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简述

落字成霜


在东域,不知道问雨庭的,没有几个人。问雨庭妙公子可是一个百事通,只要一个故事,就可以获得一个了却心愿的机会。

当陈清第一次见到洛成栾时,觉得自己像在做梦,眼前的女子着秋香色长裙,上面的姬金鱼草刺绣精致而艳丽。皓腕上的玉镯平添了一抹清冷的色彩,发髻上除了一只扁雀簪以外别无他物,美艳绝伦。

洛成栾见竹塌上的男子盯着自己看,不由得好笑起来。遂问:“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陈清回过神来,慌忙说到:“在下清河县人,因贩药来东域,结果路上遇到强贼,消蚀了本钱,因此不得还乡。昨天路过这里,见有一大片竹林,便想找点吃的,不想却迷了路。承蒙姑娘相救,姑娘大恩,小可必当涌泉相报。”

问明来由,成栾不由得送了一口气。对男子说:“你躺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夜晚的竹林,神秘清幽。从竹林深处传来悠扬的琴声,像一位温柔若水的女子,在倾诉自己的衷肠。莲花座上点着幽幽的檀香,让人入梦。“早闻醉生梦死琴音动人,看来你修炼的不错!”成栾听闻这样的评价,内心泛起了涟漪。她嗔道:“清哥,你又瞎说。”陈清拍拍她的肩膀,由衷的赞叹道:“有人说我们云庭的雨姑娘弹琴好听,依我说,还不如你一零呢!”

成栾失了神,望着竹林道:“只可惜我注定一辈子待在这里,哪也不能去,为了保卫家园不受外敌侵害,我们必须用生命和忠诚去守护它,这是我们的使命,更是我们的信仰。”陈清听了,眼睛里闪过一丝奇怪的神情,马上就消失了。

两年前,东域梅林阁和西城谧云山庄分庭抗礼,为睦邻之邦。随着势力的不断壮大,西城城主打算将两大势力合并,但没有得到东域主人的许可。为了统一大业,西城城主动用了关系,诬陷程阁主谋反,东域的人一夕之间被屠戮殆尽,只有极少数的人逃出来,东域最终易主。

听江湖上来往的人说程阁主死后留下两件宝贝和两件兵器,只传给了他的心腹。得到他们二人的辅佐,即可安天下!

此说法一出,江湖上众说纷纭,大家都在寻找这两个人。西城主岳小满坐不住了,他派出了亲信,代号为西蕃莲的进行搜寻,务必要把人找出来!

岳小满看到陈清的飞鸽传书,脸上久违的阴转多云。他吩咐下人取一坛上好的女儿红,外加几样小菜。轻斟浅酌。再过不久,天下就是我的啦!他想着想着,就醉了。

竹林里,成栾在舞剑,与其说是舞剑,不如说是跳舞,剑法温柔又不失狠劲,技法娴熟精湛,翩若惊鸿,蜿若蛟龙。舞毕。陈清拍手称奇。对成栾说:“这是什么剑,真是世间仅有!”成栾理了理衣袖,得意的说:“这是渊虹剑。”陈清心中狂喜,终于找到了!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对成栾说:“我也要学,你可不可以教我?”成栾面露难色,“这剑是我家主人临终前所赐,本不能传人,除非是我最信任的人,才可破例!”

陈清没有再说什么,日子还是一天一天过去了,陈清本不想骗这个善良的姑娘,可是想起自己的父母还在岳小满手里,原本想摊牌的心就冷了下来。

眼看日子就快到了,岳小满对陈清下了最后通碟,让他将宝贝和兵器带回来,负责后果自负。陈清左右为难,心情差到了极点!成栾关切的问他怎么了,陈清痛滴了几滴眼泪,对成栾换上如花笑颜。玩世不恭的问道:“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成栾被吓到了,听着那些以前从没听过的话,看着身边潇洒俊朗的男子,她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从来不知情为何物的人,遇到感情都会沦陷,成栾的心理防线一点一点被攻破,在她心中那个幻想了很久的梦,越来越真实。

女性在爱情方面的智商为零,这话一点不错,成栾发现自己渐渐的被陈清所吸引,他们朝夕相处,成栾信任他,将琴谱和剑谱都给了他,直到变故发生的那天。

事发突然,陈清提出要带成栾去见父母,他们住旅店时被人下了药,当成栾醒来时,惊异的发现自己居然身在西城地牢中,而岳小满身边的大护法,居然是陈清!在那一瞬间她清醒了,眼神恢复了原来冷酷,变的凌厉可怕。她颤抖着声音问:“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是不是?”陈清点点头。成栾发出大笑,绝望凄凉,她毅然决然的自爆气海。可怜如花似玉的美人,去的如此惨烈,如此触目惊心!

“这就是我要讲的故事,怎么样?值不值得你帮我?”问雨呡了口龙井,道:“没问题,一个故事换一个机会,划算。明天谧云山庄要开玲珑宴,我安排你以乐师的身份混进去,余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青衣女子作了一揖,扬长而去。

玲珑宴又名庆功宴,菜品繁复,赏心悦目。开宴前,照样是岳小满发言。今天的岳小满一袭月白长袍,青缎掐牙背心,青丝用白玉簪绾着,英气逼人。

岳小满手持酒杯,对大家说:“这碗酒赐给我们的大功臣――陈清,他既帮我们拿到了琴谱和剑谱,也帮我们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来弟兄们,大家敬护法一杯!”陈清端起酒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就放下了,岳小满看出了陈清的异常,就让将歌舞排到前面来,为护法助兴。

来献舞的是当时著名的清倌人兰因,一曲舞毕,让人意犹未尽。牢骚也多起来,这时,一位穿天青色长裙,带玉色面纱的少女款款而来,启朱唇,开皓齿道:“小女不才,乃是兰因的闺塾师,若她的表现不够好,小女子为大家吹笛助兴可好?”

得到岳小满的首肯后,青衣女子取出竹笛缓缓的吹奏起来,曲调轻柔温和,这竹笛中似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在控制和摧残人的心智,过了一会玲珑宴上的人一个个的都撑不住,口吐鲜血,狼狈不堪。陈清拼命的压制住心神,抓起渊虹剑就刺过去,谁知青衣女子反应更快,将笛子中的玄关摁下,笛子变成了一把宝剑。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青衣女子剑法狠辣绝厉,招招致命,竟能与渊虹分庭抗礼。陈清越来越招架不住,败下阵来。

青衣女子将宝剑变成笛子,从香囊中掏出一枚冰魄丹,将其磨碎后泼到岳小满的身上,岳小满还没来的及看清女子的真容,就身首异处了。

陈清的伤口越来越疼,他拉过青衣女子的衣角向她责问,我们同你无怨无仇,也未曾取笑兰因姑娘,你为何与我们过不去?

青衣女子冷笑了一声,道:“洛水花开并蒂蕊,栾树冬飘万里霜。”你布了一个局,今天我还你一个,我手中的竹笛,叫招魂引,是醉生梦死的升级版,你手里的渊虹和我的残虹是一对,渊虹性情温和,残虹狠辣,我虽打不败你,你也休想伤我分毫!

青衣女子说,看你就剩一点时间了,我可以让你问一个问题,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告诉我你的名字,”陈清急了。青衣女子笑了笑,取下了面纱,在陈清惊讶的目光中,不紧不慢的说:“你听好了,我叫成霜,洛成霜!”