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吃一碗热冬果,才不算枉来兰州


这几天重庆气温降得厉害,一时难以适应,坐在沙发上咳咳个没完,母亲让我去楼下买点感冒药,我也不去。不爱吃药,咽不下去。别看我三十岁的人了,吃药时却抵不上个小孩。要大人看着,一个不留神我就偷摸着把药往沙发缝里塞。

几日了,还不见好。母亲没办法,去楼下买了几个黄皮梨。取核切块后,上锅加水加冰糖,熬好后端给我,母亲则在我旁边坐下身来,“热冬果啊,还是我们兰州的好。这黄皮梨总归是差了点味道。”

吃一碗热冬果,才不算枉来兰州

倒是让我想起了在兰州的日子来,每年一到初冬,总能见到肩挑扁担的回族老人。叫卖“热冬果”的吆喝声飘荡在大街小巷,扁担一头放置碗筷另一头燃着火炉的情景是老兰州人共同的记忆。

走过去,煤火炉上一口特大砂锅,煮着黄橙橙的大梨。冒着缕缕白汽,散发着淡淡的药味和清香。叫上一碗,连汤带梨食之,浑身舒畅。不仅解渴消寒还清肺止咳,在物资匮乏的过去,热冬果还是一味良药。

吃一碗热冬果,才不算枉来兰州

现在的兰州人也吃热冬果,不过大多在街边的小吃店里,自己家里煮的也有。不同的是街头售卖的热冬果不用切开,都是整个煮的,煮熟的冬果梨内在酥烂,外表依然亭亭玉立。想品尝的人一般都是一人一果,一果一碗。如果自己在家随时煮梨吃,自然就切成块来煮,省时快熟。

热冬果制作简单,只需将梨尾剖开掏出果核,放入红枣、蜂蜜、冰糖、花椒,再加入清水加姜片炖煮到烂熟,使梨肉入口即化,梨皮脱落。

吃一碗热冬果,才不算枉来兰州

冬果梨是本地特产,梨渣较大,口感也粗一些,但是,它梨汁丰富,酸甜爽口。作热冬果非得要这种本地梨不可,否则,没那味道。煮熟了比生着要好吃,别有一番风味。甜酸绵软,可口的很。尤其是,热冬果是秋冬季润肺止咳治疗感冒的好方子。

儿时母亲也会熬些热气腾腾的冬果梨让家人吃,我最爱的就是踮起脚立在那口大铝锅边上,透过锅盖跃起时的缝隙窥探里面翻滚的梨块。然后分的一人一碗,喜滋滋的抱着碗坐到大门口上去了。

吃一碗热冬果,才不算枉来兰州

仿佛满院子都沁着梨的清香味儿,怎么也散不去。再抬头对着在院子啄虫子的鸡一阵逗乐,这时候母亲总会走过来,嘱咐我快点吃,锅里的都给我留着呢,再舔一舔嘴满足的去盛第二碗了。

在兰州繁华的西关什字街头,有个热冬果雕塑。已经成为《黄河母亲》后又一个兰州的标志。下担子的老人正在为买主舀热冬果,一旁的孩子垂涎欲滴,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有意思的是雕塑《热冬果》前的小方凳,像驿站一样成了游人临时休息的绝好之地,行人抢着坐在凳子上歇歇脚,看看街景或和雕塑合影,好不热闹。

吃一碗热冬果,才不算枉来兰州

有一年,热冬果雕塑的那个可爱小孩突然不见了。把附近的兰州人吓得到处奔走相告,以为谁把雕塑偷了。后来真相大白,原来是被附近某商场的保安拿去维修了。虽说是场误会,但也可见热冬果在兰州人民的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