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老鼠男孩与姑娘。


老鼠男孩与姑娘。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小镇上,住着一个姑娘和一个男孩。姑娘和男孩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形影不离,他们一直住在小镇上,直到她们成年的那一天。

小镇上有一个传说,曾经有一个巫女给小镇下了一个诅咒,若是本镇的人相爱是不可以在一起的,否则将要受到生与死的考验,而且只能有一方存活。

所以小镇里的人,从不敢在小镇中寻找挚爱,因为一个一个惨痛的例子刺激着他们,让他们没有勇气来爱身边的人。

但是姑娘和男孩却从不在乎这些,他们是那样爽快,那样纯粹,谁也不曾去管那些令人有所顾忌的事情,若是喜欢便就要在一起,若是讨厌便绝不强求。

男孩和姑娘的父亲与母亲,明白男孩与姑娘的心意,可是又怎能不去忌惮那可怕的巫语,谁也不愿自己的儿女离自己远去,可是无论怎么劝阻也不曾将男孩与姑娘分开。最后,他们只能同意了。

既然小镇不允许他们在一起,那便让她们一起走吧,远离小镇或许那个恶狠狠的诅咒也能远离他们,即使不能,总可以多遇到一些人多找一些方法,他们不祈求儿女能为自己带来些什么,只要还安安稳稳的生活在这世上,便是自己安心的一剂良方。

于是,在她们成年的那一天,男孩和姑娘离开了小镇,男孩和姑娘何曾不知父母的担忧,但是有一些感情总是让人宁愿舍弃生命也不愿意放弃,青梅竹马或许并不是一个形容美好爱情的词汇,但是却像一滴滴油,一粒粒盐灌溉着他们的生活,那份感情是用长久的食物酝酿出的热血,又怎么舍得无情的抛洒,即便舍得,无了热血又何谈灵魂,那就只剩一个干巴巴皱皱的躯体罢了。

男孩和姑娘一路打听,才得知曾经给小镇许下诅咒的巫女,乃是西方巫神之妹,当年巫女来到小镇,对小镇上一男子一见钟情,两人迅速坠落爱河,可不想男子的父母因为巫女乃是巫神之妹,坚决不同意男子与巫女在一起,便悄悄在男子的饭中下药,并逼迫男子迎娶了小镇上的另一名女子。巫女得知后,大闹小镇,用自己所有的力量许下这般咒语,后来男子也不顾家人从婚礼上逃走,与巫女一起从绝情崖跳了下去。

相传,凡是从绝情崖一起跳下去的情侣,便是在这世上受尽了折磨,一旦两人从绝情崖跳落,便是来生来世,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再相见,或许再不相见便再也不用忍受世人的冷言冷语,再不忍受分离之苦。

只是巫女与男子已经受尽人间疾苦,到底没有走到最后,又何苦让小镇的人生生世世有这无法亲近的隔阂。

男孩和姑娘便一路向西,在这世上能解此咒语之人便只有西方巫神了。他们一路披荆斩棘,乘风破浪,终于来到了巫神的面前。

巫神见他们,并没有问来意,说道:“谁要跟我进来?”

男孩和姑娘相视一眼,:“我!”男孩和姑娘几乎是同时说出口。

“我去吧”姑娘坚定地看着男孩。

“不,让我去,就算我求你。”

巫神看着一直争执的两个人,手袖一挥,“罢了,让那男孩跟我来吧!”

姑娘一把拽住男孩将要离开的手,男孩轻轻拍了拍姑娘的手,“放心,没有什么比让我离开你更可怕的。”

“如果离开是必然,带我一起走,无论地狱天堂,从此不尝分离之苦。”

男孩跟随着巫神来到神殿。

“我可以解除诅咒,”巫神说,“但是必须有人做牺牲,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巫神还没有说是什么牺牲,男孩就坚定地回答道。

巫神点点头,“解除诅咒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你们两人要忍受挫骨削皮之痛,而且之后你们不会再相遇,也不会再记起对方。还有一个,你们并不会受任何皮肉之苦,既然你跟随我进来,那你便要变成门外姑娘最讨厌的东西,能够悄悄伴随着她。”

“我选择第二条。”男孩几乎是没有犹豫的选择,男孩相信,如果是姑娘站在这里,姑娘同样会是这样的选择。

“你真的确定?”

“我确信,只是恳求巫神带话,我会一直陪着她,只是她不会看见,莫要告诉她我变成什么。”

“嗯”巫神轻轻点了点头。

若如此说来,姑娘最讨厌的便是老鼠了,老鼠本无益处,长相丑陋,偷偷摸摸,靠夺取别人的食物为生,愣是谁也不会很是喜欢,男孩同样也不例外,但是男孩却始终没有拒绝。

巫神解除诅咒后,手袖一挥将男孩送回了小镇,接着走到姑娘面前,“诅咒已经解除,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谢谢,”姑娘微微朝巫神笑笑,然后一直看向神殿的大门。

“男孩已经走了,想要破解咒语必然需要有所牺牲,放心,男孩会一直在你身边,只是或许你不知道,”说着巫神走向神殿,“你可以回去了。”

女孩仿佛定住了一般,整个世界都在晃动,可为何只有她静静地站在那里,女孩知道男孩会为了他们所做一切,可是当这世界只剩自己,姑娘即使拥有天地又有何用?

姑娘也回到了小镇,咒语已经破解,小镇依旧和和睦睦快快乐乐,而且再也不会有什么去阻碍镇上的姑娘男孩随心去爱。

只有姑娘仿佛换了一个人,昔日总是上扬的嘴角,月牙般买明亮的双眼消失的无影无踪,男孩去了哪,姑娘不知道。虽然姑娘总有男孩陪着自己的感觉,却有千言万语不能诉说。多少悲欢离合的爱情都在一点一点时间的消磨中渐渐失去了原本的模样,姑娘有多渴望男孩与自己的并肩,非姑娘不能体会。姑娘有多怕有一天男孩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全然不知,多怕最爱的人就在眼前却碰不得爱不得……

男孩回到小镇后便住在了姑娘的墙下,男孩知道姑娘害怕老鼠,于是便将姑娘附近所有可能会有老鼠的地方都驱逐干净。男孩从不在白天出现在姑娘面前,无论男孩多想看看阳光洒在姑娘脸上……

男孩总在黑夜降临的彻彻底底,姑娘的呼吸声均匀后才悄悄的跑到姑娘床前远远的看上一眼,每当月光照在姑娘的面庞,姑娘面颊上的泪痕总让男孩心痛的发疯,可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这样将丧丧失唯一一个看见姑娘的机会。

日子一点一点的过着,三年过去了,整整三年姑娘没有见过男孩。

而这三年对于男孩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恩赐,因为没有几个老鼠可以活那么久。男孩即使是爬出鼠洞都已经不在那么便利,而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三年来女孩变得成熟动人了许多,有许多男子慕名而来,姑娘从未答应过,男孩心里感动却又担心,如果自己不能陪姑娘走完剩下的路,让姑娘有一个好的归宿对男孩来说也是一种欣慰。

某日晚上,男孩正准备去看姑娘最后一眼,因为男孩已经发觉自己的身体可能不能再让他见到明天的阳光。男孩刚要起身,突然一阵微微的频率直击男孩的心脏,男孩立即感觉不妙,疯似的跑出鼠洞。不停的围在姑娘身旁打转,想要叫醒姑娘却只能发出吱吱吱令人厌恶的声音。

姑娘被乱醒,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下意识的躲避老鼠,但是老鼠疯了似的一直追着姑娘,最后姑娘不得不跑出屋外。

姑娘前脚走出房间,周围所有东西都在姑娘面前摇晃起来,姑娘的房子在姑娘面前倒下了,砸的彻彻底底。

原来是地震,一瞬间大街上多了许许多多的避难者,大家都惶恐不已,有许多睡梦中被惊醒的孩子一直闹个不停,哭声充斥着整个街道。

姑娘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突然一个声音在姑娘耳边响起,“男孩一直都在你身边,一直在你身边……”

姑娘一下跑进面前的废墟中,一砖一瓦的翻找,泪水一滴滴的打落在姑娘的衣衫,“我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去做?你凭什么认为你变了模样我便要讨厌你?你可知这三年我有多难过,即使你一直那般模样陪我身边,我也总不至于千言万语无人所说,我若爱你又怎会轻浮般只记得你的面貌,而不记灵魂。”泪水越来越多的留下姑娘的脸,姑娘一直不停的哽咽,不停的说。邻居只当姑娘受了惊吓,吓坏了。只有男孩将姑娘的一言一语听的清清楚楚,可是男孩却没有力气再去见姑娘一面。

也不知过了多久,姑娘终于找到了男孩的尸体,在姑娘捧起那个曾经令姑娘无比厌恶的老鼠时,老鼠渐渐变得模糊,男孩的模样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姑娘的面前。姑娘看着这梦中想了千万遍,深深刻在心里的男孩,那曾经与自己并肩云游的人儿,如今只有这一句冰冷的躯体,心中万般感受。姑娘的泪止不住的打在男孩的脸颊,男孩却永久的感受不到了。

故事到这本就已经结束了,因为在那次地震后小镇上很多人都已经不在了,尽管姑娘曾在地震夜里出现,却也没有人去管姑娘是疯了走掉了,还是在地震中去世了。

而事实上呢?谁也不敢确定,只听天上的云鹤说起,绝情崖下并非绝境,偶尔也有缕缕炊烟,或许那些曾经逃离世间苦难的人会有所新的寄托也不一定。

男孩是否能够陪着姑娘在绝情崖下共度一生,世人不知,也不再有人愿晓。若是在的话,便让云鹤带去我的一份祝愿吧!我难得能见这么纯粹的感情,便当锦上添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