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请这个男人爱我


请这个男人爱我

图片来自网络

文/周寒舟

1

错过了电梯,年欢正想哀嚎一声“倒霉”,却眼尖地看见另一部电梯已经到了一楼。

她又暗自庆幸,觉得自己难得有这样人品大爆发的时候。

可是电梯门一开,看清里面的两个男人时,年欢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净。动作比脑子反应更快,转身就跑,却还是被长手长脚的男人给抓个正着。

顾长安设想过无数种俩人再见面的场景,却没料到会是这样一场猝不及防。

两两对视的几秒钟里,他看清了她脸上惊愕的表情,和一瞬间通红的眼,当然还有她下意识转身逃跑的动作,而他几乎是出于本能地伸手抓她。

是她先出现在他眼前的,离开就由不得她了。

“年欢,你还想去哪里?”顾长安抓着年欢的手腕,迫使她转向自己。

年欢不敢看他,视线落在他抓着自己的手上。他的手掌很大,圈在她细细的手腕上,手指白净修长,骨节分明,很漂亮。

“长安,注意你的身份。”

霍振东不悦的声音响起,才将年欢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她看一眼不远处人来人往的大厅,反应过来,以顾长安现在的身份,俩人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于是她腕上用力,再次试图挣开他的钳制。

顾长安却不松手,“回答我,年欢。”

他声音清冷,淡漠疏离,唯独“年欢”两个字叫得深情暧昧,一如从前少年时,听得年欢心颤。

年欢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翻腾的情绪,努力扯出一个笑脸,抬头迎上对面两个男人。

他们有三分相像,一样是祸国殃民的脸。

只是霍振东久居上位,西装笔挺,尽显成功男人的成熟魅力;顾长安恣意随性,白衣黑裤,处处散发着初恋少年的暧昧吸引力。

“霍先生,顾……顾先生好,我……”

话未说完,年欢就被顾长安的动作打断了。

他另一只手突然揽住她的腰,将她带近两分,低头在她左右脸颊各亲吻了一下。

年欢瞪大了眼睛,还不及反应,就听他说道:“5年,真正的久别重逢,这样的亲吻礼才不至于显得失礼。是吧,年欢。”

顾长安说得随意,年欢听得心惊。

他还在怪她,一直都是。

2

年欢躲了顾长安5年。

因为她骗了他。

因为顾长安说恨她。是恨,不是讨厌。

到现在,年欢都还清楚地记得,顾长安说出“年欢,我恨你”这句话时,双眼通红又冰冷至极的眼神。

他原本是勾人的桃花眼。不笑时,总是像没睡醒,眼神迷离,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笑时像月牙,满眼风流,看得人心痒痒。

年欢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沉溺在他的眼眸里,不记得有多少次色胆包天,在他睡着时,偷偷描摹他眼睛的形状,可后来她却让那双眼充满愤怒、伤心、绝望。

顾长安不是会轻易动感情的人,连“讨厌”这类轻微的情感波动都懒得施舍于人,更遑论“爱恨”这般强烈的情绪。

用他的话说,他是天生的冷血,在感情里习惯自给自足,不付出,亦不索取。

可他却让年欢成了他的例外。

他在黑夜牵她的手;他在雨天为她撑伞;他为她准备生日礼物,许她三个愿望;他教她西餐礼仪,教她画画,陪她学游泳……

他对年欢说,你喜欢的,除了我以外,我不一定都喜欢,可是你讨厌的,我一定讨厌到底。

他给了她所有年少的温暖,极尽一个少年的赤诚之心,谁知最后却以恨意收场。

3

“你去的是英国。”霍振东说道。

忽视是最有力的轻蔑,他看都不看年欢,只皱眉盯着顾长安,明显对他的行为不满。

他以为5年的不闻不问,顾长安已经忘记这个女人了,可现在他却用实际行动来向他表明真实心意,甚至一箭双雕,嘲讽他当年送他出国的行为。

打着礼仪的幌子,学会了拐弯抹角,到这一刻,霍振东才清楚地认识到,顾长安不再是当年直来直去、所有心思都放在脸上的执拗少年了。

“欧洲一家亲,礼仪难免同化。”顾长安淡淡的语气,不露声色。

他曾经问过霍振东当年到底跟年欢说了什么,可他始终不肯告诉他,只说年欢不配他的喜欢,那他就亲自告诉他配不配。

年欢夹在俩人中间,不明白是她的出现让他们如此,还是他们原本就剑拔弩张。

眼见过来乘电梯的人似认出了顾长安,霍振东不欲这时候和他争执。他看一眼他还揽在年欢腰间的手,丢下一句“你自己注意分寸”,就大步离开了。

顾长安则头也不抬地拖着年欢往电梯走。

年欢哪里还记得要给经理送资料的事,她挣扎着,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她还没有做好面对顾长安的准备。

顾长安紧紧箍着她的腰,威胁道:“如果你想让我爆出当街追女人的绯闻,那你可以试试,看这个热搜能不能让服务器瘫痪。”

年欢身子一僵。

她最是知道顾长安说到做到的脾气,怕他当真不管不顾,于是不再挣扎,被他半拖着进了电梯。

4

顾长安是当下最火的人气偶像。

他身高186,有高颜值高学历高背景,且出道以来没有黑历史,不炒绯闻,成为娱乐圈一股清流,更被粉丝称为“最完美的偶像”。

所以年欢这5年并不好过。

起初,她只需要叫自己忙起来,不去想就不会太煎熬。因为她无从得知他的任何消息,除了回忆,她的世界里再也找不到有关他的痕迹。

有时思念在某个无眠的深夜,或是惊醒的清晨突然降临,拖着她坠入回忆的深渊,她就放肆地哭上一会儿,再将她的思念付之于笔,画出她记忆里的少年模样。

之后洗洗脸,继续生活,催眠自己一切都是梦,他是她想象出来的。

可是两年后,偶然在时尚杂志看见顾长安的照片,年欢再次无处可逃。

顾长安做了模特,代言了哪个品牌,走了哪些秀,出席了哪些活动……事无巨细都被传到网上,铺天盖地的消息,容不得年欢不听不看不想。

可她又只能不听不看不想,隔绝一切关于他的消息。否则,她怕哪一天发疯地想见他,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事,连累到他。

所以她不知道顾长安毕业回国发展,真正在国内爆红,是在一档访谈节目之后,更不知道那期节目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是一位以提问风格犀利麻辣著称的主持人的节目,她说顾长安,“你的气质太干净了,忧郁帅气,超级符合小说里初恋少年的形象,但我是坏姐姐,就是要问你最接地气的私密问题:你的初吻和初夜还在么?”

彼时,顾长安想也不想就回答:“初吻是15岁。我想睡的人还没有睡到,没有和别人将就的想法。”

他说完,又转头看屏幕,像是特意说给谁听的,虽仍是一张T台上的冷漠脸,却莫名叫人觉得深情至极。

后来,顾长安回答的部分被单独剪辑出来,在网上疯传。

他的话被奉为新时代最经典的情话,而他本人也被贴上“深情好男人”的标签,迅速爆红。

5

电梯是VIP专用,刷卡乘坐,直达总统套房客人所住楼层,运行期间,不响应中间任何楼层的呼梯信号。

年欢从回忆里抽身,反应过来时,已经站在顾长安的房外了。

“我……我能先去给经理送资料么?”年欢咬着唇,吞吞吐吐地说道,末了又添一句,“我保证很快回来。”

这一句,是年欢的真心话,并非权宜之计。

她之前想逃,一是觉得顾长安一定不想见她,二是突然重逢,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可现在,无论顾长安是出于原谅她,还是要算账报复,他都主动要与她面对面了,她又能如何逃呢。

顾长安没有应声,只停下开门的动作,回身看她。之前沉浸在久别重逢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里,他都还没仔细看一看她。

年欢还是像从前一样,留着齐肩短发,顾长安莫名觉得心安。她化了淡妆,多了两分职业女性的干练,只是原本的包子小脸,消瘦了许多,露出尖尖的下巴,叫人心疼。

又想到方才手下纤细得过分的腰,顾长安下意识皱了皱眉。

年欢见他皱眉,以为他不同意,正想说“那算了”,却听他问道:“男的,女的?”

年欢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澄清似的慌忙说道:“女的,我们经理是女的。”

“客户呢?”顾长安又问。

“女的,也是女的。”

她说完,顾长安低头看了看手表,说道:“5分钟。”

年欢点头,转身往电梯走,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忽然被顾长安从背后抱住了。

他单手圈着她,下巴搁在她肩上,似无可奈何,又无限宠溺地说道:“年欢,我反悔了。我不能看着你再次从我眼前离去。”

年欢瞬间泪如雨下,手里的资料也拿不住,掉在了地上。

6

沈瑜在酒店门口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顾长安出来,只得又折回来找。

谁知刚一出电梯门,就看见一对相拥的恋人:姑娘哭得稀里哗啦,复读机似的说着“对不起”;男的……男的怎么那么像自家比万年冰山暖不到哪儿去的摇钱树呢!

沈瑜揉揉眼,再三确定那人真是顾长安后,嗷叫一声,惊得跟见了鬼似的,却还下意识四下看看有没有狗仔。

“顾长安,你有没有自觉,亲热也给我回屋里去啊!”沈瑜怒吼,“不对,你居然藏了个姑娘!”

年欢听见沈瑜说话,胡乱揉了揉眼睛,想从顾长安怀里出来,她不能连累他爆出什么不好的绯闻。

可是她越擦,眼泪就越多。她以为顾长安一定恨透了她,再见时就算还没忘了她,也一定会目不斜视当她是空气,或是轻描淡写问一句“你是哪位”,好叫她知道她与他早不相干,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谁知顾长安却卸下一身骄傲,主动示好,又卑微地承认自己的不舍。

年欢不知道她何德何能,能得他这般眷恋,所有言语都失色,唯有眼泪能表达丁点心意。

顾长安看都不看沈瑜,低头亲了亲年欢的脸颊,轻声安抚她,却强势地不准她退出他的怀抱。

“资料要送到哪里?”顾长安问年欢。

“1228房。”

“你们这是在忽视我么?”沈瑜嘴上不满,脸上却是一副好奇表情。

从最初的震惊里缓过神,沈瑜一下就想到了年欢的身份,能叫顾长安主动拥抱亲吻的人,只能是传说中“还没睡到”的那个人了。

顾长安示意沈瑜看地上的资料,说道:“送到1228房间,随便你怎么编,帮年欢请两周的假,也帮我推掉下午的通告。谢谢。”

沈瑜“呵呵”两声,他给他推掉通告是分内的事,可他一个外人去替员工请假,这合适么?

“我编不出来,你告诉我,什么理由能叫我去替她请假,还两周?”

顾长安吐出两个字,“生病。”

“什么病?”

“相思病。”

“咳咳……我看是你得了相思病!”

7

年欢不知道沈瑜是怎么跟经理说的,反正后来她接到经理的电话,说准她两周的假。

那天,他们一直待在房间里,什么也没做,没有互诉衷肠,没有旧事重提。顾长安不问,年欢不说,俩人像是刻意回避一般,不愿打扰这样静好的时光。

他们相拥着,感受彼此的心跳,没有比这个时刻更确定对方的存在;他们凝视,从对方瞳孔里看见自己的小小模样,笑意溢满眼底……

无需任何言语,神情举动都透着爱意,像是从来不曾间隔了五年的时间,他们一直亲密如初。

隔天,年欢醒的时候,没有看见顾长安,且发现不是在之前的酒店房间里。她一惊,慌忙从床上下来,找了出去。

顾长安和沈瑜在外面游泳池前说话,“酒店那边来电话了么?他有没有……”

他说到这里,一扭头看见了从卧室跑出来的年欢。她只穿了他的衬衣,露着两条细白的腿,神色焦急,直到对上他的视线,才松了口气。

“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我说昨天你舅舅……霍总裁怎么会黑着脸……”

沈瑜说着,也准备扭头,却被顾长安按住肩膀推了一下。

他毫无防备,直接跌到了泳池里,呛了一鼻子水。待他从泳池里浮起来,趴在池边,看见顾长安拉窗帘的动作,和他身后隐约可见的白花花的两条腿时,才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遭罪。

他当即怒吼道:“顾长安,你这是谋杀!谋杀!我看你媳妇了么!我看着了么!”

年欢听了沈瑜的话,伸手拉一拉衬衣,不安地说道:“我以为你不见了,所以忘了。”

顾长安“嗯”了一声,说道:“你先去换衣服,一会儿我们跟沈瑜吃饭。”

年欢点头,正准备进卧室,却听见沈瑜更大声地嚷嚷:“顾长安,我咒你看得见吃不着!我咒你不举!不对,你就是不举!年欢,你可别被他骗了!长得再帅,不举就不是男人,年欢,我给你介绍更好的,器大活好……”

这么幼稚的赌气话,年欢自是不放在心上的,谁知顾长安却丢下一句“你别信他的”,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出去了。

8

吃饭时,顾长安正式给俩人做了介绍。

沈瑜在泳池里被顾长安追着打吃了亏,就想从年欢身上讨回来。他笑她睡得沉,被顾长安挪了窝都不知道,小心以后被他卖了。

原来顾长安在年欢睡着后,临时决定提前来度假村拍摄,所以今天一早他们就出发了。年欢是被顾长安抱上车的,竟一路都没醒,到了度假村还没醒,睡到了十点。

提起这个,年欢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这的确是她五年里睡得最好的一次了。

“弟妹,”沈瑜又叫道,指指额头上的包,“我一看弟妹就是会给我伸张正义的人。你说说,我今天到底犯了什么错,让你男人差点打坏了我这张迷死小姑娘、勾引美少妇的帅脸。”

年欢被他一句“你男人”说得耳热,轻咳一声,低着头不说话。

顾长安倒是赞许地看他一眼,觉得他今天就这句话说得中听,不过嘴上却说道:“她比你大,别乱占便宜。”

“你别蒙我,我得听年欢妹妹说。”沈瑜不怕死地挑衅,有年欢在场,他吃定顾长安不会跟他上手,才敢叫得亲热。

“是真的。”年欢实话实说。

沈瑜听了,立即挑拨道:“你们这一点儿不像姐弟恋啊!顾长安明显气势太强,年欢,你要争气!别妻纲不振呀!来来,拿出御姐范,让顾长安跪着给你唱《征服》,我就天天供着你,拿你当偶像。”

“她用不着你供着。”

顾长安才不会承认自己语气有些酸,他边说,边把不爱吃的西蓝花夹给年欢,又惹来沈瑜一声怪叫。

直到他威胁说不一起吃饭了,沈瑜才彻底安静下来。

可吃到一半,沈瑜忽然想起什么,放下餐具,又问道:“年欢,你该不会是比顾长安大3岁吧?”

年欢点头,“长安告诉你的?”

“他那个锯嘴葫芦的性子,才不会跟我说这些,只说了你的名字。”

年欢还想再问,见顾长安盯着她的餐盘,就赶紧低头好好吃饭了。

沈瑜没了捧场的人,就假意要走,说道:“算了,我就不在这儿碍眼了,小别还胜新婚呢,何况你们久别重逢。”

“慢走不送。”顾长安一句话堵了年欢要出口的挽留。

沈瑜摸摸鼻子,又站了一会儿,颇有两分语重心长的模样,对年欢说道:“年欢,人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你看顾长安现在是一本正经在吃饭,其实说不准心里想的是怎么吃你呢,素了这么多年的男人……”

“你再多说一句,度假村的广告就不拍了!”顾长安打断他。

“我就最后再跟年欢说一句。年欢,他出道时要填资料,喜好那一栏,我问他喜欢什么,你知道他说什么,他说金砖。现在我才知道,真是别有深意的金砖!哈哈哈……”

年欢被他之前的话弄得面红耳赤,哪里还能集中注意力,只听到“金砖”两个字,抬头就看见他的背影。

9

“你喜欢金砖么?”

吃完饭,年欢纠结半天,还是问了出来。

顾长安看着她,不答反问:“那你先告诉我,你真实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长安……对不起。”年欢又想哭了。她的少年许她的愿望,她却用作了伤他的利器。

“我不要对不起,年欢,告诉我,你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当年年欢搬进霍家大宅后,顾长安为她办第一个生日时,说许她三个愿望,无论如何一定会帮她实现。年欢想了半天,取了俩人的名字许了两个愿,最后一个摇头说不知道,没什么好求的。

那时她的确没什么好求的,父亲为救霍振东去世,她成了孤儿,霍家收留了她。虽无依无靠,却也吃穿不愁,甚至比以前更好,哪里还敢贪心更多。

之后和顾长安朝夕相处,情窦初开,年欢才在心里默默许了第三愿,却又羞于告知少年自己的心思,便始终不曾说出来,却没想到后来说出口的是相反的话,伤人伤己。

“一愿人长安,二愿年年欢,三愿深情越流年,岁岁长相牵。”

年欢声音里带了哭腔,听在顾长安耳朵里,却是天籁。

他凝视着她,说道:“年欢,我那时说的也不是真心话,我们扯平好不好,以后一起实现这三个愿望,好不好。”

年欢的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一个劲儿地点头。

顾长安搂住她,安慰道:“你别哭,我告诉你金砖的秘密。”

年欢想知道,可又憋不住泪,只能抬手捂住眼。

顾长安失笑,掰开她的手,边替她擦泪,边说道:“‘女大三,抱金砖’。年欢,我不是喜欢金砖,是喜欢你。”

年欢回抱住他,眼泪流得更凶了,她的少年从来没有真的恨她。

10

五年前,年欢20岁生日的第二天,忽然语气冰冷地跟顾长安说,她的第三个愿望是离开他,她不喜欢他。

顾长安以为她是开玩笑,昨天晚上她还禁不住他的痴缠,允了他爬上她的床,和她一起睡。虽然只是盖棉被纯聊天,可他心里是早就认定了彼此的亲密关系,也能感受到年欢的心意,所以他不信。

“年欢,别闹了,你要是还没想好第三个愿望,就慢慢想,以后有的是时间。”

“我想好了,顾长安,你不是说一定会实现我的愿望么!”

顾长安收了玩笑的心思,盯着她,语气发冷,“你说真的?”

“是。”年欢面无表情。

“好,你记住你说的!”顾长安说完,转身就走。

其实当时,只要顾长安回头,就会看见年欢已经哭得不能自已的脸,可他那时太过年少,自尊是比什么都昂贵的珍宝,根本不容别人践踏。

他不能接受自己一颗真心被她无端抛弃,所以甚至连一句“为什么”都没问,就狼狈又高傲地离开了。

后来年欢收拾东西搬出霍家,顾长安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年欢,我恨你。”

恨比爱总是来得容易表达。

11

年欢陪顾长安待在度假村。

他工作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充当小助理、小粉丝;他不忙的时候,她就拖着他一起看他这几年走秀代言、参加各种节目的视频,她想这样他们就能弥补这失去的五年时光。

看到让顾长安爆红的那一期节目时,他说的话和他转头看屏幕的动作,让年欢又鼻头发酸,她的躲避竟叫她错过了少年求和的心意。

那是他们的和好暗语。

年欢20岁生日前,有人跟她表白,顾长安为这跟她闹了好几天,故意惹她生气,俩人吵了一架不说话。

等到她生日那天,顾长安还是冷着脸,却赖在她的房间不肯走,说了一大堆的废话,最后才在年欢逼问的眼神里,红着脸一鼓作气道:“年欢,我们睡吧。”

“顾长安!”

年欢羞恼地推他出去,他却抱着她一起倒在床上,无赖道:“年欢,你想什么呢,我说睡就是睡觉,真的只是睡觉。”

年欢还要挣扎,却听他说道:“年欢,你别生气了,我们和好好不好。”

后来顾长安说,他拉不下脸求和,又受了有人跟她告白的刺激,才会那样说。他还说这句话管用,以后再惹了她,还要用这招。

年欢停止回忆,抬头看顾长安。

他比五年前更叫人惊艳!五官全部长开了,立体精致,眼神深邃忧郁,薄唇冷酷无情,既有少年的秀气,又多了凌厉俊朗,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

想到他就是这样一副禁欲范,在节目上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说睡不睡的,年欢又心跳加速,脸颊烫得厉害。之前沈瑜说的那些荤话,不知怎么也跳出来搅乱她的心,让她生出某种热烈的渴望。

俩人本就窝在沙发上,年欢大着胆子,一个翻身跨坐到顾长安身上,捧着他的脸颊,小狗似的,一点点亲过去,亲他的额头,他的眼,他的脸颊,她的少年。

顾长安被她亲得发痒想笑,又舍不得她这难得的主动,只能抓了旁边的抱枕忍着,最后实在忍不了了,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年欢,我们睡吧。”顾长安在年欢耳边,用惑人的暗哑嗓音低低说道。

年欢被他迷得晕头转向,哪里还记得羞涩,直接吻上他作为回应。

12

第二天沈瑜发现自己是起得最早的一个,心里瞬间就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左等右等,等到十点,还不见顾长安和年欢出门,沈瑜就起了逗弄的心思。他亲自到后厨点了几个菜,有鲜虾烩韭菜,参杞烧海参,猪腰杜仲汤……全是补肾壮阳的。

等他从后厨回来,看见顾长安和年欢总算起来了,就故意邀功似的把菜名报了一遍,本想着看他俩害羞的样子,谁知顾长安没有反应就算了,连年欢那动不动就红脸的人都淡定得很。

沈瑜这才觉得不对,他顺着他们的视线扭头,对上的是面沉如水的霍振东。

“呵呵,霍总裁,上午好。”沈瑜讪笑着打了个招呼,就以不打扰他们为由出去了。

霍振东看一眼年欢,对顾长安说道:“我们谈谈。”

“就在这里说吧。”顾长安说道。

他明白霍振东是要单独谈的意思,可他不愿避开年欢,怕她胡思乱想,况且这本来就是他们三个人的事。

霍振东冷哼一声,“你见了她的第二天就搬走,却又特意在酒店留了去处,不就是想逼我来找你说当年的事。我只跟你说,不想有第三个人在场。”

“还是你们俩聊吧,我先出去了。”年欢说道。

她不想顾长安和霍振东因为自己再起争执,毕竟他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见顾长安看她,她握一握他的手,冲他笑了笑,“我不是从前那个我了,不会再轻易离开你。”

顾长安用力抱一抱她,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要是敢走,我就公开通缉你,叫你知道被人肉的滋味。”

“好。”

13

那天,顾长安和霍振东谈了很久。

年欢看着霍振东先走出来,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他看她的眼神没了原来的厌恶,虽然也说不上喜欢,但总归是明显有缓和的迹象。

“这周末,和长安回家吃饭吧。”

霍振东走到门口的时候,才说了这句话,说完就走了。

年欢一下就红了眼眶,她捂着嘴,不让眼泪掉下来,冲着他的背影拼命点头。

“年欢。”顾长安在年欢身后叫道。

年欢跑过去,扑到他怀里,两眼含泪,却高兴地说道:“长安,你听见了么,舅舅让我们一起回去吃饭,他是原谅我了么?你也原谅我么?原谅我父亲……”

“年欢,对不起。”

顾长安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心疼,他用力抱紧她,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抵消他欠她的。

当年,年欢的父亲是救的霍振东,可当时霍振东是为了去找顾长安才会差点出车祸。顾长安亲眼看见年欢的父亲倒在血泊里,听见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照顾她的女儿年欢。他觉得是他害年欢失去了父亲,所以求着霍振东收留了年欢,并发誓一定会照顾好她。

一开始是出于歉疚,顾长安拼命对年欢好,可后来却真正是动了心思,喜欢上了年欢,自然而然地对她好。

只是他比年欢小三岁,总担心年欢拿他当弟弟,会把情窦初开给了别人,所以他在她面前总是表现得很强势。

年欢十八岁生日,他说:“年欢,我们接吻吧。”

年欢二十岁生日,他说:“年欢,我们睡吧。”

他想用这样的方式叫年欢知道他的心意,不容忽视,强势占据。

谁知霍振东误会,以为是年欢存了心思勾引顾长安。尤其是那天发现他们睡在一张床上后,他怒火中烧,压根不听年欢的解释,直接跟她说让她滚出霍家,还再三强调说顾长安对她好都是出于愧疚。

而年欢之所以那样跟顾长安说,是因为霍振东拿年欢父亲遗书的内容威胁她。

14

“我根本不知道我爸爸写了那封遗书,也不知道他生病了,更不知道他还存了自杀的心思,他到死都在为我考虑,怕我以后无依无靠,所以我不能让他死后还被人说……”年欢说着,泣不成声。

顾长安抱住她,“我知道我知道,年欢,我从来不怪你,是我欠你的,是我害你……”

“不是,不是,不怪你……”

原来救霍振东之前,年欢的爸爸就已经得了癌症,没钱治病,他不怕死,却怕以后年欢没人管,于是起了讹人的心思。他在遗书里写他打算人为制造一场交通事故,好让对方赔钱或是能够照顾年欢直到她长大,写下来是出于愧疚,希望年欢以后能加倍还给人家。

而他那天救下霍振东,大概只是因为提前去踩点,阴差阳错了。

霍振东其实很早就拿到那封遗书了,不过养着年欢,对他来说并不是负担,又看在顾长安的份上,就没有提出来。后来误会年欢,盛怒之下就将她和她父亲一起归于卑劣之辈,威胁年欢如果不主动离开,就告诉顾长安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年欢,别哭了好不好,以后在我身边,我都要你笑,再不要你流泪难过。”顾长安亲吻着年欢说道。

“嗯,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的。”

后来,不等狗仔爆出顾长安和年欢的绯闻,他们自己就大大方方地开了直播公布出来。反正顾长安一开始也没打算一直做明星。

沈瑜客串了一把主持人,问的都是各种他想问的八卦问题。

比如顾长安第一次告白是怎么说的,第一次接吻有没有很怂,吃醋吃得最不可理喻的一次是因为什么……

年欢被他问得几乎招架不住,却还是红着脸一一回答了,顾长安在一旁,也是明显红了耳根。

一众粉丝哭喊男神又成了别人家的同时,又迫切想知道俩人的故事,心甘情愿吃着狗粮,还追着要。

顾长安的深情是有目共睹的,回答问题最多的自然是年欢。

她公开了她五年里,用的是顾长安教她的绘画功底,画得多到塞满房间的顾长安的画像;她说她每年生日都有偷偷去英国,只是一次也没有遇见顾长安,只能在他的学校门口合影……

当然也免不了会被问为什么离开顾长安。

年欢和顾长安对视一眼。

她说道:“18岁,我喜欢他,羞涩占据着我,让我不敢开口,只能在心里默默等我的少年长大;20岁,因为一些事,我看见自己的怯懦、自私和自卑,我为自己拥有这世间最好的少年而惴惴不安,所以我放弃了他。”

“现在25岁,我没有变得更好,但我已经可以说,请这个男人爱我!因为这五年只是叫我更确定我爱他,我们彼此相爱。以后无论世事艰险,还是人心叵测,我都想陪着他一起走。”

顾长安已经听不见沈瑜的嗷叫了,也忘了屏幕前的粉丝,他直勾勾地看着年欢,眉眼带笑,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说‘请这个男人吻我’。”

他说完,低头吻上他心爱的姑娘。

我们曾在时光里走失,可我们从不曾辜负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