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生存游戏


【一】

急速下落是什么感觉?

就好似心脏和身体脱离,而心脏下落的速度不及身体下落的速度,两者之间产生了落差,大脑无法接受双脚没有踏地的不安全感,发出一系列的应急指令,接到指令的心脏急切的想要逃离身体,似乎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一般。

快若刹那久如百年,直到,坠地的那一瞬间,死去的,新生的,尘归尘,土归土。放弃的,追求的,失去的,得到的,爱的,恨的,痛的,苦的,乐的,悲的……梦中的,现实的,犹如一幕幕倒放的电影,回顾着整个人生。

登高望远的生活,不如马踏平川的理想。

但也仅仅是不如而已,我们所知道的事实却是,不登高,何来马?

所以这是一个矛盾的故事,也是个和谐的故事,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也是一个构思严谨的故事……一切,得从游戏的本身说起。

【二】

这是一个生存者游戏,系统自设游戏规则,玩家必须无条件服从系统的强制规则,选择性服从高级玩家设定的生存规则,破坏和违反规则的人,都会受到处罚。

而我受到的处罚就是被高级玩家们从半山腰扔了下来,他们说我是个掠夺者、妄想家,试图颠覆他们的统治,创造自己的规则。

其实我是非常疑惑的,疑惑他们怎么知道我的想法。毕竟一直以来,我都是小心翼翼的,伪装着表情,隐藏着情感,不敢泄露丝毫。

我本想为自己辩解一番的,可是高级玩家们完全不给机会,他们气急败坏的控诉我。最后系统直接宣布,我违反了游戏第N+1条规则:低级玩家质疑高级玩家制定的规则正确性。然后高级玩家们直接宣读了对我的处罚:注销当前游戏帐号,摧毁游戏角色。

于是,我体会到了急速下落的感觉。和众多破坏及违反规则的人一样,变成了山脚的一堆白骨。

【三】

系统共有六个在线服务器,一个备用服务器,遍布二百三十多个大区,我却在重生在了上一次死去的那个区。

“The Game Is On……”系统提示音宛如幽灵般从四周传来,空洞且毫无情感的声浪,像针一样,穿刺着我的耳膜。

生存游戏

图片来源于网络

“系统重启……角色激活……设置时间比例……开始换算……游戏时长……一年……四季……十二个月……五十二个星期……三百六十五天……八千七百六十个小时……五十二万五千六百分钟……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秒……”

还是一样,还是相同的规则,还是相同的角色。

我自嘲着等待着系统的下一步提示,有过一次游戏经历的我知道,在系统提示未完成之前,我无法进行任何操作,系统限制了我周围的场景,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幽灵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游戏环境:生存之山。

游戏任务:往上爬,获取生存资源,最大程度上生存。

游戏规则:系统强制规则N+1条,玩家需无条件遵守;高级玩家制定的游戏规则N+M条,玩家需选择性遵守,破坏规则,将视情节判定游戏结果。

等级机制:玩家所处高度越高,则升到相应的等级,提升排名同时拥有相应的资源和幸福感。

交易机制:高级玩家可雇佣低级玩家,被雇佣的低级玩家必须无条件服从其雇主高级玩家制定的规则。

游戏时长:系统时长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秒,如玩家没有提前出局,系统时间结束后将自动获得游戏奖励;如玩家放弃游戏,或因破坏规则导致提前出局,则会收到相应的处罚。

……

倒计时开始!

一堆冗长繁杂的字,条条框框罗里吧嗦。我摩擦着手掌,内心早已是迫不及待了。

我得拼命的往上爬,爬得越高,我才越有话语权,我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我才能制定属于我的规则,我才能去质疑那些我所看不惯的规则,我才能成为别人眼中的高级玩家……

31536000……31535999……31535998……31535997……31535996……

游戏说明结束,手臂上出现一块LED屏电子表,游戏时间随着电子表上的数字变化,也在时刻流失。

片刻间,黑暗被驱散。身前,是座万丈高山,抬头望去,上面密密麻麻的玩家们各自追逐着往上爬,宛如一群抢食的蚂蚁。身后是千丈深渊,俯身看去,满是森森白骨,恍若地狱。

【四】

玩家实在是太多了,布满了整座山峰。我刚刚为了爬得更高一点,只能踩在另一名玩家的肩上,用力一跃,跳上了上面的台阶,可那名玩家,却因为我那一脚力气,直接翻滚了下去,像个王八一样,摔了个鼻青脸肿四脚朝天。我仅仅回头看了一眼,优胜劣汰嘛,我不需要有罪恶感。我一只手攀着更高的台阶,一只手拨弄着周围挤着我的玩家,他们的存在,严重的影响并威胁到我。就在我准备发力再一次上跃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鞋底,在我毫无反应的瞬间,鞋底踹着我的鼻梁又飞了出去。

我踩着下面的人,上面的人踩着我,我扯着上面的人,下面的人扯着我。

鼻梁上受的那脚让我有点头晕脑胀,脚下一滑,险些掉了下去,幸亏一只大手在背后稳了我一把。

我转头望去,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玩家,我从他手腕上的电子表看到倒计时已经到了2207520,根据游戏规则时间比例换算,他已经度过了30%的时间。

“感谢。”这次我卸掉伪装,发出了最真心的笑容。

虽然这是个残酷的生存者游戏,但是玩家之间也是有感情的,即使大部分玩家时常会伪装表情,隐藏情感,但也有部分玩家会真诚的对待其他的玩家,就像这个救了我一次的大哥。

“举手之劳。”大哥简单的回了一句,便又跳跃着,想攀到上一级台阶。可他的身高不够,没有攀爬的先天优势。他的每一次跳跃都显得十分吃力,但他又十分专注的一次次跳着,对他而言,每次跳跃,都有三种结果,要么攀上去,要么落到原点,要么落下来的时候没站稳,掉到深渊。

“我帮你吧,你先踩着我的肩上去,然后再拉我上去。”这级台阶对我来说,也有一定的风险,找一个人分担一下,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好事。

大哥先是迟疑的看着我,我估摸着他是在思考我说的话,因为这次合作也是有风险的,他有必要担心站在我肩上时,我把他摔下去,我其实也担心我帮他上去之后,他不拉我。片刻之后,他真诚的对着我笑了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个人很快的又上了一级,收刮了一些被先爬上来的人丢弃的资源之后,便都瘫坐在台阶上。

大哥递了一根刚刚收刮到的烟过来:“你好,我是创业者。”

我接过烟来,触摸到他满是老茧的手掌,愣了一下,然后回道:“你好,我是入世者。”

“新人?”

“死过一次的。”

“……”

“你已经度过了30%的时间,怎么还在这个高度?”我点燃烟,盯着大哥沧桑的脸,不解的问道。

“这是第八次,我已经掉下来七次了。”大哥猛的抽了一口烟,之后便呆呆的盯着自己夹着烟的右手:“30%的时间,看到过希望,经历过绝望,每一次都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到最后发现,我所担心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

“可是你还有放不下的东西,那份执念让你不顾生死的往上爬着。”

“我只是不服。”大哥对着脚下吐了口唾沫,抬头看着不见顶的山峰,正气禀然的说道:“我遵循了七次高级玩家们制定的规则,太不公平了,我得上去创造自己的规则。”

我不由的笑了笑:“公平,为什么需要公平,为什么讲公平,优胜劣汰不才是发展和进步的必然趋势吗?渴望公平的人都在那里。”我指了指深渊,然后继续说道:“你可能会创造你的规则,可是你能保证你的规则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吗?”

我并不是在打击这位大哥,只是我知道他在撒谎。

显然,我揭穿了他的谎言,他显得有些尴尬,低着头思索着。正当我丢掉烟蒂准备继续上爬的时候,大哥抬起头来,盯着我说:“对,我不是为了公平。我要爬上去,我要资源,我要制定规则,我要能决定自己的游戏体验,我要站在更高的位置,不被别人决定生死。这才叫生存。”

这次我无法反驳,这不就是游戏规则吗?当然,这也是大部分玩家追求的。

“也许你该改名字了,野心家。”

“野心需要和能力成正比,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那祝你好运。”

“上面见!”

“上面见!”

【五】


和野心家分别以后,我爬爬跌跌的,又上了几级台阶,后面的台阶越来越高了,徒手攀越的难度越来越大,而且还有一批高级玩家雇佣了守卫,阻止着我们往上爬,他们想独吞上面无尽的资源。

抱怨的,咒骂的,不屈的,妥协的,甚至号召一起破坏规则的,形形色色的玩家聚集在我的周围。我被他们的情绪影响着,时而不甘,时而失落,时而斗志昂扬,时而消沉低迷。

这时,抬头看着上面的我,发现了一名奇怪的玩家。

所有人都在往上爬,他却在往下跳。

不一会,他便跳到我所在的这级台阶。就在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继续下跳的时候,我扯住了他:“大哥,你在干嘛?”

见有人扯着,那名玩家转过身来,瞥了我一眼。

“我得下去。”大哥毅然的说道。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游戏规则。”

“还有这种游戏规则?”我张大着嘴,仿佛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惊天秘密。

“新人?”

“死过一次。”

“没到过40%的时间?”

“没有。”

“往上走走,你会看到更多往下跳的玩家的。”

“可是游戏规则不是往上爬吗?难道是什么支线?”

“不,这是主线。当你的时间到了40%的时候,你就会接到系统的婚姻任务。”

“……”我想我一定是满脸的问号,因为他的话颠覆了我对游戏的认识。

“到时候,你需要找到一名异性玩家,和她组队,然后你们的游戏等级会变得一致,资源也将共享,两个人需要共同进退,不能舍弃对方。我匹配的玩家在下面,所以我必须下去,然后陪着她一起往上爬。”大哥向我解释着这个我毫无认知的领域。

“所以你放弃了在上面获得资源的机会和制定规则的权限,跳了下来?”我还是不敢相信,他竟然能舍弃这么多。

“我以前也是一名野心家,拼了百分之三十几的时间往上爬,我一度以为,往上爬会是我所有游戏时间的目标,直到我匹配到了她,我才知道,有些东西,比往上爬获得资源和权限更重要。”大哥说这话的时候,显得特别温柔,满脸都洋溢着高级玩家才拥有的幸福。

“那是什么?”

“家庭和责任。”

家庭和责任?原来这个游戏竟然还有其他的剧情能让玩家产生幸福感。简单的消化了一下这位大哥说的话,我还有一个疑惑:“可是家庭和责任会和往上爬冲突吗?”

大哥笑了笑,说道:“其实也不是很冲突,但又冲突。两个人可以爬的更快,相互协助的话,也能抢到更多的资源。但两个人也可能不敢爬的太快,因为掉下去的风险,得两个人一起承担,为了另一个人考虑,作为野心家的一方,可能就要面临选择了,要么继续拼命上爬,高风险下,改变规则,要么放缓脚步,降低风险,改变自己。”

“所以你选择了改变自己。”

“对,太多人想改变游戏规则,但却罕有人想改造自己。从我做出选择的那刻开始,我有了多重身份,家庭梦想缔造者,家庭现实维护者,等等。”

生存游戏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23021280,我才度过了27%的时间。大哥所说的对我来说还早,我还可以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前拼命的往上爬。

“那,祝你幸福。”

“谢谢,祝你高升。”说完,大哥头也不回的跳向了下面的台阶。

【六】

上爬的路上,我陆陆续续又遇见了很多的人,有上面掉下来的失败者,有一骨碌毫不歇气超越众人的创新者,有破坏规则的犯罪者,有制定规则的统治者,有梦想家,有实干家,有空想家,有被迫提前结束游戏的病患者,事故者,有自己放弃游戏的自杀者,有游戏时间结束而退出的终老者……

游戏轮回了无数个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秒,玩家换了一批又一批,规则也在不停的被新的统治者改动着。

每个玩家都在游戏规则的约束下生存着,上演着一幕幕喜剧,悲剧,荒诞剧。

我停在了某一个台阶,看着满是老茧的双手,有点不知所措。就在我遇见第一个野心家的时候,这还是双细嫩的手,这才多久的时间,就已经被台阶打磨成了这番模样。

“小子,恭喜你,又升级了。”低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循声看去,是一位老者。

老者在台阶上搭了个简单的桌子,桌子上正沏着一壶热茶。桌子旁边是两把看上去还算舒服的靠背椅,老者正躺在其中一把椅子上,闭着双眼,品着手上的茶。

“啧,好茶。”老者十分享受般的品了一口茶,慢慢的睁开眼睛:“山高路远,何必心急,坐下来,尝尝我的茶。”

“可是我更喜欢喝酒。”我并不是情商低,也不是想拒绝老者,我只是在自己内心嘀咕了一句,但还是坐了下来。

老者慢腾腾的替我倒了一杯茶,伸手示意我品尝一下。我点头微笑道谢,然后双手接过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苦,好苦。”茶水入口,侵犯着我的味蕾,我整个人都被苦傻了,只顾着把舌头伸出口来,不停的哈气。

“哈哈哈哈,小子,毕竟阅历太浅,这才是茶水真正的味道。”老者看我这番滑稽模样,不禁摸这胡子,笑得前俯后仰。

“大爷,这难道就是好茶?这也太难喝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不免抱怨了一句。

“你的内心太浮躁了,品出来的自然是浮躁的味道。”老者慈祥的盯着我,若有深意的说道。

“难道不同的心境还能品出不同的味道?”这让我很是好奇。

“静者品风,动者品云,都是一个道理。当初我在你这个时间的时候,品出来的味道也是苦到心底。”

“哦?大爷你在我这个时间的时候是怎样的?”

“和你一样,没日没夜的想着往上爬,追求着登高望远的结局。”

“那最后呢?”前辈的经历能让我学到更多的游戏技能,避免走很多弯路。

“我登高望远过,现在老了,发现,马踏平川也挺不错。”老者好似回忆着他的经历。

“那登高望远过,现在也可以马踏平川了,你是成功者,你的游戏真完美。”我十分羡慕的说道。

老者听了我的话,使劲的摇了摇头:“小子,从来就没有完美的游戏,有得到就有失去,每个玩家在一开始,心中都有自己的剧本,可是游戏规则存在,每个人又不得不时时修改自己的剧本,最终游戏都会结束,但剧本已经完全变了样。有的人慢慢的适应了山脚的生活,便不再往上爬,有的人触犯了规则,便得到了处罚,有的人为了自己的资源制定不平等规则约束其他玩家,有的人为了能继续游戏下去不得不接受所有的规则,有的人过了大半的时间,还在山脚,虽然他一直在往上面爬,但是他没法成功,有的人失去了自我,随便找了个代练……”

老者看着我一脸不解,继续说道:“游戏最终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游戏结束,所有玩家最终都会变成森森白骨,只是有的可以得到奖励个火葬,奖励个棺材,有的玩家只能葬在深渊,但是这对于结束了的玩家来说,太不重要了。你说是不是呢?”说完,老者露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

而他的话却像一颗子弹,穿过我的大脑,然后在脑袋里留下了一个拳头大的洞。

我追求的登高望远,我追求的马踏平川,我追求的那些游戏奖励,我写的那些剧本……倒带般的在脑中回放着。

“不,我还没经历过,你都经历了,我要继续下去。就算结局都一样,但是游戏体验才是最重要的。”我不甘心的说道。

“小子,何必硬撑,你又不是伞。”

生存游戏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要生存,我要资源,我从入世者,到野心家,我还有很多角色没有经历,我要去制定自己的规则,我要和这些高级玩家搏斗下去。”最终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咆哮了出来。

老者却依旧十分淡然:“然后呢?”

“无论是谁与这些高级玩家搏斗,都需要了解他们还没变成高级玩家的过程,我需要这个过程。”片刻,我冷静了下来,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当你望向无底深渊的同时,无底深渊也在回望着阁下。”老者低着头,半饷,又说道:“和我年轻的时候一个样。那小子,喝完这杯茶,上路吧,还长着呢。”

我再次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一阵更苦的味道,传遍了整个身体,但这次我并没有抱怨。

“祝你成功。”老者真诚的说道。

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我深深的弯下腰向老者鞠了一躬:“祝你安好。”

抬头看了看上面,依旧见不到顶,形形色色的玩家们各自游戏着,低头看了看下面,新一轮的入世者已经赶上来了,下面的白骨也越来越多了。

我挽了挽衣袖,准备向着上面的台阶跳去,一只鞋底猛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