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残皂雕刻的佛像


残皂雕刻的佛像

“宾哥,有人来砸场子!”

“呸,哪个龟孙子,敢在老子头上动土!”

宾哥抄起木棍,领着一帮小弟冲出迪吧门口,看到一伙人拿着啤酒瓶纷纷砸向迪吧大门,门口一片狼藉,地上满是啤酒瓶的碎片。

为首的是个纹身的秃子,叼着烟,斜着眼朝他喊道:“那谁,看什么看!你们老板得罪人了,弟兄们上,给我狠狠地砸!”几十名小青年,拿着家伙作势冲上来,宾哥全身的血涌上脑门,大吼一声:“谁敢上来!”,弯腰抄起地上的一个酒瓶,朝那秃子头上砸下,“啪”的一声闷响,酒瓶应声而裂,血如泉出,秃子鬼叫了一声,捂着头滚到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呜呜的警笛声……

宾哥手上戴着手铐,穿着囚服,被送往拘留所的狱室。所里的犯人不止一次见过宾哥,他们眼中的宾哥个子高大,刻满纹身,模样凶悍,人见人怕。

宾哥被带到一个狱室,里面两个通铺,上下横七竖八地躺着人,他被安排到靠近厕所的位置,这个所谓的厕所,由一个不到半米高的隔墙隔开,整个房间充满了刺鼻的尿臊味。宾哥抬眼看了看四周,指着房间另一角落的“黄毛”说:“你,给我过来,和我换个地!”,“黄毛”老大不情愿地起身,宾哥是个狠角,监狱里流传着宾哥一言不合打伤犯人的“光辉事迹”,这样的主得罪不起。

换了位置,宾哥眯上眼打盹,这个地方,他进进出出不知多少回了,干这一行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营生。宾哥记不得自己哪年入的行,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人欺负,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那是他读中学时,母亲改嫁,父亲沉迷赌博,也不管家里,只有奶奶照顾他。班上的几个男生总欺负他,有一次竟用打火机把他的头发烧着了,他感到脑后一阵剧痛,接着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他抓起校服把头包灭,一摸,后脑勺光秃秃的了,活像鬼剃头。众人看到他这副模样,都哈哈大笑起来。多年的屈辱和愤恨,像熊熊燃起的火焰,灼烧他的心脏,他不顾一切地抄起凳板子,朝那点火男生的脸打过去,板子断了,男生摔倒在地。宾哥骑在那男生身上,用剩下的半截板子狠命抽那男生的脑袋,直抽到自己都抽不动了,才停手。从此,再没人敢欺负他。宾哥得出一个信念,谁的拳头硬,就谁说了算。他一打便一发不可收拾,打得道上都出了名。顺理成章地看起场子,过着打打杀杀的生活。

宾哥把思绪收回来,又左右看众人,在一帮浑浑噩噩、麻木冷酷的人中,有一个人很特别,他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麻布衣服,长头发随意打了个发髻,神情安然地盘腿而坐,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宾哥观察了他许久,他开始合掌念经,念了一会儿又闭目静坐。“真是个怪人!”宾哥心里想,禁不住又多看了他几眼,慢慢的,睡意袭来,他闭上眼睛昏昏睡去。

睡梦中,宾哥又梦见这些年来被他打过的那些人,带着各种狰狞的面目,头淌着血的,缺胳膊的,折了腿的,血淋淋的他们,愤怒地围绕在宾哥周围,有的伸出手掐住他的脖子,有的拿刀子往他身上捅,血一滴一滴地流下来,染红了地面……

“啊……”宾哥被吓醒了,自从看场子后,他睡觉总是被噩梦缠身。这是他不为外人道的隐痛,他的小弟们自认为狠毒的大哥,内心深处却有难以磨灭的恐惧。他惊恐地看着四周,才发现原来自己还在监狱里。夜半时分,狱室里二十四小时都开着灯,伴着阵阵雷鸣般的鼾声,他看到那个人背着他坐着,低头似乎在摆弄什么东西,鬼使神差的,他下了床,走到那人面前。

“喂,你在干什么?”话刚出口,他惊愕地看着那人的手,原来那人在用磨尖的塑料勺柄,变成一把刻刀在残皂上雕刻一尊佛像。那块残缺的绿色肥皂,佛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碧绿的佛像慈祥端庄,温文尔雅,眼神柔和,微抿的嘴角散发着慈悲的笑容,那微笑,让人觉得舒畅亲切,仿佛沐浴在柔和的阳光中,忘却了人世间的纷纷攘攘……

宾哥的心变得柔软了,他的内心充满了祥和与喜悦,泪水涌出他的双眼。被丢弃在角落里,当垃圾扔掉、满身污垢的残皂,被一点点地雕刻成一尊美丽庄严的佛像,化腐朽为神奇。他觉得那把刻刀雕刻的不是残皂,而是自己满是污秽的心,在刻刀下一点点剔除污垢,剔除杂念,那些温暖纯净在厚重的污垢下逐渐显现,心中充满光明,充满希望。他仿佛看到那个没有变坏的自己重新崭新地站在面前,看到少年不知忧愁的年纪,死去的奶奶还活着,挽着他的手走着,消融在一片阳光里。

“师父……”为了表达他的敬意,宾哥双手合十激动地说:“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这样专注地在肥皂上雕刻。你把一个没用的肥皂,雕成一尊佛像,让我非常惊讶。我是看场子的,一直过着喊打喊杀的生活。但现在我想转行了,找一份工作好好做人……”

说到这,宾哥再一次流下了眼泪,那人抬头望了他一眼,眼神平和安祥,宾哥感觉到内心从未有过的平静。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做过那些恐怖的噩梦,像变了个人,生平第一次,他想重新做一个好人。

慢慢的,狱室里的犯人都知道了雕刻佛像的事,大家睡不着的时候会围着那人观看,那块残皂已经被那人用刻刀和手打磨得晶莹剔透,似一块玉石雕像,看到的人无不称奇,有人流下眼泪,有人发誓出狱后再也不作恶,一块残缺的肥皂雕刻成的佛像,感化了像宾哥一样的他们,给他们本认为晦暗的人生,带来一丝光亮和希望……

半年后,宾哥终于出狱了,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阳光很灿烂……

一元小说训练营+45+第二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