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01

无论是冷血的丈夫让马某绝望,还是宫缩的阵痛令她痛不欲生,当陕西产妇马某带着即将出生的胎儿跳下楼去的那一刻,中国医疗就已经蒙上了抹杀不掉的阴影。

这份沉重的悲哀中深深地透露出对人性的拷问,对医疗制度、人文关怀的质疑。

首先,为什么产妇痛不欲生,医院不及时打无痛针?哪怕没人来买单。

第二,为什么产妇的生产方式选择权要交由他人处置?哪怕是她的丈夫。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02

中国:顺产很少打无痛针;

美国:顺产90%打无痛针。

大多数产妇和其家属对生产时麻醉的知识知道的及其匮乏,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打无痛针。加之,国内医院顺产很少打麻醉,大多是剖腹产才会打。产妇和家属总担心麻醉剂的副作用会影响胎儿智商,其实这是个非常大的误解。

产妇在生产时对疼痛的感觉其实有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时候产妇还不能具体说出是什么地方疼,这主要是由于整个肚子皮肤的神经和人体的痛神经都是关联的,所以产妇的后腰、腰部这些地方都有可能会感觉到疼痛。

到第二阶段的时候,产妇就能比较清楚的感受到疼痛的部位在阴部了。不同的产妇对疼痛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的宫缩程度不同。而且,宝宝的个头差异也自然会导致不同程度的疼痛感觉。相比于二三十年前,现在孕妇的营养更好,胎儿的个头相对大,妈妈的疼痛感自然也会更强。另外,产妇骨盆的形状和大小也有差异,这也会导致疼痛感觉的差异。

其实,顺产时打麻醉在国外是非常普遍的。

顺产的时候主要会采取下面这几种麻醉方式:

1、IVmedication(加在点滴里面的麻药):

加在点滴里的麻醉药在美国常用的有吗啡Morphine,、Fentanyl和 Nalburphine这三种,具体选择哪一种要根据产妇服药的历史和过敏史来看。

一般加在点滴里的麻醉药使用的药量会很小,在产妇的血液里都观察不到,所以也不用担心影响宝宝的问题。IV medication一般在生产的早期阶段来使用,副作用是大部分产妇可能会出现明显的恶心、呕吐现象。

2、Pudendal Block:

这个是用来麻醉整个阴部区域的,一般在生产的第一第二阶段使用,用了这个麻醉药后缝合就不会感觉到疼痛了。

3、Nerve Black—Epidural:

Epidural是美国大部分产妇选择的麻醉方式,一般也是用在生产的第一第二阶段,它是通过控制药量来控制麻醉药起作用的时间,麻醉的时间非常灵活,任何时间都可以。产妇开2指到开10指之间都可以。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图片为作者本人真实照片

03

中国医院:先交费,再治疗。

美国医院:可以先治疗,再付账。

在陕西产妇疼的两次跪地求饶时,医院也只能保留劝说她丈夫,只要她的丈夫不缴费,就无法实施任何行动,无论是打无痛分娩针还是行破宫产术。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在美国,无论你是不是提前缴费了,只要本人签字认可,医生就会马上施行手术。

04

中国医院:产妇手术单要家属签字认可

美国医院:产妇手术单由产妇自己签字

榆林这家医院的解释是怕术中产妇出问题的话,到时候说不清楚,家属会闹事。这样的解释难道不是一方面表现出怕承担责任,另一方面社会已经到了医患之间缺乏基本信任的地步吗?

如果一个女人对自己的生命权、生产方式选择权都无法把握,要三番两次求他人开放自己对生命的选择权,这要多么可悲啊?

我40岁怀孕时,在国内产检,医生说我高龄二胎很危险,一通吓唬。请先别反驳,我用“吓唬”一词一点也不夸张。我看了国外一些文献,当时觉得没必要做唐氏筛查,因为并不准确,医生就一通说我有问题你要自己负责等等,到时候不要找医院,来了几个医生轮番地说我。最后我还是坚持没做唐氏。医生就在我各种单子上给我盖上“病人拒绝唐氏筛查”字样的章子。

因为这章子,做B超的医生居然用看稀有动物的眼光看我,恍惚还骂了我一句什么。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这可是一家三甲级医院啊。

我心情及其不悦,一张机票就来了美国。

仗着我曾在美国留学熟门熟路,在我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很快我就找到了一位华人医生。第一次去他诊所的时候,我心情忐忑不安。带着被国内医生恐吓的阴影战战兢兢问道,“医生,我高龄有问题吗?”

没想到医生居然笑了,“你这算高龄吗?你看我外面坐着的印度人、美国人还有华人好几个快50岁的了。”

看过B超后,医生乐呵呵地说,“一切正常,该吃吃,该逛街逛街!不要自己给自己压力。”

医生对我没有做唐氏筛查,并没有表示惊讶,轻松说了一句,没做就没做,这不重要。

当然,作为一名普通孕妇,我也无意过多问询它其中原理,我只知道自己当时的心情有如一块铁锤落地,这才是对一个孕妈妈来说,最重要的!

生产的时候,我先生全程在手术室陪同,医生让他握着我的手,一起见证小宝宝来临的瞬间。在此之前,一切手术单都是医生让我本人签字的。没有要求其他任何人签字。甚至连征求他意见都没有,都是我自己做主。除了预付的一部分外,产后多余出来的费用账单直接邮寄到家里,回寄支票或到医院补交都可以。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图片为作者本人真实照片

04

中国:生孩子疼痛是正常 

美国:任何疼痛都不应该发生

相信很多在国内生产的产妇都经历过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无论是医生还是家属,甚至是产妇本人,都已经理所当然地认为,生孩子就是要痛的,不痛不正常。

其实不然,我在美国生产的亲身经历告诉我,生孩子真的可以不痛。

亲眼看见两个顺产的妈妈,在开了四指的时候,医生就给打了无痛针,整个手术全程无痛。手术中间,她们的丈夫还用DV记录下这一切,妻子在整个产程中是一直微笑着的。

我是剖腹产,下了手术台之后的一整天我都在等待传说中麻醉过后的阵痛,但不幸的是,我还没等到就出院了。

另外,在我生产前几天我感冒咳嗽了,几乎咳得停不下来,我的产科医生也给我开了咳嗽药,他说这个药不会影响胎儿,人不能难受是首要原则。

我在医院时,有几个美国护士轮流值班,每当我咳嗽一次,她们就会说,“I’m sorry.”表情就像是她们做错了什么似得。我真搞不懂她们为什么会抱歉。

护士会不断问我目前是否感觉不适或者有疼痛感,若有在哪个等级。护士边说着,手边指着墙上的一张疼痛等级表。从1到10级。我每次跟护士说在1-2级,可以忽略不计。护士都会很紧张地问我要不要止痛药。

美国医院真的非常重视你的疼痛感,他们认为这不是人应该承受的,他们的医学目的很重要得一部分就是为了减少人类的痛苦。

而且护士每天给我搽身,她们换床单的技术也是一流的,病人根本不用起床,就躺着,她们就能一点一点把床单给换了。住院三天,每天都要换新。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05

真的,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都不是一个单方面的原因。特别是自杀,对于一个人来讲,这是有多么绝望才会做出的选择。

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正如,很多年前,我一个小学同学的姐姐因失恋在她家小储物间服敌敌畏自杀一样,我同学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一辈子都记得。

我:你姐姐失恋就自杀,怎么如此脆弱?

同学:我姐姐除了失恋,当时还失业了,当天又被我爸妈暴打了一顿。

其实,想自杀的人永远不会只为一个原因。

从陕西产妇自杀看中美医疗差距:有心的伤,但身体的痛是导因

我们国家医疗技术其实已经非常发达,不是不会使用这些技术,也不是做不到先手术再缴费,也未必不能把手术的签字权还给病患自己本人,而是在骨子里,医院还及其缺乏浓厚的人文关怀,导致对先进技术的不屑使用,对病人的痛感不能感同身受,对死亡的发生没有预知的慈悲。是的,这是一种慈悲。

我们亟待学习一下先进国家医院的做法,未来这些惨剧或许会减少发生。

作者简介

非凡的希瑞,佛学素食倡导者,博士,英语零基础百天学会法发明人,曾服务于世界500强美资企业多年,现任国内某教育集团副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