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你还在岁月里无声痛哭,叫我怎能不努力成长


你教会我的诗和远方: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你还在岁月里无声痛哭,叫我怎能不努力成长

在我没有记忆的年纪,没有你觉得记忆;在我刚刚开始记事的年纪,还是没有你的记忆。你的归来,不是因为我,而我的生活却因你而改变。

我应当看动画片的年纪,我和爷爷一起看新闻联播;当同学在看偶像剧的时候,我和爸爸一起看这武侠剧。爸爸在我上了小学一年级之后,才出现在我的世界。他告诉我江湖儿女江湖事,他说女子应当有所为;他告诉我“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是金庸作品的首字组成的对联,他说江湖儿女多英雄……

我爸爸只读过初中,却非常喜欢看书,当然各种武侠小说。他用他的智慧启发这我做人,他用他有限的知识告诉我诗和远方,他教会了我诗和远方。

他打算教我喝酒,我却无法学会

孤独的心灵,总在追寻孤独的寂寞。那个教会我诗和远方的人,还在他的江湖里磨练这。而闯荡江湖怎能没有酒呢,他曾经试图教我喝酒,而我却无法学会。

我爸爸把一小杯酒,偷偷的拿给我喝,却被妈妈发现了。妈妈把爸爸臭骂一顿,自此爸爸再也没有提过了。而我也是在高中毕业之后,才知道原来我酒精过敏,喝酒这件事怕是永远学不会了。

不会喝酒,去闯江湖,去追寻诗和远方,这一切似乎早已预示着故事的结局。

你在岁月里奔波,失去了英俊的外貌,染上了尘埃

我从来不知道我是可以脆弱的,在别人家的小孩子天天打电话给父母抱怨这抱怨那,我们却很少通话,因为江湖里的好汉都是“打碎的牙往肚里吞”。

而我后知后觉得知道,原来那样的小孩这找人喜欢时,我试着给你打过一个电话,可是这通电话,却是冰冷的机器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回我。在所有的室友都和爸妈哭诉完考试难之后,还是没有回电话。知道晚上,妈妈打电话告诉我你身体不舒服,在睡觉,我才弱弱的开口,告诉我考试好难,好多做不来……

那时候的妈妈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原来爱哭的小孩真的有糖吃。直到放假时,妈妈才叫我回家,在我回家的路上妈妈才告诉我你出事了。

那是我第一次示弱得来的舒适感,到最后却是晴天霹雳的打击。妈妈让我回家马上去医院,我爸爸从三楼摔下来,隔壁人家的地基上的钢筋穿透了大腿,还有一个工友摔在她身上……

那是我第一次学会向父母哭泣,没想到却是那个结果。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高一的期中考试,而那个岁月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从此岁月漫长,我更要学着接受一个人努力的成长。

其实我早该想到,我爸爸是一个英雄,怎么会因为一点小病而一直睡着不给我打电话。爸爸是个英雄却也是个普通人,在岁月里奔波,他被风吹雨打,他被岁月打磨,他失去了英俊的外表,他的皮肤变得黝黑,他的身上沾满了风尘……

故事还没结束,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和别人谈起我时,总是满满的骄傲“我女儿很独立,从来不要我来管”。我学着独立成长的路上,我就是爸爸要我做的那个大侠……江湖凶显,自己去闯。

当我自以为足够独立的时候,其实我还在靠着我的爸爸。还在读书的我,依旧花着父母的钱,依旧是个不太成熟的孩子,依旧还会惹父母生气……

我以为我的成长,比起同龄人已经足够成熟了,却不知道那是不够的。我爸后来一直身体不好,加上一直以来就有的结石,他终究抵不过年轻的时候了。

就算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的时候,他还在用他的倔犟强撑着去工作。爸爸总是习惯性的工作,习惯性的倔犟。他身体里的结石,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结石痛的时候,他一个人骑着电动车到十几里外的陈爷爷家去看病;放我在家的时候,爸爸在路上结石痛得不行,独自去陈爷爷家打针,最后是在制不住陈爷爷只好给他打了一针吗啡;然后这个提着大袋中药,刚刚打过点滴的男人回家放下中药有继续工作去了。

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却在我的心里泛滥成灾

我要怎样才能追的上他的脚步,那样步履匆匆,那样马不停蹄……当岁月再一次将他的身影从我的眼中拉开,我只知道他在岁月里无声的痛苦,我要怎样努力才能追上他。

你还在岁月里无声的痛哭,我怎能不努力成长。我要用你遗传给我的倔犟去包容你的倔犟;我要怎样才能最快的接过你身上的重担;我要怎样才能让你的哭声不再是抑制的、无声的;我要怎样才能阻止岁月的风尘沾染你的身躯;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正真的快乐……

你在岁月里无声痛苦,只因瞥见你眼眶尚未了流出的泪水,我更要努力成长。长到能与你并肩,长到我可以潇洒的告诉你“还做什么工作,我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