屋里消失了。

阴生跟着茅道长出了灵蛊阁,又把他们的驱鬼摊摆在了灵蛊阁的门外,茅道长站定,吆喝着,“驱鬼了!驱鬼了!”

一个人走过来,问道:“你真能驱鬼?”

“这个不敢说大话,无论是妖魔,还是鬼怪,没有我茅山道士降服不了的!”茅道长很是潇洒豪迈,那精神气简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一会儿又来一少妇,身后跟着俩人,“这位道长,我们家有什么鬼,你能看见吗?”

“能!”茅道长双眼逼视这那美妇,“要是你家有鬼的话,我一定帮你捉了去!”

那少妇嫣然一笑,“谢谢道长了,不过啊,我家没鬼!”

那少妇就是好奇,但是心里却对茅道长的话全然不信,她没见过鬼,更没听说这柳条镇上有鬼。

她以为人死形灭,何来鬼魂之说,只不过表面上没有戳破茅道长的骗人手段。

阴生看那少妇极是奇怪,“茅道长,这个妇人好生奇怪。”

“岂止是奇怪,她怕是要招灾了!”茅道长说得煞有介事。

“什么灾?”

“你没看到吗?”

“什么?”

“她身后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看到了,难道他们不是人吗?”

“阴生,我告诉你,如何辨别是鬼还是人?”

“嗯,多谢师傅教诲。”

“第一嘛,鬼其实并不是怕光,它们怕的是阳刚之气,凡是拥有阳刚之气的人,一般心胸开阔,故而那些鬼避而远之,反之,那些总是暗藏阴谋的人则容易招得那些阴邪之物;

“第二,人有影子,鬼没有,你看那二人,在阳光下根本没有阴影投到地上;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有阴阳眼,一般人没有,用眼睛看的主要是神情,因为鬼一般和生前的差不多,主要的差别就在神态上。

“鬼一般神情呆滞,人则灵活多变,当然,这是通常的方法。以后遇到更难辨别的鬼,为师再讲与你。”茅道长道。

阴生全都记在脑海,一字不落,“是,茅道长。”

“好,我们快跟上去,不然,这家人要遭殃了!”说完,茅道长已经站起来,跟着那女子走上去。

下一章二鬼尾随美少妇 茅道长初授驱鬼术


风移影动

暗夜竹影

你看身后的那人

到底是青面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