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无证经营的门店被封了 ,会不会是食客的错?


无证经营的门店被封了 ,会不会是食客的错?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刷过牙,窗外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嘶哑,声嘶力竭,我心想楼下那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摩的司机又闹矛盾了?

在好奇心的促使之下我来到了窗户边,往下一看,三四十个人严肃地聚集在一起,顺着他们身体的方向我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一辆白色的皮卡车的后方有一个卖凉皮的手推车,一次性筷子散落一地,好几个人围着手推车在争执。

在手推车的左侧,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青年汉子在和一个穿着青色制服的人推搡着;两个穿蓝色制服的城管站在一旁静观,其中一个拿着手机正在录视频;手推车的右侧也站了一个穿青色制服的男人,一个老妇人,应该是汉子的母亲,正在激动地和他争辩着什么。

这种情形让人一目了然,穿制服的人想要把手推车没收,而身为手推车主人的死不愿意,矛盾由此而生。

青年汉子和老妇人情绪很激动,毕竟他们是可能利益会受损的一方,他们无法把手推车推走,只好阻止别人把它带走。

随着青年汉子的分贝在提高,在青年汉子和穿青色制服的人发生了肢体接触的时候,汉子情绪激动,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把穿青色制服的人推倒在了地上,随即又像是有点心虚地退后了几步。

我心里一紧,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好在对方起身之后并没有发生跳起来,避免了肢体触碰的升级。

双方久久僵持不下之际,又来了一辆城管的皮卡车,穿制服的人员数增倍。

吵闹声稍微减少了一些,几个围观的群众以一种讨好似的动作牵拉穿制服的人,可能是希望对方留情,但是并没有得到有效回应。

青年汉子冷静了一些,趴在手推车上签了一张红色的纸,然后便嘟嚷着离开了。另一头的老妇人刚把散落一地的筷子捡到了自己挎着的包里,原本并不是特别激动的她现在却死命拽开欲把手推车搬到皮卡车上的人的手,还紧紧地趴在手推车上不让人动,大家就这样僵持着,谁都想更进一步,却没有人愿意后退一步。

比起人们的争闹,我更注意那一辆卖凉皮的手推车。

手推车大概只有一立方米,就像是一个用铁皮做的正方形盒子,正面贴了一张“凉皮”的海报,上方连接了一块“7”字形状的挡风玻璃。手推车实在很简陋,但是铁皮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显然很新。

半推半就地,手推车挪到了皮卡车尾部的位置。

不知是在哪个具体时刻,围观群众中多了一二十个穿制服的城管,他们夹在颜色杂乱的衣服之中特别显眼,而那个穿蓝色衣服的汉子又回来了,还带着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夹在车和人的中间。

其实这个时候还挣扎也没什么意义了,不过老妇人显得更着急,她不让任何人靠近手推车,挥舞着手臂阻止试图靠近的穿制服的人,汉子看不过自己的母亲被激怒,欲推开四周的穿制服的人。

一个瘦小的穿白色背心的人怕青年汉子做出过激的行为,从后面抱住并把他拉出了人群,而老妇人也被孕妇牵出了人群。两人一步一回头,嘴里肯定是有恶语的,只是手臂却用来抹眼泪了。

那一辆手推车被放到了皮卡车上,不到三十秒,两辆皮卡车都绝尘而去,周围的神色凝重的群众也渐渐散开了,马路上又空了,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长舒了一口气,经过了不太愉快的半个小时,事情终于结束了。

无证经营的门店被封了 ,会不会是食客的错?

图片来源于网络

穿制服的人带着“使命感”来没收工具,而手推车的主人只是想要费力挣扎一番,或许只是他们没有更多的闲钱来再置办这样一辆手推车,于是想要奋力挣扎一番。

在人们争执的过程中,我注意到有几把塑料椅子、几张折叠桌子和一个圆形的铁桶断断续续地被搬上了后来的那辆皮卡车上,我试想其他被没收工具的人们有没有过挣扎?或许有过吧,只是远没有这么激烈而已。

生活真不易,我总是习惯于站在弱势群体上看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无权评价,在这件事情上争吵的双方,究竟谁的错多一些。

若光站在我的立场上,那么这一切的发生会不会是我的错?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大概是在一个月以前,我注意到楼下多了一个卖凉皮的小摊,它夹杂在卖水果、卖炒饭、卖烧烤、卖卤菜的摊子之间显得特别没有存在感,因为别的摊铺都有桌子、椅子和棚子,整齐划一地在马路两边摆开来,而它就是一个孤零零的小柜子,后面站了一个老女妇女和一个孕妇,每一次都随心所欲地摆在马路两边的哪个地方,一副格格不入的模样。

后来,室友极力跟我推荐这一家的凉皮,我去试过一次,分量超小,不过刚好不用浪费。

老妇人的动作一点儿也不麻利,还特别健忘,我刚说了“不要葱”,她又问我要不要葱,我说不要,她一不小心动作失误又加了葱,然后慌张地对我表达歉意,我只好安慰她“没关系,我也能吃”。

刚开始,我还只是在天黑之后才能看见这辆手推车,后来我发现白天偶尔也会看到它,它被放在超市门前的大树底下,有时候是老妇人,有时候是孕妇在旁边。白天经过的路人寥寥,不会也会有人在那儿买一碗凉皮匆匆而过。

其他的摊铺总是在八点之后才缓缓开张,而楼下剩余的两家小店味道一般,要么是汤面要么是炒菜,真是早已吃腻。再加上为照顾他们生意,所以有时候我想出门吃点什么,若是看到卖凉皮的在楼下便会去买。

不过我不得不说,能不能看到他们全靠缘分,他们哪天来、什么时候来又或者什么时候走,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可能他们出不出摊全看心情吧。

如今他们那辆没用多久的手推车被没收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会再出现还是会换一辆差不多的手推车再次出现,不过我想即使他们再来,我大概不会再去他们家买东西。至少白天,我不会再去了。

就像今天他们会出现一样,肯定是觉得因为白天出摊也有一定数量的人去买凉皮,也能够挣到钱。

我不知道这儿有没有“必须晚上八点才能出摊”这样的硬性规定,但是白天出摊应该不是一种能被允许行为,所以我是个尽管微不足道的顾客,也不可以纵容他们。

不贪图便利,那我就不会花钱去购买他们冒着一定的风险提供给我的东西。如果人人都不去购买,那么他们就会发现白天根本无生意可做,他们就不会傻傻地在白天出摊。

这样一来,他们将不会再面临手推车被收走,接下来可能在家里垂头丧气甚至互相埋怨却无可奈何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