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太傻


1

“那个,我有宝宝了。”

“哦。”

“你不高兴吗?”

“没。”

“那还不祝福我?”

“恭喜。”

军哥实在是不知说些什么,他的心里莫名的难受。和他对话的是杏儿,他的初恋。只是如今他们早都不在一起了。

自从分手第一天,杏儿删除了军哥的微信,号码等等,仿佛要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扫除一般。军哥懂,既然分手,又何必再去关注呢?

杏儿没有他的年龄大,他大她三岁。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可男孩子要大三岁呢,是不是要抱一火车金砖呢?可再多的金砖,仿佛也早都是过去了。

如今他们分手了。分手是杏儿提出来的,她和军哥认识五年了。这五年,军哥一直对她很好。分手的理由她竟然说了句不合适,军哥听了有些无奈,不过也没说什么,一心挽留。

可他懂她,她决定的事儿肯定在心里想了很久了。所有的努力仿佛变成了徒劳无功。

也罢,她收拾了行李,把钥匙都给了军哥。

开门的那一刻,军哥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她使劲挣脱,军哥舍不得松开。五年,他们的青春,还有属于他们的爱情,即将付诸东流了。

军哥说了句:“保重,如果外面的世界不好玩,记得回来,我等你。”

杏儿挣扎开,没有回头,拉着行李箱,走了。

2

剩下军哥一人,守着陪伴他们五年的出租房。

这屋子不大,也就八个平方。除了一张床,一个简易衣柜,剩下的就是一个书桌,桌子上摆满了书。

日子过得不如意,他从来没有放弃看书。倒不是非要出人头地,只是他渴望能够多读点书,给自己的生活多少带来些帮助。

毕业了,他们就来到南京,这儿生活节奏不慢。她喜欢这儿,做梦都想来。这不军哥陪着她来了,而且一呆就是五年。

她想考编,军哥慌慌张张跑到书店,精挑细选为她买了书。不曾想杏儿看了几天,觉得心烦意乱,也就把书放到桌子上,不再去翻。

军哥舍不得,整日回来一有空就拿着看。杏儿问他是不是也要考编?他笑着说没,只是装装样子罢了。

开始没有工作经验,算是实习,工资不高,两个人也只能够生活。

有时工资迟迟不发,军哥只能借兄弟吃饭了。他不好意思开口,可兜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了。那儿的饭菜很好,虽然价格不高,可在他看来仿佛成了天文数字。

军哥没有借过钱,为了生活,他找了自己几个好兄弟,有的过得不好,有的还行,聊了半天他才开口问他们要钱,声音很小,可总算说出来了。

好不容易借到了几百块,除了话费,还有水电费,剩下的只能撑到十来天了。他每天都在看着手机,希望它能来信息,他太需要那份工资了。

他住的房子距离市里很远,每天早早的起床,为的就是赶上公交,不会迟到。杏儿也是,每天俩人一起,从出租屋到公交站台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

有很多小路,也会经过一段小桥。风景不错,可日子久了,总觉得两只脚走的疼。他们在这座城市留下了,留下的方式并不太完美。

整日挤在小小的屋子里,过着油盐酱醋的生活;很多时候都会吃泡面,也许可以节约不少饭钱。

有时为了很少的加班费,军哥也会偷偷的熬夜。他困,可他知道自己得坚持,自己像支队伍一样去和困难和坎坷战斗。

他的世界里,到处都是杏儿的影子。

也不知什么时候,军哥的手机屏保换了照片,都是科比的。

军哥明白,自己吃点苦,多挣点钱,早点搬出去,换一间像样的房子,换一间有单独卫生间的房子。

3

其实,分手怪杏儿。她在网上遇到了一个男孩,长得比军哥帅气多了,她和他聊了很久。

终于,杏儿觉得是时候说分手了。于是和军哥分开,她去找了他。

男孩长得确实,比军哥好看。他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其实平日里也就是一名搬运工。都说恋爱的人智商不多,杏儿就是这样一个人,她不管他的职业,她以为的爱情不会因为职业的高低而改变。

她喜欢他,他爱她,这就够了。自从杏儿和男孩一起,日子觉得比过去好多了,她不用整日走二十分钟的路程了,也不用挤公交了,甚至她都不用上班了。

男孩舍不得让她干活,甚至一日三餐他都会叫外卖。那一段时间,杏儿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可不曾想过了几个月,男孩手里钱花没了,竟然还学会了打游戏,整日跑去网吧,经常迟到,工作没了。剩下的不多的钱还要时不时的充值游戏更新装备。

杏儿劝他不要玩游戏,男孩根本不听。为了生计,杏儿找份工作,又开始整日的奔波。可一个人的力量不多,加上男孩整日浑浑噩噩,杏儿也觉得喘不过来那份压力。

终于在一个下雨的晚上,他回来了,看到没有晚饭,他耍脾气,杏儿觉得委屈,就说道了几句。不曾想他来了句:滚,现在就给我滚。

忽如其来的爱情,有时会比平淡的生活来的更猛烈,更有新鲜感;可偶尔也会给人无奈。

那一刻,杏儿哭了。她再次收拾了行李,只是这一次离开,没有拥抱,只有狂风、暴雨,泪水……

4

雨中,杏儿不知何去何从,她走了很久才遇到一辆出租车,坐在车上,泪水依然。

她没有地方可去,陌生的城市比不了南京熟悉的街头,她不知去哪儿,绕来绕去就让师傅去了一个宾馆。

她想去酒店,可价格太贵;兜里的钱不够,窗外的雨越来越大,车子的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

到了一家宾馆,她慌慌张张拎着大包小包,可一摸口袋,钱包不见了,她开始到处找,包里,车里,找遍了都没有。

那一刻她又哭了起来,师傅知道后,说了句:“丫头,算了,不收你钱了,你赶快找个地方落脚吧?”

杏儿听了感动,谢了出租车师傅。拎着大包,小包,唯独没了钱包,身份证,银行卡可都在里面。无奈,她想到了他,没错,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被她按了出来。

电话通了,可她迟迟不说话。

“怎么了?请问你是?”军哥在电话里问着;

没有回音。

“要是不说挂了?”

“别,别挂,军哥,是我,是杏儿。”她一句话哽咽了半天,又哭了起来。

“杏儿,怎么了?你在哪儿?怎么了?”

“我和他分了,钱包也丢了,现在外面下雨我没地方去。那个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肯定会还你的。”杏儿恳求着,她不想找他,可又情不自禁。

“你加我微信,我现在给你转过去。”

杏儿激动坏了,赶紧挂了电话,开始加军哥微信,太熟悉不过的微信号,一切仿佛又在昨天。

那一晚,雨很大,没有停,可她睡得很香。

5

诺大的城市,她找不到房子,又来找军哥。

他找了那座城市的朋友帮忙,给她找一套不错的两室一厅,他还偷偷的为她付了半年的房租费。杏儿高兴的搬了进去。

朋友心里不爽,偷偷问他:“军哥,你说说你们都分手了,你干嘛还要对她那么好?”

“不知道。”军哥笑着。

朋友气得直摇头,还挂了他的电话。

后来,杏儿母亲病了住院,急需用钱,她到了医院才发现,原来有时候,钱在医院只是一个数字,很快就没了。可母亲的病情没有好转,她心里着急,找到他的号码,那一刻她犹豫了,可她不管了。

军哥听说了,没有犹豫,把钱转给了她。她把他的钱立马取了排队交医药费还有住院费,后来她母亲出院了,军哥又给她发了一个红包。

看着手机屏幕,杏儿再也忍不住了,她失声哭了起来。她懊恼她曾经的愚蠢,也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这一切再也回不到过去。她要挣钱,尽快还给他,他为她付出的已经太多了。

杏儿有个弟弟,没有读大学,初中毕业就去打工了。找了一个对象,可人家要的彩礼不少,这不是个小数目。

一家人能借的全都借了,可杏儿知道,军哥那儿没有借呢,反正以后她会还给他的,就这样理所当然的给军哥通了电话。

这些年,军哥手里也没攒下多少钱,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军哥开始第二次找朋友借钱,当听说他借钱都是为了杏儿的时候,好多兄弟不理解:“军哥,都分开那么久了,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也不知道。”

听到出,军哥在笑。

6

后来,杏儿嫁人了。

男孩是老家邻村的小伙子,也没读过书,可本分老实,又能干,出了名的孝顺。

不久杏儿怀孕了。她第一时间告诉了军哥。

“那个,我有宝宝了。”

“哦。”

“你不高兴吗?”

“没。”

“那还不祝福我?”

“恭喜。”

军哥不知所措,是高兴,是难过,还是一腔惆怅涌上心头?

杏儿接着说:“对了,军哥,你看我,借你的钱,到现在还没还给你呢。”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那一刻,杏儿挂了电话,抱头痛哭了起来。

太傻

你在梦里,我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