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榆林产妇跳楼身亡:他们都说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可他们不用生孩子


今天刷微博,刷到一条热门。“榆林产妇跳楼身亡”。

因为四个半月前自己刚历经了生育之痛,所以点开详细了解了一下。

榆林产妇跳楼身亡:他们都说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可他们不用生孩子

医院出具的说明书

原来是产妇妊娠41周,胎儿头径太大,顺产不下,于是要求剖腹产。结果丈夫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医生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产妇惨痛之下还拖着笨重的身体去哀求自己的丈夫。两次都哀求未果。产妇最终选择跳楼轻生。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没有生过的女人和从不需要生育的男人怎么会明白?

有人形容是被雷一次又一次劈中,揉碎,又组合在一起,然后又被劈开。

那种痛,至今想来心有余悸。我是不可能再去经历一次了。若说第一次生育,是因为想要一个爱情的结晶,顺便延续下自己的基因和血脉。那么第二次生育,就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电视剧中常看到女人生育的情节,多是描述难产。其实不管难产还是很顺利的生产,女性都需要经受那样的痛苦。

歇斯底里的哭喊,痛不欲生的嚎叫。这些在待产室,都是极为寻常的场景。

不要提外国产妇是怎样轻轻松松就把孩子生下来了。首先,国外的无痛分娩技术就比国内普及得好。现阶段的中国,拥有无痛分娩技术的医院全国可能就只有13家。

我是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建卡生产。一早就被告知这里没有无痛分娩。若想无痛,只能去华西二医院和省妇幼。

华西二医院迟迟挂不上号,于是去省妇幼咨询,打算转院。却被护士告知,不能由产妇自己选择。到时候能不能无痛分娩,还得医生说了算。

遂罢。自己不能做主,和有没有无痛分娩这项选择,差不多不大吧。何况转院又要做一系列已经在省医院做过的检查。没有任何意义。于是,还是在省医院生产。

我算是产程非常顺利的产妇了吧,凌晨两点半入院,清晨六点开宫口。不过那时我已经是被痛醒的。

最开始,是断断续续间隔一分钟的疼痛。后来,变成了每半分钟痛一次。痛的时间越来越长,痛感越来越强。

我从尚能咬牙坚持,到再也难以忍受,也不过过去了两三个钟头。而宫口还在一二指之间徘徊。但我已经痛得开始嚎叫了。躺在我旁边的那名产妇,生二胎,当时还在轻松地跟丈夫通电话。

先生一直守在待产室外,听到我哭,一下子冲进来。护士是不允许男人入待产室的,于是双方交涉许久,又多交了几百块钱,先生才被允许入待产室陪我。

榆林产妇跳楼身亡:他们都说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可他们不用生孩子

比这个样子还要狼狈千倍

当时的我已经毫无形象,事后想起,彼时的自己与85版《红楼梦》中林妹妹身死前的枯槁模样极为相似。

又痛着忍到了宫口开三指,我已经滴水未进半日,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只是呻吟。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干嚎着,一遍一遍地掐着先生。

终于,医生见我可怜,告诉我可以上镇痛仪了。我以为是打麻醉,忙不迭同意。结果搬进来的是一台仪器,靠电力来麻痹产妇的痛感。但,效果甚微,原来医生口中所说“有些人用了有效果,有些人没效果”不是客套话。

一直痛到下午两点半,宫口开到六指,我才被推去产房试顺产。如果产不下来,只能转剖。好在,半个小时未到,我就顺利生下孩子。

从产房里出来的时候,我听说另一个女人宫口开到三指就忍不下去了,强烈要求剖。

每个人的痛感都不一样。有些人轻轻松松就把孩子生下来,自己还笑称像下蛋,而有些人却是九死一生,挣扎着坚持下来。

那些对生育之事能调侃着说“生孩子嘛,肯定会痛一下的”这些人,无论男女,无论生没生过孩子,都是非蠢即坏。

即便是看着我经受这种痛楚的先生,在我产后说出“看着你被推进产房,我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样深情款款的话,也仍旧会在别人问及是否要二胎的时候,笑着回答“以后有条件了一定会再生一个。”

若我抗议,他便敷衍“都说了以后有条件再说啦”;若我生气,他便无辜地看着我说“这一次你说不生不生,痛痛痛的,最后不也生下来了么?”

生孩子的不是他,所以他没有切肤之痛,也无法感同身受。即便看着妻子在自己面前呼天抢地,他也只觉得那种痛是忍一忍就能过去的。况且,这次生了,下次熟能生巧,又会痛到哪里去呢?

那名榆林的产妇,我不知道该说她幸还是不幸。若活下来,不选择离婚,将来会不会被逼着生二胎。生二胎时又会不会也是此番情景?

可若说她幸,我又说不出口。在仍有人认为女人只是一种生育工具、产妇的痛苦无足轻重的这片土地上,我只能说,我生下的是个男孩,我万分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