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原来,这都不是爱(21)


第二十章  遇见圣诞节(上)

有生之年,有幸遇见,是得是失,随缘。——《一个人的自白》

【章节关键词】|  穷人的悲哀

【前情回顾】吴敏与林永盛在一起

【上一章】| 在一起 在一起(上)

【目录】| 原来,这都不是爱

原来,这都不是爱(21)

图片来源自网络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成功等于99%的汗水+1%的灵感……从学写作文开始,岳樱便对励志鸡汤深信不疑。卖力地学了两个月经济学,才明白有些事情,努力其实没啥用,关键看天分。

小考过后,岳樱看着基本不过50的成绩,满腔热血都碎成了玻璃渣。试过向老师、同学请教问题,然而,那些“这都不懂”“咋就讲不明白”的表情,实在令人羞愧。

坐在教室,听着天书一般的数据分析,“你疯啦”三个字从心底一路盘旋至脑海,与A、B、f(x)、g(x)纠缠撕扯。岳樱像坠入云雾的囚徒,既绝望又迫切想要冲出去。

无论如何也不能沦为残次品——岳樱抱着这样的念头,拨通了罗子超的电话。付完第一笔款后,岳樱开始突击恶补不及格科目。罗子超虽然说话恶毒,讲题却很有头绪。等到满脑袋浆糊,终于理出思路,岳樱卡里的钱也降到了三位数。

期间,唯一让岳樱庆幸的是姜老师除了上课,几乎整天泡在研究室。给Blair发邮件的频率,也从每天递减为每周。大多数邮件,Blair都不回复,岳樱只能从孙阳哪里听到一些生意上的支持、照顾。

“你真是我的幸运星!”“有你,真好!”每次打电话或者发微信,孙阳总是不吝赞美与礼物。岳樱在满心欢喜之余,心底也会泛起丝丝愧疚。

加入姜老师的粉丝群给岳樱的观察工作,带来很多便利。某位女生跟姜老师表白时,得到的回复是一道数学公式,于是便怀着激动的心情在群里寻求帮忙。算出结果是Ø(空集、不可能事件)后,群里是一人痛哭,万人欢喜。

岳樱将这件趣事写在邮件里,Blair竟然说要到中国过圣诞,还问自己喜欢什么礼物。孙阳听说后,也决定在华大过圣诞。虽说食宿等问题,用不着岳樱操心,但圣诞礼物一定得提前准备。想想自己干瘪的钱包,除了节衣缩食,找不到其他办法。真是穷人的悲哀呀!

吃饭时,罗子超突然坐到岳樱对面。看着托盘中简陋的馒头、青菜,岳樱有些尴尬地埋头苦吃。“怎么吃得比我还简陋?”罗子超笑着问,“他最近没给你钱?”

“他为什么要给我钱?你会给你女朋友钱吗?又不是包养。”岳樱觉得跟罗子超说话,自己的底线也被拉低了。

“说你多少次,也扭不过来文科生的弯儿。”罗子超笑着说,“如果谁要养我,钱扔地上我都会捡。你应该趁他的身体或心理还需要你,要套房子或者汽车啥的,省得被抛弃后一文不值。”

“Shut up!”岳樱把米饭倒进菜汤,气得端起托盘就走。

“好好坐着!给你免一个月学费!”罗子超笑着说。

“切!谁稀罕!”一刹那,岳樱有些动摇。但是,看着那副志得意满的表情,突然就不想服输,不想成为他的同类。

岳樱原本发誓再也不见罗子超,但是收到最后一节课的辅导地点后,又觉得不能白白浪费了50元。走进建文楼520室,看到上课地点居然是美术社,岳樱有种被敷衍的气愤。

砰地踢开门,罗子超果然趴在桌子上奋笔。

“我付钱是来看你画画的?”岳樱气冲冲地说。

“别说话!”罗子超继续笔走游蛇,圣诞老人与斗篷女孩的形象活灵活现。岳樱留意着罗子超的运笔,默默在空气中描摹着女孩的画法。她小时候学过5年绘画,后来家里觉得开销太大,便不得不放弃。

“喜欢画画?”罗子超斜睨着眼睛问。

“还可以!”岳樱淡淡地说。

“你帮我上色,下个月辅导免费,怎样?”罗子超问道。

“干吗找我?”岳樱质问道。

“因为圣诞、元旦,我揽了些手绘贺卡的活儿,只能在画室上课。”罗子超坦白地说。

“你的外快来源可真多。”岳樱讥讽道。

“参照第一张,给其他的上色。”罗子超放下一叠贺卡,转身又开始挥笔如风、落纸成景。透过旧式的玻璃木窗,氤氲的日光斜照着罗子超,留下斑驳陆离的光点。看着对面男生修长的眉眼,岳樱想如果罗子超保持安静,也算得上美少年一枚。

罗子超画画时,岳樱便上色;罗子超休息时,岳樱就上课。在头脑高速运转之余,岳樱偶尔会想罗子超拼命挣钱的原因。吃过晚饭后,罗子超跑去隔壁排版,她则继续留在画室给贺卡上色。

看着四周斑斓的画作,岳樱突然很想画一幅海上日出,当做孙阳的圣诞礼物。在罗子超的指点下,色彩斑斓的油画逐渐成型。但越到最后关头,她便越紧张,手也拘束地画不到位。有时,罗子超看不下去,就干脆手把手教她。

油画终于完工时,岳樱抓住罗子超的胳膊,激动地来回蹦跳。不料几圈过后,竟发现孙阳出现在门口。岳樱揉揉酸涩的眼睛,对面的人面色更加阴沉,看来应该不是幻觉。

“你回来啦?”岳樱不自然地捻着衣角。

“本来想给你个惊喜,不料却成了惊吓!”孙阳说道。

“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岳樱举起双手,结结巴巴地说。

“你的女人,我可看不上。走之前,别忘了把材料、授课费一起付了。”罗子超笑着伸出手。

孙阳扔过去一些钱,拉着岳樱大步离开。匆忙间,岳樱瞥见罗子超蹲着地上,把钱一张张捡起来。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分别75天的他们,再见面却有些猛烈。岳樱还有些僵硬,孙阳已经箭在弦上,一发再发。两人折腾到半宿,又说了些甜蜜的私房话,才相拥着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