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那年他大三,她大四


那年他大三,她大四

01

大家盘着双腿围坐在操场上,天是黑的,周围的一切都是黑的。彼此看不见对方的脸,只能看见个大致轮廓,看出个胖瘦。“大家玩击鼓传花吧,输的表演才艺。”“好啊”大家一致认同。孙越其实是不大愿意的,那是一个阳光帅气,慢热型的大男孩。但是看见大家的积极性那么高,他也不好意思提出反对意见。

在黑夜里,没人能发现他脸上流露出的不情愿。“那我来喊停吧。”一个女孩自告奋勇,那是坐在孙越正对面的一个微胖女孩,声音很是甜美。“茉莉,传到我这可别喊停啊。”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开玩笑地说道。茉莉,一个多么清秀的名字,和她的声音一样给人一种心旷神怡和清凉的感觉。茉莉转过身去,微微地侧一下身子,把准备好的手绢递给了身旁的一位女生,“开始喽!”一声令下。那位女生便匆忙的把它传给了邻边的人,“千万别是我,千万别是我。”孙越在嘴里默念着。双眼紧紧地盯着身旁的那个男生,孙越刚接过手绢还没转身,“停”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只是没有上次那么甜美了。孙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伙伴们在下面起哄“表演才艺,表演才艺”幸亏是黑夜,不然就可以看见孙越满脸的羞涩,像一朵娇滴鲜红的玫瑰花。“可是我不会啊。”孙越非常难堪地说道,“大帅哥,别谦虚了,来一个吧,掌声。”茉莉俏皮地说道。大伙儿齐刷刷地鼓起了掌。孙越也不好再拒绝,要不倒显得矫情了。那我给大家唱首歌吧。“好!”又是茉莉的声音。这个女孩倒还真是捧我,孙越这样想着心里不知是喜是悲,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清晰的话语,嘲笑孤单的自己…”皎洁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也洒在了茉莉的心上。孙越静静地唱着,茉莉静静地听着。双肘支在双膝上,双手捧着下颌,她发现自己的心已经被这个男生俘获了。不知想到了什么开心事,满脸微笑看着对面的那个不知姓名的男生。直到被一阵掌声惊醒,茉莉也随即鼓起掌来,所有的掌声都是发自内心的,只不过茉莉比其他人多了一份爱意罢了。又玩了一会儿,伙伴们便散开了,孙越和一位寸头室友在练今天新学的舞步,茉莉和马尾女生便躺在操场的绿地上看着天空,不知是在看星星,还是在看月亮。

看时间不早了,该回寝休息了。孙越正好从茉莉身边走过。

“嘿,你好,我叫茉莉。你呢?”茉莉从绿地上优雅地站起。孙越转过身停顿了一下,“你好,我叫孙越。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我今天第一次来,跟着室友一块来看看。”茉莉说,“哦。”孙越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见茉莉说:“可以加个QQ吗?”马尾女生扯了扯茉莉的衣袖,寸头男生打量一下茉莉,轻蔑地笑了一下。“好啊。”马尾姑娘和寸头男生都愣了一下,茉莉也愣了一下。

02

在回宿舍的路上,茉莉还一直轻声哼唱着“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简单的话语,需要巨大的勇气,没想过失去你,却是在骗自己,最后你深深藏在我的歌声里…”“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马尾女生疑惑地问道,“你个死妮子,说什么呢?看我不打你。”说着就要往马尾姑娘的胳膊上拧。“打不到,打不到。”马尾姑娘得意地跑着。两人就这样往宿舍跑去。

月亮还是在天上挂着,道路两旁的二球悬铃木尽情地伸展着枝干,微风拂过,树叶舞动着。寸头打了一个冷颤,刚才跳舞出了汗。“你怎么给她QQ了?”寸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莫不是那阵风给了他提示?“给就给了,一个QQ而已”孙越若无其事地说。“我掐着一算,那妹子定是喜欢你。”寸头的右手大拇指在其他四个手指头上来回挪动着,缓慢地扭动着头,一副半仙儿的神态。“你可拉倒吧,我可不喜欢她。”孙越满脸严肃。

马尾姑娘先到的宿舍,脚还没踏进门,就听见她直嚷嚷着:“姑娘们,好消息啊。”三号上铺的一位金色卷发的姑娘首先探出头来,一侧身,卷发便顺着额角波浪似的披垂下来,脸上还贴有一张黑色的面膜。“怎么了?”苏娜问道,其他的室友也都放下手中的活,等待马尾姑娘宣布什么重大的事情。还没等她说出口,便被追上来的茉莉捂住了嘴巴,“好了,我来宣布吧,马尾今天的英语测试名次上升了(因为她总爱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辫,所以大家都这样称呼她,以至于不知道她真实的姓名了)”茉莉刚说完,就听见大家嘘声一片,又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了。苏娜撅着小嘴,嘟囔道:“人家的面膜都皱了。”

茉莉对马尾使了个眼色,马尾也便不再说什么,洗漱完便早早上床了。宿舍的灯已经关了,茉莉却还没有闭上双眼,脑海中浮现出孙越唱歌的画面,直至画面模糊。

03

几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洗漱完毕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孙越突然收到一条QQ消息。简短的几个字,透露着不满,“为什么不找我聊天啊?”孙越嘴角往上轻轻一扬,感觉很是无奈,礼貌性地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吗?”“明天有空可以一起出去玩吗?”问号后是一个调皮的表情。“不好意思,我最近很忙,没有时间。”对面过了一会儿才回复道,“没听说过要劳逸结合吗?”问号后又变成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孙越其实是喜欢爱发表情的女生的,感觉很可爱,很俏皮。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没有对任何女生表达过自己的喜好,也从未对任何女生表达过好感。发现别人喜欢自己就会不知所措,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女生。他已经大三了,三年的时间有好几个女生跟他含蓄地表达过对他的好感,他也对某些女生产生过爱意,但是他从未接受过别人的告白,也从未告白过别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是这样评价自己的:我是一个胆小的人,我害怕辜负爱我的人,也害怕被我爱的人抛弃。“真的很忙,有空再说吧,不好意思啊。”“那好吧,那你要好好休息哦,晚安。”“晚安。”孙越刚打出晚安二字,就出现一条对话框。“你知道晚安是什么意思吗?”晚安能有什么意思,孙越正想着,又弹出一条对话框“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语句最后又缀上一个微笑的表情。可是谁又知道此时茉莉是如何的心伤。孙越不是一个傻子,他知道她的用意。拒绝出去玩,就是在拒绝她的爱意。茉莉知道孙越口中的有空,是遥遥无期的。

此时躺在床上的孙越,久久不能入睡。这一次他应该接受女生的邀请吗?想来想去,也没有个结果。直到他想到了四个字顺其自然,但是不知怎的,还是无法入睡,便点开茉莉的QQ空间,第一个说说下便附带着她的一张照片,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浓厚的金色头发,头发末端烫的像朵朵金色的内扣浪花,留了一排空气刘海,使她更具有一种飘逸的风姿。孙越看着茉莉的照片,虽说跟那天夜里的感觉不同,但是也谈不上动心。

04

那天晚上下着细雨,雨不是很大,但下的很紧。已经入冬了,忘带伞的孙越,从餐厅吃完饭,就一路飞奔到宿舍楼,一到宿舍就脱掉淋湿的外套,嘴里骂着这该死的天气,刚换上新外套,吹干头发,就看见寸头气呼呼地走进来“妈的,这鬼天气。”看见寸头和身后两个室友被淋成了落汤鸡,孙越哈哈大笑。“你还笑,给你打电话想让你送伞,电话还关机。”孙越连忙解释道:“我也是淋着回来的,我还想给你们打电话呢。”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充上电。孙越和室友谈论着今天遇到的好玩的事情,每个人都吹着牛皮开着玩笑。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的室友说在路上碰见一个多么好看的女孩,要是有伞就把人家送回宿舍了。寸头赶紧调侃道:“对,可美了。身高一米二,屁股占一半。”说完大家便哈哈大笑,宿舍就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这里每个人无拘无束,无话不谈。正畅聊着,QQ来消息了。

“我在西门,没带伞,可以送一把雨伞过来吗?”句末是一朵红色的小玫瑰。孙越没有拒绝,就算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他也会这样做的。“等我,马上到”说完这句话,孙越就带着雨伞出发了。“干什么去啊?”寸头坏笑地问道,“给一个朋友送把伞。”“咦!”三个室友会心一笑,孙越已经踏门而去了。天很黑,雨依旧是那么急,路面上已经存了些许积水,孙越慢跑过去,溅起的积水打湿了他的跑鞋,也打湿了他的裤脚。西门离孙越的宿舍楼不远,是学校的侧门,人流量很少,只看见一个保安正坐在屋里值着班,灯光很亮。“孙越。”他顺着声音转过头,看见不远处站着两个人正打着一把伞,孙越慢慢走近。发现那两位女生正是茉莉和马尾姑娘。茉莉穿着一个黑色大褂,踩着一双高跟的板鞋,看上去高挑了不少,蓬松的刘海儿垂挂在前额上,宛如3月的杨柳。“你们…”话还没说完。茉莉便递给孙越一杯还冒有热气的奶茶,马尾姑娘很自觉地站在了一旁。她不想打搅他们独处的时间。

“谢谢你啊,我以为你不会来。”茉莉先开口了,“没事的。”孙越不知道说什么,本想把奶茶还给人家,可是已经在自己手上了。孙越并没有因为被欺骗而感到生气。昏黄的路灯恰如纯情少女般柔弱,柔情的在两个人之间投射宁和的光彩。“那,那你要没其他事,早点回去休息吧。”孙越支支吾吾地说。“给,这是给你的小礼物。”说着把提在手里的一个盒子递给孙越。“不,这个我不能要,你自己留着用吧。”孙越用另一只手阻拦了一下,“这是茉莉给你买的暖手宝,宿舍没有暖气,你就收下吧。”站在不远处的马尾女孩走了过来。

一阵推让之后,孙越不好意思地接受了。还没等孙越说声谢谢,两个女生就挽着手臂走开了,“谢谢。”孙越冲着背影喊了一声,茉莉转了一下头,对他一笑,便又往前走了。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孙越停足了一会儿,手上的奶茶还冒着热气。

孙越刚推开门进入宿舍,三双眼睛就转向了他,看见手里拿的东西,寸头首先发话:“是哪家的妹子要撩我寝的大帅哥呀?”“对啊,得让娘家人先替你把把关啊。”四眼男说道,“对啊,这事可不能忘请吃饭啊。”另一个室友也掺合了进来。孙越没搭理他们,把东西放在自己的书桌上,没有洗漱就上床了,四眼男刚想说话,寸头使了一个眼色,他也就把话咽了下去 ,戴上耳机,开始打游戏。寸头往孙越的床上瞅了一眼,看孙越戴上眼罩以为他睡着了,便也开始忙自己的事。可是孙越哪里睡得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不要直接告诉茉莉其实他并不喜欢她,但他又害怕伤害人家女孩的心。如果不告诉她,这样下去她会误会的。怎么办?他翻了个身,又继续想着,想着想着便睡了。

05

茉莉已经大四了,明天她就要去实习了。她一个人坐在操场上回忆着自己之前的大学时光。大学四年了,她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从未对哪一个男生像孙越那样心动,他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

孙越已经大三了,正在图书馆里看着讨人厌的运筹学,看了一会儿,就心烦意乱。就在这时书旁的手机显示了一条QQ信息。“要来操场散步吗?”孙越也正好想去操场散散步,便随口答应了。走进操场的大门,就看见穿着各种运动装的男男女女在操场上,有的在跑步,跑累了便走会。有的在说笑,有的在做着一些压腿,拉单杠等简单的活动。孙越四处环绕了一下,并没有看见茉莉。“是在找我吗?”孙越一转身,正看见背后的茉莉,稍歪着脑袋,双手背在身后,微笑着。她身着一套纯黑的立领耐克上衣,下着纯黑长运动裤,一双干净的白鞋,给人一种整洁的感觉,卷卷的金色头发也扎成了一个轻松活泼的辫子,一改往日的风格。“散会步吧。”茉莉试探性地问道。“好啊。”孙越也一口答应了。

他俩围着圆形的塑胶跑道开始散步,步伐是如此的一致,如此和谐。像一对情侣,只不过并没有任何亲昵的动作。他们谈了很多,谈到了过去,谈到了现在,也谈到了未来。两个人聊得还算投机。“走累没,要不要歇会?”孙越问道,“那就去草地上坐一会儿吧。”茉莉回答。

初冬的夜里已经有露水了,草地湿湿的。

“站起来,地上有点湿。”说着便脱下自己的外套,垫在了茉莉的屁股下。“咱们换个地方歇吧。”茉莉一脸愧疚地说。“没事,就在这吧,挺好的。”语气中尽显男人味。茉莉轻轻地笑了一下,又聊了十几分钟,夜色渐渐深了,操场上的人也陆陆续续地散去了。“天不早了,我送你回寝室吧。”看天这么晚了,孙越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操场离女生宿舍还是比较远的。还得穿过一条地下通道。“好啊。”茉莉有些惊讶,惊讶中又有些许窃喜。两个人从踏出操场门的那一刻,便都一直没有说话。在大学,晚上送女生回宿舍的好像只有自己的男朋友吧,但是两个人的关系,使气氛显得尴尬了。

“我可以挽着你的手臂吗?”茉莉的这句话不但打破了两个人的沉默,更像一声巨雷一样惊了他一下,他有点无所适从,有点不知所措,不知怎么形容,是喜是忧自己也道不明白,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此时,茉莉已经挽上他的手臂了,他的手一直插在自己的上衣口袋,有些僵硬。茉莉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大学四年了,我从未向一个人告白过,但是我得告诉你,我喜欢你。”不知是被茉莉的话感动了,还是第一次与女生肢体接触荷尔蒙爆发了,他把自己冒汗的手从口袋里蹭了一下,掏了出来,便和茉莉的手触碰了,竟然默契的十指相扣在一起。

茉莉有些惊讶,茉莉本只想说出心里话。然后挽着他的手臂把自己送回宿舍,从此做个普通朋友,给自己的这段单相思画上一个句号。因为茉莉知道,孙越并不喜欢她。从这些天的相处可以看出来,孙越从未主动找他聊过一次天。“我还不想那么早回宿舍再走会儿吧。”茉莉说道。

牵手的那一刻,孙越便后悔了。但此时的他又能怎么做呢?“嗯,好。”他应和着茉莉的话。满心欢喜的茉莉也全然不知孙越的心思,走着走着,还是走到了女生宿舍门口,茉莉上楼之前特意抱了一下孙越,在返回男寝的途中,孙越的心情五味杂陈,感觉自己造了孽。明明不喜欢人家,为何不跟人家说明白,还做让人家误会的事。越想越后悔,越想越生气。还没到宿舍就看见茉莉发来的QQ消息。“到宿舍了吗,早点休息哦。”“已经到了,你早点睡吧,晚安。”他想早点结束这对话。“晚安”句尾是一个月亮的表情,随即又发了一个动态的晚安表情。

06

在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像情侣一样。茉莉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提醒她天气变凉了,注意保暖。孙越只是礼貌性地表达感谢。聊天内容,也是茉莉说一句孙越回一句。但是每天的最后一句话总是一样的,那便是互道晚安。直到有一天,孙越正在宿舍楼顶吹风的时候,收到了茉莉的来电。孙越瞅着来电显示好一会儿,才接通了电话。没想到茉莉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孙越,你喜欢过我吗?”孙越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在楼顶上来回踱着步子,一直保持沉默。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是一直希望向茉莉坦白一切的吗?可是当茉莉主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倒想有点退缩了。“我,我,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啊?”孙越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而孙越继续重复着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接着便是一阵沉默,“我们分手吧。”茉莉主动挂掉了电话, 站在楼顶的孙越感觉楼顶的风似乎比刚才冷了许多,他紧了紧衣领,站在风中。而电话的那头,茉莉已经泪流满面。

茉莉再也没给孙越发过一条消息,孙越也从未再收到过一次晚安的问候。期末考完试的孙越并没有直接回家。他一个人独自走在有点冷清的校园,不知不觉,来到了大操场上,操场上的人比往日少了很多,他坐在看台上,望着天空不知在想着什么,突然不远处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旋律,“…消失的那个人,回不去的青春,忘不了爱过的人才会对过往认真,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孙越寻着声音走去,原来是一个男生在对女生表白,男生单膝跪地,手捧着一束鲜花,身旁围着一群人。男孩对女生说了一大堆情话,“你知道我每天晚上给你发的晚安代表什么意思吗?”男孩问道。女生摇了摇头,男孩接着说:“晚安的晚字的拼音,就是我爱你的三个汉字首字母组成的(w我a爱n你)。”听到这,站在最外围的孙越默然转身了,身后传来的是一阵阵的喝彩叫好声,而他全然察觉不到,他的心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原来有一个女生曾经用自己的方式,对自己说了无数遍我爱你,孙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视线渐渐模糊,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那个他从未主动拨打的号码…


我是粽子培根,你还在珍惜那位每天对你说晚安的人吗?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